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放虎归山

      就连面具男都没想过,司马书还有这一手,准确的说,连当初的万老,都没想过,司马书除了长生不老之外,还能让东西变成金子。
      
      随手一捏就是金山银山,这特么的就是个宝藏啊。还研究个屁了,供起来吧!
      
      “你,你先松手,我们有事好商量。”面具男立刻变脸,轻轻拍着他掐在脖子上的手,那边不停的跟其他人摆手,叫他们赶快把手里的家伙放下。虽然早就被掐得喘不过气,但还能勉强说话。
      
      “你先把他放了!”司马书命令道。
      
      “放放放放放。”“愣着干嘛!快放啊!”面具男挥手。
      
      此时王海文已经有些苏醒,但被驾着的身体突然没了支撑,还是整个人瘫了下去。
      
      “王叔!”司马书大喊,一手将面具男的双臂禁锢在身后,另一手死死的扣住他的脖子,手指已经嵌进了脖子,丝丝的鲜血流出来。挟持着他往门口走去,“你们,扶着他出去。”
      
      本来这帮人肯定是不能听别人的话,但,老大毕竟在他手里,被捏着喉咙,粗鲁的拎着王海文跟着往外走。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老,老大,不,不好了。”还没说下文,就看到他们的老大被一个人锁住了喉咙,愣住,犹豫着要不要说。
      
      “说啊。”这威信算是不复存在了,面具男心想。
      
      “有人找过来了!已经在门口了!”
      
      司马书冷笑,该来的终于来了。“别愣着,带我们出去!”
      
      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面具男暗骂道。接着摆手示意他们赶紧过去堵住那些人。本以为能趁乱有机会逃脱,但司马书此刻力大无穷,根本无机可乘。没办法,只好听他的。
      
      面具男刚带着他们来到走廊的尽头要拐过去,就听到后面一声大呵,“斐蒙!你给我站住!”
      
      听到声音后,司马书回头看了一眼,手依然紧紧扣住,仿佛要把他的喉管从嗓子里摘出来,见他要转身,往前推了推,“快走!”
      
      对于司马书来说,虽然万达的到来,是件好事,可这毕竟两人都是因为要抓他,才会出现现在这样针锋相对的场景,走为上还是要排在第一位的。
      
      “我说,司马老兄,你这点石成金,谁教你的?”斐蒙心里盘算着,若是他能为自己所用,再加上他还长生不老,那岂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还研究个屁P9啊,累么累得要死,又费力不讨好,手上还要沾人血,染人命,何苦呢。
      
      白了他一眼,司马书修长的手指又嵌进去几丝,“别跟我废话,怎么出去?”
      
      “那边那边。”眼下不是留恋的时候,赶紧给他指路,而且斐蒙自知来日方长,但若是让万达那小子把他夺了去,可比自己放虎归山再去抓,难多了。
      
      况且万达那家伙比自己丧心病狂多了,万一这活宝掉到他手里了,那说不定被折磨成什么样了。再说了,他们之前还有些渊源,那冤有头债有主的,司马书受的折磨肯定不比在自己这里少。
      
      后面有自己人挡着,肯定没问题。虽然都是些学生,但平时也有对他们进行针对性的训练,所以功夫也不会差到哪里,再说了,他们有枪,不过不是情非得已,斐蒙禁止他们用枪,动静闹得太大。
      
      之前那次爆炸,还好他在警局里头有人,不然顺藤摸瓜,就查到他们身上来,虽然斐蒙也乐意这样,至少司马书会觉得是他们A组织干的,但警察可不会这么认为。
      
      但现在都已经知道了,也就无所谓了。
      
      来到重造的废弃工厂的后门,那里停着一辆车,斐蒙这脖子今天算是要被交代了,“司马老兄,这车,给你用,咱把手拿走呗?”斐蒙觉得喉管生疼,格外的难受。
      
      司马书警惕的盯着他,“钥匙!”
      
      “给他给他。”斐蒙说道。
      
      一手抓住飞过来的车钥匙,但司马书还是没松手,“你让他们把他送上车!”
      
      “好,好,好。”斐蒙赶紧示意手下的人把王海文送上车。
      
      看着王海文被送上了车,司马书手上又加了加力,满眼恨意,“我警告你,最好不要胡来。”司马书右手松开,没等他反应,左手又扣了上去,一直拉着他进了驾驶座,才将他推开,“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
      
      “老大,老大,你怎么样!”见司马书走了,两个人冲上去看斐蒙的伤情。
      
      斐蒙用力甩开他们,站起来,正了正衣服,“哼!咱们走着瞧。”接着摸了下脖子,还有血,“你们这帮废物!”
      
      ·
      
      斐蒙和万达两波人的不同就在于,万达手下的人个个能打能学几乎全能但是高科技一般;而斐蒙注重高科技,所以请的都是一些高校的学生,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他们除了学习之外,几乎都不太行,所以科技对他们来讲就显得格外的重要。
      
      因此,等到斐蒙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看到手下的人被打的在地上起不来,顿时发飙,“万达!你干什么!私自闯入我的地界,打伤我的人,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过分了!”
      
      万达冷笑,“那你抢了我的人,你怎么不说你不对呢?”
      
      “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是你的人了?我们各凭本事干活,你自己能力不行,现在却怪到我的头上来。”斐蒙轻蔑地笑着,“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脸还没好?忘了怎么伤的了?还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万达不由得提醒他。
      
      面具下的脸抽搐一下,斐蒙恍惚间觉得有点疼,再看地上躺着打滚的人,呵斥道:“一群废物,都给我站起来,平时是怎么训练你们的!都忘了吗!”
      
      地上的人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跑到斐蒙的身后。
      
      双方的人都按兵不动,现在是双方老大的最后对决,若不是有令,他们不会下手。
      
      “现在,请你马上滚出这里,滚回你的狗窝!”斐蒙开口。
      
      “啧啧,说话还是那么难听。人家都说啊,这福气,是长在脸上的,你说说你,这张脸,本来就丑,你又总挡着,那好运,它能来吗?”万达摇着头,好像很不理解他的做法一样。
      
      “那我这伤不还是拜你所赐!”斐蒙每每想到这个,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撕烂面前这人的那张脸。
      
      而他不跟着万达干也有这方面的原因,本来斐蒙也是个帅小伙,不管做这行当正不正吧,总归也是个很阳光的人。
      
      直到有一天,万达让他找乞丐来试药,这种行当他干多了,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但没想到,那次他试药的基因排列竟然是暴躁,而且无法控制,刚好又是斐蒙看着,直接就被试药后暴怒的乞丐给用刀划伤,在脸上留下了两条永远不可磨灭的疤痕,再加上处理的不及时,后来,他不得不每天戴着这张丑陋的面具过活。而且那以后没多久,心爱的女友也离他而去。说恨他,都是轻的。
      
      “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万达摇着头,看着他脖子上的抓痕,“还真是脆弱,被一个区区人类把脖子弄成这样,我要是你啊,我就把这脑袋拧下来,反正戴着也要受伤。”
      
      斐蒙不想再跟他废话,当初说好了井水不犯河水,各凭本事。如今他却在自己的地盘上撒野,还真想占山为王了,若不是看在万老当年对自己有恩,又怎会容他到此时,“我再警告你一遍,滚出这里!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这一片的废弃工厂,斐蒙都买了下来,经过他的一番改造,很多地方看起来很普通,但其实都是有机关的,比如现在他们在的这条长廊上,脚下是有暗刺的,墙壁还有枪筒,头顶上会随机丢下炸弹和□□,再加上,万达现在所站的位置,是一个万雷坑,只要斐蒙按下手中的开关,他们一行人就会掉下去,基本上必死无疑。
      
      “你把他放走,再难抓到,应该知道了吧?”
      
      斐蒙冷哼一声,“这个不用你管,我现在要你离开这里,立刻、马上,不然真的别怪我不客气,到时候死不瞑目,估计万老不想看到这一幕吧。”
      
      “咱们走着瞧。”万达用手指了指他。
      
      ·
      
      华灯初上,司马书一路飙车回了市区,将车随便停到一个地方,照了照镜子,脸上还可以。自己下了车,环顾四周,看到了路边的监控刚好对着这辆车,便放心的走进旁边的一家小超市。本想借手机打个电话,但是那老板说什么都不借给他,而且见他也不买东西,直接把他轰了出来。
      
      “什么玩意儿。”司马书嘀咕着走出门,钻进车里,“你醒了。”一路上王海文都在昏睡,虽说已经露过面,但这车开回家,绝对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当然,他也没想过会活着出来。
      
      此刻开始后悔昨天跟秋熙童说的话,可这么做也是不想他受到伤害受到牵连,结局如何,随他去吧。
      
      王海文醒来见到他开口说的第一句话便是,“司马,你真的不该来。”
      
      “你就别说话了,我怎么着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司马书发动车子,打算找其他地方借个手机,因为他铁了心打算决一死战,连手机都没带。
      
      支撑着身体王海文在后排上坐起来,身上传来的阵阵痛楚让他不得不“诶哟”一声。
      
      “嘶,你躺好,不要乱动,我过会带你去医院。”司马书按下他。
      
      “哎。”王海文叹气,“我这把老骨头了,没想到你还会来救我。”
      
      “有什么话一会再说。你有手机吗?带了吗?”司马书问道。
      
      “有,他们没拿走。”从口袋里掏出来,按不亮了,“没电了。”
      
      “算了,你先躺着。”司马书看到一家连锁店,停在路边,“你在车里等我。”
      
      司马书终于借到了手机,电话给秋熙童拨过去,想想,又挂了,打给李小冉,没几声便接起来,“是我。”
      
      ·
      
      最后李惴没有同意李小冉黑进交通监控,但还是被他的软磨硬泡,同意了来公司上班,但李惴要求,如果有比赛,他是一定要参加的。
      
      答应之后,李小冉离开司马书家,带着那辆出租车车牌号,找到了出租公司。千辛万苦又是怼钱又是怼烟,终于找到了出租车车主,问明了最后去了哪里。
      
      开车找了过去,带着秋熙童。
      
      但是到了这地方,李小冉就有点后悔了,准确的说,是后悔就来了两个人。
      
      好在秋熙童按着他,没有一时头昏冲进去,在外面观察了一番,没多久,就看到来了一波人,好在他们的车没有停在格外显眼的位置,不然这荒郊野外大空场的,停着一辆奔驰的确是很违和。
      
      他们进去没多久,两人也跟着进去了,但是这里地形太过复杂,很快两个人就丢了目标,明明就是废弃工厂,怎么搞的像迷宫一样。
      
      最后因为实在是怎么都找不到目标,不得不离开。但进来容易出去难,还花了不少的时间,才找回大门。
      
      而李小冉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劈头盖脸的给秋熙童臭骂一通,然后也觉得此事确实不怪他,又请他吃了顿饭,自始自终,秋熙童都没怎么发表意见。
      
      其实秋熙童心里特不是滋味,在他消失的那一瞬间就知道为什么昨晚会那样说了。
      
      要不是秋熙童当时负气走了,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又不敢也不想报警,人还找不到,也联系不上,好不容易找到了位置,又见不到人。这地方一看就是被人改建了,搞不好还会有机关,也就没敢再贸然前进。
      
      想想也挺可笑的,秋熙童还真的带着钱来了,只不过没想过扑了个空。起初还以为,他是心情不好,但接着他又那样的表现,让秋熙童觉得他是真的不喜欢自己,就在这种交织的心情中,错失了守护司马书的最佳时机。
      
      因此听到李小冉的指责时,他也没什么好反驳的。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