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收藏此章节
镜子怪小无
  
  你知道吗,世界上除了我们能看得见的动物和植物,还有其他生物存在着,比如精怪。
  
  嘘!别害怕,它们可能是可爱调皮的花精灵,也可能是憨厚老实的树妖怪,也可能是镜子里面悄无声息的镜子怪。
  
  镜子工厂里生产出来的每一面镜子,带着一只沉睡的镜子怪,等待着主人的唤醒。
  镜子们打好包装,送往全世界各地。
  然而,有一面镜子,在生产过程中出现了一点小意外,沾到了一滴神奇的药水。于是,里面的镜子怪就变得不太一样了。还没等主人唤醒,它就有了思想和听觉。我们管这一只不太一样的镜子怪叫做小无。
  
  小无跟随着新镜子被运送到了一户人家,装在了客厅变成一面穿衣镜。镜子安装好之后,薄薄的包装纸都没来得及揭开,房子就安静了下来。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房子里静悄悄的,除了窗口那一挂风铃时不时叮叮当当响上一阵,再没有了别的动静。
  
  刚来时,小无满怀期待,期待着主人的唤醒,更憧憬着自己将会被赋予或美丽、或者英俊的容貌,或善良、或睿智的思维,或可亲、或和蔼的性情。然而,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过去了,房子依旧是静悄悄的,镜子上的包装纸蒙上了一层灰,还是没有人来撕掉它。
  
  期待在无望中渐渐消失,小无开始变得消极起来,甚至有些生气。他在想啊,如果说还有人会来照镜子的话,最好是一个满脸横肉、力大无穷的大坏蛋。这个时候的它,已经气得只想当一个大坏蛋了。
  
  可是现实还是没有满足小无,太阳升起又落下好几十回,房子里还是静悄悄的,谁也没有来。度过了期待期,又度过了愤怒期的小无已经心生绝望:“哪怕来只老鼠也行啊,总好过自己现在只有思维却没有身体的样子。”
  
  终于,在一个暖阳天的午后,房门被推开了,金色的阳光正从窗户洒进来,像金子铺了大半间房子,金光灿灿的。
  
  “哇,这就是咱们的新家吗?”小女孩惊奇又开心地问,声音比窗口那挂风铃还有清脆动听。
  “对啊,这里啊,就是咱们的新家。等点点病好了,咱们就住在这里,点点说好不好?”妈妈非常温柔地对小女孩说。
  
  女孩开心得不得了,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可是妈妈。”她的声音慢慢地染上了一些失落,“我明天又要去更远的医院了……今天晚上,我能不能就住在这里呢?”
  
  “今天晚上?可是,咱们什么都没有准备啊。”妈妈有些意外。
  
  爸爸说:“点点想住那就住吧,我去想办法,你们先去沙发上休息一会儿。”
  
  爸爸忙去了,妈妈领着点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小无扭动着它并不存在的身子,一直往镜子玻璃表面靠近。它太想见见这一家人啦,它喜欢声音清脆的点点,喜欢温柔的妈妈。无论他们谁第一个来照镜子,它变成谁的样子,它都很乐意:“我将来要是变成了他们的模样,一定是镜子世界里最令人羡慕的样子。”
  
  点点在沙发上坐不住,多么明亮的房间,多么精美的装饰,光坐着多么没意思呀。点点兴奋地东看看西摸摸,一刻也停不下来:“妈妈妈妈,我喜欢粉色的餐桌布,妈妈妈妈,那边的帘子好漂亮。哇,那是买给我的钢琴吗?快看呐,窗户外面还有一个蓝色的大池塘,是掉下来的蓝天吗?”
  
  “就像天使下凡,变成了点点一样,蓝天落在了地上,就变成了一个湖。”妈妈温柔地说。
  “真的吗,妈妈?”
  “当然是真的。”
  “那么,那天使想照镜子,可以吗?”点点踮着脚尖,小手轻轻地捏住了覆盖在镜子上面的包装纸。
  
  透过薄薄的包装纸,小无看见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镜子世界的虚无里,小无慢慢变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淡淡的灰色,像极了透过包装纸看见的点点。小无的心情无比激动,如果这时候他已经有了心脏的话,一定是扑通扑通跳到了嘴边上。
  妈妈沉默了一会儿,说:“点点,打开镜子前请一定记住,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最美丽的天使。”
  
  “嗯。”得到了妈妈的应允,点点一把掀开的镜子上面的包装纸。
  小无模糊的轮廓霎那间变得清晰明朗起来。那是一个小小的女孩儿,瘦极了的身体套着一件空荡荡的粉色连衣裙,风一吹就像风筝似的,随时都会飘起来。还没有爸爸巴掌大的脸上,戴着一个大大的口罩,遮住了鼻子和嘴巴,只剩一双大眼睛露在外面,滴溜溜地打量着小无——镜子里的点点。
  
  小无也滴溜溜地打量着点点:她要是再胖一点点就好了,一定会更可爱的。
  点点对着镜子轻轻地摘下了头上的帽子。小无意外地发现,她的头上居然没有头发。
  “我不想当秃子。”小无悄悄地嘀咕,可是自从点点掀开包装纸的那一刻开始,她赋予了它容貌和性情,它只能是镜子世界里的点点了。
  
  点点看着镜子里的小无,眼睛里闪烁着光芒,咬了咬唇说:“点点是最美的。”
  妈妈在身后捂着嘴赶紧低下了头。小无似乎看见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从妈妈眼睛里落下来,在金色的阳光下折射出五颜六色,美丽极了,只可惜转瞬即逝,落到地上就不见了。
  
  小无复制了点点的外貌,也复制了点点的心情。它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又酸又胀,难受得想要大哭。可是,点点的脸上挂着笑容,那么,镜子世界里的它也只能挂着一模一样的笑容。
  
  夜深了,镜子在夜色下黑黢黢一片,什么也看不见。但是,小无已经不再是原来那个没有形状没有颜色也没有知觉的小无了,她现在是镜子里的点点,在人们看不见的镜子世界的角落里静静呆着。
  
  黑色的夜里,小无听见爸爸妈妈在说话。
  妈妈说:“明天点点又要去医院了。”
  “是啊,但愿这次不要让她受那么多的苦。”爸爸的叹息像沉重的山,压得小无心头沉甸甸。
  “房子已经卖掉的消息不能告诉点点,她太喜欢这里了,窗外有红色的槭树,还有明亮的落地窗……”妈妈说到后面已经哽咽了。
  
  小无在镜子世界里默默地难过着。原来新房子刚刚装修好的时候,点点生病了,这几个月来,爸爸妈妈带着点点走遍了全国的医院,家里的积蓄用完了,装修好还没来得及住的房子也卖掉了,可是,医生还是告诉他们点点的日子不多了。
  
  黑暗的夜很快就过去,点点一家又离开了房子。
  
  小无孤独地在镜子玻璃后面盼着,盼着点点快点回来,盼着那个大大眼睛一笑起来像两个月亮弯的女孩。小无看着天亮了,天暗了,天又亮了,天又暗了……一次又一次,直到房子的新主人到来。
  
  “点点再也不会来了!”看见新主人,小无冒出这个可怕的念头,心一下子就慌了。
  她在镜子世界里到处跑着,从一面镜子跑到另一面镜子,再跑到另另一面镜子……惊得其他镜子怪哇哇大叫。她根本不在乎,她要去找到点点。
  
  镜子世界的路可没我们世界里的路那么四通八达,一面镜子和一面镜子之间,总会有这样或那样的空隙,小无一直想办法越过空隙。她有时候躲进汽车反光镜里搭便车,有时候躲进时髦女郎金属包扣里上楼房,有时候实在没地方躲,她就躲进模糊不清的保温杯里。有一回躲进一只放在卡车后面的玻璃鱼缸里,差点儿被里面的金鱼发现。
  
  就这样,小无从这里转移到那里,再从那里转移到更远更有可能有点点的地方。终于,在一所医院的玻璃门后面,她找到了点点。那是一间重症监护室,点点正全身插满管子,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瘦弱的身子更瘦了,床单盖在她身上就好像平铺在床上一般。
  
  爸爸留着泪在一张纸上签下了名字,妈妈在一边咬着手绢低声啜泣着。
  “遗体捐献书,我们签好了。”爸爸用颤抖的手把那张纸递给一边的工作人员,“你们,拔管吧。”
  “点点……”妈妈失声大哭起来。
  
  “点点。”小无跳到病床前的仪器上,那里有一个金属的反光点,刚好能藏得下她。
  “点点,你不能走。”小无顺着仪器的管子慢慢摸到了点点的手,“你要是走了,爸爸妈妈该多伤心啊。还有我,我是镜子怪小无,现在是镜子世界里的点点,你要是走了,我就变成了一个没有原身的影子,再也不能出现在镜子的玻璃上了。点点,你别走。”
  
  点点的手只有残留的一点点温度,那一点点温度却顺着仪器的管子传到了小无的心脏里,小无听见了点点在心里对她说:“镜子怪小无,镜子世界里的点点,爸爸妈妈就拜托给你了。”
  点点被医生推走了,小无想要跳到担架床的金属栏杆上追过去,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跳不过去。
  
  后来,遥远的地方,有几个孩子因为器官移植获得的新的生命,爸爸妈妈听说后,含着泪笑了。
  
  再后来,爸爸妈妈回家了,他们是领着点点一起回家的。细心的人会发现,这个点点和原来有点儿不一样,原来在左脸颊的一颗小黑痣不知什么时候跑到了右脸颊上去了。
  
  再后来,人们都说,照镜子的时候一定要心存善意,这样你就会拥有双重的生命。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是精灵和妖怪的乐园,我们在这里探究生命的意义,你要一起来吗?
←上一章 下一章→
以上显示的是作者精选展示的最新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作者精选评论, 请点击这里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