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穿书]

作者:总攻大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姬玉出了禁地,就完全失去了之前的清静。
      人人都知道她提前到了影月仙宗,之前和原主有瓜葛的人每一个都想来找她,可他们不确定她在哪里,金朝雨隐约猜到她或许在禁地,但也没有权利进来,是以她最近才那么安稳。
      
      这一出来,一被人瞧见,传音符便飘满了整个影月仙宗。
      
      不出一刻钟,她还没找到合欢宗弟子所在的客院,就已经被一群男修给围住了。
      
      姬玉震撼地望着这群人,感觉进入了选秀现场,他们一个个挤过来,依次在她面前露脸,颇有些开盲盒的感觉,每开一个都觉得“哇”。
      
      更要命的是,他们个个都想和她说话,个个都不肯让其他人领先,于是没一会儿就打了起来。
      
      姬玉本想趁机溜走,但她想起陆清嘉要求她还了法宝之后把事情说清楚,如果他又看到仙宗弟子互殴的话,搞不好又会发疯。
      
      她真是受够了他发疯。
      
      烦躁地皱皱眉,姬玉只能留下,双手结印,一个法术分散众人。
      
      她已经结丹了,在场的大部分修为都没她高,她分开他们之后就清了清嗓子道:“大家别打了,听我说两句。”
      
      嗯?怎么一股子领导讲话的味道。
      算了,不管了,先解决问题要紧。
      
      “诸位的厚爱,姬玉在此谢过了。”
      她笑着施礼,一众男修见此十分惶恐,都脸红红地表示大可不必。
      
      姬玉继续笑着说:“还是需要的,主要是为了跟大家道歉,之前不管我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都是开玩笑的,大家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往后咱们也不要联系了。”
      
      所有人都愣住了,一个外表看起来顶多十三四岁的少年跑出来,红着眼睛问她:“为什么啊?玉师姐你说过最喜欢我了,你怎么能不和我联系呢?”
      
      姬玉看着说话的少年忍不住想,姬玉啊姬玉,你可真是禽兽啊,这么小的你都下得去手?
      
      “玉师姐当然喜欢你,你是玉师姐最喜欢的弟弟了。”她强调了一下弟弟这个称呼,又看向其他人,温婉道,“大家也是,你们都是我最喜欢的哥哥弟弟了。”
      
      来啊!既然不想自此互不相干,那咱们就来玩哥哥弟弟姐姐妹妹的小游戏吧!
      
      姬玉跃跃欲试,其他人却十分受伤,黯然失色。
      看他们没劲儿了,姬玉也耸耸肩表示不玩那就算了,稍稍客气了几句,她转身走了,不留下一片儿云彩。
      
      等这群人回过神来还想挽回一下的时候,已经连姬玉的衣摆都看不见了。
      
      金朝雨站在崖边的一棵树下看着这边,想到方才的姬玉,牵起嘴角笑了笑。
      
      他倒是笑得出来,陆清嘉却笑不出来。
      
      他站得要比金朝雨更远,远到哪怕在场的人是修士也看不见的程度。
      他静静看着姬玉离开的方向,想到她修炼的要求,脚踩的玉阶顷刻间碎裂。
      他看了一眼,挪开了一步,继续阖眼垂思。
      
      姬玉从一名影月仙宗内门女弟子那里问到了合欢宗客院的方向。
      她走过去的时候又出了点意外。
      
      这次倒不是因为她,是一个她有段时间没见都快忘了的人。
      
      蓝雪风被三个紫衣美人围了起来,他看不见,眼覆白绸手握流云剑拘谨地站在那,三个紫衣美人各站一边,一个鼻尖带痣的美人笑着问他:“蓝师兄,你说我们三个谁更香呀?”
      
      看不见人,不能问谁更漂亮,就问谁更香。
      
      姬玉看了看三人衣裙上的合欢花,有些头疼地按了按额角。
      
      那是原主的三个师妹,老三老四和老七。
      这三个可都不是省油的灯,比原主还耐不住寂寞,刚筑基就出去乱搞,不按照心法顺序修炼,如今修为虽然也增进了不少,可都是双修堆上去的,非常不稳固,跟姬玉没法比,更打不过同修为的其他修士。
      
      她们现在敢这样,无非是仗着蓝雪风是个正人君子,不会把她们怎么样罢了。
      原书里,她们还分别给女主月长歌惹了不少麻烦,让月长歌吃了不少苦。
      等后来女主崛起了,她们的下场也有十分凄惨。
      被女主背后的男人——半龙半仙的仙帝令仪君,连人带神魂都消融了个干净。
      
      姬玉想到蓝雪风之前在客栈说的话,并不打算帮他解围,反而好整以暇地走到一边看热闹。
      
      她看着蓝雪风被调戏得脸色越发苍白,看着他握紧了剑让她们走开,几次想突出重围,又怕真的伤到她们而败退。
      
      这就是真正的君子的坏处了,很容易受掣制啊。
      这要是换了陆清嘉,早就把她三个师妹烧干净了吧?
      
      怎么又想到陆清嘉了。
      姬玉皱皱眉,心情有些差,热闹也看不下去了,抬脚想走,却听到那边蓝雪风羞愤的斥责。
      
      “放开我。”眼睛看不见的青年满头是汗语气冰冷道,“别碰我!”
      
      姬玉望过去,看见老三已经上手去碰他了,还对着人家耳朵吹气,吹得蓝雪风直接拔了剑。
      
      “不要逼我。”蓝雪风强撑道,“看在姬宗主的面子上,我不跟你们动手,你们让开。”
      
      老三给老四和老七使了个眼色,她们都很清楚蓝雪风只是故意吓唬人,他必不会真的伤到她们,顶多想让她们知难而退罢了。
      
      她们也是稍作尝试,看他不上道,也没真的要做什么,但他如今这副正经克制的样子,最是吸引合欢宗女修了,老三舔了舔唇,无视流云剑的寒光,再次拉住了蓝雪风的手臂。
      
      “蓝哥哥,好哥哥,是妹妹不温柔吗,是妹妹不可爱吗,你为什么这么凶呀。”
      老三试着去抱蓝雪风,蓝雪风忍无可忍地想要挥剑,但又因为老七的惊呼停下了。
      
      “蓝师兄,你怎么能真动手呢,你都伤到我七师妹了!”老四故意道,“哎呀,七师妹的手都流血了。”
      
      蓝雪风僵硬道:“我未曾真的挥剑……也没闻到血腥味。”
      
      老七泫然欲泣:“蓝师兄好坏,伤到了人还不承认,呜呜,四师姐,我好疼。”
      
      老四配合她演戏,老三想要趁蓝雪风分神占点便宜,素手探向了他不断起伏的胸口。
      
      姬玉眯了眯眼,有些看不下去了。
      
      蓝雪风其实也没做过什么令她特别不能接受的事,就是说话不太中听罢了。
      她想回客院见姬无弦,他们的表演她也看够了,睨了一眼天色,姬玉慢慢走了过去。
      
      微风送来姬玉身上的气息,蓝雪风猛地抬头望过来,明明眼睛被白绸蒙着,姬玉却仿佛看见了他瞬时绽放光彩的双眸。
      
      “大师姐?”老三也看见了姬玉,但也没收回手,只是抽空打了个招呼,然后说,“师尊正在客院里休息,大师姐快去见他吧,他一直念叨着你呢。”说完,又要靠近蓝雪风。
      
      蓝雪风耳尖发红,之前被那样调戏他都没红耳朵,姬玉出现了,他却红了耳朵,也不知道是因为当着她的面被如此耍弄感觉丢脸,还是其他什么。
      
      “三师妹。”姬玉走过她们身边,看了一眼蓝雪风慢慢道,“你注意点。”她拉住老三的手,指了指蓝雪风,“你这多多少少有点涉及到我的海域了。”
      
      老三长着一张娃娃脸,梳着可爱的双环髻,真的是拿最清纯的脸做最豪放的事。
      她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转,虽然不太明白姬玉的用词,但大概领悟到了她的意思。
      
      “原来这是大师姐的人。”老三笑着收回手,“哎呀蓝师兄,你是大师姐的人怎么不早说啊,害得我们姐妹差点自家人打自家人。”她幽怨道,“真是蓝颜祸水啊。”
      
      老四和老七也靠过来抱在一起说:“就是就是,蓝颜祸水!你不知道我们合欢宗有规矩,决不能和同门抢人吗?”
      
      蓝雪风这下不但耳朵红了,脸也红了,他收剑回鞘,转过头去一言不发,倒是聪明地没解释他和姬玉没什么。
      
      姬玉淡淡看了他一眼,对三个师妹道:“好了,咱们走吧,我也好久没见你们了,等见完了师尊,我们好好聊聊。”
      
      “好哇好哇,小七也想大师姐了。”
      “大师姐可给小四带礼物了?”
      “你闪开,有礼物当然是三姐先挑,你们都往后稍。”
      
      姬玉纵容三个师妹围着她一起离开,自始至终都没再看蓝雪风。
      蓝雪风“望”着她离开的方向,欲言又止了几息,终是没有开口叫住她。
      
      其实他今天走到这里,走到前往合欢宗客院的路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大约是当日见到姬玉和琼华君一起回仙宗,之后却再也没见过她,想到几百年前有合欢宗的女修莫名失踪,多少有些担心吧。
      
      可为什么要担心她呢。
      不过是毫不相干,甚至怀有仇怨的人罢了。
      
      蓝雪风仰起头,他能感觉到太阳在哪,直直地“看”着那个方向,却一点都没有刺目的感觉。
      
      跟着三个师妹回了客院的姬玉,在迈步进门间姬无弦的那一刻,腰间佩戴的流苏铃铛无风晃了晃。叮铃铃的悦耳声音让她心跳了跳,不自觉伸手摸了摸圆圆的铃铛。
      
      禁地里,苍梧神木上,陆清嘉坐在姬玉躺了一个多月的床榻上,感觉到她在触碰铃铛,整只凤凰都炸了毛。
      
      她根本不知道,那铃铛,是拿他的一片尾羽做的。
      是最软的一片雪白尾羽!!
      
      “放肆”二字的呵斥就在嘴边,突然记起她根本不在身旁,于是又咽了回去。
      
      陆清嘉隐忍半晌,抓紧了衣袖阴沉沉道:“真该早早杀了你。”
      
      她要是早早死了,就不会有后面这么多麻烦了。
      当初怎么就随她领着去拿法宝了呢。
      当时如果稍微麻烦一点,后面就不会这么棘手了。
      后来又是怎么因为一时失神失了身,失了血,失了杀她的契机呢。
      
      无论如何,不想追溯了。
      
      如果真想杀,其实现在也能杀。
      但已经放了她回去,也做了计划,那就……不要再困扰过去的事了。
      
      陆清嘉眉心凤翎颜色深了许多,他压下眼睑,声音冰冷厌烦道:“别摸了,见了姬无弦,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自己想想清楚。”
      
      姬玉还在这边摸铃铛呢,被他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叫出来。
      
      她拍了拍心口,无语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就是想说,我也得说的出来啊。”她放开铃铛,皱着眉说,“你放心好了,虽然你之前对我做过很多过分的事,但我也的确拿了你的好处,你现在既然不杀我了,我也会完成我的承诺,帮你做些事。你别把人都想得太坏了,至少我就是个正经的好人。”
      
      “好人?你肯定不是。”陆清嘉冷淡道,“至于正经……”
      他嗤笑一声,没再继续说下去,但姬玉已经可以领悟他的意思了。
      
      好人她肯定不是,至于正不正经,他就不知道了。
      
      反正就是暗示她不正经呗。
      他才是最不正经的呢!
      
      姬玉咬咬牙,进推开了面前的门。
      
      姬无弦的模样,她在原主的记忆里看到过。
      但那就跟看电影一样,不太真实,真的见到了本人,还是免不得要惊艳了一下。
      
      主位上的青年一袭红色锦袍,衣摆和前襟处绣满了金线合欢花。他满头青丝妖娆而下,戴了一支红玉簪,那张俊艳的脸庞迷人又风流。
      他单手撑着头,撩起眼皮望向她,嘴角扬起毫不掩饰的宠溺笑容。
      
      “小玉儿在外面玩够了,终于舍得来见师尊了?”
      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温柔如水,是那种女人都无法拒绝的性感声音。
      
      姬玉很认真地下了判断——姬无弦他真的很骚气啊。
      不愧是阅尽千帆的合欢宗宗主,无时无刻不在散发他的魅力。
      
      姬玉按照记忆里原主的样子行了礼,甜声道:“弟子过来迟了,还望师尊恕罪。”
      
      姬无弦起身走下台阶,一步步来到她面前,观察了一下道:“你找到人了?”
      
      姬玉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在问“第一春”的事。
      她欲言又止,既想未雨绸缪,为将来陆清嘉可能存在的违约而做些准备,又想起进屋前自己给他的承诺。
      
      他应该很不想信人吧,估计也没把她的话当真。
      姬玉这个人有些拧巴的是,有时候别人越不相信她,她越是想要别人觉得她最可信。
      
      所以她还是放弃了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反正……就算她想说想做,也达不到目的。
      言灵术还没解除呢。
      
      “是的。”姬玉回复道,“师尊看出来了?”
      
      姬无弦抬手按在她发顶,闭着眼感受了一下道:“你元阴不在了,而且……”他若有所思道,“修为提升得真快,你找了谁?如今都金丹中期了。”
      
      姬玉含糊其辞道:“还要感谢师尊的药,都很好用,哪怕对方不愿意,也中了招。”
      
      姬无弦咋舌道:“你居然用上了?为师虽然给你准备了很多药,但一直觉得你不会用上。”他顺势抚上她的脸庞,像欣赏艺术品一样道,“师尊的玉儿最是漂亮了,比师尊还要漂亮,怎么会有人不喜欢玉儿呢?还要吃药才能对玉儿有反应的人,不会是有病吧?”
      
      姬无弦最后的话说得极其认真,显然是真的在怀疑陆清嘉有病。
      
      姬玉哪敢这样质疑陆清嘉?
      他几天几夜她体会最深刻了,别的地方可以否定他,这方面他是真的厉害,实打实的强。
      
      “没有,大概人家见过更好看的,所以对我不感冒吧。”姬玉咳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师尊也是刚到,先好好休息一会,我也好久没见师妹她们了,我去找她们聊聊。”
      
      姬无弦放下手点点头:“去吧,她们若同你要礼物,从我给你的东西里随便拿些打发了就是,师尊之后再给你更好的。”
      
      这还是姬玉穿书之后第一次被人这样真心关怀,虽然对方是因着原主的身份才如此,但也给了她温暖。
      
      “谢谢师尊。”她认真地道了谢。
      
      “谢什么,什么时候和为师还客气起来了。”姬无弦宠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转瞬间回到了主位上,散漫地坐下来道,“快去吧,为师再休息一会。”
      
      姬玉看着他一副倦意浓浓的样子,就知道这位宗主昨晚肯定是酱酱酿酿去了。
      她嘴角抽了一下,行了个礼出门。
      
      她本想去找三个师妹的,但出了门就发现不用找了,她们全都在外面,正和人说话。
      
      来人一身月白色影月仙宗弟子服,尘光扇握在手中,风雅明俊——是金朝雨。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开盲盒式渔场。
    姬玉:这片儿(划范围)都是我的海域,你们不准碰。
    小凤凰:这片儿(划更大的范围)列入焚烧计划。
    啊啊啊,我也好想rua凤凰毛啊!
    小凤凰:最软的一片雪白尾羽!!那是随便什么人都能rua的吗!那只有配偶才能rua!
    PS:快换地图了,换地图真·男二登场,有小可爱已经猜到是谁了,看看今天有没有更多人猜到。
    小提示:前文提到过但还没正式出场的某个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