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命中注定吗

      从王海文家里出来,司马书心情很是不好。要说这三家公司,这三个人,他都十分在意,但王海文的位置最为重要,典当行也是他花心思最多的地方。
      
      而王海文这次出事,不多说,至少95%都是他的责任,剩下那五分,也是典当行的责任。让这些无辜的人卷进来,他深感愧疚。
      
      “走吧。”司马书看到站在花坛旁的秋熙童之后,心情只是稍有好转,但依然烦闷。
      
      “你今天去哪了?我早上就去你家了,还是没赶上你走。我还以为……”秋熙童想想都后悔,若是真出什么事,他怕是要愧疚一辈子。
      
      “以为什么?”司马书看着他,“对不起,熙童,昨天,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很复杂,我一句两句跟你说不清,我不想你受伤,你明白吗?所以……”司马书哽咽着,“你最好离我远点,不要插手我的事情。”
      
      这次是王海文,下次又是谁呢?秋熙童?李小冉?谭伟昂?还是直奔主题,就是他自己?
      
      纵然司马书再有手段,再厉害,也不一定次次幸运,侥幸逃脱。
      
      所以这一路过来,司马书没什么朋友,也不敢交朋友,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连累了别人。他再也不想看见那样的事情发生。人心都是肉长的,纵是心若磐石,也仍有柔软之处。
      
      “你,有什么事,我们不能一起承担吗?为什么要把别人的好意拒之门外,为什么要把身边的人都推开呢?”秋熙童紧紧地盯着他,好像眨下眼,面前的人就会消失不见。
      
      听他这样说,司马书欣慰的笑了,很开心他会这样想,会这样说,但活了这么久的司马书,深知这个世界的险恶,就算有美好,也是交织而行的。故作轻描淡写,“你是我什么人啊,要帮我承担。”
      
      “我……”秋熙童话到嘴边,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又生生的咽了回去,“你不是花钱请我保护你吗,那我就有义务跟你一起承担啊。”
      
      “你忘了,我昨天都说开除你了。”司马书脸是笑的,但说这话的时候,心几乎是含在嘴里的,从来不想伤害他,但这个时候,别无他法。
      
      从那次在高速上见到秋熙童的第一眼,就被他所吸引,再到后来“混沌”之见,更加确认了这份情感。司马书也不想离开他,甚至自私的说,就想要把他绑在身边,不管他喜欢男女,都没关系,只要是秋熙童这个人就好。
      
      但那个时候怎么会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若知道,断然不会靠近他的。说到底,还是怨他自己。
      
      所以这话说出口,司马书的心,在痛。
      
      “你,那我们不是朋友吗?在混沌里,你说的啊。”秋熙童有点急了。
      
      “走吧,我送你回去。”司马书岔开话题,秋熙童知道的越少越好。
      
      “那我问你,你的手臂怎么回事!”秋熙童激动的一把抓过他的右臂,用力撸起他的西服袖子。
      
      而司马书像被抓包似的,想要抽回来,但秋熙童显然没有放任他抽回去,“没事。”
      
      “你不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不否认你实力过人,年纪轻轻,能兼顾学校和公司,甚至还要时不时的跑进‘混沌’里受个伤。可你这太反常了,从你的言谈举止间,根本就不是一个十八岁的人该有的。好,你说你久经商场,看惯了血雨腥风,才会有如此丰富的人生阅历,没问题;你说你从小聪颖过人,三岁比过爱迪生,五岁赛过爱因斯坦,十岁就出过地球,没问题;你说你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光车库就造个四百平,里面停着无数人一辈子想都不敢想的豪车,享受着我们这些普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荣华富贵,你有这个实力,有这个金钱,没问题;但你怎么解释,明明断掉的手臂又长了回来?又怎么解释,每次不管多大的伤都不去医院就能逢凶化吉,你怎么这么厉害!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一口气说完秋熙童又拿出手机,把已经被曝光在网上的那些言论的截图拿给他看,虽然那些微博已经被删掉,“那你又怎么解释,这上面说的事情?”
      
      如今,秋熙童把藏在心底里许久的话都问了出来,其实两人认识时间也不长,可他就是满心的疑问。
      
      而司马书只瞄了一眼手机上写的,就捕捉到几个点,纵火、爆炸、邪术。干笑了一声,也不急着把手抽走,坐在了花坛上,“你觉得我是什么人?”
      
      “不知道。”秋熙童有猜测,但也不能妄下断言。
      
      司马书顿了顿,“我是个危险人物,离我远点吧。”
      
      “你告诉我答案。”秋熙童看着他说。
      
      “你都有疑问了,想来心里也有答案了。你觉得,现在这世界上,有谁的手臂会长成出来的?”司马书有些无奈,但他有什么办法。
      
      “不知道。”秋熙童摇头。
      
      “不早了,回家吧,以后。”司马书本打算说不要再见了,就看到天边划过的道道七彩光带,这次这么快吗,距上次‘混沌’结束没有几天的时间,怎么这次这么快。而且说不想再见,恐怕还是会在‘混沌’相见。
      
      命中注定吗?
      
      “你给我答案。”秋熙童还是不肯罢休。
      
      “好。”司马书让他转过身,“你看天空。”
      
      “那是什么?七彩的。”秋熙童转过身,指着天空问他。
      
      “这就是进入‘混沌’的前兆,看来明天一早,我又要出现在混沌里了。”司马书如实回答。
      
      “可是。”秋熙童还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有的事情,你知道的越少越好,真的,你相信我。”司马书拉起他,往小区门口走。“跟我回家。”
      
      司马书反复叮嘱了三个人,他这几天有事不在,行事一定要谨慎,小心小心再小心。
      
      而李小冉也只是匆匆地说了几句关于吴凯航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他把脸上的痦子给点掉了。
      
      路上两人都沉默不语。
      
      回到家,秋熙童一句话不说,负气般的在厨房里做饭,他们还都没吃。
      
      而司马书也没想好究竟怎么跟他解释,索性躲回屋子,又拨通了李小冉的电话,刚刚有些匆忙,没来得及仔细问。记得之前,李小冉说有人跟踪他,那个人脸上有痣,像极了吴凯航,而这次他又把那颗痣给点掉了,很难不让人觉得这其中有着一些联系。
      
      但既然知道这么明显,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从李惴暗中调查收集的资料来看,来万六福上班之前,他的履历,包括家庭背景和档案都乱的一塌糊涂。照理说,他的这个年纪,不应该有这么模糊不清的档案,又不是以前。唯一的可能就是被人篡改过,而且还极其高明。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但是这样前因后果串连起来,不难发现。吴凯航可能真的就是被安插在公司的奸细。
      
      挂了电话,坐在电脑前的司马书,在网上找起来,那些刚看的关于他的新闻已经查不到了,只能在一些博主发的图片上看到残影。
      
      虽然大家一边倒的不相信,可还是有一些人,对着扑风捉影的事情信以为真。
      
      怎么说呢,任何事情都不是空穴来风。
      
      “吃饭了。”秋熙童在楼下喊着。
      
      看了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九点了,司马书走下楼,就闻到一阵饭香,拉开椅子,“你还是去开个小饭店吧,别跟着我了。”再次说着废话劝阻道。
      
      “能不能不去‘混沌’?”秋熙童放了一条线,捡起另一条。
      
      “不能。”司马书斩钉截铁的回答。
      
      “为什么?”秋熙童紧锁眉头地问他。
      
      “先吃饭吧。”司马书指着面前的一盘盘菜说道,看他还不肯罢休,又道:“吃完饭你跟我说。”
      
      “好。”司马书本打算就这么搪塞过去,等日后找个机会再说也不迟,或者干脆找不到机会就不要说了。谁成想,放下碗筷,秋熙童洗碗的功夫,就开始追着他问。
      
      只能站在他边上,一边帮他洗一边说。搞不懂,明明洗碗机那么方便,偏要用手。
      
      “合着,你根本无法控制是否进去‘混沌’?”秋熙童有些吃惊地问。
      
      “是的。”司马书点头。
      
      “然后你还把我也拉了进去?那那些人都是随机的吗?还是有针对性的精挑细选?每次进去的时间相同吗?必须从五菱宏光进去啊?”秋熙童现在就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一个个来。一开始不是我把你拉进去的。因为这东西是随机的,我也不知道选人的标准是什么样的,且就这几次来看,好像和原来还不太一样了。至于拉着你进来,那是上次的事,而且进了两次,就默认你会有之后的N次,所以想逃也逃不掉。至于那辆破车为什么是入口,我也是偶然发现,但是不是唯一的入口,我就不知道了,没尝试过。一般来讲,一个月两次,通常都会隔上半个月,但这次就不是,我们出来也就一周的时间吧?又要进去了。”他问题太多,司马书不得不一个个回答。
      
      “那你没想过不要参加吗?还会受伤,万一哪次……”“发生了什么不幸?”秋熙童忍不住想些不好的事情。
      
      “我说了,这个不是我能控制和决定的。”司马书摇头,而且他都不知道怎么开启的,又怎么能知道怎么关闭。再说了,能挣钱何乐而不为,有时候显示世界压得他喘不过气,哪有核查奴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人人只有一个目标——活下去。
      
      “那你的手为什么会再生?”秋熙童突然把话题拉了回来。
      
      “你就这么想知道?”司马书看他一脸好奇的样子反问他。
      
      “嗯。”秋熙童点头。
      
      “那你要答应我,不能,绝不允许透露给任何人!”虽然司马书知道,有的人已经知道了,而后故作神秘,凑到他耳边,“我是外星人。”
      
      “真的?”秋熙童将信将疑。
      
      “不骗你。”司马书表情严肃到让人想笑。
      
      “你就糊弄我,我才不信!”秋熙童白了他一眼,就知道他说得不对。
      
      “不信就对了。我不告诉你,是在保护你,不是不信任你。”司马书说完停顿片刻,“我不想让你走,但是我没办法,我真的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当然,你可能也没觉得我哪里好。但是,相信我,你在我身边一天,我是说现实社会里,你就多一分危险。今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次我是毫发无伤的回来了,那下次呢?这次是抓的那个人,下次呢?”
      
      “那人到底是谁?你怎么还会去救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叔?”秋熙童不肯罢休,再次抛出疑问。
      
      说起来,司马书才是大叔,“我都说了,小孩子家家的疑问别那么多,就算是心存疑问,就把它放在肚子里,不要问,不要打听,这就可以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秋熙童刷完最后一个碗转过身很认真的看着司马书。
      
      “好好好,你不是小孩子了。”司马书忙附和着。
      
      “我发现你可真墨迹,我问了你这么多遍,你告诉我不就完了,何必跟我费这么多口舌。”秋熙童就是想知道原委,不然也不会跟他说这么半天。
      
      司马书就是想保护他啊,“你爷的身体怎么样?”
      
      “还行,别岔开话题!”秋熙童相当讨厌他这种硬生生的茬开话题的做法,让人很是暴躁,非常反感。
      
      这回司马书不说话,看来躲不过去了,“你还记得我问你,在高速上有没有见到你前面开的一辆民用车,那辆就是我的。不过你没见到也算是正常,毕竟你当时在玩手机。我不知道你们接下去发生了什么,但是那是进‘混沌’的前一天。”也是两个人的命运相交的开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看到了蜂鸟
    还以为是大马蜂
    好小啊
    没来得及拍,可惜
    长这么大我最后悔的两件事:
    一个是那年冬天,看到一对老夫妇拉着手上台阶,我没拍下来,嫌冻手。
    一个就是今天,看到蜂鸟以为是大马蜂。
    啊啊啊啊啊啊!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