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我上场带飞了[全息]

作者:一世华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20章

      护城军会沿着特定的路线在城里巡逻,随时在走动,位置并不固定。
      他们人数众多,平时想要单纯地撞见某一个,确实比较困难。
      
      ……然而架不住有钱能使鬼推磨。
      逸心人给帮会挑门卫,愣是砸钱买了最贵的两个,其中一个恰好就是他们要找的任务NPC。
      
      姜辰非了这么久,第一次体验氪金改命,一时都觉得有点玄幻。
      
      护卫也有点不敢相信。
      他激动地拽下姜辰腰带上的金属吊坠,拿到眼前细看,颤声道:“没错,是灵槐的,你从哪弄的,是不是见过她?”
      
      姜辰这次不需要做选择,系统直接给了现成的答案。
      他说道:“她让我帮她找加里,你认识吗?”
      
      护卫喃喃:“加里?”
      他不知是哭是笑,一张脸扭曲片刻,哑声道,“有酒吗?”
      
      什么毛病,说事前还得喝个酒。
      姜辰看着新出现的“找酒”任务,和方景行穿过大半个城市去弄酒,等到回来,却见护卫已经不在帮会门口了。
      
      他问道:“隐藏剧情都这么贱?”
      
      方景行笑道:“会有点难,内测那个他们打了二十多天都没打通关。”
      
      姜辰顿时就不爽了。
      
      方景行道:“阿逸应该会替咱们盯着。”
      
      话音一落,只见门口探出一个脑袋,上面有一对毛茸茸的虎耳。
      王飞鸟奉副帮主的命等着他们,见到人,便指着里面:“NPC进去了。”
      
      方景行笑了:“看吧。”
      
      姜辰勉强满意,拎着酒进了帮会。
      穿过花园,到了据说是给帮众休息用的一排住房前,见护卫不知何时竟顺着梯子爬上了屋顶,正坐在上面眺望远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飞鸟不清楚剧情内容,对此很好奇:“他什么情况?”
      
      姜辰冷淡评价:“45°角仰望天空,眼泪就不会掉下来。”
      
      方景行忍不住笑了一声。
      院子里的帮会成员默了默,集体看他一眼。
      王飞鸟则很耿直:“啊?真的?”
      
      姜辰道:“你试试。”
      
      他扔下这一句,和方景行也上了屋顶,一左一右地坐在护卫的身边,把酒递给对方。
      护卫接过来,仰头灌了三口酒,突然眼眶一红,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似乎在追忆往事,半天都没开口。
      
      姜辰忍了两分钟,给了他一脚,把他的腿踹得微微晃动。
      
      二人同时一怔。
      一般来说,NPC是踹不动的,君不见领域那些NPC哪怕被人海淹了,也依然岿然不动地给玩家发任务。
      那这位怎么能动?
      
      方景行也试着踹了一脚,见这边的腿同样晃了晃。
      但也仅此而已,护卫只有这一点动作设计,仍在雷打不动地继续哭。
      
      临近中午,如意的成员陆续回来挂机,见到这一幕,惊讶道:“咱的看门大爷怎么了?”
      
      逸心人不乐意听:“什么看门大爷?这是门卫保镖。”
      他可是亲自挑的人,不允许他们侮辱他的审美,反驳道,“再说不就是有点胡茬吗?明明是性感大叔。”
      
      帮众道:“嗐,都一样。”
      他们又问,“他这是怎么了?”
      
      逸心人观望着屋顶:“不知道,他哭了快十分钟了。”
      
      姜辰面无表情坐在上面,察觉AI喊他下线,耐心彻底告罄,起身绕到护卫身后,对着他的背就是一脚。
      瞬间只见护卫“嗷”的一嗓子,身体前倾,顺着屋顶咕噜噜栽下去,呈大字型“砰”地拍在了地上。
      
      逸心人:“……”
      其余帮众:“……”
      大爷!
      
      好在钱不是白花的,最强护卫这一下死不了,慢吞吞又爬了起来。
      死一般的寂静下,姜辰走回去坐下:“我下了,挂机,你看着他哭吧。”
      
      众人轰动。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何止是狼灭,这是个狼燚啊!
      换成别人谁敢这么踹一脚,真把他们看门大爷踹死了咋整?
      
      狼燚摘下眼镜一扔,带着小护士出门散步。
      小护士亦步亦趋跟着他,见他比平时走得快,伸手拉了拉他,让他慢点走。姜辰便放慢脚步,点了首《佛经》。
      
      两个小护士极其听话,一边跟着他,一边给他唱“南无阿弥陀佛”。
      
      姜队默默熏陶了一路,觉得心如止水,可以不去杀生了。
      他双手插着口袋,慢悠悠地往回走,刚迈进大厅,便听见走廊有些嘈杂,侧头看了看。
      
      冰冻小组研究了好几个月,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抠,这天终于试着解封了第五个人。
      他们从八点半忙到将近十二点,每一步都很谨慎,把能试的都试了,可惜还是没能把人救活。几人疲惫地迈出手术室,一抬头就看见了那边的姜辰,一时眼睛都绿了。
      
      姜辰不着痕迹地后退了半步。
      
      冰冻小组的人走过来,对魔性的音乐充耳不闻,只一个劲地看着这唯一的活人,恨不得把他装进保险箱里。
      组长下意识想摸摸他的头,又怕自己的手没洗干净,便收了回去,哑声道:“吃饭了吗?”
      
      姜辰道:“正要吃。”
      
      组长点头:“去吧,多……多吃点。”
      
      姜辰打量着他们这个似曾相识的状态,猜测可能又死了一个人。
      
      他突然就觉得非不是个事了。
      哪怕这辈子的运气真的都在冰冻上用没了,也是他赚,至少他还活着。
      想通这一点,他的情绪立刻就稳定了,中午多吃了半碗饭。
      
      游戏里,封印师说完挂机,便当真坐着不动了。
      
      看门大爷的酒壶碎了,抹把泪,重新爬上屋顶坐在刚刚的位置,终于给了反应,哽咽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方景行没人陪玩,兴趣减了一大半。
      他十分温柔体贴:“没事,你接着哭也没关系。”
      
      但护卫被那一脚踹冷静了,开始絮絮叨叨说起陈年旧事。
      
      如意的成员仍在骚动。
      他们深深地觉得那鬼畜味和他们帮会的气场很合,问道:“牛批了阿逸,这大佬怎么拉进来的?”
      
      逸心人很谦虚:“都是缘分。”
      
      成员对着屋顶上的暗冥师抬抬下巴:“这位什么脾气?”
      
      逸心人道:“看着是个好人。”
      
      成员道:“看着?”
      
      逸心人道:“大部分情况下,他的脾气都挺好的,只要不故意惹他就没事。”
      他看着手下这一群奇葩和咸鱼,语重心长教育道,“所以好好活着别犯-贱,真惹毛他,你们就等死吧。”
      
      成员还是信他的,齐齐点头。
      
      逸心人再次看向屋顶,见护卫说完事便一脸沉痛地走了,说道:“这钱花得亏。”
      
      成员道:“啊?”
      
      逸心人道:“你们想想,以后这个隐藏剧情的攻略传开,每个打的人都得来咱们门口找他,他天天得哭好几顿,哪有时间看门?”
      
      “……”成员道,“也是啊!”
      
      逸心人思考着是等他们帮会的人打完这个剧情就解雇他,还是将来收点过路费,见好友没下来,便也上去了,看一眼那边的封印师,问道:“他真挂机呢?”
      
      方景行笑道:“真的,到他每天下线的点了。”
      
      说来也奇怪,这小子明明不是个肯乖乖听话的主,怎么每天的作息这么规律?
      而且晚上九点半就下线,据说十点准时上床睡觉,现在的年轻人有几个会这么早睡的?
      
      逸心人道:“你这小朋友挺有意思。”
      
      方景行笑着“嗯”了声,问道:“我让你打听的事怎么样了?”
      
      逸心人道:“问了一圈,受邀请的人基本都是内测第一天就进了,没有符合条件的。”
      他舒展双腿,手撑在身后,“咱们能打听的都没有,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不是正式名单上的,是通过关系要的内测号。”
      
      方景行点头,突然想起一件事,摸摸下巴,“我记得承颜也弄了一个内测号。”
      
      逸心人道:“嗯,他不是有事没玩吗?”
      
      方景行道:“他说送人了。”
      
      当时他听了一句,没有细问。
      现在既然得知封印师的内测号大概率是通过关系得来的,他不妨碍多问两句,便给谢承颜发了消息。
      
      方景行:你那个内测号送给谁了?
      
      谢承颜正在吃饭,回得很及时:不知道,我妈说她朋友想玩,就拿走了。
      
      方景行:什么时候送的?
      
      谢承颜:在国外和你分开没多久就送了。
      
      方景行顿时心头一跳。
      那恰好是他要回国的时间点。
      那时他回国进了内测,那时……封印师也才刚玩。
      
      巧合?
      不,那小子明明不追星,却会听谢承颜的劝,轻易原谅了他。
      而他当时确认谢承颜身份的切入点,正好是姜诗兰,内测号也是姜诗兰拿走的。
      
      方景行突然发现找了这么一大圈,搞不好人就在身边。
      他快速回复:设备拿回来后,你看过里面的账号吗?
      
      谢承颜:没有。
      
      方景行:现在看,让你妈帮你看。
      
      谢承颜:我绑定了虹膜,她打不开。
      
      方景行:……
      
      谢承颜:怎么?
      
      方景行:我怀疑那封印师的内测号就是你送的。
      
      谢承颜:!!!???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大家的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