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鬼画符

      司马书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他一直在寻找那本书,每每快要找到,都会有一个模糊的身影打断他,他就只能一直找一直找。
      
      “你醒了!”秋熙童带着哭腔红了眼眶,“我还以为……”
      
      “没事没事,过来抱抱。”司马书张开双臂才意识到,右手又在生长中,只好放下右手,单手揽住,轻拍他的后背,“不哭不哭,我这不是好好的吗,不哭了啊。”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把一个大男人给弄哭。
      
      “嗯。”秋熙童抽搭着。“你都睡了二十多天了,你知道吗!”
      
      司马书惊讶,“都这么久了……”感觉受伤还是在昨天,“你们,都辛苦了吧。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了吗?”
      
      秋熙童给他用最言简意赅的方式把这些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说了一遍。看着司马书的脸因为干瘪毫无血气,但依然看得出心中的波澜。
      
      此刻他们在一个独立的山崖上周围一片岩浆火海,看这样子,应该是在‘混沌’中了。
      
      “你这是怎么了?”听完他说的,司马书立刻回应,虽然惊叹于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但相比来讲,更关心此刻的他,指着他开始渗血的裤子。
      
      “哦。”秋熙童面部抽搐一下,也感觉到了疼痛,“我不是去了趟大英博物馆,找到了你要找的那本书的的资料,我就打印出来了,想着你说不能带东西进来,我就想着那些用人体夹带钻石的人,给腿上开了个口子,想把资料带进来。其实也是赌吧,赌你会不会醒过来,也赌它能不能带进来。
      
      随后笑了笑,“还真的都实现了。”秋熙童从衣服口袋中拿出沾着血迹被叠的整齐的放在一个透明拉链式密封袋。袋子虽然不是很大,但对于塞进肉里,也是件困难的事情。鬼知道他费了多大力,忍了多大疼才放进去。
      
      有的事只有亲身经历才知道,做起来有多难。突然佩服那些人肉夹带东西非法入境的人了,太特么的难受了!“给你。”但也只有这样,秋熙童才会觉得如释重负,他终于做了件有用的事情。
      
      “你是傻吗?”司马书接过来,满眼心疼,他只是个普通人啊,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自己哪里值得他这个样子。而且还是这样极其不确定的事情,若是不成功,岂不是白白受伤。现在他也没有什么能帮着他处理伤口的东西,“你叫我怎么说你好。”
      
      秋熙童摇头,“我觉得,应该也必须这样做。”拉过他的手,放在举到他面前,“你看,你的手,我不知道你这是怎么了,但我知道你既然在找这个,一定有你的想法,你的作用,它肯定也有作用,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有怎样的联系。”
      
      司马书看到毫无血色满是褶皱的手,淡然一笑,“还是被说中了。”
      
      “你说什么?”秋熙童没有听清,他声音太低。
      
      司马书摇头,“没什么。”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受苦了。”举了举手中的袋子,“谢了。帮了我大忙。”把袋子放在衣服口袋里,“你帮我换的衣服。”
      
      “嗯,不然还能是你自己换的?”秋熙童尽可能用力的捂着出血的腿,现在才感觉到疼。“知道吗?我很怕你醒不过来。”
      
      “不会的。”司马书看着他的腿蹙眉,“给我看你的腿。”
      
      “别看了。”秋熙童往后躲了躲。
      
      虽说现在司马书状态不佳,但还是一把抓住他,“再往后躲就掉下去了!”
      
      司马书的眉头一直就没有舒展过,看着他处理的很慌乱匆忙的伤口,只在上面简单的贴了块纱布,但现在已经被血渗透了。想来是刚刚他取袋子的时候,又开了一次。“我觉得你有走私钻石的潜质。”虽然是说笑,可司马书满眼的担心,现在也没有药物可以帮他消毒,这样在这里待下去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你少开玩笑了。”秋熙童咧了一下嘴,故作轻松的环顾周围,他们好像除了脚下的这块不是很大的石柱,别无去处。
      
      “我时间不多了吧。”司马书盯着他,在心里说,“我给你重新包扎一下,这样下去可不是回事,会出问题的。我可不想我刚好,你又倒下,我们怎么也要都健健康康的。”说着让他帮忙在衣服内里扯下一块白色的衣角,熟练地缠了上去。
      
      包扎好,才开始分心给现在的环境,秋熙童恐高,所以探查周围情况的任务只能交给司马书。
      
      探身下去,之间地下滚滚通红色岩浆,还咕嘟咕嘟冒着泡泡,可想而知,如果脚下一抖,从这上掉下去,分分钟化作液体。‘混沌’真是越来越不靠谱了,也对,就从来没靠谱过。
      
      “你不要乱动,看来我们没办法,只能先在这了,正好你也趁着这个机会养养伤。”
      
      秋熙童点头,坐了下来,他可是一眼都不想多看下面。
      
      司马书坐在她身边,拿出那个塑料袋子,打开,里面是厚厚的一沓纸,再一次看向秋熙童,“你是脑子有坑吗?弄这么厚的塞进肉里?你知不知道,他们夹带的钻石也不过小手心那么多,你这不是要死吗!”
      
      “我……”秋熙童下意识的摸了摸腿,当时他下刀的时候,差点没晕死过去,而且之前已经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也因为买不到麻药,只能用皮带使劲的抽那里,直到麻木。才心一横,眼一闭,割了下去,“我不想让你跟斐蒙有合作,也不想被别人当成废物,我是你雇来的,是保护你的,我连你都没保护好,我还有什么资格站在你面前,虽然你喜欢我……”秋熙童后面几个字说的很小声,“但也不能仗着这个,就一直让你冲在前面,我总也要有保护你的时候吧,好歹也是个男人,而且还比你大。”
      
      “为什么我们之间要计较这个?”司马书摇头,宠溺的摸了摸他的头,“哎,你呀,是不是李小冉在我昏迷的时候天天都说你?他就是那个性格,你不要往心里去,做你自己就好了。”“再说了。”司马书上去吻了他一下,“你不需要这样,我心疼。”
      
      “我们现在怎么办?”秋熙童问他。
      
      “别急,我先看看你浑水摸鱼辛苦给我带进来的东西,我还没见过。”司马书倒要看看,这神奇的据说可以破解禁爱咒的千年古书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
      
      所以,他一个字也没看懂,就只看到一堆鬼画符般的东西,“这都特么的是什么!”“你去照的时候,有听讲解吗?”
      
      秋熙童摇头,“没有一个人破解的出来,世界未解之谜之一吧。”
      
      司马书思考了一会,“我找个人过来。”说着摸了摸脖子上的手。
      
      别说,棺材司马的出场方式还真有那么一点仙仙的感觉,就见一道光芒从天而降,棺材司马就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第一句话就是,“你还是把他带进来了。”毫不避讳。
      
      秋熙童呆愣的看着司马书,想寻求一个解释,而且,怎么还能把他召唤出来,肯定有事瞒着自己。但是没得到回应,只好自己问,“你从哪来?你什么意思?”
      
      棺材司马毫不客气,“要不是因为司马书他倾心于你,根本就不会变成现在这幅鬼模样,自己心里没点数,还敢跟来。”
      
      “书我找到了,你认不认得这上面的乱符?”司马书赶紧打断他们两个的话,再不这样做,保不齐一会说出什么过火的话来。
      
      果然这句话比面前的秋熙童更吸引人,棺材司马停止了嘴炮攻击,转而去看他手上的纸张,“你这是……为了他你也真是不择手段啊。”
      
      司马书清了清嗓子,“是他帮我找的。”
      
      棺材司马盯着一旁坐着的秋熙童,若有所思。“那也难怪你这样。”
      
      “你能不能少说几句?”司马书瞪了他一眼,“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跟我穿一条裤子的。”
      “肯定不是。”棺材司马不怀好意的笑了。
      “你知不知道那个是哪个?”
      棺材司马恢复一本正经。“你一页页翻一下我看看。”
      
      “你认得?”秋熙童插嘴,他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通过他的三言两语,好像也略知一二。
      
      “你少说几句。”棺材司马再次不客气地说道。
      
      “快看!”司马书命令道,这才让棺材司马收回视线,专心去看手里的那些打印纸张。
      
      “等等,就是这个了。”棺材司马指着刚翻过去的那张说道。
      
      “哪个?”司马书问。
      
      “就这个!”棺材司马说。
      
      “这个王八?鹿?狗?鸡?云朵?太阳?还是……这特么的画的是什么玩意啊!”司马书实在眼拙,完全看不出画的是什么,更不用说能看的出他是在说禁爱咒。
      
      “这你就不懂了吧。”
      “那你懂,你现在告诉我怎么破解吧。”司马书把那页纸抽出来,铺平整展示在他的面前。“不过你还真可以,说到做到了啊,帮我拖延就给我拖延了。”
      
      棺材司马一边看一边应道,“不是我拖延,是你的状态严重影响了‘混沌’,没看现在周围是这样吗?没发现你哪里都去不了吗?因为你所在的位置,就相当于是‘混沌’的中心区域。说白了,就是你的心脏,你的身体,就差这么一根石柱,便被岩浆吞没了。”然后没好气的再次看向秋熙童,“还不是因为他。”
      
      “你有完没完!能不能破解了这咒语!”司马书真的不耐烦了,废话可真是多,说一次不行,还要有二三四五六七八次。
      
      “我看看,你急什么急。这哪里是一天两天就能完成的,再说了,你还想着进来就出去啊,那不可能的。你既然进来了,不到时间‘混沌’是不会让你出去的,就是在这里坐着,你也得坐它个十天十夜。”“除非……”棺材司马说。
      
      “除非什么?”司马书问。
      
      “除非你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是干尸了,但你不是啊,你只不过是已经开始有这个迹象了。”棺材司马解释,“况且你现在这不是找到书了么,找到了,就离成功不远了,我可能也不用一直被囚禁在这要死要活备受折磨的地方了。”
      
      “你们……究竟在说什么?”秋熙童越听越糊涂,又是咒语又是怨自己的,已经被搞糊涂了。
      
      “没事,你歇着。”司马书抢在棺材司马前说道,“你赶紧给我想办法估计只有你能有办法。”
      
      “有是有,只不过,这咒语,要他来念。你看这上面写着,若想解此咒,只有爱人你想念咒且准确无误方可。”
      
      “你怎么看出来的?”司马书看着就是一篇子鬼画符,若是能念出来,都神了。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