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屁的人定胜天

      “我说,兄弟,你看什么呢?”林洛威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没看到什么与众不同的事情值得他这样的神情去注视。
      
      “我觉得,一会会有人从这里出来。”秋熙童说着看了眼林洛威。
      
      “我们一会要从这进去,你不是听到有人死,就受刺激了吧?”项李提醒着,虽然他被毁掉块肉,可上天还是眷顾他的,至少让他分在了惩罚最轻的地方。
      
      秋熙童第一次进来这里时,确实很不淡定,但还要装的淡定,至于现在,早就习以为常了。再看他们一个个脸上写满了惊恐二字,可还要假装谈笑风生。也是难为大家了。“没有受刺激,就觉得,这都是一条条鲜活的人命,说没就没了。”
      
      “可不是吗,我还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一次去地震灾区当志愿者,看着那一具具尸体被从废墟中挖出来,抬到空地,摆好,等着认领。有的人脸都被砸没了,就是一个坑凹进去。你知道吗,我一个大小伙子,当场就吐了,那场景。我至今记忆犹新。”
      
      “能不能别说了。”吕菲在一旁插嘴,看着像是要吐的架势,还捏着鼻子摆着手。
      
      “所以啊,人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太渺小了。还说什么人定胜天,狗屁的鬼话,能活一天是一天。”
      
      “说得太对了!”何宝树在一旁。
      
      秋熙童转过头继续盯着那扇门。听着他们围绕着生命,人类,自然又展开了讨论。只有亲眼目睹人死,才会触动心灵深处那对生命的一丝慰藉。
      
      “三小时到,你们可以进去了。”
      
      就在门开的那一瞬间,飘出一股白烟。秋熙童皱下眉,率先走进去。
      
      果然,房间不是很大,但看着很空旷,什么都没有。从门进去之后,正对着是一扇小门,门上插着一把钥匙,秋熙童先走了过去,四个人紧随其后。
      
      拧了钥匙推开门的一瞬间,秋熙童惊得合不拢嘴。
      
      “怎么了?”项李见他站在门口不动问道,也快步走过去看,同样愣住了。
      
      四个人都愣在门口,而吕菲已经跑去角落吐了。
      
      屋内散落各处的白色粉末,有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红色的泥浆,一侧墙上还有斑驳的血迹,印子顺着墙流下来。而屋子里瘫坐在地上头发凌乱脸上满是抓痕的江朗锦和王久平,双目无神的呆坐在白色粉末的中间,看来坐了很久了,身上落满了白色的粉末。而手里拿着一把长长挫骨刀的金一灵站在地中央狂笑。
      
      “他,他们这是怎么了?”林洛威往后缩了缩,问一直站在前面的秋熙童。
      
      “不知道,受打击了吧。”秋熙童结合眼前的场景,不由得在脑中勾勒出了画面,瘫着的二人杀了另外两个,而手拿搓骨刀的金一灵,则生生地将二人搓成了粉末。
      
      至于为什么这么疯疯癫癫的,但凡一个正常人,都会是这样的表现吧。
      
      正想着,突然坐在地上的王久平站起来,冲到秋熙童面前,一把抓住他,歇斯底里,“我杀人了!我杀人了!我不想杀他,我没办法!我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被逼的,那个声音一直说我们不杀他就杀,我没办法啊!”“是他,他杀了他们!他还把他们搓成了骨灰,嘎吱嘎吱嘎吱。”然后又突然蹲下,抓起一把粉末,向空中抛去,“下雪啦,下雪啦。”“美吗?”转身满眼期待的等着秋熙童回答。
      
      秋熙童面部抽搐了一下,“美。”
      
      “你看,他都说美了!哈哈哈哈哈,那就是美。”王久平回到江朗锦身边,“我就说你骗我!他们都说美了。”
      
      看着屋子里疯疯癫癫的三个人,这一刻忽然觉得,被杀了的人,反而比活着的人要轻松。
      
      半晌,秋熙童的视线落在门口的清扫工具上,才想起今天的任务,“我们,要打扫了。”
      
      “你,你去吧,我还是不去了。”“我也不去了。”“我,我也是。”
      
      秋熙童知道,任务必须完成,毋庸置疑,不然谁也不能保证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这任务是轻松,但受到的折磨却一点不小。
      
      秋熙童一点点扫净地上的粉末,在三个人身边不断地走着,又将墙上地面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
      
      “来帮个忙,把人拖出去。”秋熙童喊着门外的人。等了半天,见他们都退到了大门口,无奈,只好自己来。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三个又唱又跳的疯子弄到了门外,那四个人竟然消失了。
      
      ·
      
      四个不明所以的人被泡在一个大的带锁的血水池中,而吕菲已经要晕过去了。
      
      “为什么,不老老实实接受惩罚?为什么要逃避呢?”空灵的声音回荡在这空旷的房间显得格外的阴森。
      
      “我,我。”林洛威完了半天也没我出什么来。
      
      就想着有人帮着打扫就可以了啊,这还要人人参与吗?
      
      如此看来是的。
      
      突然一阵“咯咯咯”的笑声传进耳中。
      
      他们只觉得身上有千百只吸食骨髓的东西附着在身上,然而并不痛,只觉得奇痒无比。
      
      ·
      
      司马书感觉浑身上下全都发烫,而且沉甸甸的,举起手臂再看,上面挂着一层已经生锈的金属表层。心中暗道,“铁水的质量也不怎么好,这才多久,便生锈了。”
      
      忽然身后一阵怪风,司马书猛的回头,什么都没有。
      
      惩罚看来结束了,都已经有人死了。
      
      猎杀开始。
      
      又是一阵疾风。
      
      司马书心道可千万别上来就碰到那个什么,密林的高级掠食者。
      
      想什么来什么的毛病,司马书这辈子,这一生算是甩不掉了。
      
      再次虎虎生风的时候,司马书正对上一双巨大的眼睛。
      
      人在遇到危险时刻,第一个想法便是逃跑,司马书自然也是如此,可即便这样,他还是利用短短的几秒钟,仔细的看了这狮蟒的模样,四只眼,异瞳,竟还有两只眼睛长在耳朵上,滴溜溜的转着,只是没来得及看它的尾巴。
      
      就听得一声震天吼。好在,它的体型只是普通狮子的一点五倍,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可他的速度极快,就像脚踩氮气一样,很快便追上了司马书。
      
      司马书此刻脑子里只冒出了一个大炮的样子,手上便出现了它。而因为太重,险些把他绊倒,踉跄着向前几步,站稳。
      
      用尽力气端稳大炮面对着飞奔过来的狮蟒,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司马书发现这大炮根本无法操作,原来他只想了样子,根本就没具体到该如何使用,赶紧丢掉手中的大炮,往左手边跑去。
      
      一边S形的奔跑躲避,一边努力集中精力在大脑中构思了一把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武器,总之,出现在手里的是一把很小的手/枪,但是根据他的设想,手/枪可以射出的子弹威力巨大,足以穿透几米厚的混凝土墙。
      
      反手就是一枪,正高兴打中了的时候,只见那狮蟒又是一声怒吼,竟然自己把子弹从身体里逼了出来。
      
      “这怎么还带内力啊?”司马书边跑边喊。快速搜索着到底什么可以杀了他,现在看来这是把狮蟒给激怒了。
      
      ·
      
      等到秋熙童把人搬出来之后,身后的房子就消失了,树木快速移动,又一次把他带进了密林之中。
      
      很显然,带着这三个疯掉了的拖油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果断丢下他们,钻进密林之中。
      
      没看到所说的十种生物,倒是看到了一个果冻虫,软体的,主要是,它爬到了秋熙童的脚趾骨上。
      
      但这东西就像是有吸盘,沾到了,怎么都甩不掉。
      
      本来秋熙童想着,就这么带它走好了,反正一会就掉了。谁想到,那果冻虫竟然想要钻进他的骨头中,现在半个身子已经进去了。
      
      没办法,只能用匕首,将它从骨头上刮掉,可已经钻进去的半个身子却出不来。
      
      秋熙童只觉得果冻虫的半个身体在他的脚骨中游走,疼痛难忍,完全无法走路。
      
      无奈只好坐下来,静静的感受疼痛在他脚中穿梭。一刀下去,切断了左脚的第三根脚趾的第一节。
      
      被果冻虫穿梭于身体的疼痛倒是消失了,但是断指之痛接踵而至。虽然没有流血,但是那痛却直达脑神经,现在额头上的青筋,一跳一跳。
      
      捂着脚趾,看那一小截被切掉的骨头,里面已经开始发黑发紫。再看脚上趾头的洁面,血红色,看来他的选择是明智的,天晓得这东西在身体里走一圈会是什么后果。
      
      忍着疼痛站起来,无意间扫向草丛,看到一个深灰接近黑色的大肚子的东西,朝上的口子长满了牙齿。
      
      这是那个大肚杯,秋熙童第一反应是这样。
      
      接着看到一个荧光紫的小飞虫落在它朝上的口器之中,只眨眼之际,那小虫便被他吞了去。
      
      “这还不简单,拔了它的根,不就齐了。”秋熙童这样想的也这样做的。
      
      可大肚杯虽无根,却深扎在地上,完全拔不掉。
      
      不得不再次拿出匕首,想齐着地平线将它挖起,可它突然颜色大变,在无数种颜色中混乱的变化,向上的口器开始不断的吐出各种各样粘稠的液体。
      
      那液体落在秋熙童的骨头上,骨头立刻变黑,吓得他赶紧把手缩了回来,有腐蚀性。
      
      不过看样子,思路起码是对的。想着,手里出现了一把手柄很长的剪刀,打算再试一试。
      
      大概剪了十来分钟,粘稠的液体越来越少,颜色的变化也越来越慢,最后肚子开始萎缩。秋熙童试探着,还真把它拔了下来。
      
      这算是猎杀成功?
      
      ·
      
      林洛威、项李,何宝树三人,从血水池出来之后,那个吕大胸,吕菲就不见了踪影,三个人通体红色,差点笑死在里面。如今终于出来了,各个晕头转向,头昏脑胀。
      
      适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他们要干什么。
      
      都说傻人有傻福,就在他们刚反应过来的时候,正巧看到一只狂跳的紫色狗追赶一只绿鼠。
      
      三人一下来了精神,手里各拿一把匕首,扑了上去。
      
      它们没想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刚刚还是俩只动物的较量,瞬间就变成了,人类和动物的较量。
      
      只见跳跳狗和绿鼠疯狂的逃窜,毫无章法。
      
      但最后还是被三人逼到了死胡同。
      
      三个人一人几刀,把绿鼠给杀了,结果跳跳狗却跑了,还把项李给踢伤了。
      
      但终究狼多肉少,好不容易杀了猎物,却因为归属的问题,打得不可开交。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