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吃醋了

      这顿饭,一吃就吃了好几个小时,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今天一天的信息量有点大,司马书需要好好地梳理一下。
      
      此时秋熙童已经去睡了。
      
      而司马书一个人窝在那个暗室中,反复查看资料。
      
      吃饭的时候,李小冉说打算把吴凯航换掉,或者开除,以绝后患。而且已经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就是之前那些事的幕后主使。说到这里,还要多谢他那个黑客朋友,李惴,也总算是把他给挖了过来。
      
      当然,真正的主使还是那个A组织的达哥。
      
      这么看来,辉耀和万六福不是一波人。说来他们也真是厉害,顺藤摸瓜,一个摸到了辉耀,对其下手;一个摸到了万六福,安插眼线,还是十年之久,也是下了血本了。不过两人行事风格完全不同。
      
      得出这个结论,也不是臆想,而是有事实为依据的推断。
      
      那个达哥,可能因为他父亲的缘故,有些激进又一些保守,而那个斐蒙,他就是很会审时度势的一个人,适时出击,又适时收手。
      
      本来点石成金的事情暴露之后,司马书觉得他会再有下一步动作,没想到都几天过去了,一点消息都没有,还是挺让司马书吃惊的。
      
      况且,他的基地已经暴露,就不怕自己有所动作?想来他也是摸透了自己的性格,不然不会这般贸然。
      
      司马书其实有个大胆的想法,找斐蒙合作。就是不知道斐蒙想要如何研究,若只是提取一些东西,倒还好办,给他就是了。但如果不止于此,那这样的想法,就属于高危了。
      
      而那个达哥,肯定是不能合作的,他这个人阴险狡诈,能在别人身边安插奸细这么久都不暴露,足以见得此人城府之深,心机之重,根本就猜不透。
      
      要不是斐蒙先一步行动,那A组织也不会这么快的就再次暴露在司马书面前。
      
      因此相比而言,斐蒙或许要比万达好接触,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危险的朋友。
      
      离开公司之前,司马书还特意去见了一下李惴。他还坐在电脑前。也难怪他是黑客,太钻太热爱了。一表人才,言语中透露着谨慎机敏和狡猾,同样也给了他一个任务,就是让他尽可能的找到那本《邪咒秘史》,不惜一切手段。
      
      反复查看他拿回来的,这些泛黄的资料,已经翻看过无数次了,可总觉得哪里有漏掉的东西。
      
      熬了个大夜,仔仔细细人认真真的看了一遍,分析一遍。
      
      可还是那些千篇一律烂熟于心的陈词滥调,根本没再挖掘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司马书靠在暗室的墙壁,借着昏黄的吊灯。抚摸着手臂上的肉,只是看不到,里面的骨头,是不是铁锈的颜色。
      
      秋熙童一早起来,就在厨房里做饭,说好了做早饭,他也没食言,昨天后来看司马书的心情不太好,也没过多的打扰他。
      
      等到早饭做好,摆上桌,也迟迟没见到他,就在楼下喊了几声。
      
      司马书后来在暗室中睡着了,恍惚听到有人喊他,才醒过来。
      
      走出去,就看到秋熙童系着围裙站在厨房,摆着盘,多希望时间能定格在这里。
      
      “早,还真做饭了呀。”司马书梳理一下心情,堆起笑容走过去。
      
      “你不洗漱一下吗?”秋熙童看出他脸上的困倦。“要不睡醒了再吃也行。”
      
      “没事,一会再洗吧。”司马书走过去,漱下口,坐了下来,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人活着总是不能尽人意。
      
      昨天李小冉说要把吴凯航开除的时候,司马书坚决反对,除了因为这样做容易打草惊蛇,在一个也是因为,他在公司时间太久,知道的东西太多,牵扯到的人、物、事也都太多。
      
      这样突然把他开掉,做法太唐突、太莽撞,会让其他员工有过多的想法,最好是慢慢的把他的工作重心转移,从原来的重要位置上一点点撤下来。至于具体怎么做,李小冉自然比他清楚。
      
      也不知道那个棺材司马究竟能帮自己拖延多长时间。
      
      吃过饭,司马书就坐在电脑前,开始搜索有关那本书的信息。真的,不夸张的说,他把相关的搜索都翻到了底,只看到过几次有关的名字,但一点展开的信息都没有。真让人头秃。
      
      闭门在屋里整一上午,期间秋熙童来送过一次水,一次牛奶,一次水果,再就没来打扰他。
      
      “秋熙童!”快到中午的时候,司马书大声叫道。
      
      秋熙童对这种叫法都有点神经质了,上次这种语气叫他大名,还是要赶他走,所以他犹豫着,没有立刻答应,把芹菜炒肉炒好,盛到盘里,才擦了擦手走出去。“怎么了?”
      
      “你上来一下。”司马书喊他。
      
      说不慌是假的,那次在“混沌”里表明心意之后,两人都没什么进展。虽说,这样的情感不太容易被世人接纳。可,他们好歹是同一屋檐下啊……但还是把围裙摘下来,走了上去。
      
      看到司马书一脸愁苦的怼靠在电脑前,好一阵心疼,“你叫我。”
      
      “我们去蹦极吧!”司马书需要发泄,“你不用蹦,你陪我去。”
      
      “啊?啊。”秋熙童觉得这比撵他走还五雷轰顶。
      
      “走吧,我们现在就走。”司马书关了电脑,站起来就往外走。
      
      “不是,怎么这么突然?”秋熙童跟出去。
      
      “不突然,我们也没怎么玩过,你想干什么?”司马书征求他的意见。
      
      看着司马书里里外外走进走出,秋熙童也不知道他是在做什么,还是什么事情遇到了困难,不过他既然想,那陪着去好了。“就,那就陪你蹦极吧。”
      
      两人还真就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以至于李小冉有事找司马书的时候,对于是秋熙童接的电话十分的不满,但也拿他没办法。
      
      “你恐高,真是可惜了。”司马书蹦完一脸爽歪歪的样子看着秋熙童。
      
      “有那么……”秋熙童看着他跳下去的那一刻,都有想拉住他的冲动,毕竟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之前他不顾阻拦跳下悬崖的样子。但和那不同的是,听到了司马书释放般的吼声,感受得到他的压力,却无法帮他分担些什么,无比的懊恼。
      
      “走吧。”司马书看着他的肩膀笑着说。
      
      秋熙童看着他,只要是他们两个在一起,司马书几乎都是笑脸,可他总觉得那笑容多灿烂,却难以掩饰心中的伤感。
      
      “你真不要玩点什么?”司马书再次问道,好不容易出来,就这么回去不是太可惜了。
      
      “我,不要玩了吧。”秋熙童意识也没想好要玩什么,他在该玩的时候,都交给了祖国,现在也没什么想法。
      
      “走吧,我带你去我学校转转。”司马书没告诉他,他准备休学了,已经跟导员打过招呼,明天就去办手续。
      
      到学校的时候,正好赶上晚饭时间,司马书先带他到食堂打个卡。人生也没什么追求,吃饱喝好就行了。
      
      一想到以后能来食堂吃饭的机会少之又少,就觉得惋惜,不管事情解决的如何,等一切都趋于稳定,再考虑重新来学校读书的问题吧。
      
      “你们食堂还挺好吃的。”秋熙童把菜往嘴里送。
      
      “还行吧。”司马书说着翻看着手机。那个时候李小冉电话过来,说吴凯航对于没给他安排什么工作表示非常的不满。按理来说,这样的小事,李小冉大可不必给他打电话。但难就难在,吴凯航说要把公司的秘密全部都泄露出去,基于此,还是要司马书来决断。
      
      最后司马书给了他几个建议,对付这种人,要么直击要害,要么被击要害。不是有亲人朋友吗,他玩阴的,就别怪我们下手狠辣。
      
      “为什么突然想到我到学校转转,是想让我体验一下正常大学的氛围么?”说着秋熙童筷子指了指一边的几对情侣,此刻正温馨的互相喂饭。
      
      司马书也看到了,笑了起来,“本来不是这个意思,但现在看来,让你体验一下也没什么不好的。”
      
      “话说,你真的喜欢我吗?”秋熙童始终觉得,这就像是个梦。
      
      “嗯。”司马书十分肯定地点头。
      
      秋熙童惊讶于他这次没有转移话题,也对,都有过亲密接触,再转移话题,也说不过去了吧。“那你喜欢我什么啊?”
      
      “我……”司马书仔细想着,但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呦,这不外国佬嘛。”郑龙强端着饭坐到司马书旁边和对面阴阳怪气道。
      
      一旁的秋熙童恶狠狠的瞪了郑龙强一眼又不屑的看了眼身边的柴闻空,对于他发现本来要说出口的话表示极其的不满,“你们有事吗?”
      
      “我跟好同学好室友坐在一起吃饭,你有意见吗?你算老几?”郑龙强的目光在面前这个寸头男子身上打量着。
      
      其实司马书很讨厌这个郑龙强,但一般都不跟他计较,没意义。低头不见抬头见,何必呢,浪费时间。如今他却出言不逊,“我记得你去年好像挂了一门课。”
      
      “你瞎说,我学习很好,要不是你在,特等奖肯定是我的!”郑龙强胸有成竹道。
      
      要说郑龙强这话倒是不假,学习是不赖,“是吗?可我怎么记得,你挂了一科《素养》呢?”说完还笑呵呵的问了下对面的柴闻空,“是吧啊?我好像没记错。”
      
      “你!”郑龙强气急,“你说我没教养!”
      
      “我没说,我只是说你挂了一科。”司马书丝毫不受影响,不停的往嘴里暴风吸麻辣烫,“好吃。”
      
      秋熙童一直在憋着笑,看郑龙强脸都气绿了。
      
      “你笑什么笑!跟他玩的,没几个好人!”郑龙强说着端起饭跟柴闻空使了个眼色,离开餐桌走到旁边。
      
      “为什么他说跟你玩的没几个好人?”秋熙童终于笑出了声,举着大拇指。
      
      “他那人就这样,我每次考试都压他一头,而且我还总缺课。但没办法啊,谁让这些课我都学过。他可能看不惯我吧。”要是平时,才懒得跟他计较,无聊至极。
      
      “我当时上学的时候,有个男生总是有事没事就撩闲一个女生,那个女生烦得要死要活的,后来两人成了。”
      
      司马书停筷,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秋熙童本来就是找个话题说一说,但是说完才觉得好像有歧义。
      
      “吃醋了嗯?”司马书宠溺的捏了捏他的脸。
      
      秋熙童愣住,“你干嘛?”
      
      “没事,放心,他喜欢女的。”郑龙强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秋熙童连着摆手,这下算是解释不清了。
      
      “熙童,如果,有一天,我变老了,就是,满脸褶皱的那种,会怎样?你会怎样?”司马书看着他问道。
      
      “不会怎样啊,这不是很正常,估计全世界也找不出第二个像你这样的人了吧。”秋熙童觉得这都没什么。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