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黑色焦炭狮蟒

      吕菲因为昏死在了池水中,再次醒来,闻到这一股浓浓的腥臭味,就又一次晕了过去。
      
      若不是何沁跟许卓容恰巧经过这里,估计她这两天就交代了。
      
      本来何沁看到草丛里隐约的红色,还以为是碰到了什么奇怪的生物,谁想到走近一看,竟然是昏迷不醒,本来雪白骨头,如今却鲜红的吕菲。
      
      叫了几次才把她叫醒。
      
      问明情况,好生安慰,这才能继续赶路。
      
      没走几步,就看到一只跳跳狗惊慌失措的朝他们跑来。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何沁眼疾手快,手里变出一张网,直接将它网住,拿着那把匕首刺向它的喉咙,只一会,跳跳狗的惨叫声就消了下去,紫色的血液淌了一地。
      
      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看的两人是目瞪口呆。半天才缓过神,尤其是吕菲,惊呼,“何沁,你也太厉害了吧!”然后撅着嘴,“我就不行了,估计又要受到惩罚了。”
      
      “你行的。”何沁鼓励到。
      
      俗话说得好,良好的开端成功的一半,何沁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目前来看。
      
      ·
      
      乐任飞最惨了,就因为嘴欠,现在肋骨外翻,而且又在铁水里走一遭,肋骨算是回不去定型了,躺在地上一动也动不了,周围一个人没有,也起不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树梢。
      
      心里嘀咕着这是图了什么。
      
      没多久就听到树林里一阵“沙沙”的声音,想要躲避,怕是猛兽的乐任飞想着挪挪地方,但这就跟登天一样难。只得放弃挣扎,等待死亡的降临,他也知道,这样下去,活不了多久了。
      
      “乐任飞?”
      
      乐任飞听到一个声音,看到救星一般扭过头,“杜河?”
      
      杜河现在身上也都是锈迹斑斑,但相比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乐任飞还是好不少,试着问,“你能站起来吗?”
      
      乐任飞长叹一口气,“我要是能站起来,就不用这样费劲的扭头去看你了。”
      
      杜河来回看着躺在地上,肋骨彻底外翻的乐任飞,摇摇头,“我试着看能不能把肋骨掰回去?”
      
      “别,你就把我扶起来就行了,那疼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杜河试了几次,终于把他扶起来,估计若不是一起经历了刚才的事情,看到他这个样子,想必是有史以来最搞笑的骷髅了吧。
      
      “真难。”乐任飞嘀咕着。
      
      “说句不该说的,谁叫你嘴欠了。”杜河四下张望着,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动物。
      
      “那是什么?”乐任飞看到一个细长的东西在草丛里摆动着,伸手想去抓。
      
      “别碰!”杜河真是服了他了,“你怎么不长记性啊,这鸟地方你都这样了还敢乱碰。”杜河的手中此时拿着一把跟电影一样的外星枪,就怕以防万一,也怕万一选不对武器,再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
      
      “我就看看。”杜河不理他,小心翼翼的凑过去,看到一朵极为鲜艳的花朵,那细长的东西就是从那里来的。“这是……这是摆尾花!”拉着乐任飞快速后退,“不能让它碰到我们,不然就完了。”
      
      “那我……”没等乐任飞把话说完,杜河就一外星枪射了出去,只听得“砰”的一声,那摆尾花被炸得粉碎。等了一会,谨慎的踱步上前,“应该,死了吧?”
      
      “都浆液崩裂了还不是,那是什么了。”乐任飞也瞄了一眼,都没了原型,要能活可就是奇葩了。
      
      不过奇葩的事情还真就叫他们遇上了。
      
      在杜河的眼皮子底下,那摆尾花的浆液迅速以小堆聚集,竟生出了无数个摆尾花。
      
      “好嘛,这该用什么?”杜河想了想,手里出现了一个大的透明罐子,“你也赶紧想一个,正好有的多,你我一人一个,总比时间到了空手而归好。没听见已经有人死了吗?”
      
      “哦,哦。”乐任飞迟了半拍,手上也多了个一模一样的瓶子。
      
      这个瓶子还真的选对了,两人一人抓了一只摆尾花。
      
      虽然还没想好要怎么杀死它,毕竟只要有浆液流出,他就自动分裂成小的个体。但手上有猎物,总比没有的强。杜河是这样想的。
      
      “我觉得,还是得尽快处理掉,不然万一他们长大了,撑爆了瓶子,那我们不就在劫难逃了。”乐任飞跟着快步向前走的杜河说道。
      
      “那我想想。”一边走一边思索着,“我知道了!”杜河停步看着跟在身后的任乐飞,“你看啊,这丛林无光,一直都是烟雾弥漫,月色笼罩的,想必这林中的动物植物都怕火,那我们就试试火烧。”
      
      “有道理。有道理。”乐任飞听了疯狂的点头。
      
      但任他们两人怎么去想火源,不管是打火机还是火柴,就连燃气灶都想出来了,凡是跟火有关的,一概不出现。想来,火一定是对付这些生物的最终武器,不然为什么一直都不能如愿以偿,就连打火机的螺丝大小都想出来了,依然不行。
      
      “钻木取火怎么样?”乐任飞提议,虽然身残,但是志坚,脑子还是蛮灵光的。
      
      “试试,试试。”杜河说。
      
      两个人靠在一棵大树下,正准备用两根捡来的自然掉落的树枝钻火。杜河只觉得头皮发麻,抬眼的瞬间,就被吸了上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遍体鳞伤的坐在树下。
      
      “那是树眼吧?”乐任飞因为骨骼惊奇,所以好像没怎么受伤,只是迷迷糊糊的走了一遭。但杜河就不同了,身上的皮肉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我们要抓住他!”杜河顶着痛,愣是钻出了一点小火苗。
      
      还真被他猜对了,那摆尾花,确实怕火,很快,生命就在火光下消散殆尽。
      
      “你这办法太给力了!”杜河兴奋的说。
      
      乐任飞也洋洋得意。
      
      但同样的办法,不一定适合所有。比如,他们试着击杀这个树眼,却一不小心激怒了它。
      
      但好在,树眼的攻击范围就只有树下,一旦他们离开了树,树眼就显得弱不经风,轻易地死在了杜河的另一把外星枪下。
      
      ·
      
      司马书被追的晕头转向的。
      
      好在急中生智想到了一把电/击/枪,所以,那只狮蟒现在正在他的脚下抽搐着。这可是一把一万伏高压的电/击/枪,想到这个并瞬间出现在他手里的时候,都怕把自己瞬间电焦,好在考虑的周到。
      
      那一刻,司马书不禁开始喜欢上这个想武器的机制了,简直就是手动DIY。可那狮蟒的战斗力也不是盖的,正当他有些洋洋得意的时候,狮蟒便不再抽搐,好像有些缓过来的样子。
      
      司马书发觉事情不对,赶紧再次电击,这次直接一步到位,面前出现了一个黑色焦炭狮蟒。
      
      还有九个,司马书主动出击,靠在了一棵树下,等着树眼的到来,手里还是那把电/击/枪,还能看到“滋滋”的电流。
      
      但等了很久,也没等到那个声音说的,栖息在树上,吸人进去怎样怎样的树眼。
      
      觉得可能是树不对,便换了一棵,一棵不行两棵,连着换了二十几棵,全都不见踪影,倒是在树上看到了一个皮带蛇。
      
      在电击之前,司马书就发现那皮带蛇想来也是发现了他自己,因为已经缩起身子,准备对他发动进攻了。
      
      打蛇打七寸,司马书对这把电/击/枪的信心没有一个捕蛇夹高。
      
      直接夹住了皮带蛇的七寸,用力夹住,那蛇在空中来回的缩着身体,好像对此表示不满。
      
      但其实这是皮带蛇迷惑他的一种手段,很快,司马书就觉得有些头晕,用力夹住的手也开始渐渐松开。
      
      最后竟然被它给逃走了。
      
      司马书如梦初醒之后,才意识刚才不用电/击/枪是多么不长脑子的一件事情。
      
      没办法,只能继续一棵树一棵树的蹲,别说,还真让他蹲到一个。
      
      这次司马书长记性了,直接加长了电/击/枪,狠狠的戳在树眼身上,只见他圆滚滚黑漆漆的身体边缘不断变得模糊不清,司马书不知道有没有用,又变了一把手/枪在手里,朝着它看起来空洞诡异的眼睛打了过去。
      
      这一枪,才真的致命,那圆滚滚的黑球直接从树上掉了下来,摔成了一滩烂泥。
      
      久经沙场的司马书看了都皱起鼻子,场面太过恶心,少儿不宜。
      
      司马书突然觉得这个任务好像比找东西要简单的许多啊,不过本来可以再收一个的,却让那蛇给跑了,真是蠢。
      
      走着走着,司马书觉得不远处闪过一道黑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还是追了上去,但那黑影好像是有意为之,故意把他引向密林的更深处。
      
      没多久,周围的树林变得稀疏,树干比刚刚那片树林更加黑,更加粗,黑的发亮。但这地方长得几乎差不多,司马书就算是脑子再好用,也一时间无法分辨出来时的路是哪一条。而且那黑影早就消失不见,虽知此举并不明智,但事已至此。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汁液喷溅的声音。
      
      顺着跌宕起伏的声音,就看到一条剪刀尾不停地摆动着。仔细一看,就是他心中所想:剪子狼。
      
      那声音说,他不会主动攻击人类,所以只要司马书没想到什么武器可以将它一击毙命之前,不随便挑衅,应该就没有生命危险,而那汁液喷溅的声音,应该就是在吃树眼吧。
      
      想到这些,又想到刚才杀了树眼的场景,司马书不由得想要干呕。好在忍住了。
      
      司马书快速在心中盘算,到底什么可以将狼一击毙命。
      
      最后司马书想到的却是烙铁,还是多头的烧得通红,还必须滴滚烫的铁水。本来不抱希望,没想到还真就出现了两把,一手一个。
      
      然后自信爆棚一般大喝一声,“喂!”
      
      等剪子狼转过身的那一刻,司马书又一次认识到,做人一定要低调,千万不能太嚣张。剪子狼通红的双眼直视着自己,不得不承认,司马书被吓了一跳。
      
      不过剪子狼也就是只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吃它的东西。
      
      司马书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在它进食的时候去打扰它是不是一件合乎时宜的事情,但还是走上前。
      
      不过剪子狼似乎是感受到了来自烙铁的温度,就在司马书刚想自命不凡的用烙铁烫断他的尾巴时。
      
      忽然一甩,尾巴尖上灵活的大剪,直接捉住左手的烙铁,生生的剪断,接着趁司马书还没反应过来,又卸掉了他右手的烙铁。
      
      随着啃食汁液的声音消失,剪子狼转了过来,刚刚暗红色的眼睛此时已经变得通红。
      
      司马书总能恰到好处的惹恼这些动物,正要逃跑,剪子狼以迅雷不及之势直接扑倒他,并把他按在地上。
      
      抵抗无效,就在司马书闭上眼睛等着断胳膊断腿的时候,听得一声,“住手!”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