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文女配不想死[穿书]

作者:甜心菜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十个女配

      虞蒸蒸看着向逢手里的弯刀,难以置信的掏了掏耳朵:“向护法是在……开玩笑?”
      
      向逢将弯刀甩到了肩膀上,微微眯起的双眸含笑:“你觉得呢?”
      
      阳光打在弯刀的刀面上,折射出一丝淡淡的寒意,锋利透着冷光的刀刃隐隐散发出余晕,仿佛在对着她疯狂叫嚣。
      
      虞蒸蒸懂了,鬼王肯定是故意针对她的。
      
      原文中考核没通过的修士,都是直接被鬼宗门遣送回各自的门派,根本就没有砍了做化肥这一说。
      
      偌大的鬼宗门里,被送来的修士仅有她一人是毫无灵力的木灵根,若不是鬼王针对她,又怎么会特意让向逢过来更改考核规则?
      
      明明昨天搓完澡还对她和颜悦色,今个穿上衣袍就直接翻脸不认人了……
      
      妈的,果然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在场的人,除了虞江江和向逢清楚虞蒸蒸是木灵根之外,其他人都不知情此事。
      
      山水耐心的讲了一遍考核规则,确保众人都明白规则后,率着众人往圣灵殿走去。
      
      虞蒸蒸心不在焉的跟在队伍的尾端,她去不去其实都没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是早死片刻和晚死片刻的区别。
      
      虞江江怎么会放弃这个奚落她的好机会,连忙凑上前去:“要不,姐姐去求一求鬼王?”
      
      “昨日姐姐刚承过宠,没准鬼王会念在一夜的恩情上,饶过姐姐这一次。”
      
      她的嗓音不大,眉目中皆带着一丝幸灾乐祸,显然就是想趁机落井下石,再踩虞蒸蒸两脚。
      
      鬼王性情残暴冷戾,若是虞蒸蒸不去,或许还有一成的生机,若是虞蒸蒸冲昏了脑袋去求情,只会令那微乎及微的生机也消失掉。
      
      虞蒸蒸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她此刻心情低落极了,连怼虞江江的心情都没有。
      
      萧玉清本来正与御灵派的两个女子说话,许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侧过头往身后的方向瞥了一眼。
      
      看到虞蒸蒸垂头不语的走在最后面,他抿了抿薄唇,转身朝她走了过去。
      
      萧玉清白净的脸庞上,带着一抹温笑:“虞姑娘,你可是有什么心事?”
      
      虞蒸蒸还未开口,虞江江便率先抢答道:“姐姐是木灵根,恐怕这次的考核……”
      
      虞江江的表情管理十分到位,前一瞬还幸灾乐祸,此刻却已经换上了悲痛欲绝的神色,仿佛恨不得以身代替似的。
      
      萧玉清怔了怔,木灵根便代表不能修炼,因为六界根本没有木灵蕴来源让她吸收灵力。
      
      也就是说,这次的考核,她必定通不过。
      
      他沉思了片刻,从乾坤袋中取出一片莹白的扇贝,递到了她的手中:“扇贝中有颗灵力珠,你测灵力时,将此珠夹在指间缝隙中,或许可以保你通过此次考核。”
      
      虞蒸蒸攥紧了扇贝,以及萧玉清白白嫩嫩的手掌,眼圈红通通道:“萧大哥,救命之恩无以回报,唯有以身相许!”
      
      萧玉清的脸颊红了红,面色不自然的转移开话题:“昨日虞姑娘是何时回来的?怎么没在栾殿过夜?”
      
      她想了想,也没避讳:“鬼王沐浴过后,许是有什么急事离开了,我见他迟迟不回,便先回来了。”
      
      他微微一愣:“沐浴?”
      
      虞蒸蒸怕他误会,连忙解释道:“就是让我帮他擦擦背,并未发生什么。”
      
      见两人举止亲密,萧玉清甚至还拿出了灵力珠帮虞蒸蒸度过难关,虞江江气的鼻子都歪了。
      
      从小到大,就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虞蒸蒸凭什么跟她抢?
      
      虞江江对他们笑了笑:“圣灵殿快到了,萧公子和姐姐先聊着,我进去抢个好位置。”
      
      待虞江江走后,萧玉清又与虞蒸蒸聊了半晌关于昨日侍寝之事,一直到将虞蒸蒸问到怀疑人生,他才意犹未尽的停了下来。
      
      两人进去圣灵殿时,殿内已经堆满了各派来的修士,人山人海的,比那日在行宫首选时要壮观多了。
      
      圣灵殿是半露天的建筑物,由二十多根大理石墩柱支撑,每根墩柱上都雕刻着盘旋的苍龙,入目皆是一片纯白色装潢,颇有罗马教堂的圣洁之意。
      
      看到这么多人,虞蒸蒸紧张的手心直冒汗,这对她来说简直是公开处刑。
      
      虽然萧玉清说的笃定,但她却不敢肯定,这灵力珠到底是不是真的管用。
      
      山水在圣灵殿的石阶上,对她挥了挥手:“蒸蒸姑娘,来这里!”
      
      虞蒸蒸看到山水身旁的老妪,突然生出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不会她们又是第一个上去考核的吧?
      
      萧玉清似乎是察觉到她的焦虑,他主动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臂:“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他都这么说了,虞蒸蒸也不好再表露出忧心忡忡的模样,她佯装出轻松的神色:“我相信你。”
      
      两人从人海中挤到了最前面时,山水正在和向逢说话,向逢见他们来了,笑着揉了揉山水的头发:“我记住了,下次去人界给你带荷叶烧鸡。”
      
      山水讨价还价道:“师父,我想吃两只!”
      
      向逢点点头:“好。”
      
      虞蒸蒸看到师徒和睦的一幕,微微有些胆颤。
      
      她对向逢是有心理阴影的,不光是因为向逢捅了她一剑。
      
      鬼宗门的门人,几乎都是六界数得上名号的穷凶极恶之人,他们大多犯下过天理难容的恶事。
      
      别看向逢衣冠楚楚,他可谓是恶徒中的翘楚。
      
      几千年前,修仙界的第一大派还不是御灵派,而是同在青城山只收女徒弟的凌碧宫。
      
      向逢家族被灭,又被仇人追杀,凌碧宫宫主救了向逢,还破例收下向逢为关门弟子。
      
      可向逢却不懂感恩,他在与宫主朝夕相处中,渐渐对她生出了心魔。
      
      为了得到宫主,他屠戮了凌碧宫几千女弟子,还妄图强行占有她,最后宫主不堪受辱,含恨自尽在青城山下,修仙界第一大派就此陨落。
      
      山水傻乎乎的,怕是被向逢卖了,还要帮他数钱。
      
      虞蒸蒸在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如今她都自身难保了,还担忧这些有的没的干什么?
      
      山水并没有察觉到她的异常,笑容满面道:“蒸蒸姑娘,你们是第二组,在此稍等片刻,很快就好。”
      
      虞蒸蒸点点头,目光却没从向逢手中的弯刀上移开过。
      
      第一组的修士过的很快,只有最后一个女修站在殿前,手臂颤颤巍巍的,怎么都不愿意伸出去。
      
      老妪不耐烦的抓住女修的手,按在了灵蕴珠上,只见灵蕴珠上散发出淡淡的蓝光,是水灵根阴属性的象征。
      
      不用老妪开口,向逢便抬起弯刀,随手朝着女修的后脊椎上一划。
      
      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殷红的血液从脊椎迸溅而出,女修瞪大了狰狞的眼眸,缓缓的倒在了血泊中。
      
      临死前的倒气声,断断续续的回荡在圣灵殿中,像极了被割断喉咙的动物,悲戚的哀鸣渐渐消失了。
      
      这次不光虞蒸蒸害怕,底下的修士们都吓疯了。
      
      他们其中有人是鱼目混珠,顶替阳属性修士来参加选拔的,有的是自愿,也有的是被迫,但鬼宗门根本不管这个。
      
      就算有灵力,若是不符合阳属性,也要当场毙命。
      
      第一组结束,便轮到了虞蒸蒸他们组,御灵派的两姐妹率先上前去测灵力,她们都是火灵根,很快就通过了考核。
      
      紧接着,蓬莱山两个男弟子也上前测过了灵力。
      
      眼看只剩下三人,虞江江却冲着虞蒸蒸温柔一笑,意味深长道:“姐姐别怕,我先去。”
      
      说罢,她便走过去,将手掌搭在了灵蕴珠上。
      
      浓郁的殷红色映在灵蕴珠上,老妪赞叹道:“你小小年纪,竟已到了金丹期,这火灵蕴十分强盛,实属不易。”
      
      得到寡妇蝎的夸赞,虞江江心中傲然,面上却自谦的抬了抬手腕:“多亏了父亲送的鳞翅天蚕手绳,我才能这么快突破金丹期……”
      
      她手腕上佩戴着四根纤细莹白的蚕丝,圣灵殿内的修士皆是一脸艳羡的望着那手绳,就连御灵派的姐妹俩都露出了羡慕的神色。
      
      这鳞翅天蚕丝是有灵石都买不到的宝器,若不是虞江江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连见都没见过呢。
      
      老妪细细打量一番她的手绳,随后微微颔首:“的确是鳞翅天蚕丝。”
      
      虞江江听到殿内仰慕的赞叹声,慢吞吞的垂下了手臂,面带笑意的退了回去。
      
      她站到虞蒸蒸身旁,面带鼓舞的牵住虞蒸蒸的手:“姐姐安心,一定没事的!”
      
      萧玉清本想再给虞蒸蒸些缓和心情的时间,虞蒸蒸却摆了摆手,在他之前上了断头台。
      
      上一组就是最后一个女修当场惨死,她不敢做第二组最后一个上去的人,太不吉利。
      
      灵力珠仅有红豆大小,夹在指缝中小心遮掩,倒也不容易被发现,虞蒸蒸深吸了一口气,面色煞白的将手心搭在了灵蕴珠上。
      
      淡淡樱红的琉光映在灵蕴珠上,虽然微弱至极,却是火灵根的阳属性。
      
      向逢若有所思的瞥了一眼虞蒸蒸,掌心中本要抬起的弯刀,缓缓的落了回去。
      
      正当虞蒸蒸要松口气时,却听到虞江江尖叫一声:“我,我的鳞翅天蚕丝手绳不见了!”
      
      御灵派的姐妹俩连忙关怀道:“那手绳方才还在,总不能是被人偷了吧?”
      
      虞江江眼圈通红,晶莹的泪珠从眼角滚落而出:“怎么会,我刚刚只和姐姐接触过,姐姐才不会偷我的手绳……”
      
      她原本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旁人都朝着虞蒸蒸看去,眸底满是鄙夷,仿佛已经笃定了偷窃的小贼就是虞蒸蒸。
      
      御灵派姐妹像是生怕火烧的不够大,一脸疑惑道:“虞姑娘好像是木灵根的单灵根,方才怎么就测出了火灵根呢?”
      
      此言一出,老妪的脸阴沉了下来,在虞蒸蒸还未反应过来之前,掰开了她的掌心,发现了她紧攥的灵力珠。
      
      “徇私舞弊,按照考核不通过处置!”
      
      山水急了,她冲到虞蒸蒸身前,做出老母鸡护崽的姿势:“不是的,蒸蒸姑娘肯定没有作弊!”
      
      老妪正要冷着脸扯开山水的手臂,却在触碰到山水的一瞬间,被向逢的赤霄剑刃挡住了。
      
      向逢的皮肤雪白,黑漆漆的眸中含笑:“小孩子不懂事,消消气。”
      
      “让她重测一次,以服众口。”
      
      他的语气不容置喙,老妪虽年龄长他许多,灵力却在他之下,鬼宗门向来是以能力说话,即便心中不悦,却也只能按照他的意思来做。
      
      虞蒸蒸看着向逢,小腿肚子都软了,他这是想让她心服口服的去死。
      
      圣灵殿都是嘲笑她的声音,有人说她不要脸偷自己妹妹的东西,有人说她是废物木灵根必死无疑,所有人都在讥讽的看着她,等待她凄惨狰狞的被向逢杀死。
      
      她咬紧了牙关,却怎么都伸不出手掌,老妪抬手摁住了她的手心,压着她往灵蕴珠上按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虞蒸蒸:狗男人,你这样是会失去媳妇的!
    *
    感谢天空华炎小可爱投喂的1个地雷~
    感谢L小可爱投喂的20瓶营养液~感谢漏网之鱼小可爱、南回小可爱投喂的5瓶营养液~感谢白日梦熊小可爱投喂的3瓶营养液~感谢何清月小可爱投喂的2瓶营养液~感谢皮卡丘小可爱、古人诚不欺我小可爱、是伊伊吖小可爱投喂的1瓶营养液~
    蹭蹭小可爱~抱住咪啾一口~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