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

作者:总攻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十一章(小修一下)

      姬玉很清楚陆清嘉的鸟嘴里吐不出象牙。
      但她没想到他这么不会说话,又或者说,她没料到他会这么毫无保留。
      
      那件事不该保密吗?
      她可是除了姬无弦之外谁都没说,向姬无弦坦白也是因为瞒不住了。
      他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姬玉望向蓝雪风,果不其然,蓝雪风整个人都呆住了,连唇都微微启着,他握着流云剑的手甚至有些颤抖。
      
      一个剑修的手抖了,就……打击真的挺大吧。
      
      姬玉想了想,如实道:“他说的没错,是有这么回事,如果你介意,就当我之前什么都没问你。”她语气十分认真,“虽然我同琼华君睡过是事实,但我们没有半点感情,今后也不会再有这类接触。我若同你在一起,一定会好好对你,你不介意的话,咱们……”
      
      她话还没说完,蓝雪风就情不自禁地后撤了几步。
      他别开头,声音有些微颤道:“抱歉,我还有事在身,先……先走了。”
      语毕,他头也不回地离开,脚步匆忙,还有些踉跄。
      
      姬玉望着他的背影,半晌没说话。
      突然之间,她手腕被人紧紧抓住,她蹙眉望去,看见了面容如画眉眼沉炽的陆清嘉。
      
      “人都不见了,还看?”他抓着她的手腕抬高了手,她不得不跟着他的力道踮起脚尖,他有些厌恶地问,“他有什么好看的?”
      
      他在这里,她还看蓝雪风做什么?
      那盲眼道士拿什么同他比?
      
      姬玉瞥了他一眼,又看向被掐着的手腕,陆清嘉跟着一看,立刻松开了她。
      
      他挪开了一些,紧锁眉头。
      其实最让他心中介怀的,还是她那句“我们没有半点感情”。
      虽然这对他们如今的关系来讲似乎是句实话,可听她对别的男人那样说,他真的很难不在意。
      
      姬玉揉了揉手腕,扫了他一眼道:“琼华君还是一如既往的言而无信。”
      
      陆清嘉冷冷地瞥她一眼,不说话。
      
      “是你自己说的随便我找人修炼,你现在这又是在做什么?”她看了一眼禁地的方向,“今天是神祭大典,所有人都聚在禁地外等着你赐福,你跑来这里坏我好事做什么?”
      
      “我坏你好事?!”陆清嘉怒极反笑,“我有说错什么话吗?我有命令蓝雪风不准答应你吗?是他自己胆怯逃跑,与我何干?”
      
      “好一个没说错话。”姬玉盯着他快速道,“既然你没说错,不如我们把这些昭告天下好了?趁着神祭典礼这个机会就很好。反正我也从未想过隐瞒蓝雪风,即便你今日没出现我也会把这件事告诉他,只是不会以这样难堪的形势罢了。我能不介意,但神君就不一样了。神君装了这么多年的正人君子,世人若知道你被合欢宗的女修给睡了,不再冰清玉洁了,该有多失望啊。”
      
      陆清嘉后退几步,脊背挺得笔直,修长如玉的手指指着姬玉:“你去说,尽管去说,我若皱一下眉头就算我输。”他放下手屏息片刻,可笑至极道,“姬玉,你竟因为一个蓝雪风如此冒犯我,你当真以为我不会杀你吗?”他眼睛有些红,眼底布满克制与晦暗。
      
      姬玉想起他轻而易举解决了那两个男修的画面,有一秒钟的犹豫。
      但她又想,他对她喊打喊杀都多少次了,哪次也没真的出手,她隐约能感觉到他某些情绪,女人的第六感通常都很玄学,她现在说的这些话,做的这些事,未尝不是一种试探。
      
      他最后这话在她听来,倒有些“你竟然因为一个蓝雪风这样对我”的意思。
      
      “算了。”姬玉慢慢道,“蓝雪风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你不要再干涉我找别人了。”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干涉你!”陆清嘉冷冰冰地纠正。
      
      “好,就算你不是故意来干涉我的。”姬玉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会,忽然道,“其实也不是非找别人不可。”
      
      陆清嘉眉心金红色的凤翎印子由浅变深,一张清美又华贵的脸上浮现出几分迟疑,静静看着她没说话。
      
      姬玉缓缓走到他面前,观察了他一会,低声道:“其实神君若是愿意,我还是很怀念你的身体的。”她偏了偏头,故意笑得暧昧而妖娆,“神君让我觉得……刺激又舒服。”
      
      陆清嘉难掩愕然地望着她。
      他怎么都没想到一个女子,还是当着他的面,竟敢如此口无遮拦。
      他漂亮的丹凤眼紧紧盯着她,看她越靠越近,敏感地推开了她。
      
      姬玉慢慢站稳,撩了撩眼皮瞧他:“神君怎么这副反应?”
      她缓缓睁大眼睛,素手轻掩唇惊奇道:“神君不会当真了吧?”
      她嫣然一笑,笑容那样好看,也那样让人难堪:“这种话都能当真……真可爱。”
      
      五万多年了,从变成一颗凤凰蛋,到涅槃重生成为天下最强,再无人敢像现在这样侮辱陆清嘉。
      
      陆清嘉难堪到了极点,他浑身冒起火焰,姬玉也不躲,就那么看着,想看看他会不会真的动手。
      
      如果他连这样都没动手,那她的猜测也就八.九不离十了。
      
      陆清嘉注视着她,两人四目相对。
      他看着她明媚的双眼,看着她嘴角冷淡的笑,还有那双润泽丰盈的唇。
      
      他闭了闭眼,记忆飘回了凡界那间私宅,龙凤红烛燃尽的时候,他们仍然沉浸在欲念当中。
      最开始他是被药物控制,但后来是因为什么,他也有些不记得了。
      
      若按照凡界的规矩,他们也算是夫妻了吧。
      哪怕是按照凤族的规矩,在有过那些之后她还活得好好的,他们也是板上钉钉的那种关系了。
      
      凤凰的一生身心都只忠于一人,死生不改。
      若父君还活着,早押着他和她成亲了。
      
      他或许真的错了。
      他就不该离开影月仙宗,不该去管那些不相干的人族。
      他应该一直待在禁地,这样就不会遇见姬玉。
      
      他再次望向那个有恃无恐的女人,身上的火焰一点点沉寂下来。
      
      巨大的钟鸣响起,他看了一眼禁地的方向道:“神祭典礼结束之后,你去一趟赤霄海。”
      
      姬玉微微一怔。
      他没对她动手,还突然转移了话题。
      看他的神情,恐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为什么不动手。
      
      赤霄海的事,她心里早就有数了,如今他真的要求她去了,她也不惊讶。
      
      “哦。”她没问为什么,就这么答应了,一个语气词,连半句其他的话都没有。
      
      陆清嘉看了她许久,还是主动解释了几句。
      
      “赤霄海是龙族曾经的栖息地,那里出现了一座秘境,是半龙仙帝令仪君的手笔。想来过不了多久各宗门掌门都会接到消息,他们虽不知秘境真相,却不会放过查探,姬无弦定也会派人前去。到时你跟着去,查查看那条长虫到底想干什么。有任何发现,随时向我禀报。”
      
      姬玉又“哦”了一声,仍旧没有其他话。
      
      陆清嘉盯着她,不离开,但也不继续说下去。
      
      姬玉被看了半晌,好像终于明白了他的意图,一边捋着耳侧碎发,一边不怎么诚恳地赞叹了一句:“各仙宗掌门都还不知道的消息,神君就已经掌握手中了,真是了不起。”
      
      陆清嘉阖了阖眼,乌发雪肤,凤翎殷红的一张脸,像现在这样沉默不语内敛安静的时候,竟有些乖顺的感觉。
      
      姬玉看着他,他渐渐抬头和她对视。
      
      四目相触,一阵风吹起姬玉柔软的发丝,她的发梢在空中打着璇儿,她的美,真是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拖后腿。
      
      陆清嘉凝着她,丹凤眼中目光灼热,点点暧昧弥漫在两人之间。
      他知道她恶劣,知道她多情,知道她卑贱,但他还是难以抗拒现在的气氛。
      
      他往前走了几步,来到她面前,姬玉仰头看着他,胸口佩戴的璎珞也跟着风晃动了一下,衬得她露在外面的锁骨美丽至极。
      
      “还有什么要吩咐的?”
      姬玉主动开口,官方的问话打破了暧昧的气氛。
      
      陆清嘉垂眸睨着她,他不说话不消极厌世的时候,那睫羽低垂的模样甚是慈悲。
      他身上这种矛盾的气质,让姬玉忍不住想起那句话——
      金刚怒目,所以降伏四魔;菩萨低眉,所以慈悲六道。
      
      这话说的,其实是两者都在普渡众生。
      
      但陆清嘉……他的姓氏陆并非随意取之,或者有凤族姓陆。
      他的姓氏取自杀戮的戮,是他在几乎灭世的时候自己取的,倒也名副其实。
      
      太多的人死在他手下,里面不乏叛变的同族。
      他经历之黑暗,手中鲜血之深重,跟普渡众生搭不上半点瓜葛。
      
      后来取了谐音陆做姓氏,还是涅槃出世后很久的事。
      
      姬玉沉思的时候,陆清嘉同样在思考。
      
      他静静沉默了一会,慢慢道:“行事谨慎些。”
      姬玉闻言点点头:“神君放心,我绝对不会暴露你的。”
      
      “……”
      让她谨慎不是为了怕暴露。
      
      就算她暴露了是他的人又能怎样呢?
      令仪君那条长虫,十条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但不暴露确实有许多好处,不会打草惊蛇,行事也更方便。
      
      不暴露唯一的坏处大概就是,如果姬玉真的发现了什么,可能会因为只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族修士而被令仪君毫不留情地灭口。
      
      陆清嘉本可以将姬玉身上的凤凰气息遮掩好的。
      这样谁都无法再看出他们有什么瓜葛,也就无法利用她对他做什么。
      他本也是这样打算的。
      可想到前面的坏处,他最后还是什么都没做。
      
      钟鸣声再次响起,姬玉望向禁地,低声道:“你该回去了。”
      
      陆清嘉淡淡道:“知道了。”
      
      他转身,白衣逸宕,周身玫瑰与灰烬残香,满头鸦羽般泛着柔光的黑发拢在华丽复杂的金凤嵌玉冠之中。他本是要走的,但忽然又转回了头,绣金的衣袂随风翻飞,广袖流云轻轻一挥,一片夺目的金红色光芒落在她周身,一点点融进了她的身体。
      
      姬玉愣了愣:“这什么?”
      
      陆清嘉看着她说:“祥瑞。”他望向禁地的方向,“十年了,又到了降下祥瑞的时候,你离得太远,一会儿恐怕没你的份儿。”
      
      “所以单独给我来这么一下子?”姬玉看着他。
      
      陆清嘉没说话,收回目光化作一团火焰离去。
      姬玉看着他消失的地方,指腹捻了捻,颇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
      
      其实那句怀念他身体的调笑,找他修炼也可以的轻浮话语,除了试探外是否有几分真意,她自己也弄不明白。
      
      不过他给她的第一反应是推开她,而她也从未想过会和他在一起,所以不管真假都不重要了。
      
      他和她终究不是一路人。
      
      “赤霄海虽然危险,但也不是不能期待一下。”姬玉重振旗鼓,“届时所有仙宗都会派人进秘境,说不定就遇见了可口的呢?”
      
      禁地里,刚刚赶回来的陆清嘉在上树的时候,不自觉通过他尾羽制成的铃铛感知她,恰好就听见了这几句话。
      
      他没告诉姬玉他可以单方面用铃铛听到她的话,但他也没有暗地里偷听的怪癖。
      他这次纯属是无意识的。等他回过神时,都已经听完了。
      
      他因为这话,凤生第一次绊了脚,差点从树上摔下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开V,开V前三天更新时间提前到晚上00:10:00分,也就是午夜十二点十分,大家依然可以早上起来再看,不过熬夜的能更早看到。
    昨晚修了一下文,伪更了几次,大家别介意,这里说声抱歉了。
    啊我好累,颈椎疼。
    大剧情走向上没改变,不用重看。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