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万丈深渊

      说来,这惩罚其实也全靠运气。
      
      司马书只看了秋熙童一眼,就随着幽毯离开被抽离。那一瞬间,想明白那个声音的意思。就算他们找齐一百八十八块皮肉,有足够的两天时间去猎杀,还有可能需要对付其他怪模怪样的生物,而这同样会耗费大量的精力。就是说,这些所谓的任务,看着不简单,做着更难,其实根本就是完不成的任务。
      
      五个人聚堆落在了树梢上,树杈看着极细,但每个人都稳稳的站在上面,晃都没晃,好像身上牵着线。
      
      司马书观察四周,看样子还是在密林之内,就没有走出去。
      
      “这是什么惩罚?就站在树上?”乐任飞不明所以,张望着问。
      
      “这还不算惩罚啊?都站这么高了。”杜河往下看,下面似是一望无际的深渊。
      
      还没等几个人弄清情况,只觉得脚下一阵猛烈地晃动。
      
      五副骨头架子应声跌落,就在快要落地的时候突然停住,几个人悬在半空中。
      
      “卧槽,你们看下面是什么!”许卓容无意中扭头看了下面。
      
      司马书只注意到他们大概现在是在一个几十米深的地下坑中,而且五个人一直都是呈大字型浮在上面。听到他说,回头一看,身下是排的整整齐齐的尖钉,正直指他们,一旦拖着的力消失,就算没有肉,扎不成筛子,那随便一根锃亮的尖钉穿进脑子,怕也命不久矣吧。
      
      不容司马书多想,他们又以飞快的速度向空中弹起,这次稳稳的站在了更高一些的树杈上。
      
      “我怎么觉得,像是在玩蹦极?”何沁又一次站上来时才开口说道。
      
      “有意思,要是这样,敢情好,就是这身上有点漏风,兜不住,太快了。”许卓容看了看几乎镂空的上身,只在肚子的位置有几块肉,大部分都贴在了腿上,而随着下落过程中,肚子上的肉,一直都有要被吹爆开的感觉。
      
      司马书的皮肉基本都是后面几个小时找到的,还是扎堆摆放的那种,不然他恐怕也要沦落到重点惩罚去了。摸了摸肚子上的肉,第一次这么深刻的感知,原来身上的每一部分都缺一不可。
      
      还在琢磨下一步会有什么动作,只觉得突然从树杈上跌落,再看其他四人也同样如此。不过,这次他们都是面朝下,因为下落速度太快,他们又像是自由落体,司马书感觉整张脸都被吹走形了。
      
      最后又在快要触及尖钉的那一刻停住,悬在空中。
      
      “卧槽槽槽槽!”乐任飞在最后一刻紧闭着眼睛大喊。
      
      在他旁边的何沁紧咬牙关,不是不想喊,是已经喊不出声。虽然她是何大胆,但也基于不会发生危险,危险可预判的情况下,像这种,受不了,受不了。
      
      “爽!”许卓容得意地笑着,“真是,就没玩过这么刺激的游戏。
      
      “你别太。”杜河的“得意”二字还未出口,只觉得又朝着尖钉进了几寸。惊吼“大哥了!你能不能不要说话!”
      
      其实司马书也吓出一身“冷汗”,至少能感觉脑门上有汗渗了出来。他们现在几乎是贴在尖钉上面,若是稍微动那么一下,就有可能被刺中。
      
      “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啊。”许卓容看着近在咫尺,差点就戳进眼珠的尖钉惊慌失措。
      
      大概过了几分钟,几个人又快速上升,去到了更高的树杈上站定。
      
      如此反复了不下十次,一次比一次高,就好像这些树直插云霄一般没有尽头。
      
      “尼玛啊!这样有意思吗!”乐任飞终于忍不住抱怨起来,真特么的受够了,像受了刺激一般,纵身一跃,身旁的杜河本想着伸手去拉他一把,没没想到直接被他带了下去。
      
      “死,死了?”何沁望着下面,没有声音,安静的可怕。
      
      “应该不会。”司马书也向下看,下面一片漆黑,本来月色就浓,烟雾缭绕更是难辨虚实,可提示死亡的声音没响,就算苟延残喘,也确是活着。
      
      乐任飞和杜河的确活着,他们被挂在了错综复杂的树杈上,吊着。树杈穿过了两人骨盆处。
      
      本来乐任飞还觉得自己扎在尖钉上肯定必死无疑,谁成想,从上面跳下来,会有这么多拦路虎。那刚刚为什么畅通无阻的一路飞驰而下。“杜河!醒了没?”虽然被挂着实在难受,
      
      “醒了…”杜河有气无力地答道。
      
      “我们没死诶,没死!”乐任飞惊呼。
      
      “挂在这跟死了没什么区别。”杜河简直要被气死,本来想救他一下,谁想到他这么大力,竟然把他拽了下来。
      
      “不好意思啊,连累你了。”乐任飞没想到他会拉自己一把,不然说什么也不会跳下来连累别人。
      
      “行了,自杀的人最可恨!以后我可不救了,没什么卵用。”杜河稍微缓过来一些,想着能不能从树杈里蹭出去。
      
      司马书几人等了好半天,也没见有动静,也没有声响,也没有要再快速下落的趋势。心想着莫非惩罚就结束了,太荒唐太荒谬了。
      
      “是不是有人在喊?”何沁说话,隐约好像听到有声音传上来。
      
      司马书竖起耳朵,没听到什么,但下一秒就看到旁边两人本来正常垂在身侧的手臂突然向上举起,就像提线木偶一般,随后自己的手臂也不受控制地向上举起。
      
      接着就听到一个小丑的声音,“啊哈,刚才玩的怎么样啊~”接着就看到那俩掉下去不知死活的人又飞了回来。一脸懵逼,以同样的姿态站在他们旁边。“真是不听话,本来想着,逗逗你们就可以了,竟然跳了下去。你们人类啊,就是太过自命不凡,总以为能凭借一己之力打破现状。”
      
      五个人的右手以飞快的速度绕着肩周转动,“但现在你们都在我手里,真是可惜,好好地路不走,一定要另辟蹊径,那我就成全你们!”
      
      伴随着小丑音,司马书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折成一个很可怕的样子,两只手臂还穿进了盆骨间的空洞里。
      
      司马书幸好只有关键部位找到了一块肉,不然这么生穿进去,非疼死不可。
      
      “你们说,这样一个骨球,是不是挺好玩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你们想从树上下去吗?下面可是万丈深渊高耸尖钉呢,我还不想让你这么快就死,而且也不允许。可惜了,这么有挑战性的人,不能放纵的玩耍,我,真,是,不,开,心!”
      
      “心”字落定,司马书只觉得右侧的肋骨,正被一点点的掀开,而其他人也是如此。
      
      现在只听得骨头被掰开的声音,而乐任飞的肋骨已经被彻底掰开,现在呈外扩状态,再看他的头,深埋进他自己的胸腔,无法看到此刻的面部表情。想来应该十分的痛苦。
      
      很快,乐任飞身前的肋骨全部外扩张开,而突然传出来的吼声,也说明了此刻他的痛苦。
      
      司马书勉强看了一下,自己好像是他们几个人中皮肉数量最多的,因此,肋骨外扩的没那么明显,可是这样被生生的掰开,也疼的快要了小命。
      
      “怎么样,现在,你们还开心吗?乐任飞?你可开心?”小丑声音特意叫了他的名字。
      
      “你妈了个……啊啊啊啊啊啊。”乐任飞还没骂完,肋骨已经向后扩张了。
      
      “我都说了先不要太有挑战性,那样会激起我的胜负欲,我就变得特别的,想,折磨你。”
      
      说话之间,乐任飞的肋骨已经向后九十度了,这个刁钻的姿势,肋骨还没折。
      
      “不要惊讶于他的肋骨为什么这么结实,我用线吊着呢,不然,你以为他还能固定在你身上吗!”
      
      乐任飞已经疼的说不出话,牙被咬的咯吱咯吱响。
      
      “好了,好了,观众们已经看不下去了。”
      
      几个人的肋骨被缓缓地拉了回来,身体也逐渐舒展开来。
      
      司马书看了看胸前的骨头,总觉得变得有些鸡胸,合不拢了。
      
      乐任飞最惨,肋骨的位置是回来了,可上下前后左右对不齐,一看就是已经折掉的样子。
      
      司马书忍不住咧了咧嘴,真惨。
      
      “完了吧!你满意了吧!”乐任飞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搭错了弦,跟这个从未谋面的声音吼着。
      
      司马书头皮一紧,这人是真作,受虐倾向吧。
      
      果然,小丑音又响起,“本来,我打算放过你,可你这么嚣张,那我也得配合你的嚣张不是。”
      
      说着,本来合拢的肋骨,全部急速扩张。
      
      小丑音笑道,“我看,这样挺好的,就不要合起来了吧,免得你嘴欠!”
      
      不由几个人考虑,他们就觉得在空中划出了一个优美的抛物线,然后便掉进了滚烫的铁水之中。
      
      “放心,死不了,骨头耐高温呢,这铁水才一百五十度。”
      
      ·
      
      秋熙童很幸运的变成了最轻处罚的人。
      
      不过五个人被丢在一个房子外面,还被画地为牢,圈了起来。一个声音告诉他们,三小时之后,可以进到这个屋子中,并把屋内的卫生打扫干净。干净的意思,就是把房间恢复成原有的样子,多余的东西全都要丢出来。
      
      所以五个人开始坐在圈里谈天说地。
      
      虽然秋熙童也跟他们聊上几句,但他更担心司马书,不知道他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而且在这里等三个小时,岂不是一天的八分之一就过去了,不过好在面前的房子看着还挺小的,估计五个人打扫起来也不会很费时。
      
      但此刻心中的疑虑再次升起,那个声音没告诉他们,若是捕不全十种生物会是什么样子,难道也要分组划线惩罚吗。估计是吧,不然怎么体现“混沌”的奖惩机制,虽然除了活着出去收到钱之外,还真没什么奖。
      
      “麻羽容和马九川死亡。”那个播音男声又响起。
      
      “什么?”吕菲再一次惊呼。
      
      大家对她一惊一乍都习以为常了,当然还有她胸前的那块肉。
      
      “哎,他是那组的吧,不知道遭受了怎样的非人折磨。”“那三人呢?”“不知道,诶,时间到没到啊,我们每耽误一分钟,下个任务就少一分钟,受到惩罚的几率会增加一分。”“天呐,能不能行了,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多死人!”“妹妹,那是你的世界太美好,我们怕不在同一个世界。”
      
      只有秋熙童一言不发,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房子的那扇门。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