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刮骨为粉

      “时间到!”播音男声再次响起。
      
      十五个人忽然就坐上了幽毯,从四面八方以最快的速度聚集到树林中央。
      
      司马书放眼望过去,没几个是全的,确切讲,没有人是全的。
      
      果不出所料,所有人都会受到惩罚,仔细看看,好在没有人一块肉也没有,估计那就可以直接去死了。
      
      “本来我们接下来要进行第二个任务:丛林猎杀,为期两天。
      可鉴于你们没有一个人找全皮肉,那就只能都去接受惩罚了。不过,惩罚的时间要算在第二个任务里面。若是惩罚过后,完成猎杀的时间不够了,你们还会受到相应的惩罚,以后的三个任务以此类推。”
      “我先说一下第二个任务,最好牢记于心,不要等惩罚结束就忘掉。
      你们每个人都会配备武器,只要心中默想,想到的武器不管什么样子都会出现。当然,每种武器的威力不同,所能杀死的猎物也不尽相同,如果使用了错误的武器,有一定的概率不仅不会杀死猎物,还可能会引火上身。
      至于武器与猎物的匹配,则需要你们自己来研究。”
      “你们每人都要猎杀十种生物,他们都是独来独往:
      第一种狮蟒,顾名思义,狮身蛇尾,极为凶残暴虐,狮头蛇尾都可攻击,而且会主动攻击人类,密林中的高级掠食者,食肉;
      第二种绿鼠,一种看着体型娇小,其实力大无穷似松鼠的生物,且速度极快,还会在奔跑时释放出怪味迷惑敌人,一般不会主动进攻,以黑树叶为主食;
      第三种剪子狼,该生物属于狼的变种,尾巴程剪子状,锋利无比,可以轻易剪断你们的骨头,牙齿锋利,且口腔内长着三排利齿,基本被咬到或者被剪到就必死无疑,他们以树眼为生,一次可吃下两只,不会主动进攻人类,除非遭到挑衅;
      第四种香牛,一种浑身散发红酒雪梨香味的牛,头顶有四对角,依次增大,杂食,性格温顺,不会主动进攻,体型硕大,容易受惊;
      第五种树眼,一种常年盘踞在树上,四分之三的身体被巨大的眼睛所占据的嗜血生物,它的眼睛便是嘴,会主动将它栖息树下的生物吸入眼中,刮开皮肉吸其部分汁液后放生,不会致死;
      第六种打桩跳跳狗,一种体型中等,靠后肢直立行走的紫色狗,以绿鼠等小型动物为食,前腿放下便会改为跳着前行,且速度极快,同样也是捕猎时的利器,可以将猎物在最短的时间内砸晕;
      第七种摆尾花,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花,它是一种食肉动物,只不过因为长得像一朵盛开的鲜花,且头顶长有一只长长的尾巴,走路时一摇一摆很是好看,视力差,只对尾巴能感知到范围内的动物进行攻击;
      第八种隐身墙,它会保护想要保护的东西,并让其他动物看不到,没有攻击力,靠密林中的浓雾获得生命;
      第九种皮带蛇,一种扁若皮带的黑色蛇类,爬行速度极快,毒性极强,且善于伪装,出其不意地对猎物发动进攻,凡是被咬中,十秒钟内不管多大个体必死无疑,名副其实的毒王;
      第十种大肚杯,一种肚子极大的变色生物,可根据周遭环境调节身体的外观颜色,口器很小且朝上,无盖,内嵌有倒钩状的牙齿,专食一些昆虫,通过散发吸引昆虫的气味来引诱他们上钩。”
      “这些就是你们要猎杀的动物,当然能不能有时间有机会见到这些奇妙的密林生物,还要看你的惩罚时长了。不过放心,这个密林中可不止这一百五十只生物。”
      “接下来,我会根据你们所寻得的皮肉数量进行惩罚的划分,分为三档:少于等于六十、大于六十小于等于一百二、大于一百二。幽毯会帮你们完成分组。”
      “005、006、001、008、003第一组,惩罚最严重;007、009、012、013、010第二组,惩罚中等;002、004、011、014、015第三组,惩罚最轻。”
      
      “惩罚。开始。”
      
      ·
      
      第一组五个人被带到了一间满是刑具的地方。
      
      而刚刚忍受过骨骼压迫变形痛楚的麻羽容和马九川,此刻正被墨绿色的藤条穿过一根根骨隙固定在墙上动弹不得。其中还有几条穿过了刚贴上去的肉,已经有血渗了出来。但两人都还不放弃的挣扎着,虽然收效甚微。
      
      此时站在一旁的王久平、江朗锦和金一灵三人面面相觑,不仅是被这样的场景给震慑到了,更是被挂在墙上的两人给惊到了。
      
      缓过神之后,他们尝试着把藤条割断,但无论他们用什么工具,都无法将二人从墙上解救下来。
      
      “别费力气了。”此时一个声音响起,很应时应景的那么一个毒辣的声音。
      
      听到突然响起的声音,三个一人拿着一把长剪刀,一人拿着一把电锯,一人拿着一个打火机,愣住。
      
      “挂在墙上的两个人你们也看到了。既然你们实力这么弱,幸运值也低,就只能牺牲掉两个人了。其他的人,若想活着完成下一项任务,就要亲自动手,将他们了结。”声音顿了顿,冷笑了几声,“办法很简单,刮骨刮肉,最后使他们成为粉末,即可。”“若你们一个小时内不动手,那自有人会将他们处理掉,到时候,你们也逃不掉。全程看着同伴死亡,痛苦的喊叫,身临其境。”
      
      五个人听完,各个头皮发麻,尤其是墙上两人,直接晕了过去。
      
      “怎么办?真的要下手吗?”金一灵问道。
      
      “太残忍了吧!”江朗锦有点不忍心。
      
      “没别的办法了吗?”王久平看着挂在墙上,本就没几块肉,又被吊起来,如今还要被碾成粉末的二人,着实下不了手,估计这事也就心理变态的人能干出来。
      
      “这地方特么的是给变态设置的吧!”
      
      “那怎么办?”王久平没了辙,平静道,“你们醒了。”
      
      “能不能把我们放下来?”麻羽容商量着。
      
      接着麻羽容可怜地说:“我才刚上班,刚要施展自己的才华,都没来得及回报父母的养育之恩,就好死不死的被抓来这里。现在又因为什么狗屁幸运值不够,马上就要被处死,连说话的是谁都特么的不知道,我这要是死了,简直就是太冤了。你们行行好,再试试看,能不能把我们给放下来,麻某定当效犬马之劳。求你们了,我们好歹也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生要死总要明明白白的,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到时候若真的有转世,我都搞不清楚该找谁去复仇,你们说呢,三位大哥,行行好,帮帮忙。”
      
      “哎呦。痛死了。”马九川肋骨那块肉刚好被藤条穿过,又疼又痒,无比难受。
      
      “真是对不起。我们都试过了,根本没办法,这藤条坚不可摧一样,火烧锯条全都没用,而且还会跟着用的工具变化硬软度,简直就是个BUG。”金一灵满脸的歉意,并不想致他们于死地,可是那声音都说了,就算他们不动手,也会有人替他们动手,而且还要他们看着,那岂不是更残忍。不过还不知道该不该将他们刮成粉末,但实在是没有办法能把他俩放下来。
      
      马九川忽然开始抽泣,没想到会以这样的情况结束生命,跟凌迟有什么区别,虽然大家都没肉,但没人会被刮成粉啊,而且那是骨头啊,生命的本体啊!“我还不想死啊,我还这么年轻,我儿子才刚出生几个月,我就这么死了,他们孤儿寡母的今后可怎么活啊!我怎么就这么丧气啊!”
      
      “……”
      
      三个站在地上的人一边听他们哭丧着脸求生,一边商量着。
      
      过了好一会,王久平走到刑具台,来回踱步,最后拿起一个巨大的铁质锤子,走了过来。
      
      “你们要干嘛!”还满脸哭痕的马九川惊道。
      
      “别啊,大哥们,咱们好说好商量,凡事都有个周转的余地不是,再想想,再想想。”麻羽容赶紧说,想着看事情能不能有所转机,再这样下去看来他们是非动手不可了。
      
      江朗锦叹口气,也走向刑具台,选了一把大斧子,拎了过来,准确是在地上拖着走过来的,斧子摩擦地面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金一灵紧随其后,选了一个大片片,不知道是干什么的,黑乎乎的,拿在手里还挺沉。
      
      三个人并排站在他俩面前,“对不住了兄弟,你也知道,我们不动手,也有人帮我们,而且还要看着。”王久平举了举手中的锤子,“你们也别害怕,这一锤下去,就没有痛苦了,总比一点一点的刮强,就一下,便没了烦恼。我们之后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呢,也许早死早托生。”这事一发生,王久平就看出来了,他们这些人啊,生存的几率太过渺茫。
      
      “选一个吧。”江朗锦语气平静,看不出是要杀人的样子,又或者是吓傻了,被逼上了绝路不得不这样。
      
      三个人齐齐的向他们鞠了三个躬,“对不起了。”
      
      “你们,别啊,你们,别……”马久川话还没说完,王久平一锤子下去,了结了他的生命。
      
      王久平本以为自己还算是淡定,可这一锤子下去,看到面前的人头爆裂,手抖个不停,原地蹲下,有几块肉的手指抓着脑袋,一副受到巨大的刺激抓狂要疯了的架势。锤子也拿不住了,砸到了脚指头都不知道喊疼,就这么张着大嘴蹲在原地,好像有人禁锢他的思想,他的声音。
      
      麻羽容眼看着旁边的人脑袋碎成浆,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没用了,索性眼睛一闭,心一横,“来吧,要杀要剐,来生还是一条好汉。”其实他也不想死啊,但是都到这地步了,一个大活人在他面前脑浆迸裂,此时已经不是求情的时候,他们既然能杀一个,就还能杀第二个,俗话说有一就有二。
      
      一旁本来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的两人,哪里见过这场景,江朗锦拿着斧子的手开始不停的抖,本来斧子就重,再加上,他手抖个不停,根本就抬不起来。
      
      麻久容见这场景,以为自己可以幸免于难。谁想到,金一灵把手里的黑板板丢在一边,“咣当”一声,拿过金一灵手里的斧子,朝着麻久容的头砍了下去。
      
      “你,你。”江朗锦看着被溅了一脸血的金一灵说不出话,他怎么这么残忍,一点都没有受到波及吗?此时的神情还格外从容。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屋子里一直传来,“咯吱咯吱”刮骨头的声音。
      
      而三个人中一个摊,一个抖。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