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绿松鼠是要害

      金一灵摸着一条完整的手臂,欣赏着,“太完美了,太完美了,我才不要追求什么骨感,有点肉多好。”金一灵格外幸运,虽然找到的皮肉数量不多,但却都集中在了右臂上,所以走在树林和另外两个皮肉分散的家伙周围,格外显眼。
      
      “我这分散的不行,几乎是一个地方就一块,还特别小。”说着江朗锦给他俩看分散各处的皮肉,尤其是腿上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你们说,他们是怎么把我们弄成这个样子的?”
      
      “我要是知道,还用在这里跟你们一起找吗?”何宝树直接回怼,他比江朗锦好不到哪去。
      
      “你不要拉我!”金一灵走在前面,右手在后背上上下驱赶。
      
      “没人拉你啊。”何宝树和江朗锦对视,他们都没抬起手来,更不要说去拉他。
      
      “不可能!我明明感觉有人拉着我的肋骨!”金一灵转过身看着他俩。“你看我现在还有这种感觉。”金一灵说完这话,只见两人都瞪大了眼睛。心中一沉,暗道不妙,哆嗦着声音,“你,你们,看到,了什么?”
      
      “你,你身后有一个,怪物!”江朗锦哆哆嗦嗦的指着他身后的位置。
      
      “什,什,什么怪物!”金一灵觉得被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但他心都没有,“我,我要不要转过去?”他没了主意。
      
      “别,别,我也不知道啊。”何宝树也没见过这样的东西,看着像一头狼,可他的嘴巴不是嘴,是一只手。
      
      金一灵还是转过身去,就看到了一只,无法形容的狼,正面对着他,还在跟他招手,金一灵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直接跌坐在地上,“我,我,你,你别杀我,我是,我是好人,我……”只见那手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干脆伸进了他的胸膛里,金一灵一直紧闭着眼睛,双手乱挥。
      
      “变了变了!”站在后面的江朗锦忽然喊道。
      
      “什么变了?”金一灵紧闭双眼回头去看。
      
      “你手里抓的东西变成了一坨皮肉!你把眼睛睁开啊!”何宝树提醒道,真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啊?”金一灵也觉得手里的东西触感变了,睁开眼睛,果然,是一长条的皮肉,看着像是腿或者手上要么就是腰间的。
      
      “快看看是谁的。”江朗锦凑过去。
      
      “006,你的。”金一灵扔过去给江朗锦。
      
      “太幸运了吧你!”何宝树在一旁说,“快贴上。”
      
      “你的幸运可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上。”金一灵看着那条肉,最后贴在了后腰处。
      
      “受苦了,受苦了。”江朗锦安慰着。
      
      ·
      
      司马书找到的不多,身上依然挂着块别人的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到他。
      
      倒是秋熙童和另外两个小女生,身上贴了不少块肉,只是吕菲胸前那块孤傲的肉,一直没找到同伴,也因此,她就一直走在何沁后面,挡着那半边身子。
      
      他们找到的肉不是树上就是地上,要么就是跳到面前送上门来的动物,当然,那只绿色的松鼠,司马书一直耿耿于怀,因为它速度实在是太快,根本抓不到,但又不想毁掉它,再者说周围的树枝根本掰不断,无法利用,想来只有匕首可以。
      
      而且司马书总觉得,那绿色的松鼠,是块上好的大肉,只可惜,每次看到他都没能抓到。
      
      “你又在想什么?”秋熙童看他目不斜视盯着前方,不像是要找东西的样子。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一只绿色的松鼠?”司马书问他。
      
      “没看到,怎么了吗?”秋熙童摇头说着。
      
      “我看到好多次,但它速度太快,我觉得只有用匕首才行,可那样不就毁掉了?万一是我们的。”司马书顿了顿,“而且这么多次没抓到,总觉得是块大肉!”
      
      “那,引诱出来?”秋熙童提出解决办法。
      
      司马书再一次摇头,那松鼠出现的非常没规律,总不能为了蹲它,就不找了吧。“看看吧。”
      
      “怎么没声了?”秋熙童问。
      
      “什么没声了?”司马书转过去看秋熙童,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她们两个啊。”秋熙童回头,只见后面一直叽叽咕咕说好的两个人不见了。“人没了!”
      
      司马书回头,后面除了森林,空荡荡的,不见人影,“刚才有异响吗?”他光顾着分析和谋划怎么抓松鼠了,根本没留心周围的环境。
      
      “没注意。”秋熙童光顾着找肉,只是突然觉得周围有些安静,毕竟这一路下来,吕菲和何沁的嘴就没停下来过。“要不要找找?”
      
      “去哪找?”司马书问。
      
      ·
      
      其实何沁二人,就在他们身后,但被一层像是隐身墙一样的东西给隔住了,声音出不去,躲也躲不开。
      
      本来两人没注意到,直到何沁听到秋熙童的问话,回答时,才发现这个问题。
      
      “怎么办!”吕菲又没辙了,开始在一旁喊叫着。
      
      “别慌。我们就一直跟着他们就行了,看不到看不到吧,大不了就走散我们自己找。”何沁虽然也不喜欢他这大小姐的脾气和行事作风,但怎么说也比自己独自前行要好。
      
      “可他们都看不到我们了,好像也没有要找的意思。”吕菲犯难,有点带着哭腔。
      
      “你不是挺讨厌那个司马书的吗?怎么这会要离开他还不行了?再说了他们就算是想找,也找不到啊。除非。”何沁伸手去碰,面前确实有一面隐形的墙体,把他们给隔离开来,“这墙它能消失。”
      
      “那现在可怎么办呀!”吕菲急哭了,身上骨头碰撞的声音不时的响起。
      
      “你别急,我不说了,就跟着他们。所以你别哭,不然真跟丢了,后悔也来不及。”何沁见她稍稍冷静下那么一点,虽然是个大小姐脾气,但还真是一点主见也没有。
      
      ·
      
      司马书停住脚步,找了找,也没能看到周围的异样,“也许她们自己去找了,我们先走吧,这密林就算是我们在这里等,也不一定能再找回来了。”
      
      “那行吧。”秋熙童稍稍有点不忍,但还是跟着走了。
      
      “什么嘛!就这么走了?不找了?”吕菲惊讶于司马书的决绝。
      
      “这不很正常吗,他们跟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没必要去找。”何沁早就看透了这一点,更何况,自保才是最重要的,若迫不得已,她也会把吕菲扔下,太烦。
      
      何沁用力推了推面前的隐形墙,纹丝不动,就挡在她们一臂的位置,前后左右都是,不管她们往哪里走,那面墙就是挡在前面。
      
      ·
      
      “松鼠!”司马书大叫,在他不远处,又看到了那只松鼠,只不过他们四目相对,松鼠也没有飞快的跑走。
      
      “什么?”秋熙童不解的就被司马书一手揽住不让前进。
      
      “没看到吗?”司马书压低了声音,指着前面,“那里。”
      
      “没有啊。”秋熙童就差把眼珠子抠下来丢过去看了。
      
      司马书蹙眉,不会这么巧合,又特么的出现了幻觉吧,挤眉弄眼了好一会,那松鼠确实还在,伸出胳膊跟秋熙童说:“你掐我一下!看疼不疼?”
      
      “大哥,你是觉得我智商不够用还是讽刺我,你胳膊上有肉吗?”
      
      “那就掐脸!”司马书又把脸凑了过去。
      
      秋熙童犹豫了一下,“那我掐了?”
      
      “来,快点。”司马书催促着。
      
      “诶呦,疼,你下死手啊!”司马书疼的差点跳起来,就剩一个头的身体,怎么痛觉神经还变发达了。
      
      秋熙童满脸无辜,“你让我掐的。”
      
      “哎呀,算了算了。”司马书再次把视线定格在前方,绿松鼠还在,这次一定要成功!“你别动,我自己去抓!”
      
      司马书悄悄地靠过去,但绿松鼠好像并没有要跑的意思,反而朝着它的方向跑过来,那感觉就像是许久不见主人的小狗狗激动的样子,直接蹦到司马书的怀里,而且看上去小小的不大点,力量还很足,直接被他扑倒在地。
      
      “司马书!”秋熙童见他被扑倒冲了过去。
      
      “没事,没事。”司马书笑道,从这只绿松鼠的后背上拿下那块肉,是007他自己的。随手一贴,肉就爬到了胯/下,不偏不倚的停在那个要害的位置。
      
      肉被摘下来的时候,松鼠就跑走了。
      
      司马书一惊,赶紧用手挡住,真特么的尴尬。
      
      秋熙童本来不想笑,而且他也真的没看到那只绿松鼠,但却看到了那块肉滑到的那个位置,实在没忍住,狂笑起来,“你这,你这也太……哈哈哈哈哈。”
      
      司马书站起来夹着腿,弯着腰,看着不是好笑的秋熙童,沉下声音,冷脸看他,“别笑了!”
      
      “好,不笑,不笑。”秋熙童笑的身上骨头直打架。
      
      司马书松开手低头看了看,再一次迅速盖起来,真是,醉了,他不想再找了。此刻突然意识到,如果都找齐了,岂不是要赤条条的全让人看到了吗。
      
      “你脸红了!”秋熙童在他弓着腰,仰起脸看着自己若有所思的时候,发现一缕绯红正爬到他脸上。捂着嘴尽量不笑出声,“没想到你也会脸红啊!”
      
      “秋熙童!”司马书吼着,顿了顿,然后声音弱下来,“别闹了,赶快走。”
      
      看着他越来越红的脸,秋熙童怎么看怎么搞笑,但不知不觉中心中还有一丝的波澜。“你说,你看到了绿松鼠,可我真的没看到,是不是只有关键部位的皮肉,才能自己看到?”
      
      司马书一直弯腰夹着腿,跟刚刚吕菲一比,更狼狈。
      
      ·
      
      何沁和吕菲就跟在后面完完整整地看到了这一幕,忽然开始庆幸他们看不到自己,不然肯定更尴尬。不过能这么近距离的欣赏一个男子,还是个帅哥的那个啥,倒也不赖。
      
      而此时的吕菲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也因为他们都看不到他,不再对胸前的那块肉遮遮掩掩。“你说,你说他要是知道,我们跟在后面,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我估计啊,那个司马书脸都得绿了!叫他那么狂妄,对女孩子什么态度,一点风度都没有。”
      
      “我觉得他俩认识呢。”何沁虽然也看得津津有味,但这个想法深扎于心。
      
      “是吗?不会吧。”吕菲说道。
      
      “你看他们之间的互动,很自然,行云流水一般,根本就不像说来到这里才认识的。”何沁觉得自己想得八成是对的。
      
      “可我们不也还可以吗?”吕菲不解,怎么看出来的呢,她就没这感觉。
      
      话是这样说,可何沁就是有这种感觉,而且直觉他们还不是普通朋友的那种关系,他们之间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但好像还没有公开聊过。毕竟何沁嗑了这么久的腐CP。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