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玉手

      跑了很远之后,李广浩在看台上停下来,气喘吁吁,正得意洋洋地看着手中抢夺的战利品,才发现,那些所谓的战利品,不过是些无关痛痒的技能,而真正好的都还在他们手里。
      
      恨恨的抬头看去,就见秋熙童摇晃着手中的贝壳,像是嘲笑的跟他说:别得意,我留了一手,好的都在我这里。
      
      当时气急,李广浩把那几张没什么卵用的贝壳摔在了地上,用力踩碎。
      
      “你干嘛!”沈天辰走过去捡起那些还没来得及用的贝壳碎片,一个个的想要拼起来。
      
      把沈天辰从地上拉起来,李广浩咬着牙说:“根本就是些没用的垃圾货!”
      
      他又一次后悔了,早知道不抢了。本来他们可能没有想要自己的命,但李广浩这惹火上身的举动,说不准激发了他们的杀念,真是傻逼。
      
      “你也不告诉我一声,怎么就突然跑出去了,你这么做,不是要得罪人的吗!”沈天辰摇头,真是太冲动,都告诉过他他们都比自己高级,现在还没得到惩罚已经很给面子了。
      
      “那怎么办!我后悔也来不及了啊。”李广浩说道。
      
      ·
      
      两个伤员让秋熙童和燕思君无暇顾及李广浩的行为是否妥当。
      
      所以这一天勉强平安的过去了。但人数却从十三个人骤减到六个。
      
      但司马书的眼睛依然没好,连报复人的心情都没有了,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这眼睛能不能好。”
      
      他有些累了,这么多年,司马书一直都在奔波,受伤,躲避,上学,总之一刻没有停过,有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自古人们都说想要长生不老,但当这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就要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了。
      
      “会好的,等出去了,我们看医生。”秋熙童安慰着。
      
      只不过司马书比昨天更严重了。寄生虫已经布满眼球,就连眼眶都能看到有虫子在皮下蠕动。
      
      而司马书也知道自己的状况,一觉醒来,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但是听力却变得格外好。
      
      “没什么事情发生吧?看来这次六个人都能出去了。”司马书躺在硬邦邦的看台问道。
      
      “才刚早上。”秋熙童伸脖子看了看,“他们两个才起来,有龙的那俩就醒一个,谁知道那个能不能挺过来。昨天我看贝壳下面有一行小字,只有互助的贝壳下面有,都是副作用。”
      
      “那随他去吧。”司马书打断他想要把副作用读出来的想法。
      
      “可是,你把那个卡片给他了,本来你可以用的。”秋熙童看向那边醒了的两个人,又看了看手里的贝壳,捏着两张绝杀,朝他们走去。
      
      虽然眼睛坏了,但司马书仿佛依然能看到看穿他的心思一样,“你要去干什么?”
      
      “他们抢了你的卡,自然要付出代价,我们手里没有互助卡了,我去要两个。”说着秋熙童不顾阻拦朝他们走过去。
      
      ·
      
      李广浩看着气势汹汹朝他们走来的秋熙童,不由得为自己捏了把汗,不过该来的总是回来,躲也躲不掉的。就是死,骨气也要硬,“你来做什么!”
      
      “你小心点说话!”沈天辰小声提醒。
      
      “昨天抢我几个贝壳可还舒服?”秋熙童冷言道。
      
      “不,不好意思,当时鬼迷了心窍。”李广浩看他的架势,一下子就怂了。
      
      “那我也抢你几个可好?”秋熙童脸上虽然挂着笑,但语气却让人不寒而栗。
      
      “好好好。”李广浩点头哈腰,毕竟他理亏,拿去几张卡片,总比死了好。
      
      但拿出来之后李广浩又后悔了,万一秋熙童拿走的都是自己需要用的那种高技能的猎杀卡片,岂不是后面都无还手之力了。
      
      “别害怕。我就拿你个互助卡,不至于这么紧张,我没你那么小人。”秋熙童边挑边说。
      
      “你拿你拿,我不……在意。”李广浩勉强的笑,看着他抽卡,心却在滴血,自作自受。
      
      “收起来吧。”秋熙童拿了两张卡,一张是“消消怪”,上面说是可以消掉身上怪异的现象,但要花上四个小时;还有一张是“火气”,说是可以让身体发烫,持续两小时。别的,感觉没什么大用。
      
      但秋熙童还注意看了副作用,“消消怪”的副作用是无法轻易入眠,总觉得身上有东西在爬;而“火气”则可能因为温度不可控而导致内脏受损,最好可以配合“冰层”使用。
      
      这样一阴一阳刚好中和。
      
      ·
      
      “回来了?”司马书听到脚步声。
      
      “你怎么知道是我?”秋熙童坐在他身边,去看他的眼睛,好像发展的速度变快了,脸颊上都有了。“你现在难受吗?”
      
      “不难受。”司马书摇头,其实他有点恶心,刚刚差点吐了,若不是听到秋熙童的脚步声,不会硬生生的咽回去。
      
      “我要来两张卡片,给你试试。”秋熙童只用了“消消怪”,那个感觉还是有点危险。
      
      “用了吗?”司马书问道。
      
      “嗯,消消怪,说是可以消除身上的怪异显现,但就是会感觉有东西在身上爬。”秋熙童回答。
      
      “本来就是东西在身上爬,无所谓了。”司马书静静的等待感受着。
      
      “还有一张,火气,说配合冰层使用最好了,可是没有冰层,但我怕控制不住这个温度,再烧坏了你的脏器。”秋熙童打算等等再用。
      
      “没事,火气是吧?”司马书自己心中默念,就用了起来。
      
      霎时司马书就觉得浑身发热,不停的冒汗,甚至想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光跳到冰块里才舒服。
      
      看他的样子,秋熙童也备受折磨,“你趴下,趴在地上,能好些。”
      
      随后秋熙童便跟他一同趴下,又看了看他的眼睛,“你别动别动。”秋熙童看到一只虫子从他的内眼角处正探头,眼疾手快的抓住那虫子,用力一拉。
      
      虽然司马书看不到,但不代表感受不到,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眼睛里抽出来,这感觉一路走到鼻腔,怪怪的,“什么东西?”
      
      “一条虫子。”秋熙童手拿着这条足足半米多长的乳白色大概一两毫米粗的虫子,它还在空中不停地蠕动。幸亏没有吃东西,不然都得吐出来。
      
      “寄生虫吗?”司马书感觉眼角的有一块像是空了一样,没有东西填进去。
      
      “别怕,没事的。”秋熙童看着那寄生虫还想往他的手里钻,弯腰一踩,将它碾成肉泥,“看你还怎么嚣张!”
      
      “莫非是那两张互助卡起了作用?”司马书挪了个位置,刚趴完的地方都是滚烫的。
      
      “要是我的特异功能可以帮你就好了。”秋熙童看他痛苦不堪的样子也就能帮到这些。
      
      因为太热,司马书不得不发出像狗一样,“哈哈哈哈哈”的声音,好像这样就可以缓解。
      
      没办法,秋熙童只能再一次去找李广浩他俩,看了所有的贝壳,都没有“冰层”这张互助卡。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眼看着司马书的脸越来越红,除了一条内裤之外,衣服已经被他自己扒得一干二净。
      
      “司马……”秋熙童此刻真的很想替他分担一点,“你再忍忍。”说话之间,看到他眼角的一滴泪水,轻轻的拭去,“我再给你想办法。”
      
      接连从他的内外眼角拉出几条寄生虫并踩扁,秋熙童无意中碰到司马书的身体,迅速把手缩了回来,感觉至少有一百度。
      
      正常情况下,烧成这样,早该晕过去了,活都活不了了。可司马书还保持着清醒,跟秋熙童的对话也流畅无比逻辑清晰。
      
      只是不愿意主动说话。
      
      ·
      
      “你醒了。”燕思君轻柔地问。昨天用了“昏昏欲睡”和“邪冥恶倒”赵明烛疼到是不疼了,也不红肿了,恢复正常后就开始睡觉,一直到第二天中午。
      
      “我,现在什么时候?”赵明烛问道。
      
      “中午。”说完燕思君低头吻了他一下。
      
      “什么?中午?”赵明烛一下子跳了起来,“发生什么吗?”
      
      “目前还没有。”燕思君耐心道:“还疼吗?”
      
      “哦。”赵明烛摸了下自己被踢的蛋,不疼了,还真的不疼了,神奇。摇头。
      
      “那就好。”燕思君俯在他耳边说:“等我们出去了,好好犒劳你。”
      
      “你什么人呢!”赵明烛虽白他一眼,但脸却有些绯红。转过去看那边的司马书两人,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不知道。”燕思君一早醒来就看到秋熙童跑来跑去忙前忙后,但因为要守着赵明烛,也就没过去问问情况。“我看司马书状态不是很好,他把他的互助卡给了你,我们是不是要去看看?”
      
      ·
      
      “我觉得你应该杀人。”就在他感觉司马书的体温开始恢复正常时,秋熙童提议。
      
      但秋熙童还没听到司马书的回答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
      
      “他还好吗?”燕思君问。
      
      秋熙童抬眼,就看到两个大活人站在他面前。虽然知道这样想很龌龊,还不太妥当,但是,有那么一刻,秋熙童希望受罪的是他们,不是司马书。
      
      为什么司马书就要受这份罪!所以语气生硬地说:“你看呢?”
      
      ·
      
      司马书很不好受的趴在地上,终于感觉身上没有那么热了,浑身上下,只有胸前挂着的玉手,是冰凉的。
      
      那一刻司马书格外的希望这只手可以有他身体那么大,以往他都不愿意趴着,只因为这破手,摘又摘不下,如今终于知道它的用处了。
      
      “熙童,帮我搞点水吧?渴。”司马书觉得眼睛的视力好像是恢复了一些,希望不是错觉。
      
      “我……”秋熙童去哪给他找水喝啊。
      
      “算了,估计也没有。”司马书从地上坐起来,感觉没有那么热了。
      
      “怎么坐起来了?”秋熙童赶紧过去扶他。
      
      “不热了,想靠一会,你看我眼睛好点了?”司马书试探性的问道,毕竟现在他感觉还是看不太清,但不至于什么都看不到。
      
      “好多了。”秋熙童说。但只是好那么一些,可眼睛里的寄生虫依然很多。
      
      “我去帮你弄点水来。”燕思君主动提议,毕竟他还有只悠哉悠哉的翼龙。
      
      可事与愿违,翼龙根本就不让燕思君爬上去,更不用说离开这里找水喝。
      
      “李广浩已死,卡片归沈天辰所有。”
      
      而燕思君还没有走回去,就听到了这个消息,刚刚只想着找水,根本无暇顾及都发生了什么。
      
      一路小跑回到那边,忙不迭问。
      
      “我也不太清楚,刚秋熙童在帮他拉虫子。”听到这个消息,赵明烛也一头雾水,而且他看得呲牙咧嘴,。
      
      “没找到水。”燕思君两手空空,望向那边,“我们过去看看吧。”他想的是,这么莫名其妙的死亡,发生的太过突然,一点防备都没有,不要下一个就是他们。
      
      也要去一探究竟的司马书严词拒绝了秋熙童要背他的提议,因此他们二人稍落后一些赶到现场。
      
      现场一片狼藉,只看到李广浩被肢/解了,身体四分五裂的散落在一大滩血泊中。
      
      与此同时,司马书只觉得体内的寄生虫突然躁动不安,像是被浓重的血腥气刺激到一样,眼睛一阵生疼,疼得弯下了腰。
      
      而此刻,沈天辰手里正拿着一把还滴血的匕首。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