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冥顽不灵

      “你妹啊!你还活着!”李小冉站在办公室窗前对着电话大吼。
      
      一旁站着的秋熙童听到他这样,心中不免大喜,但接着又很担心,想要凑过去听听,可李小冉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只好站在一旁,竖着耳朵听,想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
      
      “别喊别喊,我在文泽路上一个超市门口,车牌阑A·5234B,你来接我一下。对了,秋熙童跟你在一起呢吗?叫上他,打辆车过来。”司马书说道,“别,你不要过来了,让秋熙童现在打车过来。你去,把那个吴凯航的资料给我调出来,越详细越好。”
      
      “可。”李小冉一听又让秋熙童那家伙跟着参与,而且这还不让自己去了,有点心急,“你白天去那个工厂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们去了?回头我再跟你细说,我现在有紧急的事情,你让秋熙童赶紧出发,他在不在啊?不在我一会给他打电话。”司马书着急地问。
      
      李小冉瞥了一眼旁边脖子就要变成长颈鹿的秋熙童,很不耐烦,很不甘心,“在。”
      
      “那我不跟你说了,这电话是我借的,不跟你说了,你快点啊。对了,给我带两套衣服。”司马书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李小冉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叫你去呢!打车过去!”然后从办公室里间的柜子里拿了一套西服一套休闲装出来,“给他带去。”
      
      “那你呢?”秋熙童没想到他会让自己去,而不是李小冉。
      
      “废话真多,不去正好我去。”李小冉还不放心他呢。
      
      “去去去。”秋熙童担心死了。
      
      ·
      
      还了手机,司马书这才注意到因为出来的太紧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要说这收银台的小姑娘还真是好心,也难怪之前那小卖店的阿姨不给他借了,多半觉得他是个神经病。
      
      连连道谢之后,走了出去。
      
      坐进车里,落了锁,王海文已经又一次睡了过去,不知道是疼晕的还是太累。
      
      靠在驾驶座上,司马书望着窗外络绎不绝川流不息的车辆和人群。今天发生了太多事,A组织的出现,神秘组织把他带走,而两波人又针锋相对,不知道自己走之后有没有打起来,另外,不为人知的点石成金暴露在那面具男的眼皮子底下,这事也很棘手。
      
      本来他们知道司马书长生不老就已经够呛了,如今点石成金又被知道,想来他们不追来,这车没炸弹可能也是这个原因。
      
      再回想前前后后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司马书有点摸不清头脑了,这些事情都是同一个人干的,还是两拨人在互不知情的情况下,同时进行。
      
      另外,看样子那个万达跟斐蒙还很熟的样子,不,至少是认得。
      
      肚子的叫声,打断了司马书的思路,想想一天都没吃饭了。回头看后排的王海文,不知道他被抓了几天,也不知道,他都调查到了什么。
      
      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除了‘混沌’。
      
      真是可笑。
      
      ·
      
      “你们这帮废物!废物!除了学习,能不能多学学别的!别的!脑子重要!身体也重要!”脖子上缠着一圈绷带的斐蒙已经摘了面具,七十号人站在下面,一个个低着头。
      
      “可,老大,不是你把他放走的吗?”丁锦辉有板有眼地说。
      
      “你瞎吗?丁锦辉!”斐蒙指了指脖子上的一圈,跟个围脖似的,“都这样了,我死给你们看啊!”
      
      “我真是不知道,你们平时除了搞研究,还做些什么,训练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认真!各个都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觉得我平时对你们太客气了是不是。”斐蒙训斥着,“常安!你给我过来,站那么往后干什么!”“我问你,平时他们怎么训练的,你怎么教的?”
      
      “老大,他们,训练,都挺认真的。”常安站得笔直回答他。
      
      “胡说!瞪着眼睛说瞎话。要是训练刻苦认真,像学习那样用功,今天能全让人打趴下一个站着的都没有?真当我瞎啊?”斐蒙简直要被这帮废物气炸肺。
      
      被骂了之后,常安低着头,不敢说话,这些人都太爱学习,每次训练,除非逼到头上,才肯练几下,就嘀嘀咕咕的研究那些东西,根本不听常安指挥,用他们的话讲,他们是动脑的不是动手的。
      
      “明天开始!我监督!集训一个月!谁也不要搞什么狗屁研究了!早六晚六!谁迟到,我罚谁!”斐蒙简直要被气死了,常安这么厉害一个人,能文能武的,特意找过来的,又是保镖又是教练,愣是没把这群人教明白。“冥顽不灵!”甩下几句话,斐蒙转身离开。
      
      等到人走,地下议论声骤起:
      
      “这下完了,惨了惨了,老大发飙了。”
      “平时没见这么大火气,对大家伙儿都还好。”
      “平时挺严肃的,但从没见过这样。”
      “肯定是气着了,到嘴的鸭子飞了,换谁谁不气。”
      “跟我妈说的一样,告诉我别总学习,多锻炼锻炼身体,可我学习有错吗,也没听过那个人科学家是学武术出身的。”
      “行了,都少说几句吧,那老大酝酿这么久,又亲手给放了,肯定憋着一肚子气呢。”
      “就是,再说了,那个自命不凡的万达还追了过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顺藤摸瓜找上来的。”
      “你说,他不会是一直在跟踪那个司马书吧。”
      “诶,我觉得老大肯定有下一步动作,你没看到吗,今天那个司马书啊,他能变金子,可厉害了。”
      “卧槽,这生财之道,我也想有。”
      “所以说啊,我觉得老大没准想用这一点,不然,怎么可能就这么放了,再说了,老大功夫不差,不可能甘心一直被人捏脖子的。”
      “但这回惨了,集训一个月,我这小命难保喽。”
      “谁让当时训练的时候,你们不听常哥的,就捧着书啃着笔在那研究,我们这几个认真学了的,也跟着遭殃了。”
      “那你申请免训去啊,真是的。”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回到休息室,等待明天的残酷训练。
      
      ·
      
      万达洋洋得意的回到研究室,虽然今天人没抓到,但至少,怼的斐蒙这狗贼一愣一愣的。早就说他根本比不过自己,看他那怂样,还给人放了,真是丢人。
      
      没多久就有人来报,说在文泽路发现了司马书的身影。
      
      万达叫他们依旧交替轮流继续跟着,千万不要跟丢。
      
      又命人去查那个被司马书舍命救走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莫非他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网上已经开始有万六福珠宝董事长司马书的负/面/消/息了,说他纵火、爆炸、搞邪术。万达知道这样做,不一定起到什么效果,但他要的就是混淆视听,自己好趁机下手,当然,如果能起到一些影响,那更好了。
      
      ·
      
      虽然停业三天,但谭伟昂也没闲着,一边打点公司上上下下,检修线路、查房、翻新等事宜,毕竟一年到头也不一定有什么好的停业休息的机会。另一边要应付媒体,好在警察那边已经疏通了关系。
      
      况且受伤员工和客人补偿及时处理到位,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波澜。只是有一些不法人士想趁虚而入,但也都一一化解,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倒是那天分开之后,就没了司马书的消息,后来打电话也不接,之后干脆就关机。倒也没多想,反正经常找不到这家伙,再加上事情又多,就把这事给忘了。
      
      而网上却开始扒司马书的黑历史,连搞邪术都出来了,也不知道这帮媒体都是从哪里搞到这种神乎其神的消息的。毕竟是酒店的创始人兼董事长,还是有必要出面干涉一下,这种事情发生了,要是传进顾客的耳朵里,可不太好,现在这客人,良莠不齐,明辨是非的能力都有限。
      
      ·
      
      司马书是被一阵急促的敲窗户声吵醒的,没想到想着想着还睡着了。下意识地以为有人来追他,刚想发动车子,就看到站在外面正往里看的秋熙童。
      
      看到这张脸,司马书就觉得心安。
      
      但昨天,司马书说了那样的话,但他该知道,自己有苦衷吧。
      
      摇下车窗,司马书对他报以笑容,“你来了。”
      
      “你怎么穿成这样!”秋熙童看到他没受伤,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
      
      “衣服呢?”司马书问他。
      
      “给你。”秋熙童把衣服递给他,盯着他看。
      
      接过衣服,司马书说:“我换个衣服,你去那边药店买点纱布,消毒的,总之外伤的药都多买些。”
      
      趁着秋熙童去买药的功夫,先把自己的衣服换上,又扒下已经有些和皮肉粘连的王海文身上的衣服,想给他换上,但换了一半,王海文被疼醒了。
      
      “司马,你干嘛?”王海文声音微弱地说。
      
      “把衣服换上,我们要走了。”司马书看他虚弱的样子,怕是没法自己换衣服了,还是帮他换了衣服。
      
      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司马书道:“你就安心休息,有什么话,一会再说。”
      
      这一套流程下来,秋熙童也把药买了回来。
      
      “你去叫辆车。”司马书搀扶着王海文下来。
      
      虽然秋熙童诧异有车为什么不开,但是看到面色苍白的王海文之后就懂了。
      
      叫了车,两人驾着王海文进了车里。
      
      在医院和家里徘徊了一阵,还是去了医院,虽然自己买那么多药就是想自己给他处理伤口,但毕竟王叔不是自己,年纪不同,还是去医院处理比较放心。
      
      到了医院,司马书全程顶着护士异样的眼光和问东问西的话语,依然寸步不离的跟着王海文,生怕这期间出现纰漏。
      
      换了药,包扎好,拿着开的药,本打算带回家,但是王海文坚持要回他自己家,说他老婆一定等着急了。王海文知道,干这行的凶险,以前他就跟妻子有个约定,如果某天出门,超七十二小时未归再报警,如今快到了,若是不回去,就要报警了,报警就对司马书不利了。
      
      听到这些,司马书鼻子一酸,说着对不起,但最后还是把他送回了家。
      
      路上还买了些水果,让秋熙童在楼下等他,自己跟着他一同上楼,同时制造一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这才从王海文口中得知。那天司马书把名单交给他之后,王海文就暗中开始调查这几个人,家庭背景,学历,从事的行业,交往的人,以及家庭住址,他全都查了出来。
      
      因为王海文这些年跟着司马书,也对A组织有所耳闻,加上有时候司马书让他办的事情,就会跟A组织有瓜葛.更何况,典当行本来就是黄金的地下交易场所,明里暗里的,两人几乎就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
      所以司马书才会如此的信任他,才会去救他,而王海文也因此会像护着自家孩子一样,护着他。
      
      但也就是王海文把资料都调查出来整理好之后,才发现这是一伙新人,而他们跟A组织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曾经合作现在竞争。
      
      正打算交给司马书,王海文就被在去上班的路上给劫走了。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