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修仙

作者:绮里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重入仙门

      第一章、重入仙门
      
      -
      
      “单金灵根,七分四厘,上品中阶。”
      
      空阔恢弘的广场上,随着仙门执事温和带着微微笑意的声音,石碑前的绿裙少女嘴角翘了起来,矜持地拢了拢衣袂,向坐在一旁的执事长老屈膝行礼,目光却有意无意地飘到了一旁。
      
      数十名少年男女正站在那里,屏气凝神,等待着叫到自己的名字。
      
      这些人小的看上去只有五、六岁,最大的也不过十四、五岁模样,此刻虽然气氛肃然,但在听到那少女的检验结果的时候,仍然忍不住泛起一阵低低的骚/动。
      
      “好高的资质,这是哪家的子弟?”
      
      “听名号是郑家……不知道是哪个郑家……”
      
      “听说单灵根的修士能有七分以上的资质,筑基就像喝水一样容易……”
      
      石碑下的绿裙少女虽然听不到这边究竟说着什么,但也能想象得出他们的羡慕,嘴角的笑意还没来得及挑高,目光落在人群中默然静立的青衣少女身上,却像是被兜头浇了盆冷水,脸色不由自主地沉了下去。
      
      “下一个。”
      
      负责检验灵根的仙门执事也听到了人群中的骚/动,板起脸扫去一眼,目光炯然,让众人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温雪意。”
      
      人群之中的青衣少女,在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身形似乎有一瞬停顿,下一刻却脚步平稳地走上前来。
      
      她微微抬着头,露出一张明丽的面庞,长眉杏眼,面色有些隐隐的苍白,目光平静如深湖,绿裙少女对上她的视线,心里不由得泛起一股莫名的忌惮之意来。
      
      温雪意目光在绿裙少女身上一错而过,已经走上了测灵台。
      
      “手放在石板上。”那仙门执事语气和蔼地道:“闭上眼,什么都不用想……”
      
      温雪意浅浅阖目,耳畔还回响着执事温和的话语,短暂地安抚了脑中的刺痛。
      
      她抬手落在石碑下部的白玉板上,冷润的触感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恍惚、久违的熟悉之感,潮水一般涌上她心头来。
      
      这暌隔多年的……改变了她一生的……
      
      三道明净的光华从石碑上腾然亮起。
      
      温雪意有一刹惊愕,几乎是下意识地阖眸内视,识海深处狂乱的风暴却阻隔了她的灵识。
      
      灵识被搅碎,她不由自主地闷/哼一声,额上沁出了一层冷汗。
      
      一旁的执事似乎也叹了口气,低头在卷宗上记录着,淡淡地道:“火灵根二分九厘,水灵根三分整,木灵根四分九厘,中品下阶。”
      
      他抬起头来,看了温雪意一眼,见少女仍旧怔怔立在原地,面色因为苍白而显出几分脆弱,以为她是接受不了与前一个人之间的落差,温言道:“上品灵根可遇不可求,中品资质努力修行,也未必不能成就筑基。”
      
      温雪意很快回过神来。
      
      她对上那执事长老带着善意的目光,垂首浅笑道了声谢,一旁却传来少女娇俏的呼唤声。
      
      “雪意。”
      
      绿裙少女笑眼弯弯,眼底却有几分说不出的讥诮之意:“当初在家里的时候,陈长老摸你的骨脉,可说你是上品的水火双灵根呢。”
      
      她声音压得低低的,近乎耳语,但坐在一旁的执事长老仍旧将目光投了过来,眉梢似乎微微一皱。
      
      修士耳目聪敏,这样细微的声音也难以逃过对方的耳朵。
      
      温雪意淡淡地看了绿裙少女一眼,却没有说话。
      
      一刻钟之前她还在九天劫雷之下苦苦挣扎,一睁眼却回到熟悉又陌生的旧日师门,回到十几岁还没有正式踏上仙途的时候……少女那点尖锐而浅薄的恶意,比起此刻神魂易位、识海里翻天覆地的疼痛,就如海啸里的一滴水,激不起一点风浪。
      
      绿裙少女心头一凛,不轻不重地哼了一声。
      
      测灵台的另一边同样聚集了一群少年男女,是比她们二人更早测过灵根的,此刻都等候在这里,见两人过来,纷纷颔首致意。
      
      单金灵根七分四厘的结果,这些人当然也听得清楚,看着绿裙少女的视线都带上了些羡慕、忌惮的神色。
      
      被人群拥簇在中间的是个锦衣公子,折扇轻摇,颇有些浊世风流的味道,嘴角轻挑,笑吟吟地道:“郑师妹,温师妹,许久不见。”
      
      他语气熟络,温雪意看了他一眼,只觉得有些面善,绿裙少女却轻嗔了一声,仿佛有些恼、又有些欢喜似的,叫了声“柳大哥”,侧身仿佛不经意般将温雪意的身形遮住了。
      
      她这样的举动,和她口中的称呼,让温雪意在恍惚之间,确实想起一位暌违多年的故人——长生大道上的点头之交,早已湮没在记忆深处,如非此刻重新提及,早就难以记起了。
      
      那锦衣公子似乎没有看出绿裙少女的用意,抑或是并不以为意,只轻笑着同她说话:“还没有恭喜郑师妹,听说上清山近百年来,师妹还是第二个单灵根七分以上的天才人物。”
      
      绿裙少女眼波一转,掩口笑道:“不知道第一个是哪位前辈?”
      
      此言一出,锦衣公子不由得微微一顿,目光下意识地一抬。
      
      温雪意神思稍一恍惚,某种极力克制的心绪失去了压制,不由自主地侧头看向广场上端——那里矗立着一座恢宏殿堂,七把高大的座椅雁翅排列,端坐着几位面相或年轻俊美、或鹤发童颜的修士,只有其中一张座椅是空的。
      
      而就在那把空着的座椅后,殿宇飞檐淡薄的阴影里,立着一道黑衣挺拔的少年身影,他似微微地阖着眼,怀中抱了柄剑,高空的风寂寂吹过檐下的铁马,吹动那剑柄上玄色的流苏,而那人衣角却不曾稍有摇动,整个人就如一柄凌厉至极的剑,束于无形的剑鞘,静静地立在那里。
      
      绿裙少女也跟着看了一眼——距离太过遥远,她只能依稀地看到一个轮廓,但看着锦衣公子颇有些忌惮的模样,不由得兴致勃勃地盯着那边打量,一面道:“他是谁?”
      
      锦衣公子低咳一声,压低了声音道:“那是东明峰宋长老的亲传弟子,听说入门不足十年,如今已经是筑基中期的师叔了……”
      
      似乎感应到遥远的窥视,那黑衣少年忽而微一睁眼,视线漠然投来。
      
      一旁的锦衣公子闷/哼了一声,低头避了开去,似乎只是被看了一眼,就受了伤。
      
      淡漠而冰冷的注视在青衣少女面庞上停留了片刻,视线的主人就重新敛起了眼。
      
      温雪意心中那些飘忽在识海深处的、因为时空和际遇错乱而难以安置的心绪,只在这片刻一眼,就蓦然压抑下来。
      
      取而代之的,却是被那道身影和名字勾起的万丈狂澜。
      
      ——那是上清山的天之骄子,惊才绝艳、一剑封天,名震修真界的剑尊钟斯年。
      
      ——是在古域与天魔圣祖同归于尽,引动天地同悲的昆仑砥柱钟斯年。
      
      ——也是她的、她的……
      
      温雪意脚下有些踉跄,不由自主地抬手掩住了脸。
      
      如果说睁开眼看到少年初入仙门时的情景,她还能以为自己陷入了心魔幻境。
      
      而她迟迟不敢去寻找的,那道本已神魂俱灭、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的身影,此刻就这样出现在那里。
      
      那是心魔所不能构建的影像。
      
      那是一个活生生的……真实的……
      
      所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回到最初拜入仙门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灵根测量的结果与她曾经经历过的有巨大的差异……
      
      但这一切都不是梦,也不是幻境,同样是……真实的。
      
      她掩着眉眼,感觉到从眼睫到掌心的潮润之意。
      
      身边忽然传来一声关切的呼唤:“温师妹身体不适么?”
      
      温雪意侧过头,对上一双闪烁的、温和的眼眸。
      
      是那位姓柳的锦衣公子,在他身边,绿裙少女跟着看过来,神色间有些说不出的恼妒。
      
      温雪意缓缓地吁了口气,对二人笑了笑。
      
      压制着心底不期然翻滚的念头,温雪意浅浅笑道:“多谢柳师兄关切,我没有什么大碍。”
      
      她从记忆深处拖出一个名字来,对上了它的主人、眼前这个锦衣少年——他是赤岩国修真家族柳氏的嫡子,柳惊鸿,出身矜贵,资质出众,是入门就直接被收为亲传弟子的几人之一。
      
      上一次,她和柳惊鸿的交集并不多,只听说他为人温柔风流,引得许多女修趋之若鹜,也有人拿他和钟斯年对比,说这两个人一冷一热,是两个极端。
      
      不过这类言论随着钟斯年修为一路突飞猛进,将众人都远远甩在了身后,而很快就无人提及了。
      
      想到这里,温雪意不由得又看了他一眼,换来一旁绿裙少女一道狠狠的瞪视。
      
      “雪意。”她语气亲昵而熟稔,倾过身来,重新挡在了温雪意和柳惊鸿之间,笑语盈盈地道:“要不然我还是给我大哥写封信,让他向逍遥宗的长老们求个情,把你带在身边吧?”
      
      “毕竟中下的三灵根,在哪个宗门都只能做外门弟子。”
      
      “大哥已经是逍遥宗的内门弟子了,有婚约在,你跟着他名正言顺的,他又一向待你好,肯定能把你照顾得好好的。”
      
      她说着,吐了吐舌头,娇俏地道:“我资质平常,又粗心大意的,万一哪里没有照顾好你,让你有个闪失,到时候都不知道怎么跟大哥交代。”
      
      她声音温软,如乳莺呖呖,但随着她说的话,温雪意明显感觉到柳惊鸿投过来的视线生出几分怪异。
      
      时间过去太久,她几乎也忘了,郑家这位品蓉小姐,也从她母亲郑夫人处言传身教,学来一身说话的本事。
      
      温雪意淡淡地笑了笑,未及开口,一旁神色从怪异重归温柔的柳惊鸿却已率先道:“温师妹既然已经过了上清山的收徒考核,已经大半身子进了师门,岂有在这个时候转投他处的道理,到时候在逍遥宗名不正、言不顺,又平白开罪了上清山的前辈们,殊为不值。”
      
      郑品蓉似乎没想到柳惊鸿会公然驳回她的话,一时间呆住了。
      
      温雪意不动声色地压了压睫,嘴角微微一翘。
      
      郑品蓉留意到她的笑容,心里说不出的恼怒,就要开口说话。
      
      广场边缘却忽然响起钟声,方才负责检测灵根的仙门执事笼袖走了过来,虽然面容温和,却带来无形有质的压迫之感。
      
      众人都不由得屏息凝神,垂手恭敬地站直了身子。
      
      那人扫视一周,微微颔首,道:“随我来吧。”
      
      温雪意知道,这是所有的新入门弟子都测完了灵根,要前去大殿上觐见掌门和各峰峰主,分配各自的去处了。
      
      资质越是出众的,越会被优先推荐给长老们,成为内门弟子、乃至真传弟子,不上不下的那一部分,如果被看中了,能够留在内七峰上,虽然同样是外门弟子,也比被统一分配到外峰,成为最普通的、辗转于各项杂务来换取修炼资源的外门弟子要好一些。
      
      在她曾经历过的那一次入门检测上,她被测出/水火双灵根,一道八分九厘、一道九分整,惊动了掌门辛永良,被直接收为主峰玉清峰的真传弟子。
      
      这一次……
      
      温雪意沉静地走在人群边缘,一面试探着再次开启内视,识海中的风暴已经因为“真实”的确立而平息下来,不会再损伤她自己的灵识,但依旧有一团蒙蒙的光晕笼罩在丹田上,让她难以看清其间灵根的情形。
      
      她从前以水火双灵根修行多年,修为已臻化神之境,如今非但测出了原不曾有过的木灵根,本身两道高达九分的顶级灵根竟跌到只余三分之一,其中的异变想必同这光罩脱不开关系。
      
      柔韧的、带着浅浅绿色的光罩,仿佛蕴含/着无尽的木之生机,看似轻薄,但以温雪意此刻灵魂裹挟的神识之强大,也难以渗透。
      
      广场边缘的大殿已经近在咫尺,温雪意暂时放弃了探进光罩的尝试,转而思索起自己如今的处境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文啦!乡亲们久等了!
      接档预收《仙界第一白月光》求收藏~女主转世成自己的白月光替身,小白花变国色牡丹,戳专栏可见:
      
      东域仙主的爱女、拜月仙宫帝姬燕宛,生了一张在仙界颇有名气的脸。
      
      俊美无俦的仙宫副主,在登天宴上乘醉凝视她面庞,含情桃花目中千言万语:只要你肯回来,便为你逆天又有何妨?
      
      北域无人不知的禁欲仙尊,在向她提亲之时皱起剑眉:她那样温柔可爱,从来不会笑得这般放纵不堪,毫无形象。
      
      极道魔主潜入她宫闱,掐她下颌,神色凉薄而挑剔:掐尖争胜,尖酸刻薄,你怎配顶着这张脸招摇过市?
      
      还有青衣少女含泪扑倒在她鸾驾之前,神色楚楚,铁石心肠亦要折腰:你已经夺去了我的脸和我的人生,请一定要代我照顾好他们……
      
      燕宛扬眉不语,笑得玩味。
      
      ——彼时她出身贫贱,实力低微,为求自保,端得一张温柔解意面庞,见人三分含笑,从不与人结怨,极力挣扎求存……
      在这些大佬眼中,也不过是路边野草,轻易摧折。
      
      怎么千年过去,她就成了这些人天边的白月光、心口的朱砂痣,还有人上赶着认领那段倒霉催的“前尘”了呢?
      
      腻不腻啊?
      
      倒是那个寡言桀骜的男人,走到哪都能遇见他,看她的眼神一天比一天炽烈,却总是引而不发,让她忍不住想看他……
      为她失控的模样。
      
      人美声娇/可盐可甜/日天日地系女主×一剑破万法/人狠话不多/下界飞升大修士男主
      单箭头修罗场,吃回头草的狗男人一个也不要
      女主前世伪装小白花,这一世飞扬跋扈,气运逆天,只想随心做自己
      男主从下界一路飞升而来,奇遇惊人,战力超卓,被女主安排的明明白白~



    不如修仙
    高岭之花气运之子剑修大佬×满级重修温柔厌世小姐姐,暗恋×明恋,从太上忘情到情之所钟



    一枝春
    阴鸷深沉翻云覆雨大反派×疏朗柔善自以为凶大小姐,人间无所有,赠尔一枝春。



    见龙[西幻]
    野蛮兽人领主的天价小娇妻,升级打怪基建经营谈恋爱~



    太子妃起居录(重生)
    已完结古言甜宠,重生软妹太子妃×外骄内宠皇太子,半世君恩如海,两生美人如玉。



    卿卿难为(反穿书)
    某点大仲马男主×某江甜宠文女主,都是假的,一个青梅竹马互撩而不自知的故事



    余欢
    后来知道你重于苍生胸怀天下大男主×外柔内刚敢爱敢忘小美人,1V1HE,追妻火葬场~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