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皮卡丘还是招财猫

      秋熙童正在追寻其他动物,就听到这边有声音,便赶了过来,没想到正看到司马书被剪子狼扑倒在地的场景,想都没想直接冲了过来。
      
      司马书看到是他,手里还什么都没拿,心想这个蠢货跑过来送死,还得用手骨死撑着剪子狼不让他靠近,但显然,剪子狼被他那一声吼给分了些注意力过去。
      
      趁着这个间隙,司马书的手中变出一把六叉戟,直插进剪子狼的胸膛。
      
      一声惨叫,剪子狼连连后退,但还不忘了把尾巴伸过来,此时秋熙童已经赶到面前,趁其不备,举起一把锋利的刀,砍了下去。
      
      尾巴落地,还动了几下,便消沉下去。
      
      “要跑!”司马书从地上爬起来,几步追上去,腾空跳起将六叉戟狠狠的插在他的后背上。
      
      又是几声惨叫,剪子狼扭动着插着六叉戟的身体,想往密林逃窜,但此刻秋熙童和司马书已经追了上去,将六叉戟拔出又一次扎了进去。
      
      剪子狼不再动了,奄奄一息的晃了晃,最后一头栽倒在地上。
      
      司马书过去确认他是不是真的死了。“你怎么来了!你手无寸铁,傻吗?叫那一声!”
      
      “那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它咬断骨头啊。”
      
      “走吧,他死了。”司马书也没再跟他拌嘴。
      
      “你杀了几个?”司马书问道。
      
      “就一个,你呢?”秋熙童没跟他说还碰到个杂碎,断了一节脚趾。
      
      “三个吧。本来是四个,皮带蛇给逃了。”司马书回答。
      
      “那你挺厉害啊,我就杀了个大肚杯,蛮好杀的。”秋熙童说。
      
      “走吧,走吧。”司马书跟他挥挥手,让他跟上。
      
      “你,受到什么惩罚了?”秋熙童才注意到他一身的铁锈。
      
      司马书看了一眼锈迹斑斑的骨头,笑了一下,“没事,体验一下人生。”再看他,浑身上下几乎完好无损,“你呢?你都干嘛了?”
      
      “给人扫,扫墓。”秋熙童回答。
      
      司马书狐疑地看着他有些躲闪的目光,“你有没有遇到其他的东西?”
      
      “啊?”秋熙童忙不迭摇头,“没。”
      
      司马书像是暂且信了他一样,撇了撇嘴。“我刚是跟着黑影过来的,这密林之中,可能还会有其他的生物,你小心着点。”
      
      ·
      
      事实让何沁失望了,良好的开端,有时候也只是表面现象。
      
      那之后走了很久,都没遇见在猎杀名单上的动物,倒是看到一个奇怪的东西。
      
      一个黑影,就像是一团黑烟,形影相随,他们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
      
      “你说,那黑影是什么?”吕菲已经有些神经兮兮的了。
      
      “吕大,小姐。”许卓容差点叫错了外号,“你就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了,这地方很诡异你又不是不知道,搞得我都开始紧张了,不要再烘托气氛了。”
      
      吕菲不理他,继续跟何沁叨叨。在她眼里,何沁就像是天使降临一样的存在。
      
      但天使与恶魔之间也就一线之隔。
      
      “我,我好像踩到什么了。”吕菲突然停住,不敢再走,脚还翘着。
      
      何沁低头去看,她脚下是一个蘑菇头,虽然看着跟蘑菇没什么两样,可它怎么就孤零零的长在了地中央,又不是树根,完全没有生长环境啊。“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你把脚抬起来,绕过去就行了。”
      
      吕菲也想这样做,可脚下的蘑菇头紧紧抓住她的脚,根本无法挪动,再一次急哭了,“这可怎么办呀?我是不是要死了?我还不想死呢,我刚买的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呢……呜呜呜呜呜呜。”
      
      “……”两人一脸黑线。
      
      若是吕菲得罪了何沁,何沁肯定第一个就甩掉她,但目前还没有。
      
      “帮忙看看怎么回事。”何沁叫住戳在一旁的许卓容。
      
      “估计是什么奇怪的东西,用刀试试吧。”许卓容提议。然后趴在地上去看,蘑菇头已经渗出无数触角,将她的脚牢牢禁锢住,所以才无法动弹。“你别动,抚着她点,我来试试。”
      
      许卓容费了好大力才终于将蘑菇头和她的脚分离。这才看清,哪里是什么蘑菇头,分明是一个长满触手的东西。至于名字,叫不出,反正看着就让人犯密集恐惧症。“你脚有事吗?”
      
      吕菲抓着何沁的胳膊,抬起脚去看,摇摇头,目前来说没什么事。
      
      但一个没站稳,何沁也没来得及扶她,就跌到了,瞬间周围就从土里冒出了无数个触须头,跟刚刚那个一样。触须正在向着吕菲的身上探去。
      
      还好许卓容眼疾手快,一把将她拎起,“快走。”
      
      这地方太邪门。
      
      ·
      
      林洛威、何宝树跟项李三个人,打得难解难分,要不是看到一头巨大的香牛,并且来不及刹车并撞上去,打到任务结束受惩罚都有可能。
      
      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有精力,果然泡了血,就是不一般。
      
      “就怪你!打什么打!撞上了吧!”林洛威抢先说道。
      
      “要不是你们财产分割不明确,谁会跟你们动手!我可是个文明人。”何宝树碰了碰眼眶疼都疼死。也真是都多大个人了,什么不能还好说,一定要动手。
      
      “就你们话多,明明是我来的致命一击!”项李不服。
      
      “还要打,还要打,是吧!没完没了了,最后全都受惩罚就舒坦了。”林洛威一边撸着根本没穿衣服的胳膊一边说。
      
      三个人怒目而视的架势被香牛一声巨大的鼻哼声给打断。
      
      “别打了,我让给你们还不行。真是,这一把老骨头,都骨质疏松了,再打几下就零碎了,我们这样,再杀三只不就齐活了,争什么呀,有什么好争的。”
      
      “切!”两个人手臂一抱,同时不屑。
      
      “这样,我们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去杀。”何宝树再次提议,总不能见到一个动物,就打一次,那这要到猴年马月去。何况之前的惩罚已经浪费不少的时间了。在这里,时间就是生命,与金钱无关。
      
      三个人戏剧性的平局了几十次之后,项李终于脱颖而出。
      
      但那香牛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什么玩意!玩什么玩!猎物玩没了吧!”项李气的咬牙切齿,真不知道这帮人的脑回路是怎么样的蜿蜒曲折,而自己还跟着他们被带跑偏了。
      
      “这,什么时候跑的……”何宝树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连声音都没听到,光顾着一决胜负了。
      
      “行了,还会碰到的,下次碰到就你来。”林洛威不想再争吵下去了,做的都是无用功。
      
      默许了之后,三个人继续前进,没走多久,又看到了一只香牛。
      
      “诺,那呢,去吧。”林洛威指了指不远处散发着红酒雪梨香味的正在吃漆黑叶子的香牛说道。
      
      “你们说,用什么杀他比较好?”项李的声音不自觉的压低,好像说大声音,就会把它吓跑一样。
      
      “我哪里知道,你自己想吧。”何宝树也跟着悄声说。
      
      “毒苹果。”林洛威脑子里冒出这么个东西,手里也多了一个。“你也想一个,不然错失了机会,下次就轮不到你了。”
      
      项李不仅弄出个毒苹果,还弄出根长叉子扎着,伸到香牛面前。
      
      可香牛却视而不见,依然低头啃草,“这草能比苹果好吃?”项李嘀咕着,手里又出现了一把毒草,那样子和气味就跟它现在吃的一样,弄了个网兜,兜在它面前。
      
      终于,香牛有了反应。抬起头,用巨大的牛眼瞟了项李和身边人一眼,接着避过网兜,继续填肚子。
      
      “妈的,这什么鬼东西!”项李把网兜拿回来。“看来就要用狠的了。”
      
      项李一炮轰过去,香牛直接炸成粉末,空中弥漫着淡淡的红酒雪梨香气。
      
      还真的香,若是可以,都想带回去一头,肯定受欢迎,遭追捧。
      
      “你们两个就坑我,早用这杀伤性武器不早就over了,还弄那些温柔的干嘛!我又不信佛!”项李已经丢了一地的武器。
      
      “不想着怕有副作用。”
      
      “有个屁副作用。”项李走过去,因为空气中的味道甜甜的还带着酒香夹杂着雪梨的味道,实在有点好闻,便多吸了几口。
      
      没想到竟然晕了过去。
      
      ·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啊。”秋熙童走在他的左边,“当时,吕菲跟何沁两人不会就是遇到了隐身墙,才突然消失的吧?”
      
      司马书停住脚步,顿然,“要是这样的话,就有意思了。”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自己关键部位贴肉的场景,要是这样也太丢人了。“那我们肯定要受到惩罚了。”
      
      “怎么突然就这样说?”秋熙童也就是猜测,并为做更深入的思考。
      
      “你想啊,它是起到保护作用的,又是隐形的,你能看到吗?不能,最多可以感知到。难上加难,别寻思了。等着受罚吧,多找一个是一个。”
      
      司马书一直没忘了那条跑掉的皮带蛇,所以过往的一棵树干都没放过。
      
      “有黑影!”司马书低声警告。
      
      “我看到了,一闪而过。”
      
      “没事,我们继续找。”
      
      这黑影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忽暗忽明的,让人捉摸不透。
      
      司马书神经紧绷,生怕一不留神就错过了什么,扫视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树杈上有个洞口,里面伸出来信封一样的东西,“还会有信封?”
      
      凑过去看,那“信封”竟然转过身,原来是一个盲鼠的尾巴。
      
      低配版皮卡丘说的就是它了。
      
      司马书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量,用两个手指捏住他的信封尾巴,从树洞里拉了出来。
      
      秋熙童只是慢了几步,他就做了这么危险的事情,“你怎么能徒手去抓它?”
      
      “挺好玩的。”司马书突然玩心大起,还将它放在了肩膀上,而那只信封尾盲鼠,还真就老老实实的蹲在他几乎没肉的肩头,小鼻子不停的动着,像是在嗅着空气中的危险。
      
      “你脑子,我去,就仗着隔着一层皮,不然我非给你扒开,看看里面是脑子还是狗屎还是浆糊!”
      
      司马书拍掉他伸过来要把盲鼠丢掉的手,“好东西,你看他的样子,多像招财猫。”
      
      刚才不还是皮卡丘,怎么又招财猫了。
      
      “……”
      
      “你真不打算告诉我,你的手,怎么回事吗?”秋熙童也拗不过他们,又没动物需要出手,又想起了这个。
      
      “你吧,就专心一点,我们现在在什么环境里,你不知道吗,一定要提这个事情。”司马书停脚,还摸了摸肩上的小宠物,“听我劝,知道太多真的不好。”
      
      “我在关心你!”秋熙童迎上他的眼神。
      
      司马书心头一热,“我知道。”
      
      “能不能不要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你真的像看起来那么玩世不恭毫无烦恼吗?”秋熙童有点愤怒。
      
      “走吧,走吧,本来就紧张的气氛,被你带的更严肃了。”司马书手搭在他肩膀说道。
      
      “我喜欢你!”秋熙童憋了很久的话终于说了出来。
      
      “我知道。”司马书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那你呢?”秋熙童反问。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突然感冒了
    流泪流涕啊天
    用了小半包纸
    鼻子吸气就疼
    现在有些恍惚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