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垃圾大战阴阳池

      “猎杀时间结束。”主持腔男声响起后,大家又坐着幽毯聚在了一起。
      
      司马书的小宠物也消失不见。
      
      这次多了些严肃的气氛,少了些交头接耳。
      
      “你们,大部分人还是挺厉害的,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有三个人,猎杀记录为零,该怎么办呢。”
      
      几个人的目光随着声音,落在一侧幽毯上疯癫的几次都要滚落的金一灵、王久平和江朗锦三人身上。接着唏嘘声一片。
      
      “既然,连一只动物都无法猎杀,后面的任务也没必要参加了,索性……”
      
      众人还在竖耳聆听索性后面的字,没想到旁边突然燃起大火,三副骨架在火海中还依然欢呼雀跃。
      
      火光映在人们的眼中,不一会,回就不再跳动,慢慢的熄灭,幽毯也随之消失。
      
      “好了,这样清净多了。金一灵、王久平、江朗锦死亡。”主持音说着,“那么,接下来是惩罚环节。对了,这次惩罚是和第三个任务紧密相关的。因为惩罚不会结束,除非每组找到相对应的解决办法。”“脱离惩罚的时间越短,你们第四个任务获得的时间就越长,惩罚持续时间两天。”“007、015惩罚最轻;009、002、012、011惩罚稍重,010、013、014、004惩罚最重。”“祝你们好运。”
      
      ·
      
      司马书只觉得眼前一黑,再睁眼,就觉得阵阵冷风从头顶吹过,转过身去看,身后顶上一排制冷机正嗡嗡的运作着。周围地上一圈结着霜的橘子,四壁上也附着着一层薄薄的霜。
      
      “这,这也太冷了吧……”秋熙童睁开眼后的第一句话。
      
      “我们在冷库。”司马书摸了摸冰凉的橘子之后下了定论。况且,橘子上还贴心地放着温度计,现在是二摄氏度。
      
      两个人都只穿了条牛仔单裤,司马书上面穿了件T恤,外面罩了件薄外套,秋熙童则是一件帽衫,没绒的那种。
      
      两天要是都呆在这里,怕是要冻死的节奏。
      
      “这不就是密室逃脱吗!”司马书转了一圈,看到一个大门,就跟在斐蒙那里看到的那扇小的差不多。只不过,这个门上有转盘,转盘一圈是360个刻度。转盘上还有一个圆形旋钮,旋钮上有一根指针,看样子是可以旋转的。
      
      “真的像诶。”秋熙童在冷库里转了一圈,也有这个感觉。
      
      关键是,没有任何线索。
      
      “这真的是最轻的惩罚?”秋熙童不停地走动,温度太低,若是站着不动,怕是会更冷。
      
      “不知道,可能是反过来的,也可能确实如此。”反正没有套路就是套路。
      
      ·
      
      吕菲、乐任飞、何宝树、许卓容被丢在了一个满是垃圾的废墟之中,而这废墟,是在几十米深的地下甬道之中,甬道中臭气熏天,难掩的恶臭扑面而来,让人喘不过气。
      
      吕菲虽说经历了些磨难,但依然受不了这场景,虽然没晕过去,但也连连后退,一直捏着鼻子就没松开过。
      
      就想不明白,这倒霉地方怎么全让她赶上了,难不成这是变形计?而她就是要被改造的主人公,试图在这艰苦的环境中成长?回到正常人的轨迹?
      
      如果是这样,她宁愿选择去死。在家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过惯了,就差上厕所保姆都替了,哪见过这场景。
      
      “卧槽,这是垃圾场吗,怎么,要挑垃圾?”
      
      乐任飞最痛苦,若不是杜河帮着他杀了几个,根本就完不成,但没想到因为帮他,杜河反而成了惩罚最重的那个人,心里非常的过意不去。再加上之前又把他拉下水,怎么觉得他俩前世今生像是一直纠缠在一起,难解难分。而他自己就是那个扫把星,专克杜河。
      
      “不是说要从惩罚的地方逃出去吗?那就是密室逃脱了。”许卓容捏着鼻子,这实在是太味了。平时路过垃圾桶都要快走几步,这会处在一个封闭不通风的垃圾场里,还是地下的,什么感觉就不用费力形容了。
      
      “密室逃脱?可这一堆垃圾……”何宝树看着前后左右将他们团团围在中间的垃圾堆,怎么看都不像是密室逃脱,倒像是垃圾大战。
      
      “没有提示吗?”许卓容有些不明所以,这就是惩罚了?中等级别的,除了鼻子遭点罪,好像没受什么皮肉之苦。不过垃圾场里走一遭,想来什么异味都无所畏惧了。
      
      众人等了一会,也没有声音,看来是没有提示了。
      
      许卓容尝试着放开读者鼻子的手,那一股浓郁的垃圾酸臭味直入鼻腔,差点被呛一个跟头,赶紧又堵了回去,“卧槽,这太特么的味了!”
      
      “我想说点不要合乎时宜的话。”何宝树突然张口。
      
      “说。”
      
      “我有点饿了。”
      
      “大哥!真有你的!”许卓容本打算抱拳,但刚松开那味道就钻了进去。“大哥你厉害,这里找找估计还能有些汉堡鸡骨头什么,没准能充充饥,你要不凑合凑合。”
      
      “你还能饿!闻都闻饱啦!”吕菲惊呼着终于有点活过来了。
      
      果然人的适应能力就是这么厉害。
      
      “现在要怎么办?”吕菲的声音本来就细,再捏着鼻子,更加的尖声尖气。
      
      “在垃圾堆中杀出一条血路。”许卓容信誓旦旦。
      
      ·
      
      “我左边热右边冷,是我身体出毛病了吗?”林洛威被吊在半空中说。
      
      “不是你半身不遂了,是真的这样,你看下面。”项李说着。
      
      四个人拍成一列,分别被一个挂猪肉的上面还有血迹生锈的钩子从胸膛穿过,钩在半空中。左边下面是还冒着泡,滚滚热浪的滚烫红油池子,右边下面是是森森寒意飘上来的冰水池。
      
      整一个阴阳池。
      
      “我们不会被放下去吧?”何沁话说完,就觉得再往下降。
      
      “你是乌鸦嘴吗?”杜河有些哭笑不得,好在只动了一米,就停下了。
      
      他来这里,也是他出乎意料的。就像考试的时候,被抄的人还不如抄的人分数高。本来乐任飞跟个残疾人似的,若是杜河不帮他,肯定跟那三个当场爆燃的家伙是一个下场。
      
      可杜河大概就是欠他的,之前就被他拉下水,现在又因为动了恻隐之心帮他,导致自己猎杀的树数目变少,现在被吊在这么个不上不下的地方,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你说,我们不会……”何沁再一次说话的时候,项李立刻制止,“别,你别说话,小心预言成真。”
      
      “你是干嘛的啊?预言家?塔罗师?”林洛威跟着问。
      
      何沁觉得好笑,“你们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这都什么年代了,别那么封建迷信,刚刚就是一个巧合。我这也是在分析情况,那我说的,就是一种情况。没听过墨菲定律吗?”
      
      “听过,所以说,别说啊。”林洛威看着下面滚烫的热油,想着,这要是里面煮着大骨头,应该能挺好吃的。
      
      “当务之急,不是墨不墨菲定律,而是怎么从这上下去。早点下去,就早点做第四个任务,那下次受惩罚的概率是不是就小了些。”杜河已经点子很背了,不想再背了。
      
      林洛威扭动着身子,转过去看后面,“我觉得啊,我们就是等着被涮的羊肉。你们不觉得,这有点像鸳鸯锅吗?里面加点葱加点蒜加点高汤,放点辣椒,放些蘑菇什么的,一个火锅汤底就此诞生。”
      
      “别说了,我饿了。”项李觉得嘴角有口水流了出来。
      
      “锅开了,锅开了,可以吃了,可以吃了。”外面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和说话声。
      
      “我觉得你才是乌鸦嘴!”何沁在前面说。
      
      “我怎么乌鸦嘴了?”林洛威不服气。
      
      “没听到外面有说锅开了的吗?那下面就是锅啊!”
      
      “可那边始终是凉的,怎么就是火锅了?”项李正问。就听到了开门声。
      
      ·
      
      “我,我,我,感,感觉,好,好,好冷。”秋熙童浑身发抖,牙齿不住的打颤。
      
      司马书也很冷,他还把外套脱下来给了秋熙童。而且他们两个已经费尽的把橘子全部挡在出风口处,可是在这里,他的点石成金不太好用,发不出力,而且那出风口,风力实在是太大,吹的又是冷风,橘子都被冻住,一个个滚了下来。
      
      现在两个人都哆哆嗦嗦的,眉毛和睫毛都挂上了一层白霜。
      
      “这,这么,下去,不是事,我们,就要,被冻,冻死,死在这里了,了。”秋熙童有说话。
      
      “你别,蹲在这,这里。”司马书拉他起来,按理说,他们唯一能感觉到冷的,应该就只有脑袋和身上为数不多的皮肉。可现在的感觉,就好像是个正常人一样,头皮都开始发麻。
      
      “不,不行,行,站起,站起来,面,面积,积,太大,更,更冷,冷,死了。”秋熙童被拉起来又蹲下去。
      
      “站,站起来。”司马书再次拉他起来,如果一动不动,真的就变成冰雕了,活人冰雕。
      
      “你说,说,也没肉,肉,怎,怎么,这,冷呢?”秋熙童舌头都要捋不直了。
      
      司马书脑子还没冻傻,这有风的地方就一定有开关,门上的旋钮也一定有用,不然岂不是把人都冻死了。转念一想冻死也正常吧。但他冻死没关系,不能让秋熙童冻死。
      
      所以坚信,这地方一定能出去。“你,你跑起来,别站在原地。”司马书努力控制着他的牙齿,不让它们碰到一起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司马书颠着步在冷库中仔细地搜索。视线还是落在了那满地的橘子和那个温度计上。
      
      屋内的温度越来越低了,现在已经零下了,再过一会还是出不去的话,真的就要把命搭在这了。“过来!”“数橘子。”分散分散精力还是好的,总比一直在脑子里想冻死了,冻死了不断的自我暗示好。
      
      两个冻得发抖的人,将一个个冰凉的橘子数出来之后,正好是一百八十个。而那个指针式的温度计,现在刚好指在零下五度的位置,比刚才又降了一度。
      
      司马书拿着那个温度计,走到大门前,按照它指针的方向,转动旋钮。又去转那个圆盘,纹丝不动。也对,刚刚他们已经试过了,每个度数都试过了,但无一例外,全都打不开。
      
      这就是个死结,根本就是无解,还妄想着要逃离,真是可笑。
      
      秋熙童靠着门坐在地上,两眼放空。刚燃起的希望又一次破灭,感觉真不好。“司马,我那时候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
      
      “什么问题。”司马书还在研究,他必须要让秋熙童活着出去。
      
      “我喜欢你,那你呢?”秋熙童再问。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