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弯弯月牙挂天上

      按照肋骨上的提示,司马书一瘸一拐的朝着西边的山走去。好在夜晚到来的时候,他来到了山脚下。
      
      如今脚崴了,手瘸了,真是配套。
      
      手里拿着肋骨,司马书心中牢记那句:弯弯月牙指西源,平平山尖取北管。但问题是,今晚没有月牙,一个星星都没有,阴天。
      
      可刚刚分明是晴天。
      
      司马书在山脚下找了一棵歪着脖子的小树,靠在上面。大半天走下来,脚又开始疼了,再加上很久没有吃饭,看到树叶,忍不住摘下来几片嚼着。
      
      还有点甜的,想来是树叶内的彩色浆液散发的甜味。
      
      而此时司马书也顾不得什么有毒没毒,果断吃下树叶填肚子,但终究不能多吃。
      
      黑漆漆的夜晚,格外的静谧,风凉飕飕的。司马书勉强站起,找了个有些遮挡的大树,靠在上面坐下,一腿支起,崴脚的腿伸直。
      
      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说,司马书现在身处幻境之中,那那个骷髅,和手中的肋骨究竟是真是假。
      
      再看身后的高山,也并没有看到哪座山尖是平的,司马书觉得他好像又被骗了。
      
      但实在走不动了,司马书就靠在原地沉沉地睡了过去。
      
      大清早,司马书是被透过树叶的一缕阳光晃到眼睛,此时他身体大部分已经滑到了地上,只一个脑袋还靠在树干上。
      
      往上蹭了蹭,司马书揉了揉脖子,虽然有些僵,但好在没有落枕。
      
      伸了个懒腰,司马书就开始琢磨,明明艳阳高照,怎么就能没月亮,莫非还是要再等一晚?
      
      虽说总感觉被骗了,但司马书现在也没办法,又不发生奇怪的事情。从昨天掉进陷阱,挖出骷髅,骷髅掰断一根肋骨一直到现在,除了月亮没有出现,就没发生什么。
      
      又或者说,司马书找错方向了。那句话并不是字面意思,而是他理解错了。
      
      虽然司马书已经把那句话已经牢记在心,但为了不会出错,还是举起手中的肋骨,想要再确认一下,可那上面竟然一个字也没有了。
      
      绝望的情绪再一次席卷全身,莫非真的是幻觉,所有的所有全部都是,就连司马书活着也是幻觉。
      
      司马书要被折磨疯了。
      
      揉了揉眼睛,许是刚睡醒,司马书这样安慰着自己,再次看去,真的没有字。
      
      咒骂了一声,司马书用力将抱了一夜就怕丢了的肋骨甩到了一边。也忘了脚崴了,用力踢了一下背靠的大树,疼痛让他“嘶”了一声。
      
      抱着脚又坐了下来,司马书边揉边自言自语,“真是造孽,早知道当时乞丐要选人的时候,说我自己好了。”
      
      都说逼疯一个人的并不是生活本身,而是面对百般刁难的生活时,胸膛里那颗火热的心是否还坚强有力的跳动。
      
      将心中的闷气生生吞了下去,司马书靠在树上再一次梳理前后。
      
      如果没记错的话,管就是钥匙的意思,那西源,西边的源头?还是说月牙所指的西边是源头?
      
      此时司马书也被搞糊涂了,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就是,他身处西边,绝对的西边,只要这个没有搞错就可以。
      
      问题是,司马书走出山脚下,四下望着,试图再次寻找是否有山峰的山尖是平的,但他并没有发现。
      
      一直等到晚上,天黑了下来,都没有发生什么可以逆转的奇怪事件,看来只能静静的等待弯弯月牙挂天上。
      
      求爷爷告奶奶的,总算盼到了月亮,但万万没想到,是一轮满月!
      
      看到这个,司马书抓狂似的在静谧的丛林中大叫。叫得声嘶力竭,眼角挂着泪滴,这才逐渐缓和下来。
      
      此刻司马书已经不记得进来几天了,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可能都快要出去了吧。
      
      ·
      
      秋熙童果然又在窗户那里看到了那个骷髅,抬手摸了摸窗户,感觉不是很厚,应该可以一肘击碎,酝酿了一下力量,便听到玻璃开裂的声音,又击一次,这次碎的彻底。
      
      飘落在脚下的是一张纸,拾起来看,上面正是秋熙童在外面看到的场景。
      
      而那碎掉的玻璃,构造如望远镜一般,不过那个骷髅,倒是依然存在,本来还在想为什么如此窄薄的铁皮墙壁怎么能容得下这个立体的骷髅头。
      
      但秋熙童检查才发现,只有这个窗户的位置,是真的极厚,但是不知道它们用了什么手段,周围的墙壁真的是极薄,就像是这部分空间被生生的挤压在了这里。
      
      “有什么进展?”站在一旁的燕思君看着正在思考问题的秋熙童问道,他也看到了这部分被隐藏的空间。
      
      “没有。”秋熙童摇头,他看不懂这是什么原理,若说是折射,那摸起来肯定不是这个样子,薄的吓人,可事实就是如此。“或许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去。”
      
      “你开玩笑呢吧!”赵明烛在一旁用难以置信的口吻说道。
      
      “我只是猜测,并没有依据。”秋熙童说道。
      
      “那你要说你有依据,我才觉得奇怪,你当我们是小婴儿,能从这么点大的窗户里钻进去.先不说是不是真的能出去,就是卡也要卡住了,最多伸出一个脑袋。”赵明烛目测了一下,“这窗户也就40厘米长宽不能再多了。”
      
      而秋熙童也知道这一点,但眼下的情形大家也都看到了,那所谓的场景就是一张纸,一张画,真实的就是,屋外是悬崖,屋内除窗外没有一个看上去可能会延伸的地方。
      
      走到门口,秋熙童推开门,外面依然是悬崖无疑。他决定试一试,万一出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本来这地方就不可思议,十分诡异。
      
      秋熙童推开围在窗前端详那张骷髅脸的两人,“我决定试试,你们自便。”说着在两个人的注视下,把手伸了进去。
      
      果然不出所料,那张骷髅脸便是入口,手指伸进去一点,秋熙童就觉得被一股巨大的吸力给吸了进去,只给燕赵二人留下了一声,“啊!”
      
      这边燕思君和赵明烛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手拉着手,把两只带着标记的手伸进去,同样被吸了进去。
      
      只觉得过了好长时间,秋熙童就像穿越了时空隧道一样,最后掉进了一个木桶中,没等他站起来,木桶自动封盖,被困在需要蜷缩才能待下的木桶中,只觉得一路翻滚。拼命的想要从木桶中逃出去,但那桶盖牢牢的封住木桶,纹丝不动。
      
      不知道滚了多久,秋熙童感觉木桶好像撞到了一个锋利的东西上面,竟然碎裂开来。
      
      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秋熙童正为自己的幸运觉得庆幸,就看着木桶所在的位置是一个滑坡,刚刚可以通过一只木桶。
      
      而秋熙童眼看着上面接连滚下两只木桶,正加速向他冲。
      
      看到身后的一个棱角分明的大石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保命要紧,秋熙童直接爬了上去,刚刚到顶,两个木桶便撞上了大石头,只听得“砰!砰!”两声,四分五裂。
      
      此时,秋熙童低头去看,果然是燕思君和赵明烛二人,也同样是一脸懵逼的叉开腿坐在那里。笑着问道,“好玩吗?”
      
      果然这样问不被打也要被甩白眼,秋熙童伸手想要去拉他们,但看样子不用,不过也没什么。站在这块石头上,向前望去,像是一个游乐园,只不过,里面的那些所谓的娱乐设施,已经破旧不堪,东倒西歪。
      
      “上面有什么?”燕思君问道。
      
      秋熙童给他让了让位置,“上面没什么,倒是下面有什么。”
      
      三个人站在大石头上,其实石头不高,跳下去就可以,可石头尖尖,足以在巨大的冲击下扎破木桶。不过离那所谓的游乐园倒是还有一个滑梯的距离。滑梯极长。
      
      “一起?”燕思君问道。
      
      “走呗。”秋熙童搭话,转身却看到燕思君其实是在柔声细语的跟赵明烛说话,一下子就想念司马书了,也不知道他在哪。自己这个大灯泡是当的够够的了。但也只能轻咳几声以掩饰尴尬,好在回答的声音不大。
      
      秋熙童率先滑了下去,只是到了底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什么东倒西歪的游乐园,而是一个斗兽场。
      
      “诶诶诶,让开让开。”站在滑梯口的秋熙童听到后面赵明烛的叫声,赶紧往旁边靠了靠。
      
      “想什么……呢?”赵明烛本来还想说他跟傻子似的戳在滑梯口想什么不赶紧离开,但眼前的场景让他的声音小了下去。
      
      地面上动物的尸骸堆积成山,零散的矛剑四散各处,周围高高的城墙,将这个有六个足球场大的荒草地团团围住。周围都是看台,但草坪离看台约有三四米那么高,想要爬上去,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看台下,每隔一段距离,都有一个大的铁门,上面印着不同的兽印,狮子老虎各种猛禽一应俱全,少说也要有几十个这样的门。
      
      等到秋熙童后悔来到这里,他想要再回去的时候,那滑梯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什么鬼地方,出也出不去了?”赵明烛一路小跑来到离他最近的一个兽印门。
      
      上面是蛇的样子,可大门紧闭,且无锁。若不是因为有些年头,就是因为这门有机关,应当是上下开关的那种。且铁门是实的,仅在左侧门中间的部位开有一个见方的网状通气孔,那铁网还极为密集细小。
      
      “看样子……”秋熙童话音未落,就听到此起彼伏的叫喊声。
      
      接着人们就从四面八方冲了出来。
      
      正是其他八人。
      
      ·
      
      在一股布满困意的邪风过后,一众十一人睁开眼睛,他们此刻正身处一个大型的体育场中间,周围看台空无一人,天空毛毛细雨翩翩飞舞,看来最后一战不可避免。
      
      “为什么少了两个人!”秋熙童看了一圈,查了好几遍,反复确认,都没有司马书的影子,还有那个狼,祝小宝,也不见踪影。
      
      “谁知道那两人去哪了。”龙运辰抱着双臂盘腿坐在地上。
      
      站在一旁的李广浩有些心虚,祝小宝和司马书两人真的没来,其中有一个人可能就是狼,要真的那样,不会是死了吧,不会真的变成胶质了吧。
      
      许多疑问接踵而至,李广浩用力摇头,试图赶走这个想法,此刻光是想想就觉得残忍。
      
      方才,心中默念狼之后,李广浩手中的龟壳便化作一团粉末,随风飘散。那之后他就漫无目的的四处走,后来海水涨潮冲上了海岸,很快就将他所在的海岛淹没。本以为从此就告别了这个世界,没想到还能聚集于此,倒是有些侥幸。
      
      “有人看到司马书吗?”秋熙童再次发问,见没人回答,一个人一个人问过去。全都摇头。
      
      而秋熙童倒是在高运升的脑门看到了一只羚羊,又在周华雨的喉结处看到一只袋鼠,至于范旭,在他锁骨若隐若现看到了一只尾巴,因为有衣服挡着,以为看到的是蟒蛇。
      
      其他人的标志倒是没有发现,想来是在比较隐蔽的位置。
      
      只不过,司马书到底去哪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今天有点惨,手机没拿住,在空中做了两个360度转体之后掉在了地上,还好没事。
    万幸
    逼疯一个人的并不是生活本身,而是面对百般刁难的生活时,胸膛里那颗火热的心是否还坚强有力的跳动。——参考网络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