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

作者:总攻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六章

      在凡界的最后一个晚上,姬玉被陆清嘉赶去收拾影月仙宗弟子的法宝。
      她进了密室,将法宝塞进他给的乾坤袋,不情不愿地给他送去。
      
      “你都知道在哪里了,为什么还非要我去拿?”
      走之前,她忍不住问。
      
      陆清嘉低头检查乾坤袋,只有他们两个的时候,他语气有些散漫:“这种事也要我亲自做?”他斜睨了她一眼,凤眼轻挑,眼底似燃着错落的焰火,“如果你死了,我倒是可以亲自去拿。”
      
      姬玉咬了咬唇,转身就要走,陆清嘉不疾不徐道:“去哪?”
      姬玉迈出门槛恨恨道:“回房休息!”
      
      天知道她到现在体力还没回复,之前被凤凰精血折腾得身体更虚弱了,她一个明明快要结丹的修士,现在就跟个凡人一样,老是困倦,充满疲惫。
      
      要下台阶的时候被一道结界挡了回来,姬玉猛地回头,陆清嘉站在门内,负手而立,夜风吹起他额前两侧的长发,姬玉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龙须刘海了吧,真好看啊,太仙了。
      ……等等?想什么呢?
      
      在心里给了自己一巴掌,姬玉指着前方道:“结界打开,我要走了。”
      
      陆清嘉偏了偏头示意道:“进屋。”
      
      姬玉不明就里:“你还有事?”她提了一口气,“还有什么要我做的,一次性说完,别一趟一趟折腾人。”
      
      陆清嘉皱了皱眉,不耐烦道:“我说,让你进屋。”
      他话音刚落,姬玉的脚就不听使唤地进屋了,她愣愣地望向他:“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睡这里。”他冷淡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没放弃逃跑。”
      
      姬玉哑口无言,言灵术让她不受控制地躺到了屋里唯一的床榻上。
      她抓紧了被褥,侧目看他:“我睡这里,那你睡哪里?”
      
      陆清嘉站在屏风后淡淡看着她,明明没有说话,但她完全读懂了他的沉默。
      ——睡觉?那是什么?能吃吗?
      
      也对,这家伙变成一颗蛋的时候都睡了几万年了,肯定早就睡够了。
      
      既然他不来打扰,姬玉也没再抗拒,她真的太累了,逃跑需要精力,她要好好养精蓄锐。
      
      屏风后没了动静,陆清嘉这才缓缓走到了床边。
      他垂眸盯着床上秒睡的姑娘,伸手感知了一下精血的状态,估算出下次发作的时间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次日一早,三人一起离开了姬玉的私宅。
      
      姬玉还有些累,神情恹恹,一副没睡醒的样子。
      
      月长歌走在陆清嘉身后,时不时侧头看她,抛开她对她本能的厌恶和危机感不谈,姬玉的长相真的毫无瑕疵。她今日依旧一身紫色衣裙,但款式明显和昨天不一样了。她好像很累,眉宇间凝着几分倦色和病容,这非但没有影响她的美丽,还显得她越发娇怯脆弱,我见犹怜。
      
      月长歌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短剑,这柄自她出生起就跟着她的短剑救了她无数次,有那么一瞬间,她脑海中划过了她用这把短剑割破姬玉脖子的画面,她浑身一凛,诧异于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想法,有些慌乱地转开了视线,再不敢看姬玉。
      
      上界有规矩,在凡界的时候不可御剑飞行,不可妄动法术,要离开这里,他们需要前往界门,界门距离上京城大概三天的路程,姬玉带陆清嘉来的时候乘了马车,马车豪华舒适,哪怕行进三天也不受罪。可姬玉被陆清嘉带走的时候,就没那个待遇了。
      
      他找来三匹马,姬玉瞪大眼睛看着,她不想说的,但……不管是她还是原主,都不会骑马啊!
      他们是修士,平时外出不是御剑就是乘坐飞行法器,偶尔来凡界,那也是坐马车或者走路,像陆清嘉这样要骑马的固然有,但真的不多。
      
      陆清嘉根本不管姬玉,上了马就走,月长歌倒是会骑马,她少时生长在凡界,父亲就是给富贵人家的马夫,这对她来说小菜一碟。
      
      姬玉看着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调头想跑,一道炙热的气流将她硬生生拦下来,她觉得肚子好疼,捂着腹部蹲了下去。
      
      “想去哪?”陆清嘉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姬玉蹲在那忍痛道:“我不会骑马。”
      
      身后传来马蹄的声音,姬玉勉强回过头,脸色因为忍痛而有些苍白,乌黑的发丝描绘着她线条优美的侧脸,她轻咬着唇,微微颦眉仰望着骑在马上的白衣青年。
      
      陆清嘉看了一眼给她准备的那匹马,街边有不少凡人经过,但他们用了障眼法,路人看见他们都皆是普普通通的一张脸,并不引人注目。
      
      陆清嘉歪头想了想,正要开口,就听月长歌道:“你可以和我共乘一匹。”
      
      陆清嘉望向她,月长歌垂眼道:“师尊不必为难,我带她就好,我很会骑马。”
      
      陆清嘉朝她投去赞赏的眼神,随后轻飘飘睨了姬玉一眼,姬玉看得出来他在警告她。
      她慢吞吞站起来,腹部还是很疼,疼得她腿打颤,只觉得上辈子没有经历过的所有疼痛,都在穿越后这短短几天经历完了。
      
      她步履蹒跚地走到月长歌的马前,月长歌朝她伸出手,她抬起来握住,月长歌感觉她手很热,烫得她躲了一下。
      
      姬玉恹恹道:“怎么了?”
      月长歌喃喃道:“你好烫啊。”
      姬玉一愣,摸了摸自己:“有吗?”
      月长歌微微抿唇,再去碰她的手,温度已经正常了。
      
      方才是她的错觉吗?
      她怔了怔,很快把姬玉拉上了马,她坐在她后面,两人前胸贴后背,姬玉身上的温度就是正常人的体温。
      
      陆清嘉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收回手,淡淡道:“出发吧。”
      
      月长歌不疑有他,立刻跟着他离开。
      姬玉这还是第一次骑马,她怕自己会掉下去,紧紧抱着月长歌,月长歌被她抱得浑身不舒服——她的胸紧挨着她,真的真的太明显了,她一个女孩子都有些面红耳赤了。
      
      还好没让她和师尊一匹马,月长歌心底深处不自觉地想。
      
      傍晚的时候,他们在一座城镇休息,三人作为修士,自然是可以不眠不休的,但马不行。
      
      找了镇上最好的客栈,刚一走进去姬玉就退了出来。
      
      陆清嘉看了她一眼,她别开头不和他对视,很快听见月长歌惊喜道:“蓝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陆清嘉望向客栈内,靠左边里侧的桌边坐了几个身着蜀山蓝白色道袍的男修,其中一个白绸覆眼,手握流云剑,身份特征很明显——蜀山派大弟子,蓝雪风。
      蓝雪风幼年时出了些事,眼睛看不见,也不能像其他修士一样修出神识,所以他是个非常纯粹的瞎子。
      
      陆清嘉并不好奇月长歌认识蓝雪风。
      他走进客栈,察觉姬玉没跟上来,漫不经心道:“认识?”
      
      姬玉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看她这反映,就知道她和蓝雪风之间有什么。
      陆清嘉微微皱眉,凤眸半阖,似是有些不悦。
      
      月长歌回眸看他,正好看见他这个表情,她下意识觉得是因为自己,有些羞赧地解释道:“师尊,这位是蜀山派的蓝大哥,在秘境里他就对弟子多有帮助,后来弟子去找……姬玉,他也帮了不少忙。”
      
      姬玉站在客栈外面,一会看看天,一会看看地,就是不进去。
      
      蓝雪风很小就瞎了,相较于常人,他对气息更敏感一点。
      
      他和月长歌寒暄了几句,很快就感觉到了那个熟悉到让他有些不想回忆的气息。
      
      他站了起来,握着流云剑的手紧了紧,明明眼覆白绸,却准确找到了姬玉的位置。
      
      陆清嘉瞟了他一眼,抬手撤掉障眼法,蜀山弟子们看见他的脸都惊呼起来。
      
      “那是凤翎印记吗?”
      “是,你没看错,那一定是。”
      “不会是假的吧?”
      “这东西怎么可能作伪,普天之下有哪个修士有胆子冒充那位?!”
      
      “是琼华君在此?蜀山派众弟子,参见琼华君。”
      听见师弟们的话,蓝雪风侧了侧头,朝着陆清嘉的方向低声施礼。
      
      陆清嘉没回答,倒是月长歌十分积极地充当介绍人:“蓝大哥,我去找姬玉的时候出了事,被她关在柴房七天七夜,好不容易逃出来,就遇见了琼华君,如果不是他,我可能……”
      
      她没说下去,给人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
      
      站在门口的姬玉听见这话,第一反应不是她在引战,刻意误导蓝雪风误会她要伤害她。
      她想到的时候——月长歌被关了七天七夜?
      她猛地转过身,不可思议地望着陆清嘉,该说不愧是人设逆天的古早文男主吗?她只记得时间很长,但没想到竟然有……七天七夜啊。
      那种荒谬的离谱感,简直了。
      
      这他妈也太强了。
      姬玉望着陆清嘉的眼神难掩敬佩,等陆清嘉看向她,她猛地意识到自己也是其中一员,顿时敬佩不起来了。
      
      她面红耳赤地后退几步,险些撞到经过的马车,车夫惊呼一身,姬玉只慌了一瞬就反应很快地要躲开,她是修士,真要躲开凡界的车马是很容易的,但有人比她反应更快。
      
      一股淡淡的冷木香袭来,姬玉望向将她拉到街边安全位置的人,他蒙眼的白绸尾端随风飘动,墨色的发衬得他肤色越发苍白,他薄唇抿了抿,问:“还好么?”
      
      姬玉:“……”我是好得很,就是感觉男主不太好。
      陆清嘉的眼神实在太炙热了,烧得姬玉混身上难受好像凤凰精血又发作了一样。
      她不自觉挪开几步,靠近了陆清嘉一点,离蓝雪风远远的。
      
      嗯,果然感觉好多了。
      姬玉完全不觉得陆清嘉这是吃醋的表现,她看过书,也见过他的真面目,可以说是天下间除了他自己之外最了解他的人了。他这种经历复杂糟糕的老鸟,黑化之后占有欲是很强的,他固然讨厌她,取了精血就要杀她,对她没有任何怜惜,可她……毕竟是他睡过的人。
      
      凤凰虽然是上古神祇,但也是兽,不是真的人。
      哪怕活了几万年,在陆清嘉的心底深处依然有本能的兽性,他碰过的,不管是人还是东西,不管是生还是死,不管是喜欢还是厌恶,都由他自己决定,别人半点都沾染不得。
      
      抬头的一瞬与面目如画的凤凰对上视线,陆清嘉的脸在夜晚客栈昏黄的光晕下泛着玉色流光,他殷红的唇微微扬起,一双修长深邃轮廓漂亮的丹凤眼里幽火凝绕,那一刹那的对视,让姬玉有种心府动荡,仿佛此生注定会沦陷于那明丽火焰之下的宿命感。
      
      ……打住。
      这可是一个但凡跟人沾边儿的事全都不干的主儿,沦陷在谁那儿,也不能沦陷在他这里。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凤凰: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一闻就没我的贵:)
    姬玉:“小”凤凰是你自封的吗?万年老凤凰,你到底哪里小了?(视线向下
    小凤凰:?我是大是小你不是最清楚吗?七天七夜不足够你有深刻的意识吗?
    (有小可爱想看男主自我攻略,我深刻怀疑你们是不是偷看了我的存稿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