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

作者:甜心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三个女配

      虞蒸蒸顿住了脚步,她侧过头看向躺在地上的男人,嘴角缓缓勾起。
      
      看起来他似乎是在做噩梦?
      
      从这梦话来判断,他可能是梦到很久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先不提神女早在几千年前就殒身了,传闻他与神女的母子关系不如意,早年便和神女断绝了关系。
      
      能这般亲切的喊‘娘’,想必他是梦到小时候了。
      
      她伸出了试探的脚步,慢吞吞的蹲在了他的身旁,好奇心催使她将指尖按在了他的眉心上。
      
      小孩子的记性不好,如果这个梦是幼时的回忆,即便他看到了她,醒来后也会忘记。
      
      眩晕感由脑后传来,她稳住呼吸,再睁眼时,已是来到了他的梦境。
      
      入眼是一片冰天雪地,白茫茫的厚雪刺的她双眼生疼,耳边传来模糊的对话声,她下意识的捂住双眸,往一旁的山石中躲了躲。
      
      “不要让他去,我求求你……”
      
      女子低声啜泣着,努力压抑住的哭声是如此悲凉。
      
      “毒妇!青儿快要生了,若是不用他换来龙脊髓,那青儿腹中之子便会一命呼呜!”带着戾气的男声骤然响起。
      
      “你原先那般大度明事理,怎地如今却变成这般小肚鸡肠之人?我又不要他的命,只是让他去侍候东皇祭司几日……”
      
      虞蒸蒸逐渐适应了刺眼的雪地,她探出头去,听到男人的这话,却微微愣了愣。
      
      东皇祭祀……好像是个老头子?
      
      她在渣爹书房的《六界史记》上,曾经看到过东皇祭祀的画像,尖嘴猴腮山羊胡,体长不到一米五,牙齿稀疏的都可以拿来刨地了,瞧着十分猥琐。
      
      有关东皇祭祀最多的记载,就是他好男风的私癖,只要是到了他手里的男子,便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的。
      
      后来东皇祭祀遭了报应,被送上门的男宠给杀了,他生前的风流韵事也跟着被曝光于世。
      
      虞蒸蒸蹙起眉头,他们两人口中的‘他’是谁?难道是鬼王?
      
      她朝着四周看了看,并未看到小孩子,便直接从山石后走了出来。
      
      除了做梦者本人能看到她,其他人都看不见她,她只要避着些鬼王就是了。
      
      她看清楚了对话的两人,女子跪在地上哭泣,男人一脸冷漠的立在她身旁。
      
      她也见过男人的画像,他是东皇三太子,一个刚登上龙族之位半个月,就被鬼王扒皮抽筋做成龙肉干的短命龙王。
      
      他们的身后有一只盖着黄布的铁笼子,虞蒸蒸透过铁笼的缝隙,隐约看到了一双伤痕累累的小臂。
      
      “娘,救救我……”
      
      微不可闻的低喃声,从铁笼中传出,气若游丝的呼吸断断续续,听着便觉得揪心。
      
      女子扯住三太子的腿,含泪质问道:“青妹妹腹中之子是条人命,难道我与你生的子嗣便不是了?”
      
      三太子冷笑一声:“你和青儿怎能相提并论?若你不愿他去也行,我立马给你休书一封,你带着他滚出东海,滚回你的天族去。”
      
      虞蒸蒸愣了愣,原来这女子便是神女,鬼王他亲娘。
      
      所以铁笼子里关的就是鬼王了?
      
      虽然她对鬼王没什么好感,但三太子这幅人渣的嘴脸实在太气人,她蹲在一旁,暗暗期待神女一巴掌抽在三太子脸上,用神力教这个渣渣做人。
      
      她等啊等,只见神女缓缓松开了攥紧他衣角的手指,上前一步倚靠在了他的怀中,带着轻软的鼻音:“我错了,你别生气,是我太不懂事,你原谅我好不好?”
      
      虞蒸蒸:“???”
      
      三太子似乎已然笃定了神女会如此,他拥她入怀,缓和了语气:“罢了,今日天色已晚,我便歇在你房中。”
      
      虞蒸蒸在神女眸底看到了一丝惊喜,她似乎已经把自己的儿子给忘了,一心沉浸在三太子营造的温柔假象中。
      
      两人携手离去,只余下铁笼中时不时传来的痛苦低吟。
      
      “娘,别走……”
      
      虞蒸蒸沉默了,她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他会在长大后把东皇三太子做成龙肉干了。
      
      她蹲在地上,俯下了身子,透过铁笼的缝隙,看到了蜷缩成一团的小奶包。
      
      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泪水,鼻尖红通通的,泛白的唇瓣轻颤着,脸颊上的皮肤犹如刚剥开壳的嫩鸡蛋,光滑细腻的连一根毛孔都看不到。
      
      他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缓缓抬起了湿漉漉的眸子,正好对准了她的视线。
      
      虞蒸蒸的呼吸停了一瞬,她还未来得及躲闪开,眼前的画面便在刹那间扭曲了起来。
      
      她看到了血,满地的血,入眼皆是血红色。
      
      鬼王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模样,他赤着身子被绑在火架上,东皇三太子手中拿着一把冰刃,缓缓割开了他的脊背。
      
      “让你去伺候大祭司,你竟敢动手杀了他!都怨你!都怨你!我要剜下你的龙筋,给青儿的孩子一个交代!”
      
      痛苦狰狞的悲鸣声响彻云霄,神女在冷眼旁观这一切,任由他喊哑了嗓子,却也无动于衷。
      
      虞蒸蒸帮不了他,这只是他的梦境。
      
      看着那把冰刃深入他的脊背,将他稚嫩的皮肤撕扯到血肉模糊,她再也不能忍受这炼狱般的梦境。  
      
      她睁开双眸,望着冰冷的栾殿,久久不能回神。
      
      鬼王依旧倒在地上,那噩梦似乎还在继续,他面目痛苦的低吟着。
      
      虞蒸蒸听不清楚他说什么,她俯下身子,将耳朵凑近他的唇瓣。
      
      “冷……”
      
      她蹙了蹙眉,抬头看向内殿,整个内殿除了汤池之外,连个床榻都没有,更别提被褥这种东西了。
      
      现在唯一能当床榻用的,便是外殿里变成棺材的山水,但即便山水同意让他进去睡,她也不会同意。
      
      在她眼中,山水不是棺材,而是个活生生的人,让鬼王进去睡,总觉得哪里很诡异。
      
      虞蒸蒸看着快要冻成冰雕的鬼王,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梦境中那双湿漉漉的眼眸。
      
      她叹了口气,缓缓侧过身子,枕着他的肩膀,平行躺在了他的身侧。
      
      这件鳞翅天蚕丝白袍可以御寒,她唯一能想到的法子,也只有这个了。
      
      虞蒸蒸昨天一整晚没睡,栾殿外时而传来淅沥的细雨声,犹如催眠曲一般,令她很快就生出了困意。
      
      不知何时,她沉沉睡了过去。
      
      雷雨一直持续到翌日清晨才褪去,容上感觉到手臂一阵酸麻,他皱紧眉头,缓缓睁开了双眸。
      
      当他看清楚枕在他臂弯中熟睡的虞蒸蒸时,他黑漆漆的眸底隐隐浮现出一丝杀意。
      
      他明明告诉过她,没有他的命令,不准进来。
      
      容上很厌恶她,十分厌恶。
      
      她在蓬莱山这七年的所作所为,经常会让他联想到那个为了爱情卑微到尘埃里的女人。
      
      她们是一样的愚蠢,一样的自以为是。
      
      容上盯着她的睡颜,缓缓的伸出了苍白削瘦的大掌。
      
      杀了她,她和那女人都一样该死。
      
      杀了她,他便不会再想起那女人。
      
      杀了她,杀了她……
      
      恶魔在耳边声声呼唤,她的面容仿佛与那女人的脸重叠在了一起,变得如此丑陋令人憎恶。
      
      他的指尖触碰到了她的发丝,乌黑的青丝瞬时间枯萎化成灰烬,他的指腹向下轻轻压去,她的头顶很快就秃了一小块。
      
      她似乎是感觉到了不适,嘴里嘟哝着什么。
      
      容上凑近了些,想听一听她临终的遗言。
      
      “大,大师兄……火葬场问你娘要几分熟?”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蒸蒸:突然感觉头顶凉飕飕?
    容上:哦,因为你秃了
    *
    感谢南回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感谢Ailian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A酱a小可爱投喂的2瓶营养液~感谢大大冲鸭小可爱、草莓布丁.小可爱、辞宴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抱住小可爱蹭一蹭~么么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