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

作者:甜心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十四个女配

      容上唇边的笑意凝固了。
      
      他提醒道:“你把名字刻错了。”
      
      虞蒸蒸一愣,弯下腰将那同心锁上的名字又确定了一遍:“没错啊。”
      
      上面刻着容上和虞江江的名字,别说刻错字了,名字的笔画顺序都是严格按照九年义务教育来写的。
      
      他眯起长眸,黑漆漆的眸光犹如黑不见底的深渊,带着薄茧的指腹落在同心锁上,轻轻摩挲了两下。
      
      同心锁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逐渐弯曲变形,像是一团橡皮泥似的被捏圆揉扁,最终在他手里化为一滩齑粉。
      
      虞蒸蒸:“……”
      
      她好不容易刻上去的,他这是在犯什么病?
      
      容上懒懒的掀起眼皮,将指缝间的齑粉洒进河里,嗓音冰冷刺骨:“离开这里。”
      
      虞蒸蒸看着被他扬飞的粉末状物体,微微有些心痛。
      
      他这一定是在嫉妒。
      
      大师兄虽然也狗,可他拥有一张绝世无双的俊脸,以及蓬莱山一群追随身后的小迷妹们。
      
      哪里像鬼王似的,不光狗还长得丑,根本没人喜欢他。
      
      她在心里恶狠狠的吐槽,面上却不敢表现出半分不满,她乖乖的离开了同心桥,回了姻缘庙中。
      
      他们的任务似乎进行的很不顺利,萧玉清额头上布满薄薄的汗水,安宁一副受惊的模样,向逢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虞蒸蒸有些幸灾乐祸的走了过去:“有安宁姑娘这一员大将在,怎么没搞定南宫天霸?”
      
      萧玉清叹息一声:“王妃倒是劝动了,可南宫天霸却软硬不吃。”
      
      虞蒸蒸早就料到了这种结局,南宫天霸可是霸总附体,没看过百八十本的总裁文,哪能随意攻略的动。
      
      安宁垂着头,也不说话,后颈雪白的皮肤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青紫,就像是尸斑似的。
      
      虞蒸蒸眯起双眸,她总觉得安宁怪怪的,可具体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不过有一点她很确定,安宁是冲着向逢来的。
      
      其实她能感觉出来,向逢自己也清楚此事,可向逢显然还是被安宁的容貌迷惑了。
      
      几千年前,向逢因为凌碧宫宫主而心魔。
      
      几千年后,向逢依旧逃不过这魔咒。
      
      萧玉清见她对着安宁失神,温声问道:“虞姑娘可有什么好办法?”
      
      虞蒸蒸回过神来,她看着他期待的眸光,有些不忍让他失望:“我试试吧。”
      
      说是试试,其实她也没什么信心,毕竟这南宫天霸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攻克下来的。
      
      南宫天霸依旧保持着那股忧伤,且散发着贵族杀马特气质的动作。
      
      明明是阴天,管家却在一旁为他撑着竹骨伞,为他遮住那并不存在的阳光,以免刺伤了他的双眼。
      
      虞蒸蒸凑过去,开门见山道:“咱俩是老乡。”
      
      他不屑的投去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四份漫不经心的眸光,不经意间撩起衣袍,露出了他身上四十八块腹肌:“你这种攀龙附凤的女人我见多了,滚远点。”
      
      虞蒸蒸:“……”
      
      她想了想:“天王盖地虎。”
      
      南宫天霸微微一怔:“王八日老虎?”
      
      虞蒸蒸笑了:“我说的没错吧,咱们是老乡。”
      
      他四十五度角抬起下颚,有一滴泪水从眼角缓缓流淌而下:“你和我不是同一类人。”
      
      虞蒸蒸:“???”
      
      南宫天霸:“我是QQ超级会员年费用户。”
      
      虞蒸蒸有些不屑:“我也是。”
      
      这年头,谁还没个超级会员了。
      
      南宫天霸:“我充了十亿年的年费。”
      
      虞蒸蒸:“……”
      
      这憨批怎么不充十亿光年,直接续费到宇宙爆炸不好吗?
      
      “行了,你别绕弯子了。”她失去耐心,指着不远处正眼巴巴望着他的王妃:“怎么样你才愿意和她在一起?”
      
      她见他张口便要拒绝,连忙退步:“算了,你还是说一说你的择偶标准吧。”
      
      南宫天霸勾起薄凉的唇,邪魅一笑:“我的女人,必须要拥有一头可以在阳光下随意变幻颜色的赤橙黄绿青蓝紫发,她掉眼泪要哭出钻石,流的鼻涕要是珍珠,就连牙缝里的隔夜菜也必须是玛瑙珠玉……”
      
      他足足说了一盏茶的功夫,还未将自己的要求提完,虞蒸蒸听得嘴角抽搐,天灵盖隐隐作痛。
      
      这能是个人提出来的要求?
      
      她忍不住打断他:“你能不能现实一点?世上哪有这种女人?”
      
      南宫天霸从腰间的锦囊中掏出十万两黄金:“真的没有这种女人吗?”
      
      黄金折射出金灿灿的光芒,照的有些她睁不开眼。
      
      虞蒸蒸斩钉截铁:“有。”
      
      南宫天霸点点头,将十万黄金重新放回了锦囊里,嘴角露出一抹薄凉的讥笑:“看吧,这才叫现实。”
      
      虞蒸蒸:“……”
      
      她甩袖离去,南宫天霸简直就是各种玛丽苏小说男主的大乱炖,若是再让她和他沟通一会儿,她大概会被气出脑震荡。
      
      王妃见她回来,连忙快步迎上去:“怎么样?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听到后半句话,虞蒸蒸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她如实道:“如果你把眼珠子镶成钻石,鼻孔里装两颗珍珠,牙齿全都换成玛瑙的,那应该还有机会。”
      
      王妃有些沮丧:“我和天霸哥哥从小青梅竹马,那时他便许诺过长大要娶我,也不知他到底怎么了,竟成了如今这般模样。”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强扭的瓜不甜,这婚事便作罢好了,麻烦你们了。”
      
      虞蒸蒸正想安慰她,便听王妃继续道:“一起去爬山吗?姻缘庙附近的风景很好的。”
      
      突然感觉脊背一凉,虞蒸蒸拒绝了王妃的好意。
      
      任务进行不下去,众人神色都不大好。
      
      尤其是向逢,他紧攥的手掌上凸起道道青筋,原本就煞白的脸色,此刻更是惨白的吓人。
      
      南宫天霸软硬不吃,而燕王也是个油盐不进的性子,若他敢用南宫天霸的性命威胁燕王,燕王大概率会把传家宝直接毁掉。
      
      王上从不看过程,只要结果。
      
      如果结果不能让王上满意,那他是否可以继续活着,这就要视王上的心情而定了。
      
      若是在几千年前,死对他来说就是种解脱,而现在,他还有山水那个蠢丫头要照顾。
      
      她性子直又总干错事,他要是死了,没人护着山水,她在鬼宗门肯定会被人欺负。
      
      安宁似乎是察觉到了他情绪不对,她走上前去,嗓音温柔似水:“向逢哥哥别担心,一定会有办法的。”
      
      向逢没说话,他沉默半晌,抬头看向她:“等过两日,我将你送到青城山去。”
      
      安宁一怔,眼圈微红:“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若是我哪里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都可以改……”
      
      向逢打断她:“你应该知道,我们不是普通人。我会跟萧玉清商议好,待你进了青城山后,他会让人照顾好你,绝不会委屈你。”
      
      她的出现太过突然,音容相貌又像极了雪惜。
      
      虽恍惚间会将她认错,但他心里清楚,雪惜已经死了。
      
      如果她是故意伪装成雪惜的模样接近他,无非就是为了王上。
      
      这不是第一次了,千百年前也有过和雪惜相貌相似的女子接近他,其实不过是想利用他,杀掉王上罢了。
      
      王上于他有再生之恩,在他如过街老鼠般被众门派追杀时,是王上收留了他,还耗费神力为他驱赶心魔。
      
      他并非是忘恩负义之人,更不会因为安宁对王上下手。
      
      送走安宁,对谁都好。
      
      晶莹冰冷的泪水从她的脸颊淌下,她用湿漉漉的眸光凝望着他,眼眸里尽是缱绻与留恋。
      
      可他不为动摇,甚至不再看她一眼。
      
      安宁没再说话,她看出来他心意已决,既然她再怎么多说都是白费口舌,那何必再浪费口水?
      
      她垂在身侧的手臂微微绷紧,掌心中攥住主人给的药包,垂下的脸庞遮掩在阴影之中,挡住了她嘴角微扬的弧度。
      
      他不相信她,还认为她的相貌都是伪造出来的。
      
      可他不知道,她这副躯壳就是雪惜的。
      
      她会让他相信她。
      
      还会让他憎恨鬼王,与鬼王反目成仇。
      
      安宁抬起眼眸,纤长的睫毛上沾着盈盈泪水,她的嗓音轻柔:“向逢哥哥,我都听你的。”
      
      向逢见她没再拒绝,缓缓吐出一口气:“在青城山没人能伤害你,往后要好好生活。”
      
      安宁用鼻音轻轻‘嗯’一声,微抬的眸子却漫不经心的望着阴沉的天边。
      
      今晚会下雨吧?
      
      会的,主人说会下雨的。
      
      处理完私事,向逢便又去和众人商议新的计划。
      
      傍晚时,那些京城来的才子佳人们,都会乘船游水,在船上吟诗作对,喝酒猜拳。
      
      这是个好机会,良辰美景佳人,再来点酒水烘托气氛,没准能趁机将南宫天霸拿下。
      
      虞蒸蒸对他们的计划嗤之以鼻,南宫天霸就是一朵奇葩,就是把生米煮成爆米花也没用。
      
      七太子趁着他们商议之时,将她扯到了一边去:“你看天边阴沉,似是要下雨。可人界降雨是要得到天帝允许,四海龙王接到天帝谕旨后才能施风降雨。”
      
      “如今南海并未接到谕旨,这雨是从何而来?”
      
      虞蒸蒸瞥了他一眼:“你看我长得像天帝吗?”
      
      七太子一愣:“不像。”
      
      虞蒸蒸翻个白眼:“那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七太子:“……”
      
      “许是有龙族子嗣瞒着天庭在降雨。”
      
      他自言自语的低喃着,神色渐渐开朗起来:“没有谕旨就降雨,被天庭发现是要受罚的,有人愿意替我背锅,这再好不过了。”
      
      七太子笑吟吟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今晚必定要将那药给他服下。”
      
      虞蒸蒸沉默片刻,开口问道:“只下雨,不打雷吗?”
      
      七太子犹豫一下:“打雷需要雷公电母配合,今日显然是有人私自降雨,估计不会打雷了。”
      
      她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既然如此,便是服下又有何用?他只有雷雨天才会神力减弱。”
      
      七太子想了想,拉过她的手,将他的联系方式留在了她的通信镯里:“你先想法子让他吃下,我去天庭一趟。雷公电母与我父王私交甚亲,应该会帮我这个忙。”
      
      虞蒸蒸对他的叮嘱是一个耳朵进,另一个耳朵出,压根没往心里去。
      
      她像是在找借口似的想着,反正在人界还有两日的时间,何必非要急于一时。
      
      天色一黑,众人便上了船。
      
      和虞蒸蒸想象中的不太一样,飘在江河上的是一艘楼船,并非一叶轻舟小船。
      
      这楼船贵气十足,装潢富丽大气,足足有三层之高,每层上都挂着红灯笼,远处看去灯火通明,星星点点好不热闹。
      
      上船没多久,天边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雨势渐渐扩大,船上有人弹奏乐曲,琵琶声如高山流水,似泉溪潺潺,伴随着潇潇雨声,涤洗掉众人心中的浮躁与喧哗。
      
      容上独自坐在房间中,面容惫懒的倚靠着窗棂,眸底染上丝丝迷惘与痛苦。
      
      每到雨夜,便是他饱受折磨之时。
      
      被抽掉龙筋的脊背传来焚烧的痛感,堕神的魔咒被雨水引燃,沸腾灼热的血液像是要将他撕扯成碎片,他只能日复一日的承受折磨。
      
      能忍受时就要强忍住,若是忍不了就只能用龙脊髓来纾解深入骨髓的痛楚,至死方休。
      
      只有找到那女人的孩子,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他才能得到真正的解脱。
      
      他垂下眸子,对着通信镯轻点两下。
      
      红光闪烁,很快便被接听起来。
      
      虞蒸蒸红扑扑的脸颊投映在眼前,她手中还举着酒壶,樱红的唇瓣上泛着淡淡的光泽,面上带着放纵愉悦的神情。
      
      他的声线冰冷,对她命令道:“三层左手第一间,现在过来给孤涂药。”
      
      她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也不知听没听清楚,随即便切断了通信。
      
      容上褪下衣袍,只着一身亵衣。
      
      衣襟懒散的半敞开来,不经意间露出结实的胸膛,他微微仰头倚靠着床帏,房门‘吱呀’一声被轻轻推开。
      
      脚步声轻盈,一双葇胰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推倒在榻上:“香炉里燃着软骨散,烛火中淬了忘情香,你动不了,并且很快就会失去理智。”
      
      “待我失去清白,向逢赶来看到我肩后的胎记,就会知道我是殒身几千年的雪惜。”
      
      安宁柔柔笑着,不紧不慢的褪下衣衫:“他会杀了你,如果你侥幸活下来,明日也会将这些事都忘掉。可向逢会恨你入骨,时时刻刻潜伏在你身边动手杀你。”
      
      她跪在榻上,葱白的指尖捉住他腰间的玉带,轻轻一扯,亵衣便肆意敞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这篇文文就入v啦,明早十点会掉落大肥章~
    感谢小可爱们一路的陪伴和支持,希望未来还可以和小可爱们携手并进~
    v章评论随机掉落五十个红包,爱你们~么么啾~
    *
    预收文《皇后没有求生欲(穿书)》古言小甜饼求收藏~如果喜欢预收文文的小可爱们,可以去专栏戳下收藏~不要九九八,只要一个收藏就可以把甜菜带回家~么么哒
    文案:
    下凡历劫的林瑟瑟穿成了宫斗文里权倾朝野大宦官的妹妹,她是文中心狠手辣,下场悲惨的皇后娘娘。
    只有苟完剧情,按照原剧情惨死冷宫,她才可以重返天庭。
    宫宴时,皇帝多看了舞女两眼,林瑟瑟挥刀杀了舞女:“此女居心不良,该死!”
    侍卫从舞女身上搜出淬毒的匕首,皇帝大惊:“皇后护驾有功,赐免死金牌一枚。”
    林瑟瑟:???
    狩猎时,皇帝手把手教怀孕的宠妃射箭,林瑟瑟往宠妃腿上射了一箭:“竟敢在本宫面前放肆,射死你!”
    侍卫从宠妃腿上揪下来一条毒蛇,宠妃哽咽:“多谢皇后娘娘救命之恩,臣妾此生愿为您当牛做马。”
    礼佛时,皇帝扶着太后上山烧香拜佛,林瑟瑟一脚将太后从山顶踹下去:“老妖婆,受死吧你!”
    侍卫从密道中救出被绑架的真太后,太后感动:“好孩子,以后你就是哀家的亲女儿,谁敢欺负你,哀家给你撑腰。”
    林瑟瑟:谁是你亲女儿,我只想进冷宫啊喂!QAQ
    -
    林瑟瑟始终想不通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直到她故意服下迷魂药,等着被诬陷和太医有染,却在宦官哥哥的榻上醒来。
    他长眸微眯,指腹在她的樱唇上轻轻摩挲:“我的好妹妹,你玩够了吗?”
    毫无求生欲一心作死的咸鱼皇后X阴鸷冷血只手遮天的奸佞宦官
    【高亮:男女主没血缘关系,男主真太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