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修仙

作者:绮里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章、筑基师叔

      第七章、筑基师叔
      
      -
      
      背上忽然贴上一只手掌。
      
      充斥在全身经络间的大量天地灵气仿佛找到了宣泄的出口,沿着掌心与脊柱骨珠相贴的地方狂泻而出。
      
      布道堂大殿中,天地灵气聚集、旋转形成的漏斗已经在片刻之前缓缓消散,那灵气结成的巨茧,也在钟斯年忽然起身走过去之后,慢慢地淡薄、融解了。
      
      乳白色的雾气消散,露出入定之人双眸闭合的面庞。
      
      放出神识探测此人修为的修士,不由得面露惊色,旋又犹疑起来。
      
      此女在雾气散去的那一瞬,竟显出炼气四、五重的修为,而后气势一路缓缓回落,在二、三重之间渐渐稳定下来。
      
      炼气期分为九重,每三重又划分一个阶段,资质普通的修士,即使拥有门派的基础资源,往往也要花费四、五年的光景,才能达到炼气三重的初阶圆满境,向着四重的瓶颈突破。
      
      此女一次顿悟,就省去了数年的苦修。
      
      而虽然元气灌体带来的境界并没有稳固住,一路跌落下来,但曾经触摸/到那个境界,将来突破瓶颈,必定也比旁人容易许多。
      
      旁观之人都是炼气境界,在道途上煎熬年月不等,这时都不由得沉默,各自心中的念头无人得知。
      
      一声极力压抑的低喊骤然打破了寂静:“是你?!”
      
      众人循声望去,那先时曾夺得关注的绿裙少女咬紧了牙,正满脸不可置信地望着露出身形的少女。
      
      温雪意徐徐地睁开了眼。
      
      她没有理会郑品蓉的惊叫,转头望向身后,对上钟斯年疏淡平静的眼眸。
      
      温雪意起身微微退了一步,屈膝宁声道:“多谢钟师叔护法。”
      
      钟斯年不以为意地颔首,并未多说,便返身走回了讲坛。
      
      殿中修士们心中再多思量,也随着重新开始的淡淡讲法之声,而平息了下去。
      
      到授课结束的檀板响起,黑衣剑修并未停留,身影就消失在后殿门户的遮掩间。
      
      那些若有若无的打量,温雪意只做不知,低调地随着众人走出布道堂大殿。
      
      身边一阵脚步声响,绿裙少女快步追了上来。
      
      “雪意。”郑品蓉盯着她,嘴角挂笑,眼神却带着掩饰不去的审视:“你不是只有三灵根吗?”
      
      温雪意淡淡道:“郑师姐也看到测灵台上的结果了。”
      
      郑品蓉顿了顿,又似乎试探似地,道:“那你方才怎么会突然……”
      
      温雪意迎上她的目光,似笑非笑地道:“我只是听钟师叔讲法,心有所感。”
      
      旁边经过的许多人有意无意地放慢了脚步,竖着耳朵听着两人之间的对话。
      
      温雪意察觉到这一点,故意稍稍放重了声音,道:“钟师叔道通天人,其中真秘,我才疏学浅,并不能多加揣摩。”
      
      天地灵气灌体、顿悟,都属于可遇不可求的“机缘”,即使是温雪意也措手不及。
      
      她如今只是个外门炼气弟子,一无靠山依仗,二无自保之力,在布道堂众目睽睽之下,造成这么大的响动,竟不知是福是祸,实在非她所愿。
      
      纵是推到钟斯年的身上,有心之人也未必会相信。
      
      温雪意打定了主意,要尽快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另一方面,既然郑品蓉送上门来,不拿她再遮掩一回,简直对不起这位郑小姐的苦心。
      
      她微笑道:“倒是郑师姐,全凭一己之力,就能引动金属性的天地灵气波动,将来必定道途通达,不可限量。”
      
      郑品蓉抿了抿嘴,虽然仍旧有些半信半疑,嘴角却不由得露出自矜的笑意,看了她一眼,又道:“我会给我大哥写信的,到时候,大哥或许会来看我。”
      
      她加重了语气,大声道:“别忘了,你可是我大哥的人。”
      
      见温雪意只是沉默,郑品蓉又哼了一声,拂袖扬长而去了。
      
      温雪意一路回到自己的院落,这一次没有人再来绊脚,也没有人尾随。
      
      她闭上院门,立刻放出神识笼罩了整座院落,方在静室中盘膝坐下,开启了内视。
      
      她这次引动的灵气数目太过庞大,远远超过了炼气弟子所能承受的范畴,在当时浑噩沉寂之中,大衍心经已经自发运转到了极致,绝大多数转化的元气,都被丹田中的小树苗鲸吞海吸掉了,余下的极小部分留在她的经脉里,就堵塞到滞胀难以承受的地步。
      
      幸而钟斯年不知为何察觉到了她的处境,替她吸纳了那一部分灵力,解除了将欲爆体的危机。
      
      温雪意沉吟。
      
      她隐隐有种感觉,今日这般声势惊人的元气异动,多半与那株神秘的小苗脱不开干系。
      
      内视之中,通体碧翠的小树苗静静悬浮在丹田虚空之中,吸收了那么多天地元气,它似乎也长高了一点点,这变化极其微细,若不是温雪意将之视为头等要事,分厘都记得清楚,恐怕也难以察觉。
      
      水、火两道灵根则散漫飘拂游弋着,暂时没有再被小苗吸纳、吞噬了。
      
      周身经络之中,有丝丝缕缕的白色灵气旋转、游动,回归到丹田,完成一个周天,似乎就变得更厚实了一点,如此循环着生生不息。
      
      她闭目入定,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心中一动,起身向静室外走去。
      
      院门口的禁制被触动,泛起柔和光泽,伴随着一声清脆的问候:“温师妹在家吗?朱师叔请你去见她。”
      
      站在门口的是一名妙龄的蓝衣女弟子,一双眼骨碌碌转动着,看着温雪意的目光有些好奇。
      
      温雪意只若不觉,只整了整襟袖,便温声应道:“多谢师姐相告,那便叨扰师叔了。”
      
      蓝衣女弟子咯咯一笑,挥手打出一道银梭,带着温雪意踏了上去,注意到温雪意的视线,解释道:“这是门中法器殿炼制的低阶飞梭法器,品质不如百锻堂的飞梭,但价格也低廉很多,我们这些低阶弟子,都会买一个代步用。”
      
      百锻堂是赤岩国另一个大修仙宗门,门中以炼器之道立身,所产出的法器、法宝等,往往被其他门派的修士所追捧。
      
      见温雪意似有意动,那女弟子又笑吟吟地向她介绍了一番,温雪意在听到“只卖三枚下品灵石”的时候,就笑着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买不起,买不起。
      
      地火峰的筑基弟子住在距离峰顶更近的地方,在路上,温雪意从蓝衣女弟子口中得知这位师叔名叫朱珠,晋阶筑基已经五年有余,因为原本就是地火峰的内门弟子,晋阶之后,就接受了统领峰上外门女弟子的事务。
      
      朱师叔在见到温雪意的第一眼,就有些诧异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
      
      她道:“我刚回山就听说温师侄初次聆道,便有幸顿悟,没想到你果然已经到了炼气三重。”
      
      不待温雪意谦辞,她话音一转,已道:“如此一来,倒有些不巧了。本峰杂役殿中刚刚发布一道委任,要调遣炼气三重境的弟子,前往世俗界扈州,各大修仙家族,勘察族中是否有被魔气侵蚀的成员。”
      
      炼气三重是一道坎,卡在这个阶段的弟子,除了苦修之外,入世修行也是心境历练、助力突破的一条大道。
      
      因为温雪意这一批弟子在入门拜师之时,就出了邪魔潜入的意外,门中会发布这样的命令,温雪意并不觉吃惊。
      
      倒是任务的目标,她原是被上清山仙使从扈州郑氏族中带上山的,此刻倒让她微微一顿。
      
      她道:“禀师叔,弟子对门中事务了解不多,还请师叔不吝赐教。”
      
      朱珠师叔皱了皱眉,似也有些犹豫,道:“按理说你是刚入门的新弟子,这些事原本轮不到你,但这道委任是门中统一发布的,你符合条件,又没有职司在身,必定不能不去。”
      
      “好在这件事是半月之后出发,有这半个月的时间,你可以先做些准备,去功法殿学几道功法,也可以在交易殿买些丹药、符箓护身。”
      
      “可惜丹师伯昨日又重新开了一炉丹,这半个月也赶不上他出关了,否则,你是丹师伯带回来的弟子,他给你随意指派个任务,你也不必去了。”
      
      朱珠之言都是好意,温雪意诚挚地道了声谢。
      
      朱珠就又看了她一眼,忽而笑了笑,道:“师侄福缘深厚,这次的任务也并不艰难,你只要听从带队师叔的安排,就不会有什么意外。”
      
      她挥了挥手,桌上忽然出现一只储物袋,被推到了温雪意面前:“你刚刚入门,身上恐怕没有什么钱财,这三十枚下品灵石,就当是我先借给你的。”
      
      对于普通的炼气低阶弟子来说,三十枚下品灵石,称得上一笔巨款了。筑基修士身家丰厚许多,倒显得轻描淡写。
      
      这位朱师叔,或许只是听闻她顿悟之事,在她身上做一笔投资,但论迹不论心,这样的恩义,温雪意还是承纳的。
      
      她也不觉得将来会还不起这份情,起身敛衽向朱珠行了个礼,道:“师叔关照之恩,雪意必不敢忘。”
      
      朱珠满意地笑了笑,又与她说了些话,才仍旧使那名蓝衣女弟子送她出来。
      
      目送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朱珠忽然抬手从半空中一抓,一只纸鹤显出踪迹。
      
      她捏着纸鹤的翅膀,淡笑道:“钱我已经帮你给了,你余师兄什么时候也学侯经义,注意起这些新入门的女弟子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27 19:00:37~2020-06-29 11:52:3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燃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岁游 10瓶;荻野鹅鹅子 8瓶;FG 5瓶;宾语赋格、琅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不如修仙
    高岭之花气运之子剑修大佬×满级重修温柔厌世小姐姐,暗恋×明恋,从太上忘情到情之所钟



    一枝春
    阴鸷深沉翻云覆雨大反派×疏朗柔善自以为凶大小姐,人间无所有,赠尔一枝春。



    见龙[西幻]
    野蛮兽人领主的天价小娇妻,升级打怪基建经营谈恋爱~



    太子妃起居录(重生)
    已完结古言甜宠,重生软妹太子妃×外骄内宠皇太子,半世君恩如海,两生美人如玉。



    卿卿难为(反穿书)
    某点大仲马男主×某江甜宠文女主,都是假的,一个青梅竹马互撩而不自知的故事



    余欢
    后来知道你重于苍生胸怀天下大男主×外柔内刚敢爱敢忘小美人,1V1HE,追妻火葬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