通房宠

作者:白鹿谓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过了几日,李玄身边的随从来了一趟,同阿梨说了件事。
      
      李玄身边的大丫鬟素馨要出嫁了,叫她替自己看着赏几样东西。
      
      素馨素尘同阿梨一样,都是侯夫人赏给李玄的,只不过,素馨素尘是过来伺候李玄的起居的,而阿梨则是送来做通房的。
      
      素馨同素尘不大一样,素馨生着一张和气脸,见谁都笑,进退有度,比起素尘,素馨显然更得人心些。
      
      阿梨应下后,便叫了云润来问话,云润似是打听过了,一五一十道,“素馨自己跟世子求的,世子爷这回回来,她就主动提出来了。侯夫人那边也点头了,说她这些年伺候世子爷有功,还特意赏了嫁妆的。”
      
      阿梨听罢,真心实意露出个笑来,有些替素馨高兴,道,“替我把册子拿来,我翻一翻,挑几个合适的,权当做添妆礼了。”
      
      李玄要她送,她自是要送的,但自己那一份,阿梨也不想落下。
      
      她刚来世安院时,素尘是打心底里厌恶她的,倒是素馨,确确实实帮过她的忙,如今见她要有个好归宿了,阿梨仿佛也感同身受一样,替她高兴。
      
      云润拿了册子来,阿梨仔仔细细挑了好一会儿,终于选中了几样。
      
      她自己出面不大好,便叫香婉和云润替她走一趟。
      
      二人似是有些醋了,云润撅起嘴,酸溜溜道,“主子待素馨真好,还送添妆礼。”
      
      阿梨温温柔柔笑,“醋什么?等你和香婉出嫁,我给你们出嫁妆。可谁叫你们一个两个都没消息。”
      
      香婉脸颊微微一红,羞涩扭开脸。倒是云润,还大咧咧的模样,道,“奴婢还小,才不急。”
      
      说罢,二人便出去了。
      
      .
      
      后罩房
      
      世安院很大,但布局反倒是简单的很,下人都住在后罩房,云润和香婉轻车熟路寻到素馨的房间,敲了敲门。
      
      “素馨姐姐。”
      
      片刻功夫,就有人来开门了,是素馨,她穿着身青色袄子,下半身是袄裙,她长着一张圆润的脸颊,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缘故,眼里带着笑意。
      
      见到云润香婉,素馨忙请二人进屋,“快进来坐。可是薛娘子有什么吩咐?”
      
      云润边摇头,边踏过门槛,道,“主子叫我们来送添妆礼的。”
      
      等进了屋,才发现,素尘也在屋里坐着。素尘红着眼,似乎刚哭过。
      
      素馨知道几人不对付,却也当做什么事都没有,道,“我这不是要出嫁了吗,也没长辈替我操持,素尘过来替我出出主意。”
      
      云润香婉点点头,没久留的意思了,将添妆礼递给了素馨,便客客气气道,“主子那边离不了人,我们这就回去了,素馨姐姐别送我们了。”
      
      素馨送她们到门外,边笑道,“我出府前,想请大家伙儿聚一聚,到时候你们一定来。”
      
      云润香婉应下,转身出了后罩房。
      
      见人走远了,素馨回到屋里,打开那添妆的小箱子,第一层是一对儿如意纹的金镯,再是套三百千和笔墨纸砚,用红布包着。掀开第二层,是一对素银镯子,沉甸甸的。再是一根银簪。
      
      素馨忍不住道,“薛娘子真是费心了。”
      
      这头一层,是世子叫薛娘子送的。第二层,定是薛娘子自己的添妆礼。
      
      世子爷的礼,重寓意,那金镯子里头还刻着侯府的章,藏在家中当传家宝。至于薛娘子的礼,则真叫素馨觉得贴心了,素银镯子、银簪看着不显什么,可真要遇上点什么事,卖了当了,都值钱,还不麻烦。
      
      素尘也过来看了眼,嘴唇动了动,终是没说什么难听的话。
      
      素馨将箱子收好,转身看到素尘,忍不住叹了口气,拉她的手,“素尘,咱俩是一起进的世安院,当了这么些年姐妹,我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别惦记世子了。”
      
      素尘没想到素馨突然说破,脸尴尬地红了,硬着头皮道,“姐姐冤枉我了。”
      
      素馨摇摇头,“你我姐妹多年,你的心思,我还看不透吗?你听我一句劝,别惦记世子爷了。世子爷是好,龙章凤姿、清贵俊朗,可他再好,也不是你我这种身份能肖想的。”
      
      素尘脸憋得通红,“我就是不服气,明明是我先伺候世子的,世子要收通房,侯夫人为什么不选我。她除了一张脸生得比我强,还有哪里比得过我?论对世子的忠心,论对世子的情意,我远胜她千倍百倍!”
      
      素馨一语道破,“可对世子,你的忠心、你的情意,他瞧不上。世子爷是个什么人,他若是要收了你,早就收了,不会拖到现在。你再不甘心,都没用。”
      
      素尘难堪至极,心中甚至有些怨恨起了素馨。
      
      她蓦地起身,“你我姐妹多年,不帮我便也罢了,何苦泼我冷水。我是拿不出比这银镯子更值钱的添妆了,你向着她,我也认了。总归你要出府了,我的事,日后就不用你多管了。”
      
      说着,素尘大步迈了出去。
      
      见她决绝背影,素馨终究是没追过去。
      
      个人有个人的命,她劝也劝过了,能做的仅限于此。
      
      没几日,天又冷了几分,到了素馨出府的日子了。
      
      这日,她来给阿梨磕头。
      
      阿梨闻言,叫香婉把人引进来。
      
      素馨进来了,她要出府了,没穿那一身青色袄子,穿的是件枣红的袄,红衬气色,将她衬得精神极好。
      
      素馨进来便跪下了,磕了个头,道,“这一年蒙薛主子照拂了。”
      
      阿梨叫香婉扶她起来,问她,“今日便出府了?”
      
      素馨点头,“嗯,奴婢……奴婢家那口子在外头等着,回去了便摆酒了。”
      
      阿梨笑着点头,“真好。往后好好过日子,你是个有福的。”
      
      素馨听着,忽的感觉自己从薛主子的话里,听出了点羡慕,但转念一想,薛主子得世子专宠,何必羡慕她嫁个贩夫走卒,心中笑自己多想了。
      
      二人又说了几句,到了请辞的时候,素馨踟蹰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开口了。
      
      “还有件事,奴婢想求主子。”
      
      阿梨点头,“你说。”
      
      素馨道,“奴婢想替素尘求个情。”
      
      阿梨怔了怔,点头答应了,“她不来害我,我不会对她做什么。”
      
      素馨得了这句话,心中大安,非要跪下再磕个头,才出去了。
      
      .
      
      傍晚时,李玄来了。
      
      算算日子,他上次来正好是三日前,阿梨也猜到他今日估计会来,便也准备着。
      
      李玄今日穿的简单,月白圆领竹纹锦袍,整个人清贵又俊朗,沉默不语的模样,更添几分这个年纪难得的稳重自持。
      
      阿梨私下里还拿府里三位公子比较过,大公子心思深沉,二公子风流成性,唯独李玄,人品挑不出错处,模样也生得最好。
      
      她走近了,才看出李玄眼下有些发青,怔了怔,道,“世子去榻上躺会儿,我替世子按按肩。”
      
      李玄本还不觉得怎么样,听阿梨要给自己按肩,忽的身上来了懒劲儿了,嗯了句,就去了榻上。
      
      阿梨是跟嬷嬷学过的,手法巧妙,力道拿捏妥当,很快便按得李玄昏昏欲睡了。
      
      见李玄闭目,阿梨悄悄缩回发酸的手,揉了揉腕子,不去打扰李玄小憩,自己坐在一旁翻了会儿书。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李玄就醒了。
      
      阿梨看得认真,起初还没察觉,直到听到他起身的动静,才匆匆放下书。
      
      睡过一觉,李玄的精神好了不少,看了眼阿梨搁在一旁的书,望向阿梨,“你识字?”
      
      阿梨抿着唇一笑,“随便看看,认识的字不多。”
      
      李玄颔首,倒也不像很稀奇的样子,这世道女子多不念书,就是他自己的妹妹李元娘,也就认那么几个字,便不肯学了。难得她好学,读书明理,比当泼妇好。
      
      “要什么书,去我那里取。另给你的份例添一份笔墨纸砚。”
      
      阿梨一下子便笑了,笔墨纸砚都费钱得很,若是有现成的,自然是好的。
      
      她高高兴兴屈膝,“谢世子。”
      
      李玄似乎是来了兴致,又当了会儿夫子,把阿梨圈起来的那几个字都教了遍。
      
      阿梨学得认真,却是把屋外头的云润香婉急坏了,这是叫膳好呢,还是不叫好呢?
      
      主子和世子爷在里头做什么啊?总不至于晚膳都没用,便安置了吧?
      
      两人偏还都脸皮薄,不敢进屋问,好不容易听到主子叫膳了,二人才大大松了口气,飞奔去膳房了。
      
      用了膳,阿梨想起素馨的事,觉得还是该同李玄说一嘴,毕竟他安排自己送添妆礼了。
      
      李玄听罢,点点头,“知道了。”
      
      阿梨又道,“夫人让我问问您,要不要再添个人,顶素馨的差。”
      
      李玄淡声道,“不用了。我原就不爱用丫鬟,素馨素尘是母亲送来的,我才留下了。”
      
      阿梨点头,“好,那明日我去同夫人回话。其实素尘能干,一人也是行的。”
      
      说完了,却半天没等到李玄回话,阿梨纳闷抬头,却见李玄看着她,眼里似是带着笑意。
      
      阿梨一怔,便听李玄道,“醋了?”
      
      阿梨傻眼,我醋?醋谁?醋什么?
      
      李玄却笃定她就是吃醋一般,握着阿梨的手腕,犹如把玩珊瑚串一样,揉着,淡声道,“丫鬟就是丫鬟,我不会碰,也不会收用。”
      
      阿梨回想自己方才的话,实在想不明白,李玄为什么觉得她吃醋了,但看李玄也没生气,反倒还有那么点高兴,更不好开口解释了。
      
      总不能打人家世子爷的脸,告诉他,“我真没醋,真的,您多想了。我吃谁的醋,也不可能吃您的醋。”
      
      她怕她这会儿说了这句话,明儿侯夫人就要叫人来教她规矩了。
      
      阿梨硬着头皮,没解释,没吭声。
      
      看在李玄眼里,这更是她吃醋的表现了。
      
      他没觉得阿梨犯了自己的规矩,心里还有那么点自己都没察觉的高兴。
      
      小通房喜欢自己,这很正常,无伤大雅的前提下,他乐意宠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阿梨:吃醋,不存在的
    ------------------
    评论区有个姐妹总是发“烧pg催更”,我想了好久没明白缩写是啥,刚刚被基友点醒了
    是我猜的那个意思吗?
    好凶残的姐妹呜呜呜
    带着更新来了
    ----------------
    感谢在2020-10-29 21:00:01~2020-10-30 21: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杜笑笑 3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杜笑笑 150瓶;大庞 4瓶;江畔独步寻花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