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刺探天机

      司马书比了比两只手臂,就差一个手的位置了。
      
      又看了看左手掌心飘着暗黑色烟雾的虫子,猎杀机制刚刚就已经开始了吗?
      
      比如那个消失的乞丐要他选一个人死,就因为他是寄生虫,还是说有其他原因,或者就只是走出迷宫需要。
      
      不过这次进来已经四天了吧,只死了两个人,不太正常。
      
      总不会是要等所有隐藏身份出现,猎杀机制才正式开始,而他们就像是斗兽场里的困兽一样,互相厮杀?
      
      看着面前的绿地,司马书不知道从迷宫出来多久了,只是觉得无论如何努力,都走不出这草地的尽头,那些看上去很近的远山,已经望不到底。
      
      草叶上的露珠还没蒸发,又接二连三的听到其他隐藏身份的出现。
      
      跟秋熙童分开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司马书对于之前的迷宫,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来,只能盲目地走着。
      
      但没多久司马书就发现有人跟着他,可几次回头都是空旷的草地。
      
      又走了很远,司马书只觉得有人在身后拍他,猛地回头,终于看到了一个长着人手的圆盘,浮在半空中。
      
      上面有一个长长的黑色指针,圆盘均分了八份,不是要他抽奖吧,司马书觉得自己的想法就很可笑。
      
      “请转动圆盘。”
      
      果然。司马书看到圆盘上空浮现了几个大字,转身就走他不想转。
      
      可那圆盘如影随形,一刻不停的跟在他身后,不停用手拍他。
      
      最后司马书忍无可忍,转过身拍了那手臂一巴掌,大吼,“你要干什么!”
      
      手臂指了指那根指针,虽然没有脸,没有表情,可光是一个动作,竟让人感觉有些委屈可怜。
      
      虽然司马书还是皱着眉头,可还是转了一下圆盘。一个大圆盘带着两只手,在空中旋转着。
      
      最后圆盘缓缓停下,指针指在了右下方的第三格的位置,差一点就到了第四格。
      
      只见那里逐渐浮现了两个字:天机。
      
      这两个字看的司马书一头雾水,刺探天机?天机不可泄露?还是其他意思?“什么意思?”
      
      那双手指了指天空,只见天空上方若隐若现一架越来越大的飞机,不过和正常的不同,他的花纹跟平滑侧齿龙一模一样。
      
      随着逐渐落地的飞机,司马书向后退了退,这跟天机有什么关系。就因为他是天上飞的飞机,所以就叫天机吗?那未免也有点太过草率牵强了。
      
      “就这?天机?”司马书虽然觉得跟一个只有手的圆盘对话很诡异,可眼下只有它能提供线索。
      
      就在飞机落地之后,圆盘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司马书将信将疑的朝着飞机走去。
      
      刚刚走到跟前,飞机的前窗降下,里面坐着的就是刚才的乞丐。而此刻他摇身一变,眼睛也没伤了,皮肤也变白了,一身机长的穿搭,这才看出他还是有几分帅气的。
      
      正在纳闷,乞丐就开口道,“我们又见面了。”
      
      虽然不想看到他,但司马书还是点头,心里盘算着是怎么一回事,乞丐就按下按钮,机身变成曲面的窄小的LED屏,满满的雪花,接着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而后司马书心中不由得一惊,这不就是他跟秋熙童么!而屏幕里的他们,在废墟前,还有其他人,一共十五个,看专注的样子,可能是正在听规则。
      
      而接下来的画面,让司马书不由得捂起了嘴。
      
      因为司马书看到画面中的所有人都在一片草地上。只有他自己,在原地疯狂的舞动着,不时的对着空气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
      
      视频的后面,是在一个悬崖边上,秋熙童死命的拉着他自己,而司马书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
      
      接着就看到秋熙童在悬崖边坐了很久之后,开始走一条长而盘旋的下山路,而自己则摔在了悬崖下边,惊恐的双眼大睁着,一动不动,顺着额头和嘴角流出的血在地面摊开……
      
      此时司马书已经不敢再去看,那现在,自己,这是死了?还是说?为什么乞丐会要给他看这些东西,想表达什么?
      
      也就是说,从讲解后面规则之后,自己就一直处在幻象之中,那现在呢,现在又算是什么,真实还是虚假?
      
      抬起左手看着掌心出现的虫子,用力在衣服裤子上蹭,确实曾不掉,依然冒着黑烟,依然还在。
      
      看了这些,司马书渐渐蹲下去,手臂捂着头部,屏幕里还在放着接下来的事情,以及其他人的经历,全部都在这里。就好像是一个监控,时刻记录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感觉到那双手在拍他,司马书缓缓抬起头,只见他指了指那圆盘,上面逐渐浮现出其他七格的字,分别是:窥视、命翳、无妄、寒启、鬼儡、探灵、心磐。
      
      “还能再转?”司马书伸出手,但圆盘向后躲了躲,摆摆手,意思是就给你看看其他选项。
      
      此时屏幕依然还在放。
      
      “那我是死了?”司马书指着屏幕不解地问,那现在又算是什么?跟他们灵魂之间的沟通吗?
      
      乞丐从飞机降下的窗子上跳下来,走到司马书面前,此时屏幕已经关闭,趴在他耳边说:“你是寄生虫,你知道吧?”“虽然处在顶端,但就是在苟且偷生。”
      
      司马书被说得云里雾里,一头雾水,总觉得他应该有下文,可乞丐竟然就这么的又坐回了飞机,还升起了窗户。
      
      第二次,司马书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了,上一次还是活过来之后逃跑的时候有这样的感觉。
      
      司马书想到自己可能已经死了,毕竟屏幕是那样放的,而且他现在已经开始分不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虚幻了。
      
      或者说司马书其实一直都在幻想中,又或者眼前这一切才是幻想。
      
      但接着司马书想到秋熙童眼看着他跳下悬崖,看着他满眼的担心,和对高空的恐惧,又不得不跑下去找,可又遇到了大雪,就觉得无比的揪心。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司马书冲到几乎贴着地面的飞机前疯狂敲着窗户。
      
      可乞丐只目视前方,根本不理会。
      
      “我现在是生是死?你能不能给我个答案?”司马书不甘心,继续敲着。
      
      那双手拉过他,指了指圆盘上指针指着的两个字,又指着停止播放的屏幕,可它不会说话,就这么来回比划着。
      
      虽然司马书能感觉出他大概就是想表达这两个之间有关系,可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具体的关系,他只想知道现在自己是生是死,是幻是实!
      
      ·
      
      头顶的雨终于是下完了,又开始下鱼,砸的三个人哇哇大叫着一路狂奔。
      
      但奈何头顶的鱼依然噼里啪啦的往下掉,挡都挡不住,而且还都是活鱼,鱼身还带着刺,锋利无比,不一会就已经遍体鳞伤。
      
      最后索性不跑了,跑也没用,三个人围坐在一起,看着对方头顶下的各式各样的鱼,好在没有大鲨鱼,不然只要一条,他们就不用再呼吸了。
      
      龙运辰突然莫名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两个人异口同声,都被砸的要秃顶了,挡在头上的手也被划伤,砸的青一块紫一块。
      
      “就觉得好笑呗,我们三个人坐在这座空城里,头顶一大朵乌云,还下着鱼,说出去别人都不会信。”龙运辰说着看了看自己的手背,揉着,最后干脆弓起腰跪在地上,至少,能按摩,就是姿势不太雅观。
      
      不过这时候还哪管雅观与否了,周华雨见他这样做,“你,这样能缓解吗?后背面积不是更大吗,那不更疼吗?”
      
      “就当按摩了。”龙运辰转头说道。
      
      对此高运升表示怀疑,可看周华雨也跟着做,就也撅起了屁股。
      
      好在是头总算是不疼了。
      
      就这么撅了估计得有一个小时,便听到其他三个隐藏身份的出现。
      
      而龙运辰开始不淡定了,也不管是不是被砸头,开始很烦躁的抱怨起来,“人家至少都知道身份了,我们呢,收了一地的破鱼,有什么?什么都没有,遭了这么久的罪,衣服湿了也就算了,脑瓜子都要凹进去了。就知道来这地方没什么好事,先喂史前坐骑,又挖坑,然后坐骑没了,接着就来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被暴雨狂拍也就算了,现在又被鱼砸的晕头转向。我在家玩的好好的,怎么就被拉到了这里,我长这么大都没遇到过这么垃圾的事情,起初还觉得挺有意思呢,真是打脸!”“我呸!”
      
      本来周华雨和高运升也想抱怨一下,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被龙运辰这小子说了,他们就只能不住的点头表示认同。
      
      但没想到,这持续了几个小时的鱼,雨竟然在抱怨声中停了下来。
      
      天空中出现了几个字,还是龙运辰先看到的:鱼中有各位的隐藏身份,找到它。
      
      “卧槽,老天终于特么的开眼了!”周华雨一下子来了动力,起身不顾还在滴水的衣服就四处翻找。
      
      “这得找到哪辈子去啊。”高运升不知道翻找了多少条鱼,也没看到任何跟隐藏身份有关的线索,“你们看到了吗?”
      
      “没有。”“没有。”
      
      “这什么啊!戏弄我们!”龙运辰把一条黄花鱼气呼呼的扔到一边,虽然嘴上这样说,可手上还是没停的继续找着。
      
      “你们说,不会是在鱼肚子里吧?”周华雨停手把这个大胆的想法提出来。
      
      “不能吧!”高运升惊到,但随即就想把手伸到鱼嘴里。
      
      “能这么变态?”龙运辰听闻扒开一条带鱼的嘴往里面看,这上哪里找去。“不会吧?”他拎起带鱼的尾巴抖着,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呢。
      
      “找到了!找到了!”周华雨惊呼,举着手里的鱼皮,天知道,他把这鱼皮撕下来,完整的撕下来费了多大的力。
      
      这时周华雨周围已经静静的躺着好几十条被剥了皮的鱼,其中不乏一些皮被拨的七零八落的鱼。
      
      而周华雨满手鱼腥的手已经没法看了,用血肉模糊来形容,都不足为奇,不过除了食指指弯处是真的伤口,其他的都来自于这些鱼。
      
      “隐藏身份,袋鼠,已现身。”
      
      “剥皮?”高运升问道,说着抓起身边的鱼剥了起来。
      
      “你是袋鼠?”听到机器女声的播报,龙运辰一边照做一边问。
      
      “是啊。”周华雨停手,实在剥不动了,“我就不帮你们了,我觉得手指头要被我扣秃了。”在身上各处找那个印记,可就是没有找到有袋鼠的标记。
      
      “找到了!”高运升在剥了十多条大鱼的皮之后,兴奋地说。“我去,太不容易了。”
      
      “隐藏身份,羚羊,已现身。”
      
      “你是羚羊?那你们的都出来了!那我是什么啊我。”龙运辰焦急的埋头苦剥。
      
      周华雨指着高运升的额头,“那是什么?”
      
      高运升摸了摸,上面有凹坑,“不是被砸的吧?”
      
      周华雨凑近了看,“不是,是羚羊,还冒红光!”
      
      “你喉结也有。”高运升指着他,“是个袋鼠,紫光。”
      
      龙运辰终于挖到了,大笑不止。
      
      “隐藏身份,食人鱼,已现身。”
      
      “你们两个的位置也太明显了吧?!”龙运辰尤其看着高运升脑门上泛着红光的羚羊,就想笑,有点佛祖转世的意思。
      
      “那你在哪?”周华雨好奇道。
      
      龙运辰找了半天,指着他的右脚腕内侧,“这,橙光。还是凹凸不平的呢!”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