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此肉非彼肉

      “我觉得无解,这个事情。”郑北说道。
      
      “不可能!”徐曼弗坚决不服输劲上来了。
      
      “既然是城市,那肯定有114,你们随便想一个饭店的名字,打电话问不就可以了?”徐曼弗立刻起身,走到唯一没有被寻找过的电话亭,四下摸了摸,依然没有卡。但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拨通了114。
      
      “通了通了!”徐曼弗兴奋不已,就连在部队升星的时候都没有此刻激动。
      
      四个人七嘴八舌地报了好几个名字,徐曼弗一个没听清,“一个一个来!”
      
      等他们选好,114竟然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你们真是,急什么 ,一个一个,我都没听清。”徐曼弗忽然觉得他们比新兵蛋子都难带。
      
      终于统一了意见,徐曼弗又一次拨通114,询问了号码后。
      
      挂了电话后徐曼弗才发现,根本不需要什么狗屁IC卡。
      
      随后徐曼弗按照114提供的电话,一个个拨过去,但只有一家连锁快餐店可以配送。看他们还想挑三拣四,立刻制止,都什么时候了,能吃到东西就不错了。
      
      几个人满怀期待的等了半个多小时,听到门铃的一刻,几乎是立刻冲到门前,走了出去。
      
      接过外卖后,才想起他们身无分文,而眼前的外卖员就在眼皮子底下变成了二维码、扫描器、POS机和钱包,而且还在不断催促他们交钱。
      
      “没钱。”徐曼弗只能实话实说,“不然你看屋里什么东西值钱,拿走好了。”
      
      听闻这个,外卖员又变回人形。“既然这样。”说着从几个人手中夺回外卖,从外卖箱中拿出另外一份,“没钱就只能吃这个。”然后一溜烟就走了,不给他们反驳的机会。
      
      “你们觉得这里是什么?”郑北举起手里的外卖袋子,仔细端详。
      
      “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徐曼弗拎着外卖转身回房,没有免费的晚餐,这是肯定的。
      
      把快餐盒从袋子里一个个拿出来,码整齐在桌子上,五个人都不敢去打开,但目光却没有离开,止不住地咽口水,不管是什么,里面飘出的香味诱惑着每个人的味蕾。
      
      “不管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钱星忍不住了,利索地打开了一个盒盖。
      
      五个脑袋凑到一起,盒子里是青椒炒肉,格外的香,“这,外卖小哥是不是拿错了?”钱星开口,手中的筷子不受控的伸了进去。
      
      但被徐曼弗一掌拍开,“先别动。”说着把其他九个外卖盒一一打开,全都是青椒炒肉。
      
      “这……”钱星真的很饿,他来之前一天都在学校跑事情,只晚上吃了几口就睡着了,到现在已经两天没怎么吃饭了。
      
      “这有纸条。”苍明翻到盒子底下压着折了三折的浅绿色皱纹纸,印着几行打印的黑字:尊敬的客人,本店支持扫码刷卡现金支付,如都没有,即视为霸王餐,但本店本着顾客至上的宗旨,不会让您空手而归,故准备了同样数量的相同菜品供您品尝,只不过,此肉非彼肉。祝您用餐愉快。
      
      “什么叫做此肉非彼肉?”苍明一头雾水。
      
      “就是这不是一般的肉,说不准是人肉!”徐曼弗轻描淡写地说着,想吓唬吓唬他们,其实内心也格外忐忑。
      
      “那怎么办?我要饿死了。”钱星揉着肚子。
      
      “吃吧,吃吧,人肉也认了。”徐曼弗说道。
      
      钱星像是得了令,第一个伸出筷子夹了一块肉,刚塞进嘴里,就觉得口感不对,而且看其他人的表情,也知道吃进去的不是好东西,可还是硬着头皮,嚼了几下,感觉,这肉活了。
      
      “你,你,咽下去了?”年纪最小的苍明声音颤抖着问。
      
      钱星无奈,只能点头。
      
      “你,你知道,你吃下去的,是,是蛆?活蛆?”苍明又道。
      
      刚肉片下肚的钱星听完面无血色,他只感觉到吃下去的是个活物,因为囫囵吞枣之际还感觉到嘴里的东西在动,但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
      
      只觉得呼吸一滞,随后叹气,“我……”“哎,算了,蛋白质。”
      
      “我还,我,我还是不吃了吧。”苍明本来还蠢蠢欲动,但此刻放下筷子,向后退了退,面对着十份会变成活蛆的青椒炒肉(蛆),他胆怯了。
      
      “我吃!”徐曼弗大风大浪都经历了,老鼠肉都吃过,区区一个蛆,算不了什么。说着换了个餐盒夹了两块肉和一块青椒,缓缓送进嘴里。
      
      就在肉进嘴的一刻,徐曼弗也感受到了变化,好像是有吸盘的东西,章鱼吗?忍着反胃的想法胡乱嚼了几下,吞进肚子。“看到是什么了么?章鱼吗?”
      
      “壁虎。”苍明声音颤抖地说,而后吓得又退了一步。
      
      “好吧。”徐曼弗愣了几秒,味道还不赖,和着飘出的香味,“我负责尝,你们负责记,看每盒里都是什么东西。”
      
      “啊!好……”几个人异口同声。
      
      十盒尝下来,分别是:蛆、壁虎、知了、蜘蛛、蛇信子、生羊眼、乌龟/头、猪脑、牛瘪、刚出生的活老鼠。
      
      全部尝完,徐曼弗觉得自己的味蕾已经离他远去,奇奇怪怪的食物下了肚,进嘴的那一刻的的确确是恶心的,可到了胃里,在胃酸的作用下,还分得清谁是谁么。
      
      这些东西怪就怪在,只有接触到牙齿的那一刻才会变化,在盆中,在手里全都是肉的形状。
      
      最后大家竟然一直认为,还是蛆好一些……
      
      但谁也没有再动筷。
      
      ·
      
      吃好饭,324将他们送到卧室。
      
      卧室很大,少说有六十平,在吃饭的下一层,屋内除了六张高矮不一形状迥异的床,还有一个洗脸池,和一个马桶,都是开放式的,意味着,上厕所要被人围观,连屁都不敢放。
      
      “没有其他厕所吗?”苏展看着这些问道。
      
      “没有的客人。”324继续微笑,“现在请你们找到自己的床位,准备休息了。”
      
      很快,司马书就找到自己的五号床,是一张s型的床,整个s也就三十厘米宽不能再多了,意味着他躺在上面,一段能挨着床一段要悬空,凑合吧,比打地铺强。
      
      而秋熙童的二号,是一张倾斜角度至少四十五度的正常双人床,床两端有两个绳套,估计是把手穿进去起固定作用,不然睡着睡着站起来了。
      
      一边的沈海丰抽到的是一张圆床,直径一米左右,很矮,只有一掌高,虽然将近一半的身体都在床上,但这种顾头不顾尾的设计也是一绝。
      
      乍一看,周易的床是很正常,但是床面上有很多细小的钝圆状突起,名副其实的舒筋活络。
      
      至于苏展的床说是正常,也不正常,估计有一米七那么高,比刚才的矮子医生都要高,关键是没有□□。
      
      “这让我怎么爬上去,不会睡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吧?”苏展站在快跟他差不多高的床边问道。
      
      “不会。”司马书完全不想洗漱,太困了,躺在他的s型床上应道,抬头就看到秋熙童站在他的斜角床前发呆,赶走困意,走过去,指着那两个绳套说道:“我觉得,这圈圈是让手挂上去的。”说着抓起他的手腕,穿了进去。
      
      手被硬塞进去的秋熙童皱眉,但眼下好像没有别的办法,还是顺从他的意思,穿了进去。
      
      “你看这不是掉不下来了。”司马书笑道:“晚安。”
      
      “客人们不要洗漱了吗?”324等了一会没回应,继续道:“那我关灯了哦。”
      
      ·
      
      “我去你妈啊!昨天黄土今天沙漠,真是要我们一个都活不了吗!”睁开眼睛,苏展觉得满脸黄沙,嘴唇干燥,看着周围四散各处的人,开始了骂骂咧咧的一天。
      
      十个人一觉之后又凑到了一起,在沙漠中。
      
      坐在地上的司马书,很渴,昨天吃了一肚子牛肉,滴水未进。
      
      但司马书怎么没想到荒野会连着沙漠,不留一条活路啊。看到不远处仍躺在沙子上的秋熙童,伸手去探,还有呼吸,轻轻推了推,“秋熙童?”
      
      “嗯?”迷糊着睁开眼睛,秋熙童很久没睡过这么踏实的觉了。
      
      “醒醒了,沙子烫屁股了。”司马书笑着拉他起来。
      
      现在是早晨,具体几点司马书不知,但肯定没到一天中最热的时候。
      
      可一望无际的沙漠,他们又没有沙漠之舟的加持,很容易丧命于此,一旁的司马书问道:“秋熙童,能不能判断出方向来?”
      
      “能也没用啊。”秋熙童早就判别了方向,但四周是一望无际的沙海,纵使有了方向也无济于事。
      
      习惯性的摸了摸脖子上的手指,司马书看着这鬼地方思索着。
      
      从前这个玉手不是这个形状的,是一块没有孔洞的圆形玉币,神奇的连着一根玉制软绳挂在脖颈上,后来不知为何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手。
      
      那之后司马书就染上了没事就摸几下的坏习惯。现在只祈祷不要突然来沙尘暴,那他们就只有再变成干尸的份了。
      
      “我说,我们交个朋友吧,等出去之后。”司马书用手肘碰了碰一旁的秋熙童。
      
      “我们不已经是了吗?况且能不能出去还两说。”秋熙童宁愿去执行任务,也不想再这种鬼地方呆着。
      
      对于秋熙童的回答,司马书有些惊讶,但还是笑了一下,而后腹诽,“我说的不是那个朋友。”
      
      几个人沿着秋熙童所指的西方走了大半天,出了一望无际的沙漠,连棵仙人掌都看不到。
      
      随着太阳的升高,脚下的沙子变得滚烫,每个人都大汗淋漓,体力在不断地消耗殆尽。
      
      “我们到底在干什么?”苏展蹲在沙面上,说什么也不走了。
      
      就在司马书看到秋熙童路过身边要拉苏展的时候,把他拉住,问了一句,“你确定我们走的方向是正确的?”
      
      “是。”接着秋熙童挣脱开司马书的手臂,踉跄的在沙子上跑了过去,刚伸出手,还没有把苏展拉起来,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
      
      那苏展竟然在他面前自//爆了!
      
      血肉飞溅的到处都是,尤其是秋熙童身上。
      
      一旁的司马书暗叫不好,赶紧来到他身边,事发突然,来不及多想。
      
      怪声立刻响起,“苏展被炸死,舒韩的魂魄也随之消散。”
      
      “你在干什么?你都干了什么?”苍明不明所以的问道,听到声音回头的瞬间,就看到秋熙童伸手就在那里。
      
      而且怪音说苏展是炸死的。
      
      一向冷静的秋熙童,随着这一声轰响,也不再淡定,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毫无征兆,毫无逻辑,连连摆手,“不是我,不是我。”
      
      看着血淋淋还带着肉渣的双手和墨绿色的外套上沾满的肉丝和零散的肠子皮肤碎片,秋熙童有些抓狂的蹲了下去,他最怕这种事情发生,生怕被人误解,嘴里一直念叨着,“不是我,不是我……”
      
      旁边的司马书也不嫌脏,一直抱着他安慰,“不是你,我知道不是你,别担心,不要担心,没事的,我们走。”
      
      扶着秋熙童站起来,司马书语气柔和地说:“你把衣服脱下来。”然后将自己身上的外套给他披上,将他被苏展染红的衣服丢在一边,搂着他,怒视着挡住他去路的人。
      
      “你不要想着带他走。”徐曼弗站到前面挡住他们。
      
      没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强烈反对秋熙童的人竟然是他。“你给我滚开。”司马书把他推到一边,,再也淡定不了。
      
      还是战友呢,一点信任都没有。
      
      接着三个人就不可避免的扭打在一起。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