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小树林

      “你脑残啊!”秋熙童很是生气,虽然知道是闹着玩的。但他被呛的不轻,止不住的咳嗽打喷嚏,难受的要死。
      
      这种状态至少持续了十几分钟,再直腰起来后,秋熙童两眼通红,鼻尖也是红的,一脸怨气的看着司马书。
      
      “错了,错了,我没脑子,没脑子。”司马书赶紧承认错误,看着泪眼婆娑的秋熙童,格外后悔刚刚的做法。
      
      多亏是粉末没什么毒性,要是有毒,司马书后悔都不知道找谁哭去。
      
      “算了。”秋熙童摆了摆手。
      
      “怎么能算了呢。”说着司马书在掌心倒了点水,将手中仅剩的一点纸浸湿,轻柔地帮他擦脸。
      
      受不惯这种的秋熙童,一直往后躲,“我自己来,自己来。”
      
      “别,我的错,我承担。”司马书坚持帮他擦完,把纸扔进袋子里,在他面前蹲下。
      
      “你这又是出什么幺蛾子?”秋熙童不解。
      
      “上来,我背你。”司马书扭头说道。
      
      “什么!”秋熙童惊讶,自己好端端的,坏胳膊没坏腿,背什么背,拒绝道:“不用,我能走。”
      
      见他已经快步走远,司马书只好作罢,其实刚才是心血来潮。
      
      而后捡起放在地上的大包小裹站起来,司马书追上去,“不背就不背,走那么快。”“你平时在部队,也这个样子吗?”
      
      “什么样子?”秋熙童问。
      
      “赌气就走了啊。”司马书跟在一旁说道。
      
      听了这话,秋熙童怔住,停下脚步看着他,赌气了么,好像没有吧。
      
      “走啊,听声音离得不远了。”司马书回头叫他,刚还走得飞快,这会又不走了。
      
      等两人走到的时候,正看到他们激烈的争吵,也真是战斗力可以,不参加辩论会绝对屈才。
      
      看到司马书两个人活着出现在面前的沈海丰,腰杆挺的更直了。
      
      而一旁的徐曼弗,看到昔日的长官出现在面前,而刚刚自己不知道说了他多少坏话,多么希望他死掉,但这一刻,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他活着的念头重新燃起,可很快就熄灭了。
      
      “吃点东西吧。”秋熙童眼睛不红了,把手里装食物的袋子递给大家,“估计你们饿坏了。”
      
      第一个冲过来的苍明,忘了刚刚也伶牙俐齿的说着秋熙童司马书该死的坏话,问道:“有什么好吃的?”
      
      “别让他吃,你们不知道刚他们有多恶毒,一群白眼狼,这会看到吃的,又屁颠屁颠的了,刚才你们没来,巴不得你们都……”沈海丰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对上了司马书的眼光,话锋急转,“你们去哪弄来的吃的?”
      
      “我不吃,谁知道有没有毒,忘了前天的蛆了?”徐曼弗一副誓死不从的表情,找了块大石头坐在上面。
      
      已经咬了一口的苍明,听完顿了顿,四下看看,意思是:我到底该不该继续吃了?
      
      “吃吧,没事。”秋熙童为了让大家不再怀疑,也拿了一块点心吃来咬了一口咽下去。
      
      “我就说你不要给他们带吃的,你偏不听,没一次听我的,哎。”司马书靠近秋熙童小声嘀咕,这就是农夫和蛇的故事,看着可怜,说不准什么时候翻脸不认人。
      
      “你看他们都饿坏了。”秋熙童不认可他的说法。
      
      “是,你说得对。”司马书说罢,大声问了句,“你们都在这里醒的?”
      
      “嗯!”异口同声。
      
      “刚才有没有除了争吵之外的事情发生?”司马书他俩到这里已经是下午了。
      
      “没有。”众人再次异口同声。
      
      司马书蹙眉,心里盘算着,刚刚秋熙童都被蛇攻击了,他们这边竟然安然无恙……
      
      “快点吃,吃完了我们走。”司马书叼着一块司康含混的说。
      
      “去哪啊?”周易问道。
      
      其实司马书也不知道该去哪,只觉得应该离开这里,远看这郊外的丛林被一股雾气笼罩,可身在其中却浑然不觉。“先吃吧。”
      
      “他这是不想我们好。”徐曼弗一边吃着他们拿来的东西一边冷嘲热讽。
      
      “他一直都是这个性格吗?”司马书盯着徐曼弗问秋熙童,这里只有秋熙童最了解他。
      
      “不是啊,从前他可不是这样,不知道怎的,到了这里一下子就变了,原来很热心的,脾气也不大,不会无端怀疑猜测别人,凡事都讲究证据,只不过有些较真,现在的他,我觉得有些陌生。”秋熙童也看向正在吃东西的徐曼弗。
      
      摸了摸胸前的手,司马书若有所思,“混沌”带来的不仅是死亡,还有死亡前的变化。
      
      “有什么问题吗?”秋熙童看他不做声。
      
      “没有。”司马书摇头,“大家要是吃完了,收拾一下可以走了。”
      
      “去哪?”沈海丰问道。
      
      “去能活下来的地方。”既然秋熙童心善,那司马书也不能做得太过,能保一个是一个。
      
      几个壮年把四袋子的吃的几乎洗劫一空,这么多天终于吃了顿饱饭。
      
      刚踏上前行的路,刺耳怪音响起,“明天,你们中的一个人,将会死去,现在请好好珍惜九个人在一起的最后时光。”
      
      话音落,人们就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什么?”
      “什么意思?”
      “谁死?”
      “谁都有可能?”
      “为什么会死?”
      “不知道。”
      “一定是他们,他们没来的时候,我们都好好的。”
      “对!就是你们两个,他们肯定在食物里下毒了!”
      “不可能,要下毒的话也是大家一起死,怎么可能一个人被毒死,况且,我们都是自己拿的吃的。”
      “别忘了,我们中有人来过,而他的特异功能会影响我们。”
      “不要吵了,谁都有可能,好好过了今晚吧。”
      “你说的轻巧,我看就特么的是你。”
      “呵!没准是我死呢,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是怎样,为什么一定要互相猜忌?”
      “没发现吗?这个地方就是会扰人心,让我们先起内讧,然后就自生自灭了。”
      “坦然面对吧,人固有一死。”
      “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谁都知道,可你能说不害怕吗?”
      “害怕,害怕该死也得死,怎么办。”
      “我还没回家看我爸妈呢,我想他们了。”
      “我还没看我老婆呢,刚求婚刚领证。”
      “我还没给我死去的太奶上坟呢……”
      
      真是越说越离谱。
      
      这个消息一出,大家就已经惶惶不可终日,怎么可能好好享受所谓的最后时光。
      
      “既然不知道是谁死,那就坦然面对吧。”司马书就没摸清过套路,只知道,慌,是没用的。
      
      “走吧,走吧,天要黑了,看来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找个开阔的地方,好好休息一下,不要再针锋相对了,我不欠你们什么,秋熙童也不欠你们的,大家曾经都互不相识,如今聚到一起,就是缘分,尽管可能是孽缘吧,但至少,活下去的人们会记得我们。”司马书又道。
      
      “少听他在这里给你们灌鸡汤,喝的你们五迷三道。”徐曼弗吃饱喝足又开始了。
      
      “你有完没完?”司马书忍他很久了,尽管知道他可能是受到了“混沌”的影响,才变得如此嘴不饶人,可真的很烦。
      
      “没完,怎么,做了亏心事还不敢让人说了是吧?我偏要说!”徐曼弗站起来一脸的不服。
      
      走到他面前,司马书攥起拳头,“那你说,我做什么亏心事了!”
      
      “你故意把我们带到这里来,还给我们吃有毒的东西,让我们死,这样你就可以独占十万块钱奖励!”徐曼弗振振有词。
      
      “呵!”司马书冷笑一声,反问道:“你有证据吗?再说了,那十万块钱是每个活着的人都会有,我为什么希望你们都死?”
      
      徐曼弗十分自信地仰着头,“我有证据!刚刚那怪音说的就是证据!不然怎么你们一来,我们就要死?之前都好端端的,还不是你们带来的灾祸,不想追究你就好好呆着得了,哪都有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听罢,司马书二话不说,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的口水都被打了出来,直接坐倒在地。
      
      接着司马书手指坐在地上揉了几下脸就站起来的徐曼弗,“我告诉你,我不是魔鬼,不会希望你们死!但你要求死,那我成全你,把你打死为止!”说着蓄力又是一拳,但并没有打到他,回身便看到在一旁死拉着他手臂的秋熙童,“你还有伤。”
      
      “他找死!”司马书冷冰冰地说。
      
      “你别冲动。”秋熙童试图安抚他,别没到明天就因为自相残杀而全军覆没。
      
      “让他来,别拦着他,让他来!我还就不信了。”徐曼弗还在不断地挑衅。
      
      “徐曼弗!你够了!少说几句!”秋熙童呵斥道,没完没了了。
      
      “你说的。”司马书挑起一侧上唇,眼神变得阴冷,左手指着他说。
      
      “没,他闹着玩。”秋熙童按下他的左手,“司马,你看着我。”“看着我!”
      
      “干什么!”司马书怒气未消,声音陡增。
      
      “消消气!”秋熙童接着说:“沈海丰,你去把徐曼弗拉走,拉远点。”
      
      等到徐曼弗骂骂咧咧得被两个人架到旁边去,秋熙童才对司马书说:“你跟他犟什么嘴,没必要。”
      
      斜眼瞄着那边的徐曼弗,司马书席地而坐,也不管地上是否潮湿,“为什么看着我不让我教训他?”反正之前也打过一次,还怕有第二次吗!
      
      “已经打了一次,那次你都没怎么动手,这次也不要动手了。”秋熙童不停地劝他。
      
      “有关系吗?”平时司马书不会理会这些事,但这次徐曼弗真的太过分了。
      
      按住他的手,秋熙童学着他安慰自己的样子轻拍着,“别气了,你帮我看看手臂,要不要换药。”
      
      “换什么药?才包上多长时间?”司马书虽然白了他一眼,但气确是消了的。
      
      吃人嘴软,之前还争抢着说司马书如何如何不好的人,如今也站过来劝他消消气,徐曼弗那人一直都这样,不要太过计较。
      
      “没事,走吧,走吧。”秋熙童说道。
      
      树林里,安静的过分,连一声鸟叫都没有,他们只能凭着感觉走。
      
      幸好,走着走着还真来到一片开阔地带,周围树木林立,看样子处在中间位置。
      
      “就这里了?”钱星问道。
      
      “我看也没别的了,原地休息算了,一人一个树根。一二三四……刚好,还能多出三根。”郑北说着,看向司马书,默认了决策大权在他手里。
      
      “你们别看我,我都行。”司马书被好几双眼睛盯着,很不舒服,每次公司高层开会,他能不去就不去,不然被他们盯着等着做决定的感觉很不自然。
      
      可司马书看他们仍然紧盯着自己,除了刚打过一场的徐曼弗。只好说:“那就这里,没那么潮湿。”刚才往地上坐了那么一会,裤子都湿了,这功夫太阳也快要下山,根本不容易干。
      
      “就这吧。”秋熙童看了一圈,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
      
      几个人得令后纷纷挑了一棵满意的大树,坐下去开始闲聊。奔波了这几天,除了能睡个好觉,其他的都没好。
      
      一旁的司马书没有立刻坐下来,而是四处走走看看,秋熙童见状也跟上去,“为什么不歇歇?”
      
      “不累。”司马书说道,接着又问,“手怎么样了?”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