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把金钥匙

      又等了一晚,司马书再次迎着朝阳坐起了身,不管怎样,崴的脚,比之前好了许多,尽管走路还是很不方便。
      
      但此刻司马书已经对从幻境走出去不抱任何希望了。
      
      双目无神的盯着前方,司马书目光聚集在一个蓝色的光点处,这是之前他没见过的,或许是没留意,但不管怎样,还是走了过去。
      
      但那蓝色光点并不是死的,而是有意逗他一般,四处跳动着。而此刻司马书就像一只对光点极其敏感充满好奇心的小猫,蓝色光点到哪里,他就去哪里。
      
      最后光点终于停下,司马书走过去,发现它正停在那根被丢掉的肋骨上。
      
      本来司马书心中燃起的希望又被浇灭,但还是把骨头捡了起来,没想到那上面的字又出现了,简直就是逗他玩。
      
      不过这次的字和上次的不同,字大,且稀疏,“舍骨之人必为贵人,贵人必有其道,其道……”
      
      “没了?”司马书翻来覆去的看着,确信其道之后真的没有字了。本想有一次把它甩开,但还是忍住了,或许还会有线索。
      
      这意思是,那天的骷髅,是他司马书的贵人,就是还要找到他?早知道是这样那天就不让他跑了。
      
      而司马书发现这几天的一天好像过得格外的快,没多久,就黑天了。
      
      又是一个满月夜,司马书已经不想奢求什么了,借着幽暗的月光,看着手里的肋骨。
      
      来回转的过程中,司马书发现其道下面有字,可再想仔细看,又没有了。
      
      反复几次后,司马书发现,只有当月光的照射与肋骨成四十五度角时,那其道之后的字才会显现,乳白色微微发着紫光:月夜持骨方知所踪,所踪即为管址。
      
      合着即便找到了平顶山也找不到钥匙,司马书还必须找到被自己放跑的那具骷髅。
      
      有了目标便有了动力,也不想知道是不是幻境了,万事万物总有其定论。
      
      而司马书一夜没睡,手里拿着这根骨头,反复在月光下看着,终于在快要睡着的时候发现了其中的奥秘。
      
      随着月亮的角度不同,肋骨反射的光也不尽相同,但只有过了凌晨,才是最正确的时候。而以往几天,这个点司马书早就不知道做了多少个梦了。
      
      按照骨头上呈现出的形状,司马书终于顺着层层树林看到了那平顶山,原来那平顶山并不高,跟周围的树木差不多。
      
      没费太大的力,司马书便爬到山顶,此时的月亮已经又转了角度,再看肋骨,上面光洁无瑕,连根毛都没有,别说字了。
      
      幸亏司马书记性好,不然连钥匙长什么样都记不清,那就糟了。
      
      山顶绕了一圈,在背面下山路的半山腰处,司马书又在那根肋骨上看到了指引,一个箭头,会跟着他旋转方向转动的小箭头。
      
      随后司马书就看到一个像祭拜祠堂一样的地方,还供奉着几柱香,旁边放着点心和水果。
      
      虽然知道不能吃,但司马书还是咽了咽口水,忍不住的疯狂瞟了好几眼。伸手拿了个苹果,啃了一口,还挺甜,又放了回去。
      
      此时指针不动了,看来就是这里,出于礼貌,司马书还是拜了拜。
      
      但司马书没想到这祭祀台竟然向一侧滑去,隐藏起来,露出一个洞穴。
      
      接着司马书走了进去,洞口在他进来之后就关了起来。洞内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光亮,但手里的肋骨却一闪一闪发出微弱的紫光,至少能稍稍看清洞内的环境。
      
      洞内不深,只走了一会就到了尽头。可什么都没有,司马书只得原路返回,路过中间某一处的时候,肋骨有那么一瞬间亮度大涨,但随即就恢复了原样。
      
      好在司马书发现了这点,来回走了几次,终于停在肋骨的光亮不会减弱的位置,这个地方一定有蹊跷。
      
      借着光亮看去,司马书看到右手边的位置有一个凹进去的位置,小小的,长方形,因为离开那个位置,肋骨的光芒就弱下去,司马书只能用手去摸,没有什么,扣了几下,没想到还真的摸到了一把钥匙,拿在手里,借着微弱的光去看,就是一开始肋骨上出现的形状,只不过,好像不是金子啊。
      
      但此刻司马书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收起来再说。
      
      反复来回走了得有二十几趟,司马书终于集齐了三枚钥匙。不由得打心眼里感谢那个骷髅,虽然不知道这办法究竟是否可行。
      
      不过手中的三把钥匙,只有一把是金子的,其他两把,看起来像是人骨所制。
      
      司马书灵机一动,反正周围没人,捏着那两把钥匙,把它们变成了金子的质感。并按照提示,首尾相连放在掌心,将冒着黑烟的标志围起。
      
      虽说动作简单的很,但对于只有一只手,而且要围着的东西还是在左手的司马书来讲,挺难的。
      
      找到那个肋骨可以发出高亮光的地方坐下,司马书摆了很久才摆好。
      
      接下来就只需要静静地等待奇迹发生。
      
      ·
      
      祝小宝浑身胶状,想要活动就只能靠爬,生不如死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好在他没放弃,总算蠕动着前行了。也被迫在有生之年体会了一把蚯蚓的感觉。
      
      不过祝小宝哪有蚯蚓那两下子,现在他的身体也不是肌肉组成,而是果冻状的胶质,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时间,才勉强蠕动到西雅茨龙带他进来的地方。
      
      尝试了无数次,祝小宝终于钻了出去,但本以为能着陆,没想到却掉进了一个圆管中,圆管直径很小,若不是他柔软灵活的身体,根本就进不去。
      
      一路向下,期间祝小宝因为身体的缘故,几次都吸在了管壁上卡住,加上管子本来就很长,这一路下来,花了很久。
      
      虽说祝小宝的身体变成了胶质,可那狼纹标却没有消失,依然闪着蓝色的光芒,在身体的左侧。
      
      ·
      
      司马书竟然就这么坐在洞中央像圆寂一样睡着了。
      
      再睁眼,司马书周围是一片草原,而手中捏着的金钥匙早就消失不见,身边的肋骨也不见踪影。
      
      再看四周,这里好像就是他们刚刚离开废墟后得到坐骑的那片地方,但周围空无一人。
      
      “莫非自己就是从这里开始入了幻境?”司马书自言自语,而后站起来,可周围并没有悬崖,那秋熙童是怎么在悬崖那喊他的呢。
      
      不过这些在司马书看到一个草坪上出现一本打开的巨大的书之后,变得没那么重要了。
      
      反正之前那幻境与否都无从考证了,只要现在是真实的就好。
      
      但谁又能知道呢?
      
      走到书前,司马书伸手摸了一下,不等感觉到书的材质,一下子就被吸了进去。
      
      ·
      
      “你特么的就是多管闲事,傻逼!”“我怎么多管闲事了!你说!我就说了句要小心点这周围,我特么的怎么就多管闲事了?”“我就看你不顺眼,就觉得你多管闲事,怎么了,不行吗?”“不行,小屁孩,今天不教训教训你,你特么的不知道你姓甚名谁!”
      
      “诶,诶!别打了!”“别打了!”
      
      几个人将龙运辰和元景分开,两个人还在空中拳打脚踢,谁也不服谁。场面极度混乱。
      
      人们的注意力全被两个人吵架吸引了过去,完全没有注意有一坨果冻和一个大活人前后飞奔着冲向他们。
      
      站在一旁的秋熙童被那坨果冻砸了个正着,看着地上一滩果冻样式的东西,皱着眉,心生恶心,“这什么东西?还有两只眼睛!”
      
      李广浩听闻凑过去看了看,忍不住干呕了一声,“还真是造孽,自己竟然把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太残忍了。”看完李广浩不停的在心里念叨着。
      
      司马书是在大家围观这滩果冻并议论好久之后,才出现,而且无巧不成书的又撞在了秋熙童身上。
      
      要说这斗兽场如此之大,他秋熙童怎么就能连着被砸了两次,所以正要发火,看到是司马书,立刻脸上挂笑,拉他起来。
      
      但很快秋熙童觉出他不对劲,“你怎么了?怎么一瘸一拐的?”
      
      看到秋熙童安然无恙,司马书一把揽过他,抱了一会,轻描淡写,“没事。”
      
      “我看你,跳下悬崖了……”秋熙童低下头,随机抬起来,对上他的视线,“对不起,我本来……本来应该跟着你跳下去的,但是,你也知道,我是真的恐高,我,对不起……”
      
      “哎呀,没事,我这不是好好的呢。”司马书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还突然自责起来了,不用这样。”随即四下看着,“你们在干什么?”
      
      指着地上那一滩,秋熙童说道:“那,有一个果冻人。”
      
      听闻司马书挤进去,看了看,又点了点人数,再看那双眼睛,接着司马书视线又落在了那个泛着蓝光的狼纹上,退到一旁,拉过秋熙童,悄声道,“这是祝小宝吧。我点了一下人数,除了死掉的两个,就全在这里了。”接着抬头正好对上龙运辰和元景两人不经意的目光,报以浅笑。
      
      “他们两个打仗了?”司马书接着问。
      
      “你怎么知道?”秋熙童惊诧。
      
      “你看他们两个之间那么紧张,不是打仗也是跟这规则有关,反正不是什么好关系。刚打来着,我们正劝架,那一坨就砸我身上了,我本来……”秋熙童说道。
      
      “你本来还想骂我来着,是吗?”司马书伸手捏了捏他的脸,“我们都聚在一起,不是什么好事。”说着摸了摸他胸前的手,最近摸得越来越频繁了。
      
      “你是什么身份?”秋熙童一边小声问,一边给他看右手掌心飘着红色烟雾的小熊猫纹。
      
      看到他的小熊猫,司马书不由得会心一笑,“还真配。”说着给他看了看自己手心冒着黑烟的寄生虫。
      
      秋熙童惊讶,但随即小心的瞄了其他人一眼,压低声音,“你是,那啥?!我靠!”
      
      “嘘。”司马书点点头,又耸耸肩,没人知道他这一路都遭遇了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还寄生虫,不过,寄生虫有什么特殊的能力么?他还不得而知。
      
      而后秋熙童又悄声指着范旭、周华雨、高运升,“你看他们三个的,都长在那么明显的位置上。”虽然有点幸灾乐祸,但也实在同情,毕竟在这种情况下,越是隐蔽越好。
      
      “可怜。”司马书说了句,“那个人谁弄成这样的?”
      
      “不知道。”秋熙童摇摇头,“真可怜,第一个出现,还是最后一排,就成了众矢之的,变成了活靶子,不知道是谁弄的,还是说‘混沌’搞的鬼。”
      
      接着秋熙童又问,“‘混沌’不会……”但话还没说完,就听宣朗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道:“你们两个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
      
      “我们在讨论隐藏身份,你是什么?”司马书直接问他,毫不避讳,见他默不作声直接走开回到人群里跟着讨论那一坨果冻。勾起嘴角不屑道:“小样还要过来质问我。”
      
      给他竖个大拇指后秋熙童又道:“你的手臂……”说着视线落到那没长出手来但却会自动生长的手臂上。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