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626重特大粮仓爆/炸事故

      吃过饭,司马书本想帮他刷碗,但被李小冉阻止,拉到书房看那个监控。
      
      看到监控之后,司马书笑着夸他,“你可以啊你,监控都监控到家了。”
      
      “没办法,谁让现在局势紧张。我们的销量现在一般,以往假期的销量至少是现在的两倍。”李小冉边说边给他看数据。“诶,那个秋熙童,你又给他放假了?今天你还是自己来的?”
      
      “看数据,看数据。”司马书把话岔过去,刚想抬右手搭在他的肩膀,想起自己还没长好也忘了戴假肢的手,又收了回来。
      
      看着数据确实有所下滑,之前的事情影响还是挺大的。
      
      “我电话都被那帮老头子打爆了我跟你说。”李小冉摇头,压力很大。
      
      “要不要放个假休息休息?”司马书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怎么?想让我提前退休颐养天年?还是要全盘接手自己做人?”李小冉没理他。
      
      “辐射的事情,怎么样了?”司马书靠在桌子上。他也就这么一提,李小冉这个人有点工作狂,没了工作就像是天塌下来一样。
      
      “辟谣倒是辟了,但你也看到了,现在销量下滑,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公司的收益。你不是还打算上市吗?”李小冉说道。
      
      “不急嘛,慢慢来。”司马书看着他,“留意点身边的人。”
      
      来之前司马书给王海文打过电话,并给他提供了那些住酒店人的名单,叫他去查。
      
      毕竟王海文有特殊渠道,可以暗中办这件事情。
      
      “我看啊,你留意留意你自己吧。十天半个月的出现就带伤,这次……”李小冉看到他手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脸上也没好到哪去,眼角额头嘴角鼻梁,几乎没有好的地方,整个一张包青天的脸,铁青铁青的。
      
      走出去都得把人吓死,他戴口罩是对的。
      
      “都说了,没事没事。”司马书觉得他总是大惊小怪,“你不是要跟我说大事吗?说啊,我一会还有事。”
      
      “我被跟踪了。”李小冉很严肃地说。
      
      意料之内,情理之中,司马书自己跑了,当然就从身边的人下手了。“你要不要也请个保镖?换辆车开吧,要么打车。”
      
      “怎么,从你车库里挑辆兰博基尼出来?布加迪威龙也行。舍得吗?”李小冉耍笑,他知道这两辆是他的心肝宝贝,说比他命都重要不足为奇,从没见他开过,收藏级的,座椅上还刻有他的名字。
      
      “那你找财务,买一辆好了。”司马书立刻给了他解决方案,怎么能动他的爱车。
      
      接着李小冉立刻大笑,“就知道。”
      
      随即李小冉收起笑脸,很严肃的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只可惜,那人帽子压得很低,估计就怕被认出来,但还是有一个最显著的特点让李小冉捕捉到了,就是左脸上有一颗痣。
      
      关键是,身边还真有一个人符合这个特征,还是他的得力干将,吴凯航。
      
      听了李小冉的话,司马书觉得大事不妙,按照现在的形势,公司可能已经被渗透了,或许有的人还处在被人卖了还数钱的迷糊状态。
      
      “你先不要打草惊蛇,观察一下。”司马书叮嘱他,毕竟若那人当真是李小冉的心腹,这件事就太可怕了。
      
      话说那个吴凯航,司马书也认识,来公司也得有七八年了,做事认真负责,尽心尽力。
      
      但若是一开始,来公司的目的就是为了接近自己,那他们也是谋划许久煞费苦心了,如今终于行动,想来也是胸有成竹。
      
      细思极恐。
      
      但司马书也不由得头疼,这帮人要想做什么冲自己来就好了,为什么一定要伤及无辜!但想想也是,如果直面的话,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
      
      三十年前。
      
      有一桩悬而未决的案件,“626重特大粮仓爆炸事故”造成189人死亡300多人受伤,当时轰动全国。要知道,那个年代能轰动全国,足以见它的震撼力。
      
      也就是那一次A组织的三十八名成员全部葬送性命。
      
      正是司马书亲手策划了这个事故,虽然直到今天,警方也未能查到粮仓爆炸的原因,还就此封案。
      
      但千算万算,还是出了纰漏,当时A组织的一名骨干成员逃了。
      
      因为那之后的一年,司马书接到了一封匿名信,便是来自于A组织的,扬言一定会再来。
      
      如今看来时候到了。
      
      要说这A组织也有些历史渊源,大概是从司马书逃出来之后第三年就出现了,很突然。那时也只是有所耳闻。
      
      A组织专门负责追查一些奇异怪象,而且不效忠于他人,组织内部分工严明,人不多,却格外的忠心。就像蚁群一样,办事效率极高,雷厉风行。且几乎没有失手的时候,不过倒是再司马书身上栽了不少跟头。当然这是后话。
      
      说好听了是追查奇异怪象造福民众,但说白了就是为了一己私利。他们要研制一种药物,代号P9。用他们的话来讲这将是一种全能型的药物,希望它发挥什么作用,就可以有什么作用,通过药物内部编程来实现药理用途的改变。
      
      而想要研究这个,只是靠一些理论知识和前人的经验肯定是不行的,那就要找一些有着和他人不同寻常之处的人进行研究,并把它们的能力提炼分析加以利用。
      
      而司马书作为长生不老之人,自然首当其冲被列在了他们研究的名单当中,还被当作了重中之重。毕竟自古以来,人们就一直想要长生不老。
      
      理想是好的,就是目的不纯,且研究需要付出太多的代价,人力物力时间经费,几乎人人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所以这些研究也都是暗箱操作,见不得人,见不了光的,因为没人会赞成活体实验。
      
      起初A组织是流动式的,人员也不多。但后来也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笔钱,造了一座独立的房子当作他们的研究基地,坐落在深山之中。
      
      里面有着齐全完善的科研设备,经验丰富的科研人员,当然还有他们丧心病狂的领导。
      
      山上的研究院建成不久后,上山砍柴的人经常能听见那里传来的鬼哭狼嚎,再加上很多上山的人大多都有去无回,离奇失踪,之后再就很少有人敢上那座山了。
      
      而那座山也被称为“尸山”。埋葬着太多冤魂。
      
      据说他们曾经抓过不少跟司马书一样,有着特殊能力的人,研究他们,还拿活人百姓做实验,最后无一例外,那些有特能的人全部神秘消失。
      
      既然要做研究做活体实验,那就必然要有关押看管的地方。
      
      所以基地内还有专门的房间来关押特能人员,据说每个房间都不尽相同,为不同能力的人专门打造。
      
      当然关押普通百姓的地方也是必不可少的,那里暗无天日,凡是不幸被抓进去的,不管男女老幼,都只进不出。
      
      至于司马书,想必是他们中最有神秘感也最具吸引力的了,一具千年古尸,被挖出后还竟然还能活过来,而且还长生不老容颜不败,任谁都想知道这其中的奥秘。
      
      可这其中的缘由连司马书自己都不曾清楚。
      
      每每回忆起这个事,司马书都会想,若当初他正常的娶妻生子,正常的早早死去,也许,不是也许,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事情。
      
      从A组织定下根据地之后,就开始扩大规模,加大抓捕力度,有几次司马书都险些落入他们手中。一旦落入就是万劫不复。
      
      只不过那次特大事件之后,房子就被搬空了。
      
      然后三十年再无音讯。
      
      但他们这些穷凶极恶惨无人道的人哪肯放过司马书,如今这是卷土重来了。
      
      ·
      
      从李小冉家出来,司马书直接回了家,本来没有这么急着走,而且还想去辉耀把谭伟昂叫出来,但要长出来的手有点疼,况且王叔那边还没消息。
      
      他今天特意穿了件袖子比较长的宽松些的衣服,就是想着能把手挡住,好在李小冉只注意他铁青的脸,没注意他的手。
      
      一路强撑着开到家,司马书进了家门口,也没把车停进去,熄了火,就回到屋子里躺着去了。
      
      手疼的不行。
      
      撩起袖子,只见那手骨已初具雏形,就差被肉包裹了。
      
      可疼痛实在难忍,司马书捏住手腕,弓下腰,汗已经浸湿了衣服。
      
      良久,天色已晚,疼痛终于减轻,此时司马书已经瘫坐在地上,虚弱无力,手已经完全长出来。
      
      甚至能清楚地感觉到指甲从手指里一点点的不断生长。
      
      老实说,司马书之前也只是经历过接骨之痛,并未体验过长骨的痛。
      
      再说了,手臂生长的时候也就是微微有些痒,谁能想到换做是手,就会如此疼痛难忍。
      
      十指连心。
      
      踉跄地走出去,司马书把车开进车库。
      
      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对于手依然疼痛不已的司马书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坐在车子里大口呼气试图缓解长指甲的痛楚时,秋熙童按了门铃,但司马书现在无法去给他开门,按了很多次他不理,电话响起。
      
      “喂。”司马书虚弱地应了一声。
      
      “你怎么了!”秋熙童焦急,“不在家吗?”
      
      “我在。”司马书每说一个字,都像耗尽毕生力气一样,“你等我。”
      
      “你怎么了?”秋熙童追问。
      
      但司马书没回答,就把电话挂了。
      
      从来不曾想过,长指甲会这么疼。以前看电视剧,那些受刑的人被竹签钉手指、拔指甲,血肉模糊疼的死去活来的感觉,终于体会到了。
      
      “你来了。”司马书的手终于长好,白皙无比,光滑透亮,就好像是蛇蜕皮之后崭新的皮囊一样。可他的面色发白,毫无血色。
      
      “你怎么了!”秋熙童大惊,“刚刚在电话听你的声音就不对,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没事。”司马书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举起右手,“你看,好了。”
      
      虽然秋熙童心中吃惊、好奇,但也欣慰,更多的是担心,“你吃饭了吗?”
      
      “没。”司马书摇摇头,要去关门,被秋熙童抢了先,“以后这些事就我来做吧。”
      
      “我雇你又不是找保姆。”司马书说。
      
      但秋熙童不答,想要去搀扶他,却被司马书躲开,只听他说:“我自己能走,也不是腿断了。”
      
      最后秋熙童作罢,寸步不离的跟在他身边,“爷爷状态还不错,那个钱,我回头给你。”
      
      “不用了,就当我提前给你发工资了,七个月,再加上年终奖。”然后司马书调侃着笑道,“你可别都花了,到时候跟我哭穷。”
      
      “谢谢。”“很疼吧。”秋熙童知道他就算是拒绝,司马书也有办法让他收下。而且看他衣服上的汗渍都没有干透,头发也被打湿,就很是心疼。
      
      被问到疼不疼的司马书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不疼。”哪会疼啊……这么多年再疼不是也都忍下来了。
      
      “你就逞强,我去给你做饭。”秋熙童说着走向厨房。
      
      “你没吃?”司马书不解,为什么两个人除了吃饭就没别的什么东西了吗?哦,还一起打豆豆。
      
      “你不是没吃吗,我吃过了。”秋熙童说。
      
      “那别做了,叫外卖吧,太麻烦。”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