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猴子捞月

      “走了?!你怎么能让他走呢!我还没跟他算账呢!凭什么二话不说上来就给我一下子,这算什么事啊!”秋熙童七个不服八分不愤。“他都跟你说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一些陈年往事。”司马书笑着说。
      
      “那你俩见过了?”秋熙童问他。
      
      “严格来说,算上这次第二次。”司马书看着他说。
      
      “那不还是见过吗?我发现你这人怎么还没是就装傻卖萌了?不能有什么话直接回答,一定要拐弯抹角的说出来,这样显得你有文化有内涵,比较高深莫测不容易被看穿?”秋熙童再问。
      
      “不严格的说,这是第一次见。”司马书又答,顺带着看他一眼。
      
      “……”“我想捶死你。”秋熙童握紧拳头说道。
      
      就在他们说话的功夫,那个播音腔响起,“两天时间到。”
      
      六个人再次坐在幽毯上聚齐,只不过何沁他们还是一副臃肿的模样。
      
      “你们顺利的完成了第四个任务,那么最后一个任务,就需要你们合作完成。”
      
      话音刚落,四个臃肿的家伙就恢复了原来骨瘦如柴的模样。
      
      “猴子捞月,你们都应该听过。最后一个任务,便是摘月。”“天上那轮弯弯的皎洁明月看没看到,想办法,摘下来,任务便结束。我会把你们送到离月亮最近的地方,剩下的,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猴子捞月?!那不就是可望不可及,凭幻想办的事情吗!怎么可能把月亮摘下来!”“就是说啊,那猴子不都一个个掉到井里去了!”“我觉得,这任务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就是想让我们都死在这里,亏得我还在高兴变了回来!”“怎么办,我们现在是在树顶上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你们看,天上的月亮好像真的触手可得诶。”“那是你的错觉,我们其实在山上。”
      
      不管在哪,此时周围云雾缭绕,但却能鬼使神差的看到天上的一轮圆月,皎洁无暇的光芒撒到每个人的侧脸上,是一阴一阳的状态。
      
      司马书还在一边被秋熙童盘问。
      
      其实也很无奈,他想说什么,又不能说,“先把月亮摘下来吧。”
      
      别的话他们没听清,这句话那四个人倒是听的一清二楚,乐任飞回过头,“那你倒是去摘啊!”
      
      司马书看他一眼,没去理会。
      
      “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回事,不想合作是吧?那你就是死在这,也特么的摘不到。”乐任飞说。
      
      “乐任飞,你怎么回事。”林洛威拉住他。
      
      “怎么说话呢?”秋熙童看不惯,没找他没惹他,这算什么事。
      
      “我怎么说话,你看他那什么眼神,当我是白痴一样吗!”乐任飞追着不放,挣开林洛威的手,肋骨的外翻,加上他像机关枪似的突突个不停,怎么都觉得他此刻的行为格外的搞笑。
      
      秋熙童转头去看,司马书根本就心思不在这里,更不屑于要跟他们吵,估计刚刚那个棺材司马肯定跟他说了些东西,是不想让他知道的。可也没问出什么,毕竟司马书不想说的东西,他问也问不出来,气不打一处来,“少说几句没人拿你当白痴。”
      
      听着好像不会休止的争吵。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司马书总觉得那人跟自己说完之后,脸上的肉好像在逐渐的萎缩,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看来他只能先试着,去疏离秋熙童了。
      
      可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靠近他,把还在跟乐任飞吵的秋熙童拉过来,面无表情,冷言道,“都少说几句吧。”
      
      “你?少当和事佬!”乐任飞像是又犯了那会惩罚时的毛病。
      
      果然,当时他就应该死掉。
      
      司马书没心情去跟他争论,“你们要是不想做任务,就不要挡路。”
      
      “做做做,怎么能不做呢。”何沁忙着说,要知道虽然他一身铁锈,但至少没他们那么惨,而且一路过来,总觉得他还是有两下子的,要想活着出去,就要团结,“之前那声音不也说了,我们要合作完成任务,现在应该就是了吧,别吵了都,好不容易走到这里,就差最后一哆嗦了。”
      
      虽然乐任飞依然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但想活下去念头更多,所以这个事实不置可否,也就把那口不服气咽了下去。
      
      他们所站的位置,真的用高耸入云来形容绝对不为过,月亮好像伸手就能碰到,近在眼前。
      
      司马书伸出手臂,张开五指,犀冷的月光透过手指,打在他的脸上。明知这个任务是不可能完成的,但还是要试一试。
      
      这世上很多事情都是如此,明知会撞南墙,依然不想回头。
      
      “怎么,我们难不成还真的要跟猴子似的,一个串一个?这根本就不可能的啊,天文地理自然科学都学过吧,那月亮它本就在地球之外呢,除非我们跑出地球。”项李摇头。
      
      “试试吧。”司马书突然说话。
      
      “啊?”秋熙童震惊,以为他觉得这是在做无用功,没想到率先提出来的竟然是他,拉到一旁,悄声道,“你都知道做不到,为什么还要提出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司马书望向天边的明月,这么圆,可能是要十五了。
      
      “开玩笑吧,这月亮是在上面,我们怎么能保证爬那么高不摔下去?”林洛威一脸不解。
      
      “想办法。”司马书说道,环顾四周,他们的确出在云雾之中,看不清楚脚下的样子。小心地伸出脚,四下探查,又蹲下去,云雾之厚,根本就不是蹲下去就能看到的,此刻他也判断不出身处哪里。
      
      正要往远处走走,被秋熙童拉住,“你去干什么?万一,万一是悬崖呢!”想到这个,秋熙童恐高的毛病又犯了,感觉腿在不受控制的抖着。
      
      “没事。”司马书挪开他的手,拍了拍。
      
      试验着走了几步,是平的,又感觉软软的,踩不透,莫非他们都站在幽毯上?一回头,正看到跟过来的秋熙童,“你干嘛!不是怕高吗?”
      
      “我,我不能再错过你了。”秋熙童其实怕的要死,这已经是他在心中第几千次自我催眠安慰:不用怕,没事的,脚下是平地。
      
      可越这样越是害怕,反而加深了高度的这个印象在心里。
      
      “没事,放心吧,你回去等着好了,我觉得我们还站在幽毯上。”
      
      “是吗?”秋熙童踏了踏脚,好像是软乎乎的。
      
      走到远处,司马书摸了摸下胸前垂着的手,又捏了下手指,就听到一个和他一样的声线出现在耳边,“怎么,想好了?”
      
      “没有,你帮我拖延一下,下次进这里的时间,能做到吗?”司马书问。
      
      “你要我怎么说你好。我尽量。”棺材司马说。
      
      “好。我们现在在哪里?”司马书问他。
      
      “无可奉告。”棺材司马说的话就很欠揍。
      
      这人。
      
      司马书他们并不在幽毯上,但具体脚下是什么,云层太厚,看不清,只看到是黑色的东西,踩上去有些软,姑且理解为山头吧。
      
      没有□□没有工具没有绳索没有火箭飞船,只能搭人梯了,问题是,都没经验,也没支撑,总不能就这么悬在云上。
      
      “找到了吗?”秋熙童看他回来问道。
      
      司马书摇头。
      
      “他们都走了,自己去找了。”秋熙童无奈,拦也拦不住,那四个人就走了,也问过他要不要一起,但他还要等司马书回来。
      
      司马书突然笑了,感觉这些像是在戏弄他一般,命运有时就是如此的捉弄人。“走就走吧。”
      
      “何沁,死亡。”
      
      突然传来的声音,在云间传播着。
      
      果然,就应该一起行动的。
      
      “这就,死了?”秋熙童再次发出感慨,虽然真的有些习以为常,但每次有人死,他还是想感慨一番。
      
      “世事无常,生死难料。”司马书想坐下,但是坐下就被埋在了云中,虽然身上的铁锈能让他在云朵中稍微显露,可浓重的云让他透不过气。
      
      “那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秋熙童话音刚落,就听到周围传来几声喊叫。
      
      “项李、乐任飞、林洛威,死亡。”
      
      “我靠!”秋熙童觉得也没过几分钟,怎么又死了,“真的就剩我们了?”
      
      “嗯。”“你过来。”司马书让他站的近些。“你有没有过什么,不想做试着寻找解决办法,但最后又不得不做的事情?”
      
      “不捞月亮了吗,怎么突然问这个了。”秋熙童费解。
      
      “不想摘了,没意义。”司马书摇头。
      
      “那我想想。”秋熙童真的思考起来,“有吧,在军校那会,刚入学,被没收了手机,我就反对,非常坚决的反对并抵制。然后被老师拎了出来。我就去找证据,证明我的做法是对的。”
      
      “然后还是上交了手机。”司马书插话。
      
      “哈哈哈哈,是的。”秋熙童笑着说。
      “其实长大了才知道,有的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还是小时候好。”
      
      “嗯。”司马书点头,他好像没什么好的童年。“给我讲讲你以前的趣事吧,什么都行,就是想听听。”司马书转过头认真的看着他,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听到了。
      
      “你想听什么时候的?”秋熙童问。
      
      “随便。”司马书什么都想知道。
      
      “嗯……”秋熙童靠过来,“小学的时候我妈不让我吃辣条,说那东西不干净。辣条你知道吧?周小玲,卫龙,知道吗?”
      
      司马书一脸鄙夷,“知道。”
      
      “哦,她不让我吃,但我想吃。没办法,我只能偷着吃。而且你知道,那个年代零花钱少啊,少得可怜,我就只能死皮赖脸的从其他地方扣,比如午饭吃盒饭吃的稍微差一点。当时我上学的地方离家比较近,我爸妈也比较忙,就我自己跟同学一起上下学。然后有一天,我偷偷在学校门口小卖店吃辣条,我从玻璃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你猜是谁。”
      
      司马书忍俊不禁,“你妈。”
      
      “没错,这给我吓得,辣条都掉地上了。”秋熙童说完笑了起来。
      
      “然后呢?”司马书追问。
      
      “然后我就不记得了,估计是被说了吧,反正印象不深刻,小时候淘气,总是被说,没办法。”秋熙童小时候能记住的也都是片段。
      
      司马书盯着他,有个美好的童年,真好。他那个时候,要么是被打,要么被骂,然后去干活,好像,没有什么其他有意思的事情了。唯一有意思的,就是快要过年的时候,能吃上几块肉。再后来,他就漂泊在外,一直到现在,想想都挺悲哀的。
      
      “你想什么呢?”秋熙童歪过头去看他。
      
      “没什么。你继续。”司马书笑着摇头。
      
      “哦。然后我还记得我有一个同学欠我两毛钱,那个时候没手机,哪有这么发达,我那个同学,就去话吧打电话,跟我借了两毛钱,我印象特别的深,到现在没还我,估计他肯定不记得了。哈哈哈哈。现在我还记得,是不是挺小心眼的。”秋熙童说完就忍不住笑。
      
      “没有,挺好的。”其实司马书有点羡慕他。
      
      “真敷衍。”秋熙童撅了噘嘴。
      
      “没有,真的觉得挺好的,至少童年还有很多乐趣。”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