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

作者:总攻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陆清嘉回了苍梧神木上隐秘的房间。
      他走到床边坐下,绣金白衣柔软地垂落下去,顺服地贴着他的身体。
      
      他双眼望着地面,一眨不眨,神思不属。
      
      他就这么坐着,从天亮坐到天黑,屋子里渐渐没了光线,他仰起头,眉眼有些恍惚。
      
      他真的很讨厌人族。
      不单单是人族,妖魔鬼怪,上仙龙族,在他眼中没有一个好东西。
      
      人与魔勾结欺骗了他的族人,龙族虽然没在明面上加入,却非常阴险地在背后给了他们囚禁凤族的手段。五万多年前的无数个夜晚,他都是在无边的黑暗中度过的。
      
      他被关在水牢里,半是人形半是原形,金红色的羽毛被水打湿,掺了龙血的药物让他深受其害,失了大部分神力。黑暗对他来说,就是真正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他什么都看不到。
      
      看不到希望,不敢有任何指望。
      耳边满是同族凄惨的叫喊,还有父母一遍又一遍的安慰。
      
      那时候他还小,他不懂那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做,凤凰一族有什么对不起他们的吗?
      没有啊。
      凤族施恩于人,甚至将凤翎与血送给他们,他们最开始对凤族也是极为恭顺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变了呢?
      
      大概是从得到了凤凰血的人飞升了开始吧。
      人人都想飞升,都想成仙,都想长生不老。
      人人心底都有恶念,这些恶念被魔族感知到,后面的事情,好像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陆清嘉想,他的前辈们还是太善良了。
      他们的善良造就了他们的陨落,他坐在黑暗中,耳边好像还回荡着他们被灌下龙血,被拔掉凤翎,被一刀刀凌迟割破皮肉放血,甚至被……夺走精血。
      
      想着想着,陆清嘉就笑了起来。
      他笑得阴鸷极了,房间里回荡着他的笑声,他自己听了都觉得煞气很重。
      
      精血啊。
      他也被夺走了。
      他应该在看到姬玉的第一眼就杀了她的。
      
      他经历了族人曾经经历过的事,却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将侵犯了他的人杀死。
      
      他甚至还帮对方炼化精血,他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疯。
      
      真的是觉得这样杀了很可惜吗?
      真的是非要有个人帮他做事不可吗?
      
      陆清嘉抬起手,掌心化出一团凤凰火,火光点亮他的眉眼,他静静地观察着不再黑暗的房间,回想起他被关在黑水牢里的数十年,想起掺杂了龙血的毒药的味道,他就觉得心脏很疼。
      
      想杀人,很想很想。
      他知道按照常理,他这种行为十分恶毒,人人得而诛之。
      可他已经不是最初的他了,他也善良过,但得到了什么?
      如果他一直按照人们认可的模样活着,他早就看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陆清嘉猛地站起身,化作一团火焰消失在原地。
      
      片刻之后,他出现在姬玉的房间里。
      
      夜已经很深了,姬玉休息了,她还维持着睡觉的习惯。
      
      陆清嘉走到床边,撩开床帐,居高临下地看着沉睡的女孩。
      她睡得很安稳,和在他身边时一样。
      有时他也奇怪,她那么想离开他,那么怕他杀了她,怎么还能在他的地方睡得那么安稳。
      
      他缓缓弯下腰,手悬在她脖颈的位置,似乎在丈量角度。
      眼前这个人,单单是迫得他跟她回凡界的私宅,言语上轻薄于他,就已经罪该万死了。
      后来她还算计了他数次,夺走了他那么多重要的东西,却对他甚至连真心的恭敬都做不到。
      
      她该死。
      杀了她。
      杀了她!
      
      陆清嘉的手落在她脖颈上,就在他要用力的时候,姬玉皱了皱眉,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迷迷糊糊地说了句:“臭凤凰,别闹。”
      
      陆清嘉一只体温高于常人许多的凤凰,竟好似被她一个人族给烫到了一样,倏地抽回了手。
      
      姬玉眉目动了动,似乎要醒过来,陆清嘉不知为何有些慌张,他瞬间化为火焰消失,之后不久,姬玉睁开了眼睛。
      
      她拧眉看了看周围,床帐怎么掀开了,她记得她放下了的。
      难道是她记错了?
      
      她坐起来,没什么精神的再次放下床帐,随后便心大地继续睡了。
      
      陆清嘉站在她的屋顶上,神识看着她方才的模样,炙热的心一片冰凉。
      
      没能杀了她。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了。
      
      陆清嘉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眼睫快速扇了扇,在心里问自己,刚刚为什么又没下得去手。
      过了许久,他想,大概是因为,她睡梦中被人触碰,无意识喊出的名字,竟然是他。
      
      次日,姬玉起了个大早。
      她完全忘了昨晚的插曲,跟着姬无弦去参加影月仙宗神祭典礼的前戏。
      
      说是前戏,是因为真正的典礼还在后面,今天只是选出一百名弟子前往见月山试炼。
      
      姬玉跟在姬无弦身后,身上穿着紫光流烟广袖诃子裙,胸前诃子上绣满了精致的合欢花,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绾着松散慵懒的发髻,垂落的发丝披在身后,随着她的脚步轻轻摇曳。
      
      偶然间她回头望去,除了三个正在不断散发魅力的师妹,还看见了一群为她们神魂颠倒的男修。
      
      女修们看到自己的师兄或师弟这副鬼样子,都恨恨地瞪着她们这边。
      只是忽然之间,她们表情都变了,有些呆呆傻傻的。
      姬玉收回目光,瞧见姬无弦正朝那些女修看过去。
      
      ……这样也可以理解为什么这些女修顾不上生气了。
      姬玉自己看着这位师尊,也觉得着实风流俊秀。
      那种不加掩饰的“我很会哦”的模样,令看到他的女性全都不自觉脸红心跳。
      
      等到了皎月宫,见到影月仙宗掌门尹如烟的时候,姬无弦才收敛了一点他的风骚。
      
      他今日穿上了代表合欢宗掌门身份的一身紫衣,越发衬得他妖娆美艳。他拖着长长的衣摆步上台阶,坐在属于合欢宗掌门的位置上,姬玉跟着站到他身后,转身的瞬间,看到了就坐在隔壁的蜀山派掌门,以及他身后眼覆白绸的蓝雪风。
      
      蓝雪风今日也穿了更符合掌门亲传弟子身份的道袍,精美细致,越发显得他气质苍白俊美。
      察觉到姬玉的视线,他稍稍偏了偏头,像是感觉了一下她的存在。
      
      其实姬玉不太能理解蓝雪风的想法。
      他应该是讨厌原主的吧,原主让他在众人面前那么没面子,违背他的意愿撩拨他,在原剧情里,姬玉失踪后,他可是半点都没找过,也没再提到过这个人。
      
      怎么现在她穿过来了,她这个身份没死,他反而好像对她有些记挂?
      又或许……恰恰是因为没消失,才记挂的?
      
      倒也能理解,清明风月般的道长,这辈子第一次被女人这样撩拨,恨肯定是有的,窘迫也是自然,但触动,必也不少。
      
      勾了勾嘴角,姬玉收回视线,漫不经心地扫过台阶下一百名影月仙宗弟子。
      
      月长歌不愧是女主,她站在最中央的位置,哪怕和其他人一样一身月白色仙宗弟子服,依然能显现出她与众不同的纯真气息。
      
      金朝雨站在月长歌身边,两人挨得很近,月长歌应该有些紧张,身子有些颤抖,金朝雨低头和她说话,看月长歌羞涩的反应,大概是在安慰她吧。
      
      安慰完了女主,金朝雨抬眼往前看,发现姬玉恰巧扫过的视线。
      他一怔,下意识和月长歌拉开了一些距离,月长歌愣了愣,羞涩转为疑惑,她瞬间望向姬玉的方向,眼底的冰冷藏都藏不住。
      
      姬玉礼貌地朝她点点头,随后便安分地当好自己这个看客。
      
      见她如此反应,月长歌倒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她恍惚了一瞬,决定现在还是先专心试炼,其他的事,都要等拿到第一再说。
      
      人都到齐了,尹如烟站起身宣布了试炼的规则。
      无非就是那几条,要公平良性竞争,不准伤害同门,否则直接判定出局。
      
      姬玉听了,思索了一下月长歌在试炼里的危险——如果不是同门动的手,那就是见月山里有什么东西?
      
      算了,这也不关她的事,好奇这些做什么。
      
      当完了观众,姬玉就被姬无弦带着去和诸位掌门寒暄了。这些掌门就跟家长差不多,炫耀自己的弟子就像炫耀自己的孩子,只是姬玉穿书前,她老妈是炫耀她长得漂亮学习好,穿书后,姬无弦是炫耀她修为提升快,如今已经金丹中期了。
      
      “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其他掌门非常上道地附和姬无弦,姬无弦十分满意,暗暗决定下次多给他们一点重振雄风的秘药。
      
      蜀山派掌门灵越道长轻蔑地看了一眼姬无弦,姬无弦接受到这个挑衅的目光,领着姬玉过去了。
      
      “这不是灵越道长吗?”姬无弦笑着说,“多年未见,道长还是化神初期啊。”他似乎苦恼道,“我都已经是中期了,隐隐有再次突破的迹象,却始终摸不到门路,如果道长也是中期就好了,这样我们还能分享一下经验。”
      
      姬玉觉得,姬无弦在气人这方面,应该比修炼更有经验。
      她清楚地看见灵越道长脸色大变,瞪着他一副怒极攻心的样子。
      
      蓝雪风及时上前安抚了师尊,他朝姬无弦和姬玉的方向微微点头:“时候不早了,晚辈和师尊先回客院了。”
      
      姬无弦摆摆手表示无所谓,姬玉也没说话。
      蓝雪风拉着灵越道长离开,灵越道长是走了,但走之前特别不屑道:“靠双修谋求的修为,便是到了洞虚,老道同样看你不起!”
      
      姬无弦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灵越道长也说你是老道了,你这样的想和人家姑娘双修,人家也不愿意啊。”
      
      “你!……”
      
      灵越道长气坏了,要上来和姬无弦打一架,蓝雪风拉都拉不住。
      无奈之下,他只能朝着姬玉的方向着急道:“姬玉,你说句话!”
      
      姬玉按了按突突直跳的额角,拽住姬无弦的衣袖说:“师尊,我有点不舒服,咱们先回去休息吧。”
      
      姬无弦立刻担心道:“不舒服?小玉儿哪里不舒服?快让师尊看看。”
      
      姬玉就这么把姬无弦骗走了。
      蓝雪风面朝着她离开的方向,抿着唇不确定地想,她刚才说的到底是借口,还是真的不舒服。
      
      但好像不管是哪一种,其实都不关他的事。
      
      她似乎已经完全忘了他们之前的纠葛,对他冷淡至极,半点不见当时的热情如火。
      他之前也从不去回忆那些的,他甚至有些厌恶那些记忆。
      
      可姬玉也这样,他反而有些耿耿于怀了。
      
      那些都是他的第一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凤凰:臭道士,挖我墙角,你有什么可豪横的?谁还不是第一次了咋地?我第一次七天七夜,你行吗?
    姬玉:这是可以说出去跟人家比的事情吗!!
    朋友们,小凤凰他慌了他慌了有没有!有没有!
    旋转,跳跃,我闭着眼!
    感谢在2020-07-22 09:24:28~2020-07-24 20:35: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还有5天考试了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40444426、张艺兴的小酒窝、猫酱、46145976、三夏、Zero、日常迷糊、子安、儒曦、不知名吃饭选手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贪吃的鱼 20瓶;鮽 10瓶;翻炒的书荒少女 8瓶;25530415、39512584、wybcyx、45690856、今天也是萌萌哒、酱子贝今天更新了吗 5瓶;迷路的黑猫、江十安 4瓶;不夜长安 2瓶;醉排骨、kirei、茉莉、空山新雨、你文采飞扬、Suyi、旧时、Joyce019610、雨山月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