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白烟

      门终于被打开,只不过他们想不到,外面是一片火海,而他们此刻,正在一棵大树的顶部。孤单的冷库悬在上面,司马书不知道此举究竟是对是错。
      
      “现在可以谈谈了吧?”秋熙童问他。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看样子,今天是一定要说了,问题前火后冰,一冷一热要感冒啊。
      
      “你想谈什么。”司马书望着下面一片火海,进退两难,“你在门口守着,我去去就来。
      
      回到冷库中,把橘子都搬到门口,有热浪冲进来,感觉稍微好一些,一部分放到门口,一部分挡住门,虽然没什么作用,而且那门也没有要关上的意思,不过防患于未然。
      
      “我说我喜欢你!”秋熙童看他忙前忙后,又说了一遍,吼着说的。然后就蔫了下去,“你怎么想的?”
      
      眼看着火苗窜了上来,“我也喜欢你啊。”司马书本想着能拖多久是多久,但谁想到他逼得这么紧,好像现在不说,以后就再也没机会了。
      
      “真的?”秋熙童又惊又喜。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的手是怎么回事了吧?”这是秋熙童心中一直存在的疑问。
      
      “我怀疑,你是故意这样说,来套我话的。”司马书刮了下他的鼻子。
      
      “我没有。”秋熙童有点不好意思。
      
      “那就别问。”司马书将他揽在怀里,一个吻,堵住了他想要说的话。
      
      虽说,这个吻来的太过匆忙,不合时宜。
      
      ·
      
      “好嘛,你们还真让我失望。竟然没有一个人,能逃出来,历届骷髅争霸赛最弱鸡的一次了,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播音腔说道。
      
      十个人以各种千奇百怪的样子汇聚在一起。除了司马书和秋熙童看着还算是正常,其余的要么目光呆滞,要么浑身肿大没个人样。
      
      “第四个任务,其实很简单。孵蛋。你们每个人,都会分到一枚蛋。保证四十八小时内,将里面的生物孵化出来。”播音腔说道。
      
      说着,每个人的身边,都出现了一枚人头大小的深褐色蛋。
      
      “前提是,温度条件环境方式方法等要你们自己把控。不过我保证,在对的方法条件下,蛋的孵化只会少于四十八小时。就是说,只要你们办法用对了,就绝对可以孵出来。”
      
      这次,十个人聚在一起,没有被分散开。
      
      吕菲,林洛威他们就是想孵蛋,也孵不了,一直被泡在阴阳池中,汤已经完全被骨头所吸收,现在全身骨骼涨的发亮,好像一戳就破,气球一般。
      
      而那四个,就像是灵魂被抽走了,两眼无神,嘴里念叨着什么,但是还听不清。
      
      如今看来,就只有司马书和秋熙童二人能挑此重任,但还没有门路。其他人都是摆设废柴,怕是只有交代性命的份了。
      
      “你说要怎么才能把蛋孵出来?”秋熙童的手在蛋上摸着,回想起刚的那个吻,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好像做梦一样,但那炽热的感觉却是真的。
      
      “你在想什么呢?”司马书看他在愣神,还不断的舔嘴唇,“专心点!”敲了敲他的头。
      
      “哦。”秋熙童很委屈的摸了摸被敲的位置,“很痛诶。”
      
      司马书凑过去,捏捏他的脸,“别瞎想,办正事。”算下来,他好像,几千年来都没有跟谁有这么亲密的动作吧。
      
      “什么都没有提示,要怎么才能孵出来啊……”秋熙童不明白。
      
      无事可做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特别慢。
      
      两个人已经干瞪眼瞪着这个蛋不知道多长时间了,在昏暗的森林中,又没什么时间概念,连着几天,天上的月亮就没变过样,画上去似的。若不是声音响起,根本就没时间观念。
      
      “你以前来这里,有这么奇葩吗?”秋熙童问他。
      
      “没有,比这个残酷多了。”司马书摇头。
      
      “有多残酷?”秋熙童觉得这样已经很有违人伦了。
      
      司马书想了想,大概就是从见到秋熙童那次开始,“混沌”就变得不太一样了,以往开局便杀,哪会像现在这般温柔的慢慢渗透,还给规定原则,有据可循,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从前那般残酷的模样,竟变得温柔起来。当然,这是相对的,对于司马书来讲,从前恐怖的不是断胳膊断腿,也不是多大的杀伤性武器,而且那种氛围,人和人之间的猜忌,这就足以杀掉一个人,更何况,失了心智的人,本就成疯成魔,那还会顾及很多。
      
      而现在呢,每个人,面前这几个痴傻的人不算,毕竟不知道他们刚刚经历了什么。总之,每个人的心中,还都留一份善念,包括他自己。
      
      因为一个事情接着一个事,他根本来不及去细想这之间的变化究竟为何。现在空出时间,倒是真的可以去思考一下。
      
      “就像是斯大林战役一样,士兵活不过五天,我们活不过一天。”秋熙童好歹也是军校出身,对这些历史上的战役还是有所了解,“但现在,好像不能这样比喻吧?”
      
      “那我给你举个例子。”司马书在幽毯上盘腿坐下来,好像并不打算再去找寻孵蛋的方法。
      “有一次我进来,那时还是每月四次制。我上次的伤还没好,就到了下一场,几乎身上没有好地方,说远了。”
      “那次我们一行十五个人,来到一个荒岛上,岛上的景色倒是不错,但是每隔一天,就会死一个人,而且还是莫名的死亡。就是那种,上一秒还在眼皮子下面说话,什么事情都没做,什么东西都没吃,就在你面前,突然疯了,就开始抓挠自己,直到把内脏如数掏出垂在外面,还死不了,还要捏着内脏玩耍;还有的把眼睛挖出,用脚踩;活生生把舌头从嘴里拉出来;还有几人围攻一人,生生拔去头发,撕扯脸皮,切掉升值器,砍掉鼻子,剜去髌骨,挑掉手脚筋。总之,堪比四大酷刑。”
      
      司马书看他面色不太好,没想再说下去,而且自己也不想回忆起那次,因为那次做恶的人,也有他一个。
      
      可能是被迷了心智,也可能是被控制,也可能是触及了心中的邪恶。
      
      像现在这种,简直就再温和不过了。
      
      “那你呢?你是怎么挺过来的?第一次又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能反复进来多次?就没想过不要再进来,去关掉它?就没想过这奖金何来?就没想过自己有可能再也出不去?就没想过……”秋熙童再次抛出一连串的问题。
      
      “打住,我想过,但有很多事情都身不由己,况且……”司马书停顿,思量再三,“我说我长生不老,你信吗?”要说没在秋熙童的眼睛里看到惊讶是不可能的。
      
      “我信。”秋熙童点头。
      
      “为什么?就因为,我帮你?”司马书故意问他。
      
      “不是。就是信你。”秋熙童异常的坚定。
      
      司马书看他坚定的眼神,并不像是在敷衍他。就跟他挑重点讲了一下来龙去脉。
      
      “你活了这么久?!还能保持不老容颜?!”秋熙童实在是惊讶,虽然知道他特殊,但没想到这么特殊。
      
      司马书没有跟他说自己是千年古尸,那样他怕会被吓晕过去,以后日子还多着,有的是时间说这事。“你的重点不应该不放在,我为什么每次都能活着出去吗?”
      
      “哦,可能,这几次跟着你,习惯了?”秋熙童笑了笑。
      
      “随你。”司马书说。
      
      “不是,你等等,我好好梳理一下。那也就是说,你也不知道怎的,就被卷了进来,然后发现自己长生不老?而且这鬼地方活着出去还有钱赚,你也就一直没有寻找关闭它的办法。就是说,我现在喜欢上了一个大叔?而上次你就的那个人,和你孤身一人去找的那批人都知道你长生不老?所以才抓了人威胁你?”秋熙童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人的背景太复杂了。
      
      “你也可以这样理解。”司马书点头。
      
      “那我应该管你叫什么?”秋熙童又一次想起刚刚的吻,这是一吻定情了吗?还是,一时冲动?
      
      “想叫什么叫什么。”司马书的视线再次落到那张柔软饱满的唇上,感觉真美妙。
      
      “不过,我们是不打算孵蛋了吗?”秋熙童手碰到了身边的那颗圆滚滚的蛋,这才想起,他们已经悠哉好一会了。
      
      “孵吧,像老母鸡似的。”司马书说着盘腿坐在蛋上,不过骨头也没什么温度,看来又是白费力。他已经不想完成这个任务了,索性就静静的等待。
      
      时间仿佛静止,不会发生奇怪的事情,不会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不会有人大喊大叫疯疯癫癫,不用神经紧绷,担心下一刻的安危,不用忍受着身边人一个个离去的痛苦。
      
      可该来的还是会来,随着一声大叫,把司马书拉回了现实。
      
      吕菲突然仰天大叫,痛苦的表情写在脸上,就在司马书和秋熙童奇怪发生了什么时候,她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窜上了司马书的幽毯。
      
      抓住他的胸骨,双眼的怒火能把他燃尽,凑到他耳边,声音低但尖锐逼人,“有人让我给你带话:如果放任爱去流淌,‘混沌’迟早会关闭,到时候,你的秘密世人皆知,不要怪我没提醒过你!在这密林深处曼珠沙华聚集之地有一墓碑,那是你的根,过来寻我,不要忘本!收起你那不值钱的爱意!否则你也将不复存在!草无根,则自衰;人无本,则自毁。”
      
      随着声音在耳边渐远,那四个人竟然化作一缕缕白烟,直直的撞在司马书的胸膛上,直将他撞下幽毯。
      
      “怎么了!”秋熙童跳下去,扶起司马书却被他推到一边。
      
      “吕菲、乐任飞、何宝树、许卓容死亡。”
      
      司马书被白烟撞的不轻,但有一部分模糊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
      
      刚从研究院逃出来的时候,逃到了深山之中,本以为这样就能躲避追捕,但没想到A组织那帮人,竟然比研究院的人行动还要迅速,顺藤摸瓜就找了过来。
      
      不得已,他把自己封在了一个洞中。
      
      但那洞,其实是一个墓穴,之所以在身上之中还没被人发现,是因为伪装的实在太好。
      
      要不是司马书因为洞内太黑,不小心摔倒磕破了膝盖,血液被洞内的石壁所吸收,根本就不会发现这是一座墓。
      
      司马书莫名其妙的打开了一座墓,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根本不在意这些。
      
      便进去一探究竟。
      
      墓内的样子记不太清,而且周围很暗,只记得在墓的中间,有一个泛着光芒的人静静地躺在那里。
      
      而这个人,跟司马书长的一般无二。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