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修仙

作者:绮里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章、意外变故

      第二章、意外变故
      
      -
      
      一众新入门的弟子被执事长老引着,鱼贯走进了大殿。
      
      甫一进门,就觉得有种巍峨森严的气象扑面而来,将大胆窥看的人压得重新低下头去。
      
      温雪意站在行列边缘,忽而心有所感,蓦地回头看去,人群之中却寂寂无声,人人都垂首肃立,那落在背上的、若有若无的视线就这样消失了。
      
      她不由自主地蹙了蹙眉。
      
      执事长老向座中的掌门、长老们行礼,道:“今年各家推荐来的弟子们,已俱在此处,计一百三十七人,其中有七分单灵根一人,六分双灵根三人……”
      
      他嗓音洪亮,满殿人声寂寂,众人都认真地听着。
      
      虽然这些新弟子都尚未踏上仙途,大道凶险,将来能有几人有所成就也未可知,但新弟子是宗门传承的基石,每个宗门都十分的重视。
      
      而新弟子中的招收途径,有宗门内部自然繁衍而来的,或是每隔十年,赤岩国五大宗门都会派出仙使,在势力范围内遴选有灵根、有仙缘的孩童,也有一些是在山门外的试炼场上,定期招收通过试炼、心性坚定之人。
      
      如温雪意这一批,就属于第二种情况。
      
      执事长老禀报完毕,主位上白肤长眉、青年模样的男子就对着阶下的一众少年抬了抬手,开口温言安抚了几句,驱散了殿中沉凝的气氛。
      
      温雪意却再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侧后方的怪异视线。
      
      她微微抬眼,看到郑品蓉和柳惊鸿一样,都站在人群的最前端。
      
      当初这些弟子里,似乎并没有谁认得她……很多人一直到最后,都不曾再与她碰过面……
      
      那视线直勾勾的,因为温雪意灵识虽然受损严重,但依旧胜过寻常修士,才能感受到那压抑得极深极深的、饥饿般的情绪。
      
      她脊背一僵,微微绷直了,那视线就像是被烫着了似的,猛地缩了回去。
      
      温雪意不动声色地缓慢放开了自己的神识,虽然身形未动,念头却在人群中一寸寸扫过去。
      
      上首的执事长老得到掌门的示意,开始唱念名字唤人上前:“郑品蓉。”
      
      绿裙少女嘴角高翘,志得意满地拂了拂裙角,越众走上前……一旁的锦衣公子看着她,似乎也在替她高兴,轻轻地笑着……人群中有人嫉妒,有人羡慕,有人纯粹赞叹,有人漠不关心……似乎每一个人都很正常,无从寻觅那怪异视线的主人。
      
      温雪意心中凛然生出警兆,连当下就有内峰长老将郑品蓉收入门墙,引来一阵歆羡恭贺,也无暇分神去关心了。
      
      前面几名上品、中上品的弟子,拜师都十分顺利,偶尔有停滞,也是几位长老看中了同一个弟子,引发一点小小的争执,又在掌门的调停下很快分出结果。
      
      温雪意的神识又在人群中逡巡了片刻,那道窥视的目光却好像被打草惊了蛇,再也没有露出端倪。
      
      执事长老已经叫到了她的名字。
      
      叫到中品中阶时,就已少有新的内门出现,排在温雪意前面的几个人,都在一阵冷场之后被人勉强收做了外门弟子。
      
      温雪意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将注意力从那无名窥视者身上暂时移开,笼回了眼下的境况。
      
      中下品,三灵根。
      
      修真之人逆天而行,天赋、努力与机缘缺一不可。
      
      虽然执事长老当时安慰她“未必筑基无望”,但中下品资质的普通修士,没有海量资源的填补,能够成功筑基,仙途也就算走到了头,成就金丹则是想也不要想了。
      
      修真者实力每提升一个阶段,就会遇到一次大的瓶颈,渡过之后,不但寿命大大延长,体内的灵气也会发生质的改变。
      
      千万年来的前辈大能们,总结出了其中的变化规律,将修真的境界做了划分和命名:初入仙途,从炼气始,其后筑基、金丹、元婴,而后成就化神。
      
      将温雪意逼入绝境、莫名于此刻醒来的那场煌煌玄雷,就是化神期的雷劫。
      
      传言化神之上,还有合体、大乘之境,其后更有渡劫境,渡过九天雷劫,始可飞升仙界……
      
      天元修真界,已经有六千余年,没有听过有人成功飞升的消息了。
      
      温雪意敛眸。
      
      ——作为一个连炼气期都还不是的仙门新弟子,这些事离她已经太过遥远。
      
      她脚步徐徐,从人群边排众而出,稳稳走上前去。
      
      身后骤然激起一阵风声。
      
      身前石阶之上、唯一一张空置的座椅后,忽然响起一声“呛啷”龙吟。
      
      黑衣少年看了过来。
      
      殿中并不阴晦,但他站在那里,周遭就似乎多了几分沉郁,而他目光如沁冰雪,温雪意不受控制地与他对视,看着他探手平平指来,指尖韧而修长,却似有无形锋芒迸射而出。
      
      匹练般的雪白光华,从幽邃寂静的殿堂深处掠起,电光石火,在温雪意尚未来得及转头的时候,那道剑芒已然擦着她的鬓梢,向她身后蓦地斩下。
      
      “嗬、啊——”
      
      嘶哑的低吼声近在咫尺,温雪意只觉得耳后泛起一阵冷风,一股浊臭伴着血腥气肆意蔓延开来。
      
      她屏息回头。
      
      一名身材微胖的少年扑跪在她身后,手臂还保持着探向她的姿势,与她距离已经不足半尺,面上凝固的表情狰狞可怖,嘴巴大张着,腥臭的涎水从他口角流下来。
      
      锋锐无匹的剑芒掠过他的颈项,失去了头颅的身躯凝滞了片刻,摇摇仆倒在地上。
      
      身形也随之变化,变得矮小粗/壮,脖颈、肩手裸/露在外面的部位都生出密密麻麻的黑色短毛,腥臭之气从飞速溃烂的皮肤底下沁散出来。
      
      “啊!”旁边有人短促地惊叫了一声,醒过神来捂住了嘴巴。
      
      这变故兔起鹘落,生于刹那之间,以至于周围这些新弟子们到此时才反应过来。
      
      眼见这样惊吓又恶心的一幕,有人已忍不住俯身干呕起来。
      
      温雪意垂眸定定地看着,指尖微微颤抖,却不是因为这样的惨烈境况,而是因为——
      
      坐在上首的上清山掌门猛然站起了身,道:“大胆邪魔!”
      
      他青年面貌,白/皙俊秀,模样像个世俗书生,到此时全身气势毫不遮掩地释放出来,方彰显出大修士不容直视的恐怖威严。
      
      在这样的气势之下,堂前这些普通少年不由得难以承受,纷纷觳觫不已。
      
      温雪意却如梦初醒,心下止不住生出疑虑。
      
      这情景她并不陌生,从前,她也不止一次见过、亲手处理过——被邪魔寄生之人,一旦身死,尸骸就会生出类似的异变。
      
      能够役使邪魔的天魔族,是天元修士的生死大敌。
      
      ——可是这一幕,上一次并没有发生过!
      
      这个小胖子少年,她记忆深处还有一点淡淡的印象,他那时分明成功加入了上清山,几年后她还曾经见过对方……
      
      藏得那么深、那么好,又为什么会突然暴起伤人?
      
      结合她之前屡次感受到的、如芒在背的、饥饿般的注视……是她引起对方失控的?
      
      温雪意心念电转,却一时难以将整件事想清楚。
      
      她不由自主地侧过头,目光掠过上首那张空椅子,掠过座椅之后玄黑色的、不泛一丝光泽的襟袖。
      
      她像是烫着了似的,蓦地低下了头。
      
      她没有看见黑衣的少年目光沉然地落在她的发顶,又在片刻之后淡淡地挪开了。
      
      钟斯年开口,沉静地道:“此魔已然就戮,掌门师叔息怒。”
      
      他声音沉冽,含/着淡淡的萧杀之气,尾音顿挫之间,都让温雪意心头随之颤抖。
      
      她掩在袖底的手悄悄捏紧了,垂头看着尸骸之上那道剑光盘旋一周,将点点逸散出来的黑气绞得粉碎,方才一卷而收,掠回殿宇深处。
      
      辛掌门阖目徐徐叹了口气,道:“钟师侄说的是。”
      
      他说话之间,周身气势已然一收,重新变得和煦起来,那种让人喘不上气的压迫感也随之散去了。
      
      旁边座上有人随意拂袖,一道灵光将地上的尸骸摄起。
      
      辛掌门温声道:“继续吧。”
      
      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
      
      温雪意心念微动,察觉有道灵识温和如水,在人群之中缓缓滑过,像是安抚,也像是无形的查探。
      
      她心下微安,沉静地踏前一步。
      
      一旁的执事长老捧着记录簿,念诵她的姓名、出身和资质。
      
      座上几位长老一时都没有说话。
      
      温雪意已预见这个结果,并不算太失落。
      
      她姿态沉静,坐在主位以神识查探众人情形的辛掌门看在眼中,不由得在心里点了点头,见一众长老都默不出声,轻咳一声,就要开口。
      
      一旁却有个苍老的声音懒洋洋地开了口:“女娃娃心性倒是不错。”
      
      这声音从选徒开始还没有说过话,此刻一出声,才把众人的视线引了过去。
      
      右手边第三张椅子上,一个须发皆白、面色红/润的老者睁开了眼,好像刚刚睡醒似的,神态还有些惺忪。
      
      辛掌门面色肃然,叫了声“丹师兄”。
      
      新入门的弟子们虽然不认识这人是谁,但在前面的只言片语中,也听出殿中这七张座椅上,坐的是上清山内门七峰的掌门、主事长老。
      
      要知道这一百多个人里,得到身为一峰主事青眼的,不足十人,其中只有上品中阶资质的郑品蓉,被主事长老收为内门弟子,余下像中品上阶这样,在普通长老名下可以做个内门的,被主事长老看中了收作记名弟子,还觉得欢喜不已。
      
      尤其是出言的这位长老,方才一个人都没有选,似乎十分挑剔,更让人忍不住想知道温雪意究竟哪里引起了他的注意。
      
      暗地里各式各样的目光瞬间汇集到温雪意的背上,几乎要把她盯出个窟窿来。
      
      这其中又以郑品蓉的视线最为灼烈,像藏了刀子似的扎在她身上。
      
      那老者却不紧不慢地捻了捻胡子,慢吞吞地道:“正好老夫那里还缺看炉的杂役童子,这女娃娃有木火灵根,性子又稳得住,倒是很适合。”
      
      杂役童子!
      
      这样的身份,听起来连外门也不如。
      
      那些羡慕、嫉妒的注视,在老者说完话之后散去了大半。
      
      或许还有人觉得,能留在内峰,即使做杂役童子,也比发配到外峰,有更多的出头机会,但他们也没有再盯着温雪意,而是埋下头各自转起自己的念头来。
      
      温雪意只怔了一瞬,就听到辛掌门温声问道:“你可愿跟随丹长老修行?”
      
      她应道:“雪意愿意。”
      
      少女态度落落大方,辛掌门满意地颔首,心中不知为何,忽而有些遗憾似的。
      
      温雪意心中同样感慨万千。
      
      上一回,她是掌门辛永良的真传弟子,一向师徒相得,这一次,她资质莫名跌落,虽然清楚自己再入主峰的机会渺茫,心里也不是不遗憾的。
      
      而这一次她的挂名师父,辛掌门口中的“丹长老”,是上清山内七峰之一“地火峰”的主事长老,道号丹明子。
      
      丹明子不但在上清山地位超然,更是在赤岩国都颇有盛名的炼丹大师。修士对丹药的渴求如鱼渴水,一位炼丹大师足以使同道趋之若鹜,门中有数位散修出身、战力超卓的供奉长老,都是因为丹明子所炼丹药才加入本门的。
      
      赤岩国五大宗门之间,位居第一第二的上清山和逍遥宗实力相差不大,几名高端战力足以左右平衡的局势了。
      
      上一世,她追随钟斯年的脚步,走的是剑修的路子,每次与这位丹长老相遇,都要听到对方的叹息和劝说,仿佛认定了她是学炼丹术的好苗子,总想劝她“改邪归正”似的。
      
      最初她总是一笑置之,后来发生了一件意外之后,她终于沉下心来,想要修习炼丹之道,丹长老却寿数将竭,很快就羽化了。
      
      那时候她已晋元婴境,仗着神识强大、法力浑厚,胆子也大得很,拿着丹长老留给她的手札,倒真的有模有样地炼了几炉丹出来。
      
      这一回兜兜转转,她竟拜入了对方的门下,不知道这一次,丹长老还会不会觉得她有炼丹的天赋……或者后悔今日收下她?
      
      温雪意嘴角微微一翘。
      
      拜师、收徒的仪式还没有结束,丹明子却似乎没有再听下去的兴致,就站起身来,一面向温雪意招了招手,一面道:“炉里还烧着丹,辛小子,这女娃娃老夫就先带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是我一直想写的修仙啦,就是很正统很古早的那种,不知道会有多少宝贝喜欢2333希望可以和大家共同度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就当是重温旧梦吧ヽ(°▽°)ノ
    ——
    感谢在2020-06-23 03:30:47~2020-06-24 02:20:0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藥 6瓶;奂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不如修仙
    高岭之花气运之子剑修大佬×满级重修温柔厌世小姐姐,暗恋×明恋,从太上忘情到情之所钟



    一枝春
    阴鸷深沉翻云覆雨大反派×疏朗柔善自以为凶大小姐,人间无所有,赠尔一枝春。



    见龙[西幻]
    野蛮兽人领主的天价小娇妻,升级打怪基建经营谈恋爱~



    太子妃起居录(重生)
    已完结古言甜宠,重生软妹太子妃×外骄内宠皇太子,半世君恩如海,两生美人如玉。



    卿卿难为(反穿书)
    某点大仲马男主×某江甜宠文女主,都是假的,一个青梅竹马互撩而不自知的故事



    余欢
    后来知道你重于苍生胸怀天下大男主×外柔内刚敢爱敢忘小美人,1V1HE,追妻火葬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