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假司马书

      以至于司马书忍不住伸手想要去触碰这个跟他一般模样安静躺在光芒之下的人。但这时才看清那人周围的光芒是一个个小光点组成的。而“混沌”的开启,就是在小光点全部钻进了他的体内,准确的是,他的玉币之后,立刻开始的。毫无准备。也就是那以后不久,玉币就变成了手的模样,依旧无法摘下。
      
      而那个躺在光芒之中的人,也随着光点,一点点的消散。
      
      “司马,司马,哥,叔!你别吓我,不能就这么死了啊你。”秋熙童摇晃着他。
      
      司马书感觉有人在叫他,缓缓的睁眼,刚刚,是梦?
      
      “你总算醒了,可吓死我了,你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或者是,恶心想吐?”秋熙童焦急地问。
      
      司马书笑着,指了指空荡荡的肋骨下面,“你觉得我有东西吐出来吗?”
      
      “刚刚你被那些白烟撞下幽毯,就晕了过去,我怎么叫你都不醒,可吓死我了。”秋熙童这才松了口气。
      
      “白烟?”司马书问道,原来只有后面那些是梦境啊。
      
      “嗯。那个吕菲,她跟你说什么?”秋熙童问他。
      
      司马书摇头,“没什么。”抱着他的蛋就往身后的密林深处走,他要去会一会这个神秘的人。
      
      ·
      
      “他们,这就走了?”“不然呢?等着看戏?”“好歹帮我们把蛋带上。”“做梦呢吧你,还帮你把蛋带上。”“那他们离开,不就是找到孵蛋的办法了吗?”“没看刚刚那四个人化作一缕缕白烟钻了进去吗!”“司马书都晕过去了,也不知道吕菲跟他说的什么。”“管他呢,反正我们现在这样子,估计也活不长。”
      
      ·
      
      “你干嘛去!你停下!”秋熙童在后面喊着,司马书飞快的走前前面。
      
      很快,司马书就看到一大片曼珠沙华,他知道,就是这了。
      
      他并没有得到任何指引,但就觉得该往这个方向走。
      
      “你到底要干什么!”秋熙童总算追上来。
      
      “我在找一个答案。”司马书看着那个墓碑,后面是一个大坟包。上面工整的刻着一排排符号。
      
      “你就找这个?”秋熙童凑上前,肘部夹着那颗蛋。“为什么这里会有一个墓碑?”
      
      “不知道。”司马书四下找着,最后还是拿出那把匕首。在地上掘了起来。
      
      “不是,你能不能跟我说,你到底在干什么!”秋熙童觉得他也疯了,自从有了那一串白烟,这人就开始不受控制。
      
      “我不告诉你,我在找一个答案。”司马书停手,“你不是不想让我再进‘混沌’了吗,这可能就是解决的办法。”“帮忙啊!”
      
      两人挖了好半天,才把墓碑下面挖开。但没想到跑出一大群黑灰色胖乎乎的老鼠,在他们脚下四处逃窜。
      
      着实被吓了一跳。
      
      “我说你这不是刨人家祖坟吗?连老鼠都刨出来了,不过,它们怎么还能活着?”秋熙童问。
      
      司马书心道,“我就是别人刨祖坟刨出来的,刨个别人的怎么了。”“我哪知道他们为什么活着,再说了,你怎么知道这是祖坟?”
      
      “我猜的。”“啊!完了!”秋熙童把蛋放在了脚边,没留神,一脚踩了上去。但没想到却出来一个浑身白乎乎的带着绒毛的小鸟,现在正瞪着圆圆的黑色眼睛盯着他。原来根本不用孵,直接砸开就可以了!“司马,司马!你先别挖了,砸蛋,砸蛋,这蛋根本不用孵的,砸开就行了。”还指着脚边的小白给他看。
      
      司马书抱起那颗蛋,砸了下去,还真冒出一个小鸟,只不过身上是黑色,眼睛是白色的。“可爱倒是可爱,但,有点小吓人啊。”说完转身又去对付露出来的黑盖棺材。“搭把手,把盖子给我抬起来。”
      
      看到静静躺在棺椁里的人的那一刻。不止是秋熙童,司马书都惊呆了。
      
      秋熙童指了指躺在里面的人,又指了指身边的人,“这,这,这不就,就是你吗?”都惊的结巴了。
      
      司马书也不明所以,一个声音回荡在耳边,“那是你的根,过来寻我,不要忘本!过来寻我……”“那是你的根……你的根……”可他的根为何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司马书?”秋熙童也很吃惊,为什么两个人一般无二,长的如此相像,但还没到发呆走神听不到别人叫他的地步。
      
      “嗯?”司马书问。
      
      “为什么你……你们是一个人,你还有同胞兄弟?”秋熙童忍不住俯身去看,就连眼下的一颗泪痣都长在同一个位置。
      
      “你逗我呢吧。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司马书一脸懵。好像看到了从前刚被下棺的自己。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司马书”,活灵活现,有血有肉,简直就像是在照镜子。
      
      面前的人在他们的专注注视下,开始变得透明。
      
      司马书还没来得及做反应,棺椁里的人突然坐起。接着就感觉身体一紧,那四缕白烟便从骨头中飘出来,钻进了棺材里的“司马书”身上,有血有肉的司马书立刻站了起来,机械的从棺椁里迈了出来,来到司马书面前。
      
      ·
      
      “卧槽了,这充了气的身体真是干什么都不行啊。”林洛威想着挪动挪动,总觉得屁股下面都快要坐出水了,而且魔毯虽然一直保持平稳的飘在半空中,但是软绵绵的实在难受。
      
      “妈呀!”“完了。”何沁突然惊呼,“我蛋找不到了!”
      
      “什么?”三个男的齐刷刷的扭动着笨拙的脖子,看向那边,只觉得身下一紧,但随后意识到不是那个蛋。又看了看身边的蛋,都还在,“那你的哪去了?”乐任飞最难受,几乎是背对着问的她。
      
      何沁努力的低头,但是身上的骨头全都肿胀,导致她的活动受限,“你们帮我看看,到底是哪去了,别一点希望都不给我。”一向开朗乐观的她,此刻突然带了些哭腔。
      
      “别急别急,我们帮你看。”项李,扭动着,尽可能的仔细去找。“诶,你身子底下那个紫色的,是幽毯的颜色吗?”然后又看了看旁边二人的,都是暗红色的,而且他也清楚地记得,自己的也是暗红色的。
      
      “那是一个鸟吗?”林洛威努着嘴,何沁下面却是有一个紫色的毛茸茸的东西。
      
      “你能不能挪动一下,看看。”项李说道。
      
      何沁费了好大劲,半天才从软乎乎的幽毯上挪了一个坑出来,露出一个鸟头。
      
      “哎呦我去,你蛋孵出来了?”林洛威惊呼,本来还不抱希望,没想到她竟然悄无声息的孵出了蛋。
      
      “啊?是吗?我看不到啊。”何沁努力的扭动着身子,想看看他们嘴里的那个紫鸟到底长成什么样。
      
      “你怎么弄的啊?就放在身子底下吗?像老母鸡那样?”说完,项李开始扭动着身子,想把身边的蛋挪进屁股下面。其他两人也是一样的扭动着。
      
      只听得几声,“咔咔”,一个个蛋应声而碎,红绿黄三个颜色的小鸟出现在身下。
      
      惊吓不言而喻,但更多的是觉得幸运,本以为这次定是必死无疑,没想到竟然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破解了孵蛋的难题。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项李忍不住感叹,“我还以为我们变成这个样子,真的,就废了。”
      
      “谁不是这样想的,老天爷还真是眷顾,我都变成这副德行了,没想到还能苟延残喘到这个地步。”乐任飞又想起杜河了,心中满是愧疚。
      
      “到这个地步,走一步看一步。”何沁对于吕菲的死亡,好像因为身体上的剧烈不适变得没那么的在意。
      
      “我倒是觉得,这就是天意啊!老天爷都不想收我,你说说,我都变成什么奶奶样了,骨头都水肿了,在水里一冰,还没死。”杜河说着,“福大命大啊。”
      
      ·
      
      棺材里出来的司马书,好像比真的司马书高大威猛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脚底有肉身披人皮的缘故。
      
      站起来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掌打晕旁边的秋熙童,也不等惊呆了的司马书冲过去想要看看他的情况,就把“司马书”一下子拎了起来,冷笑着歪头看着他,好像从来没见过一样。
      
      司马书还真的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说实话,当初他只是知道他被人从孔雀河上游的楼兰古国的墓地中被挖出来。但从那里到研究院,这一路长途跋涉,究竟遇到了怎样的事情,他毫无记忆,毕竟他是在研究院醒来的,在那之前,他们大概也对他进行好一番的探究了,而且那些曾经的考古学者和研究人员就在他逃跑之后也消失不见。
      
      这一点一直让他很是疑惑。后来有机会,也不是没有再次深入戈壁沙漠。就在资料所说的那个位置,找了当地最好的向导,可是几次都没有找到过任何有关于他绅士的线索,所有的资料和人,除了他自己和带出来的那些资料,在他出去之后全都不翼而飞人间蒸发。
      
      后来没多久,‘混沌’就开启了,他频繁进出,加上要上学打理公司一堆焦头乱额的事情,慢慢的也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件事了。现在他好像突然间就意识到,这‘混沌’不仅仅是自己开启的,而且一定跟自己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想,你应该知道,也看到,我们两个长得一样了吧?”棺材司马把他放下说道。
      
      司马书愣愣的点头,心里好像有些想法。
      
      “知道就好,其实,我就是你,但你不是我。”另一个司马书说。
      
      司马书皱眉伸脖,一脸迷糊的看着“自己”,“什么意思。”
      
      “那个女的不是跟你说了吗?怎么没记?”另一个司马书又道。
      
      司马书怎么会不记得,可他没从那些话中找到任何跟棺材司马有关的事情啊。“记得”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他。“但你也不用打晕他吧!”
      
      “你还是不记我说的:不收起你那廉价的爱,‘混沌’迟早会关闭!到时候,你的秘密世人皆知,而到时你也将不复存在!”另一个司马书继续道:“你当我是在跟你说笑闹着玩吗?我们本来永远不会相见,只因为你动用了特异功能,将他,带了进来,这已经打破了‘混沌’该有的法则。”
      
      司马书觉得他这说的未免太过牵强,这又跟他的特异功能怎么扯上了关系,既然有着功能,那还不能用了?“有功能就是用的,用用怎么了?”
      
      “你用,无妨,但你,心里对他是什么感觉?你敢告诉我你不喜欢他吗?”棺材司马咄咄逼人,走到他面前。
      
      “我……”司马书目光躲闪,不敢直面眼前这个所谓的另一个他。
      
      “我就是你,但你不是我,我就是守在这‘混沌’之中维持秩序的人。”那个司马书说着。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