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

作者:甜心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二个女配

      山水要哭了,她看了一眼逐渐恢复平静的无川河,又看了一眼笑容满面的虞蒸蒸:“快,快走!”
      
      再不离开这里,怕是她们两个今天都要葬身无川河了。
      
      虞蒸蒸以为山水是站不稳脚了,才要催着她往前走,她一手抱住灵草,一手抓住山水的手,稳稳当当的拖着山水就过了独木桥。
      
      山水本来是想带着虞蒸蒸往回跑,哪想到虞蒸蒸直接扯着她过了河,她仿佛感觉到了身后阵阵袭来的寒戾之气。
      
      如今再想回去,已经太迟了。
      
      便是死,山水也不想死在无川河里,最起码被王上直接杀了还有尸体,进了无川河便什么都没了。
      
      山水拉着毫不知情的虞蒸蒸,朝着栾殿内跑去,只要远离无川河,想必王上就不会将她们扔进去。
      
      虞蒸蒸下了独木桥还未站稳,就被山水像是拖死狗一般往栾殿中拖去,若不是地面上都是雪,等她被拖到地方,大概半条命也没了。
      
      她吃了一嘴的雪花,脸色铁黑道:“山水,你跑什……”
      
      话还未说完,她一转头便看到了变身成豪华雕花红木棺材的山水,以及棺材不远处,一个满身漆黑脏污的男人。
      
      虞蒸蒸:“……”
      
      她望着瞧不出本来面目的男人,欲言又止的试探道:“您是……鬼王?”
      
      这一身黑不拉几的,隐隐还透着铁腥味,总不能是拉屎的时候,不小心掉茅坑里了吧?
      
      容上没有回答她,他微微抬起手掌,掌心中蕴出一簇三尺高的冰棱之霜,黑漆漆的眸底满是杀意。
      
      她胆子真是越发的大,竟敢将他踹进无川河。
      
      那日她浪费他一颗龙脊髓之事,他还没来得及找她算账,今日倒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死。
      
      虞蒸蒸看着那一米多长的冰柱子,小腿肚子都打寒颤了,不用说了,这人肯定是鬼王无疑了。
      
      他是因为掉茅坑的事情被她察觉了,所以想要杀人灭口?
      
      鬼王不是神吗?为什么神也会拉屎?
      
      她真是太倒霉了,送个镯子都能碰见这种事情……
      
      虞蒸蒸将手腕上的通信镯褪下来,眼泪一颗又一颗的往下掉,脑袋都快垂进雪地里了:“我是来给您送通信镯的,我什么都没看见!若是您不放心,我这就离开鬼宗门,这辈子都不踏入修仙界一步……”
      
      容上对她的碎碎念无动于衷,今日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也要送她驾鹤西游。
      
      在冰棱脱手的瞬间,栾殿上泛起天雷滚滚,伴随着轰鸣的雷声,映着蓝紫色的闪电密集的在空中亮起。
      
      要下雨了。
      
      容上的面容苍白,他拢住冰冷的手掌,轻瞥一眼抱头痛哭的虞蒸蒸:“起来,跟孤进去。”
      
      他率先走进栾殿,走到她身旁时,伸腿踢了踢红木棺材:“还有你。”
      
      等虞蒸蒸反应过来之时,他早已经走的没影了。
      
      山水可能是被吓懵了,半天恢复不了原形,虞蒸蒸没法子,只好扛着棺材进了栾殿。
      
      刚一进去没多久,殿外便响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声,一层冰寒之色的结界将整个栾殿笼罩住,将响彻云霄的雷电声隔绝在外。
      
      内殿传来淡淡的嗓音:“进来。”
      
      虞蒸蒸明白了,他这是又要沐浴。
      
      她擦了擦湿润的眼角,上次让她用沾屎的麦丽素给他涂后背就算了,这次他一身都是粪便,她从哪里下手才好?
      
      山水变不回来,她只能自己一个人进去。
      
      虞蒸蒸迈着八十岁老太太的小碎步,颤颤巍巍的走进了内殿。
      
      他方才还漆黑一身,此刻却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模样,只是白袍的衣角上似乎沾染着点点猩红色,看着有些渗人。
      
      虞蒸蒸只偷瞄了一眼他的背影,便快速的垂下头。
      
      她想他可能是得了痔疮。
      
      容上褪下外袍,赤着上身走进了汤池:“拿药来。”
      
      他的嗓音微微有些低哑,抓住池沿的大掌不易察觉的轻颤两下,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勉强的坐进了汤池中。
      
      龙脊髓快要用完了,若是下次雷雨时,他还未寻到那女人的孩子……
      
      容上眸底闪过狰色,东皇一族不灭,他便是死也不能瞑目,那女人和她的儿子都必须死。
      
      红药瓶还在上次虞蒸蒸摆放的位置上,她从药瓶里取了一颗药丸,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这次的汤池是冷水,没有那氤氲的雾气,她才看清楚他搭在池沿上的手臂。
      
      皮肤雪白细腻宛如凝脂玉,埋在他手腕下的血管清晰可见,修长而削瘦的手指叩在池沿,轻轻弯起了指关节。
      
      单看这手臂,鬼王怎么都不像是耄耋之年,倒有些像弱冠之年的翩翩少年。
      
      一声低低的轻咳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她蓦地惊醒,连忙拿着药丸向他的后背上涂去。
      
      他的后背看起来,似乎比那日更加触目惊心,黑色的符文咒语隐隐透出一丝丝血红,脊柱上蜿蜒丑陋的长疤更添几分狰狞之色。
      
      虞蒸蒸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在她涂药时,他的手臂一直保持着紧绷的状态,仿佛在承受什么难以言喻的痛苦。
      
      她下意识的加快动作,迅速的将药丸涂遍他的后背:“涂好了。”
      
      容上并没有放松下来,他侧过头去,正好与她的眸光相对:“出去。没有孤的命令,不准进来。”
      
      虞蒸蒸猝不及防的看到了他的脸,不是想象中的油腻中年,也并非是什么绝世美少年。
      
      五官都不丑,但组合到一起就成了一张平凡无奇的脸,普通到看过一眼就能忘记。
      
      多少还是有些失望,她方才看到他雪白的皮肤,就自动给他脑补了一张倾城的容颜。
      
      如今看到真人,只觉得有一种网恋奔现失败的惆怅感。
      
      容上对她的反应还算满意,他销声匿迹的一千多年,常常以假面示人,这张脸是他最喜欢用的。
      
      他原本懒得伪装容貌,她就算知晓他的身份又能如何?
      
      若是不想外传,只要杀了她就是了。
      
      但就在刚刚打雷时,他改变了主意。
      
      从南海传来消息,人界寻到了那对母子的踪迹,他监测了未来五日的天气,近来人界会有雷雨天。
      
      他需要一个人给他涂药。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可以随手杀死的人。
      
      虞蒸蒸和他对视了一瞬,连忙垂下了头,
      
      她想问他,她和山水能不能走,但她不敢开口,他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
      
      最终她还是没敢问出口,老老实实的走出了内殿。
      
      山水依旧是棺材的模样,只不过脑袋和手脚都恢复了,看起来像是一口棺材长出了手脚,瞧着十分诡异。
      
      她看到完好无损的虞蒸蒸,微微松了口气:“蒸蒸姑娘,你没事就好。”
      
      虞蒸蒸本想问一问山水到底怎么回事,可她刚张开嘴,就想起隔壁内殿的鬼王,只能把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山水手腕上的通信镯亮了起来,但她的棺材口宽,两个手臂之间隔得太远,伸直了手也按不到通信镯。
      
      虞蒸蒸帮她按了一下,许是因为结界的原因,绿光投影根本映不出来,只能依稀听到那端传来的声音。
      
      “去哪了?”
      
      是向逢的嗓音。
      
      山水听到自家师父的声音,眼泪哗啦啦的往外流:“师父,我在栾殿,我好害怕。”
      
      向逢沉默了片刻:“别哭了,我去找你。”
      
      山水摇了摇头:“我和蒸蒸姑娘在一起,师父在家等我回去就好。”
      
      向逢正要说什么,受到结界的影响,通信镯上微弱的绿光蓦地消失,对话也被就此切断。
      
      虞蒸蒸拍了拍山水的棺材肚子:“别怕,鬼王已经就寝了,我陪着你。”
      
      山水艰难的翻了个身子:“蒸蒸姑娘掀开盖,进来睡一会吧,等到明日王上醒来,许是就能出去了。”
      
      虞蒸蒸看着那程光瓦亮的棺材盖:“……”
      
      山水:“别客气,我睡起来很舒服,我师父最喜欢睡我了。”
      
      虞蒸蒸:“???”
      
      她正想婉拒山水的好意,手腕上的通信镯便突然亮了起来。
      
      虞蒸蒸犹豫了,他刚刚说不许她进内殿。
      
      她不敢乱接他电话,可又怕耽误了他的事情,届时他再怪罪她。
      
      迟疑了半晌,她还是捧着那通信镯,走到了内殿的殿门口:“您,您睡了吗?有人找您……”
      
      虞蒸蒸对着内殿里头喊了好几声,但却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她往里探了探脑袋,本想就此作罢,眸光却不经意间扫到了倒在汤池外的男人。
      
      虞蒸蒸愣了愣,这是直接在地上睡着了?
      
      她犹豫了一下,轻手轻脚的朝着汤池走去。
      
      只要把通信镯扔在他旁边,届时就算真的耽误了什么事情,他也怪罪不到她身上。
      
      内殿中一如既往的冷,她身上穿着御寒的白袍,倒也感觉不到什么,但倒在地上的鬼王,手指头似乎结冰了。
      
      她本来以为是错觉,可走近了才发现,他赤着的上身,已经和地面上的薄冰冻结在了一起,仿佛被502胶水粘上了一样。
      
      他又长又密的睫毛上,也结上了一层细密的冰霜,她根本听不到他的呼吸,便犹如死人一般。
      
      鬼王死不死,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若是死了更好,就当给六界除害了。
      
      虞蒸蒸半蹲着身子,悄然无声的将通信镯扔在他身旁,刚要起身离去,却听到一声低不可闻的喃喃声。
      
      “娘,别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蒸蒸:你以为自己是小蝌蚪吗到处找妈妈
    *
    感谢十七画悲或喜小可爱投喂的2个地雷~
    感谢南回小可爱投喂的6瓶营养液~感谢A酱a小可爱投喂的3瓶营养液~感谢卷丹小可爱投喂的2瓶营养液~感谢草莓布丁.小可爱、是伊伊吖小可爱、Music小可爱、42805716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抱住小可爱吸一口~咪啾~爱你们!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