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要找的人在我这

      第二天一早,司马书就叫秋熙童办了出院手续,自己也又顶着老脸跟导员请了一天假。马不停蹄的走出了医院,因为车子没了,所以他们打车去4S店又提了一辆一模一样的奔驰S680。
      
      昨天谭伟昂晚些时候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警察说最多三天就可以营业了,本想再争取一下,但算了,三天就三天吧。
      
      新车味道有点重,所以司马书先回家换了一辆。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任何交流,司马书一直望着窗外,昨天只不过是想去趟莲山墓园,一个走神,就撞了上去。难道冥冥之中,不想让他再去探望吗。
      
      可司马书还是来了,安全抵达。也不管秋熙童怎样执着,都没让他来,就让他等在家里,还保证不会出事情。
      
      每个墓周围很干净,上面只有一个小香炉,看样子应该是每天都会有人打扫,所以把东西清理掉了。现在不年不节的,墓园冷清得很。
      
      买了几捆上好的香,和几箱水果,司马书一个个搬上去,就连看管墓园的人都惊讶得很,还没见过有人一看就看几百人的。
      
      在每个墓前都拜了拜,司马书摆好水果点好香,嘴里念叨着一些祈福原谅的词语,一个个走过去,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
      
      期间司马书还接了几个秋熙童不放心打过来的电话。
      
      走出墓园,看到一辆黑车从他面前驶过,司马书跟里面的人对视了一眼,但因为心中不免有些悲痛,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
      
      “老大,那个司马书出院就去了莲山墓园,快到傍晚才出来。”
      
      男子锁紧眉头,用力地捏着手中的杯子,似乎要将它捏得粉碎,猝不及防的将杯子摔在了地上,里面的咖啡流得满地,“他还有脸去看!”
      
      吓得几个人赶紧闭而不语,往后退了几步,一同叫道,“老大!”
      
      “跟你们无关!继续盯着!别被他发现了!没我的命令不许擅自行动!”
      
      “是的!”
      
      “我这次一定要把你抓回来!完成父亲的遗愿!”
      
      ·
      
      司马书把秋熙童叫出来吃的火锅,要的特辣。
      
      看着满锅飘着的辣椒和红油,心里发怵,他根本不能吃辣,可今天心情一般,想尝试一下,而且看秋熙童两眼放光,他爱吃就行,大不了回家啃个泡面,况且还多要了些小菜,完全是两个人吃不完的量,堆了满满一桌和旁边的小车。
      
      “你去哪了?”秋熙童问道。火锅店人陆陆续续多了起来,周围坐满了人。
      
      “看望老朋友。”司马书撒了谎,但去墓园,也算是看他的老朋友了。
      
      “那我跟你去在外面等你不好吗?”秋熙童在这这一天里接到了李小冉打来的好多个电话,起初还骗骗他,但打的多了就心虚了,自然而然,免不了好一顿数落。但谁让他拗不过司马书。
      
      “李小冉打电话了?”司马书夹了块肉吹了吹直接放进嘴里,看着他。
      
      “啊?不是。”秋熙童有种一下子被识破的感觉,急忙解释,“我就是问一下,不要再出什么事情,那我就真的要辞职了。”
      
      “不是的话,就先吃饭,别想些有的没的。”司马书指着锅里都有些煮老的肉说道。
      
      秋熙童本想再问些什么,但看他一脸专心吃饭的样子,就没问。
      
      这几天王海文都没消息,吃好饭时间也有些晚了,明天再找吧。“要不要去看个电影?”司马书提议。
      
      “好吗?”秋熙童觉得,两人明明就是雇佣关系,怎么搞的有点像情侣。
      
      最后司马书还是在秋熙童的种种怀疑和不解中,拉着他来了电影院,现在国庆刚刚过完,都是那种爱国片,就随便选了一个,买了两桶爆米花一杯雪碧一杯可乐,开始等候。
      
      ·
      
      “你们真是厉害,弄出这么大动静,经过我允许了吗!”一个男子坐在一张皮椅上,桌上的泡面桶冒着热气,面前是一墙面的屏幕。
      
      “对不起老大,我们下次注意。”
      
      男子冷笑道,“不过也好,估计他以为是那人弄的,不错,成功地隐藏了我们。”“下去吧,告诉他们不要再住店了,先休息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
      
      “搞明白为什么X每个月都会突然消失的原因了吗?”
      
      “老大,还没有。对不起!”
      
      “一群废物!每天都在干嘛!混吃等死吗!”“那人搞出了这么大动静,他还没出现在警察面前,那帮到底有没有把黑料爆出来!”
      
      “老大,这事已经吩咐下去了,他们在做了,那案子很久了,太老了,都封存了,要些时间的。”
      
      “抓紧。”
      
      ·
      
      上午没课,司马书驾车来到典当行的时候已经十点了,按理来说,王叔早就应该开门了,可现在大门紧闭,卷帘门都没打开。
      
      敲了敲门,没人应,司马书就绕到后面趴在窗户上往里面看。
      
      屋里没有灯,东西的摆放倒是和以往无二,但人却不在。
      
      站在墙边,司马书把电话拨过去,通是通了,但没人接。
      
      隐约的司马书心中有些不安,王海文向来不会这样,也没有他家里人的联系方式,总不能报警吧。
      
      连着打了十几遍,依然没人接。
      
      时间关系,司马书要去学校上课,就先行离开,但心里那个疙瘩算是结起来了。
      
      下午上完课,司马书急匆匆的跑出教室。
      
      就在他快下课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匿名短信,本来都被拦截为垃圾短信了,他也从来不看,但这次就是阴差阳错的看了一眼:你要找的人,在我手里,拿钱来赎。
      
      可只有这么一句话,没有地址,没有姓名,什么都没有。
      
      而司马书当然知道他说的那个要找的人是谁,就是王海文。
      
      但他们是怎么知道他的,又怎么知道典当行的位置。
      
      这才回想起昨天在墓园,怎么就那么刚好有一辆车就停在那里,而且司马书清楚地记得,墓园当天除了他和工作人员,再无其他人。
      
      等司马书想要记起那人的模样,却怎么也记不起那人的面孔了,明明对视了一眼,但记得他那个眼神,很鄙夷不屑。现在想想,还有一些狠辣。
      
      如此就是说,司马书应该是被人监视了,还是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的那种。
      
      看来他们这是要逼着自己出山了。
      
      坐进车里,司马书给那个陌生号码拨过去,响了几声,里面传来一个特别低沉慢吞吞的声音,像是被处理过了,“你终于肯打电话过来了。”
      
      “人在哪里?”司马书问。
      
      “你都不问问我是谁吗?”电话那边说,
      
      “我只想知道人在哪里!”司马书没什么耐心,一定是王海文在调查那些人的时候,被抓走的。
      
      “人嘛,安全的,这个你放心,不过,你要亲自来取。”电话那边继续道。
      
      “地址给我!”接着只听得电话那头传来王海文的喊声,叫他不要过来,随后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和闷喊声。司马书捏紧了拳头,王海文怎么说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哪承受得住这个。
      
      “明天你自己来哦。”电话那边很刻意地说。
      
      “你要保证人的安全,别让我看到他身上有伤!”司马书跟他谈条件。
      
      “哦吼。你说了算。等你哦。别来的太晚。”
      
      挂断电话,司马书狠狠地砸向方向盘,一声长“滴”传了出来。“妈的!”
      
      想过个平凡的日子真特么的难!
      
      ·
      
      “不用你嘴硬!”
      
      “他不会来的!”王海文垂死般的被吊在半空中。
      
      “那你可是大错特错,他一定会来的,你、典当行,对他来讲真的太重要了。”带着赤红色面具的男子嘴角挂上一丝得意的笑容。
      
      “你也别嚣张,以为一直带着伪装的面具我就不知道调查不出你是谁了吗?你做的那些苟且之事,就算我不调查,也一样会有别人知道,别人调查。给你句忠告,人不要活得太狂妄。”王海文一直冷静的很。
      
      男子不耐烦的挥挥手指,站在王海文身边带着口罩的有些微胖的男子将手中拿着的极细铁鞭狠狠抽在他身上。
      
      “你也不看看,现在你在谁的手里,死鸭子了,还这么嘴硬,跟你那主子一样。”男子继续道。
      
      “呸!”王海文用尽力气一口唾沫吐到他的面具上,“你们这些杂碎。”
      
      “真是,你们这些所谓正义的人呐,都觉得自己是金刚不坏之身吗?”赤色面具男子略带嘲讽地说。
      
      接着就是能听得见铁链之间“叮叮当当”的响声和抽在皮肉上的“啪、啪”的皮开肉绽的声音。
      
      赤色面具男子从皮椅上起身,来到头已经垂到胸间的王海文面前,抬起他的脸,“啧啧,这么大岁数了,保养的倒是不错,是不是,你主子给了你什么秘诀。”
      
      手离开,王海文的头再次垂了下去,清脆的拍了两下,“真是难为你了嗯,还这么能撑,不怕挺不到他来?”
      
      男子再次挥手,“浇醒他。”
      
      没别的,就是想折磨折磨他,而且一想到能看到司马书那惊讶气愤的表情,就觉得开心。
      
      ·
      
      回到家里,阵阵饭香飘进鼻腔,司马书不由得心头一颤,秋熙童正在准备晚饭,但他根本没这个心情。
      
      坐在沙发上,司马书眉头紧促拳头握紧,冷声道 ,“秋熙童,你过来!”
      
      “我在炒菜,等一下,怎么了?”秋熙童一边说,一边翻炒着锅里的rouz
      
      “过来!”司马书命令道,见他还没动静,又厉声叫了一遍。
      
      快速翻炒了几下,秋熙童关了火,擦了擦手,颠颠的跑过来,“怎么了?怎么一脸菜色,不会是上课被欺负了吧?”
      
      司马书抬眼,寒意逼人,示意他闭嘴,“你不用干了,今天开始,现在开始,你被开除了,滚出我家。”
      
      “可是……为什么啊?”秋熙童不明白,好好的,怎么就赶他走了呢。
      
      “没有为什么,快点,收拾东西走人。”司马书自觉这次一去凶多吉少,不能连累他。
      
      但好说好商量肯定不行,秋熙童一定会要求跟着去的。
      
      可司马书不能再害人了,尤其是秋熙童。见他站在原地一脸费解和委屈的看着自己,也不动。
      
      干脆从沙发上站起来,狠狠心,直接推着他往外走,最后司马书指着他吼,“走走走,叫你走!”
      
      费力将秋熙童推到门口,司马书也有些舍不得,加上他死命的扒着门框,便僵持在了门口。
      
      “到底发生了什么!”秋熙童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而司马书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很平静,“没事,就是不想要你了。”
      
      门口的秋熙童看他半晌,憋出一句话,“那我钱还你。”
      
      眼看他摔门而去,司马书长叹一口气,按下想要追出去的念头,把门关上。靠着门滑下,蹲了许久,腿都麻了。
      
      这次的大学怕是要留级了,旷了如此多的课。
      
      在地上坐了一宿,早上的时候,司马书花了很久才站起来。
      
      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司马书又戴了一个鸭舌帽。从地图上来看,给的地址是在枭木镇武潭路94号,那里是郊区的一片废弃工厂附近,随身带了两把刀,开过刃的。
      
      走出家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司马书恍然间有种从此又将跌入地狱再也回不来的感觉。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