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八龟栖山

      还真的被秋熙童说中了,他们两个人,断断续续的连着看了三次太阳的东升西落。
      
      而他们也走到了所谓的山脚下,其实就是几只巨龟首尾相连排在面前,至于怎么发现它是巨龟的,很简单,因为山脚下有简介:
      此山名为‘八龟栖山’,顾名思义,是八只巨龟休憩于此,千年不动。
      相传,远古开天辟地之时,曾将八只神龟丢在凡间。
      而那八只神龟,到了凡间因无法适应恶劣的生存环境,只能不断的寻找适合栖息的地方,最后终于选定此处,并从此不再离开。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不断无休止的缓慢长大,靠吸食天地之灵气而生。
      最后就变成现在的样子。且据说,凡是见此山者,都必定有过人之处,至此,也被后人神话,称之为‘神龟山’。
      
      既然来了,怎么也要瞻仰一番神龟的真容,所以他们沿着山脉一路向西,终于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在傍晚的时候,来到了神龟的头部。
      
      只见那神龟的头部和平常的乌龟海龟都大不相同,头上长的长毛,潇洒的分开垂在两侧,硕大的眼睛好像可以洞察一切,但鼻孔下面没有嘴,想来也是因为从不进食而退化的缘故,就跟深海生物不需要眼睛一样。
      
      怎么说呢,有些不忍直视,而且身上长满了各种各样的植物,其中不乏枝繁叶茂的树木。
      
      “他们是死了吧。”秋熙童发问,同时也佩服他们能在这里一动不动就靠吸天地之灵气能活这么久,倒还有些想笑。
      
      “谁知道呢,与天地共存亡。”司马书还在研究‘神龟山’,只是随口一答。没想到眼前的巨兽竟然开始活动,脚下也开始地动山摇。
      
      “什么情况!不是不会动吗!”秋熙童惊呼,步伐踉跄走向司马书,只是还没到跟前,一棵从天而降的小树,直直地戳在他脚前,只差一步,多迈一步,秋熙童的脚就不用带回去了。“司马!”
      
      “我在呢。”司马书随着地动,一直晃着站不稳。
      
      “怎么突然就这样了?”秋熙童问。
      
      “觉得我们过得太/安逸,看不下去了。”司马书绕过那株小树,总算走到秋熙童身边。
      
      毕竟两个人都是伤残人士。
      
      站在一起的两个残疾人,眼看着面前的老龟,抖动着身体,带着身上的植被,站了起来,转过头,可并没有要离开原地的意思。
      
      硕大的鼻孔均匀的呼吸着,每一次吸气都将二人吸的更近一些,每次呼气都将二人推的更远一些。
      
      如此一来,此时二人离那颗扎在脚边的小树,已经有很远的距离了。
      
      “神龟躁动,需安息。现在选择一项,用于安息神龟,请谨慎作答,答错后果自负。”一个高亢的嗓音突然响起。
      
      “还真的,又来。”司马书就觉得不能让他们消停了,虽然也抱着一丝幻想,但没想到该来的总会来。
      
      “第一,用灵气;第二,取人血;第三,落夕阳;第四,群山舞。”“请作答。”
      
      “群山舞什么意思?”司马书问道,其他的都还好理解,这个,莫非是让所有龟全都活动才可以压制?不大可能吧,那有点自杀式行为了。
      
      “无可奉告。”
      
      “……”他就知道,“你觉得应该是哪个?”司马书争取秋熙童的意见。
      
      “我……”秋熙童想了想,低声,“取人血?”
      “不该是用灵气吗?”司马书跟他的想法不太一样,但更直接,毕竟这群仙龟是吸天地之灵气的。
      
      “你这样说,好像,也行。”秋熙童仔细想了一下,也未尝不可。
      
      “要统一答案,还是分开回答?”司马书再次确认。
      
      “分开回答。”秋熙童说。
      
      得到了答案,司马书心中有数,跟秋熙童耳语几句之后,两人给出了两个答案。毕竟在两人心中,二分之一的概率还是有的。
      
      “回答错误。正确答案是落夕阳。”司马书说。
      
      眼看着二分之一的胜利也消失殆尽,司马二人的面目表情逐渐变得僵硬,说不出来的,痛楚还是遗憾,压根就没想过那个落夕阳。
      
      “夸父逐日有没有听过?接下来的时间,你们有一项任务,就是追赶太阳。”
      
      “……”多么荒谬的惩罚,实在想不出这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太阳升起落下乃自然现象,即便是追到了太阳(几乎不可能)又能怎样,这就像上次的猴子捞月一样,是一道无解题。
      
      “你们有三天的时间,因太阳是神鸟,它控制着神龟的起落,它们相生相克。只是最近因为你们的缘故,神鸟一直不落,所以你要将太阳神鸟追赶到此处,神龟自有办法。”
      
      “啊,这是真的?”秋熙童开始信以为真。
      
      “我哪知道,但既然三天,时间未到,该完成的还是要完成。”司马书虽然觉得这很傻,但也没办法。
      
      “我们该怎么追赶?”秋熙童问。
      
      “找到一种散发着冷气的‘冰灵之花’,将他们拿在手中,朝着太阳的方向挥舞即可,此花,在仙龟山上。”
      
      至此,那声音不管司马书和秋熙童再怎么提问,都不再说话,看来重要线索已全部给出,那现在就只能找花了。
      
      但看着面前躁动不安的神龟,两个人实在是不知道这究竟是怎样艰难的任务。
      
      “你说,这次来,就没有其他人了是吗?”秋熙童跟着单腿跳着往前走的司马书问道。
      
      “我觉得这就像专门给我们,或者说是专门给我定制的加时赛一样。”不然换作往常,这都第四天了,怎么可能没人死,就算见不到其他人,也一定听得到死亡播报。
      
      “也对。要不我背你吧。”秋熙童走到他面前,毕竟这龟山看起来真没那么好爬。
      
      “不用,你扶着我点就可以。”司马书拒绝他的提议,况且,他的腿已经长的差不多了,就差一只脚。手臂也是如此,真是,他都佩服自己,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断臂两次断腿一次,幸好他能再生,不然这辈子基本就要和假肢过活了。
      
      秋熙童不听,还是坚持。但却被司马书的一句话劝退:那样就默认了我在上面你在下面。
      
      看着秋熙童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暗自偷笑,这人也太好逗了。见他有些负气般的站在原地不肯走,只好一蹦一跳的过去拉他,还不停的说着好话。
      
      两个人费了好大的力才爬到龟背上,那声音都没告诉他们,那‘冰灵之花’的模样、色泽、味道,只是说散发着冷气。
      
      不过光凭他的说辞,司马书脑子里倒是先入为主了一个样子:蓝色的散着凉气的一株似蓝色妖姬一样的花朵。
      
      但事实上,他们漫山遍野找到第三天的时候,别说散发凉气,就连一朵花都没看到。
      
      眼看着三天的时间里,太阳就没落下过一次,而脚下的神龟也开始越发的躁动,他们每行进一步都格外的吃力。
      
      “这花究竟特么的在哪呢!”秋熙童有些开始烦躁,他们一直在找,一直没有,真怀疑是不是被戏弄了。
      
      “别灰心,一定会找到的。”此刻他们正背靠着一棵大树,好在天气不是很热,即便太阳一直高高的挂在天边散发着它的光辉魅力。
      
      “这都第三天了,眼看着脚下的大王八开始频繁地移动,再找不到,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怪事呢。”秋熙童起身,他不能歇着,多歇一分钟,就少一分种,发生怪事的几率就增大一分。
      
      “走吧,走吧,我们再找找。‘司马书连着蹦了六天,感觉右腿都比左腿粗了一大圈,本来就有差别。要是有资格参加残疾人奥运会,估计拿个奖牌没问题。
      
      又找了大半天,还是一无所获,就在秋熙童垂头丧气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脚下开始冒烟,第一反应是着火了,不过随后被这个可笑的想法都笑,怎么都不会发生火灾,根本就不具备任何条件。
      
      接着抬起脚,惊呼,”妈呀!这是不是‘冰灵之花’”
      
      “我看。”司马书闻讯低头看去,只见地上一株被踩趴下的浅水蓝色周身冒着雪花冰气的圈圈龟壳样小花,不大,算上花茎也就二十公分左右。伸手过去,花身周围的温度很低,怎么也有零下了。
      
      如此看来,就是这个了。
      
      “卧槽,我是不是闯祸了?”秋熙童看着被他踩扁的这株‘冰灵之花’说道。
      
      “应该还有吧,不可能就这么一朵。”司马书看了看太阳,随后意识到根本分不清到底过了几天,“既然知道长什么样子了,那就抓紧找其他 ,实在没有,就只能用它来对付了。
      
      他们按照出现的这朵‘冰灵之花’周围的环境,很快就找到了另外的一二三四……十朵。又怕不够多,继续扫荡了一会,但好像他们已经找到了全部,不过为了稳妥起见,还是把那株踩扁的也带上了。
      
      因为龟背山上树林茂密,阳光透进来就散射开来,并不集中,想来挥舞未必能被太阳神鸟看清,所以两个人用最快的速度下了仙龟背,稳稳着陆。
      
      一人手里拿了几只‘冰灵之花’朝着太阳神鸟的方向不停的挥舞着。
      
      不一会,就见那神鸟开始移动位置,而且飞奔向他们。
      
      虽然按照那声音所说,神鸟与仙龟相生相克。
      
      可这种太阳神鸟飞向他们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免不了心中发慌,但又不知道摆手到什么程度才可以收手,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摆动挥舞手中的花朵。
      
      不过这花是真的很好看,一种高贵冷艳的气质悄然散开。
      
      倘若司马书也是一只神鸟,说不准同样会被吸引。
      
      “我们不能带回去一朵花吗?”秋熙童觉得这花很好看,毕竟从未见过。
      
      “怎么,你要把它融进你的肉里?”司马书费解他怎么会问这样弱智的问题。但在看到他有点委屈的小表情之后,开始柔声委婉劝诫,“这里的东西不要往外带了吧,万一引起什么骚乱或者物种入侵,你我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那行吧。”秋熙童说。
      
      “我们应该往后退退,活着往远了走走,毕竟神兽之交不是我等凡人可以看的。再说了,万一,有什么闪失,岂不是又要弄一身伤回去了。”
      
      秋熙童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同时也觉得他有所变化了,变得谨慎小心了,没有原来那么放荡不羁的潇洒了。
      
      就在以他们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撤离之后,太阳神鸟就已经就位,只见神鸟落在神龟的背上,高声长鸣。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