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一口棺材

      监控戏剧般的在那一时刻被人篡改了,“这是什么鬼套路!”李小冉咒骂,如今只能找警察介入调查此事了,不过这样,事态就升级了。“明天就是新闻发布会了,真的要在前一天把这事捅进警察局吗?”李小冉等着司马书拿主意。
      
      “从一开始的纯度问题,到后来一系列的事情,包括这次电脑中病毒,幸亏不是重要文件的电脑,不然真完了。总觉的有人背后操控一样,一件一件接踵而至又环环相扣。”司马书思量着,这事不太好办,“先不了吧。”这是向他示威呢?还是警告?或者有其他意图?难道说……应该不会吧。“等明天过完再说。”
      
      “那行,明天估计来的人不少,你别激动,按照我们的程序稳步推进。”李小冉嘱咐。
      
      “我知道了。”司马书应着。
      
      逛超市的时候,司马书问秋熙童,“你会破案侦查吗?”
      
      “大学的时候学过。”秋熙童正往购物车里塞蔬菜水果。
      
      “那你帮我暗中调查一件事。”司马书悄声跟他叙述,但也不知道这么快就跟他说公司事件来龙去脉到底对不对,司马书没有十成的把握。
      
      “事件的成因总能寻到踪迹。”秋熙童了解了情况之后没头没脑的甩出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司马书问。
      
      “就是很多事情看似没有关联,其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总能顺着蛛丝马迹找到些什么。如果公司不好找警察来办,我可以协助调查,但不能保证事情的效率和完成结果。”秋熙童微微一笑,“毕竟我不是学刑侦的。”
      
      “可以,可以。”到时候司马书再动用自己的一些社会关系调查下。
      
      但司马书这些年都避免跟警察打交道,总之不会有好事。
      
      吃过晚饭,秋熙童说想要回家看看。司马书便让他把那辆甲壳虫开了回去,明天好早点过来。
      
      而秋熙童还真的一早就过来了,司马书六点多就被门铃吵醒,真是醉了,忘了告诉他大门密码了。
      
      “来这么早呢?”司马书睡眼朦胧的去给他开门。
      
      “小司总说让我早点过来,也没说几点,我肯定是能早就早了,是不是打扰您休息了?”秋熙童看着他还带睡意的脸,满是歉意地问。
      
      “没事。”司马书打着哈欠上了楼,他住三楼,有时候也会去二楼住一住,但醒着的绝大多数时间,还都在一楼徘徊。
      
      因为秋熙童早饭已经吃完,近来后就拘谨地坐在一楼的沙发上,环视着屋内的一切,最后目光停留在楼上。
      
      “这么香?”司马书整理完毕从楼上走下来便闻到了烤饼的味道,之前还想着去公司附近对付一口,新闻发布会的召开地点离公司不远,本想选在公司召开,但觉得影响甚广,就租了旁边写字楼一楼的空场地,而且那写字楼人还不算多。
      
      “小司总,来吃饭吧。”秋熙童虽然一脸的严肃,但饭却是热腾腾的。
      
      “你站在那里干嘛?我家不缺雕塑。”司马书招呼他一起坐下吃。
      
      “我吃过了小司总。”秋熙童拒绝道。
      
      看着面前摆放整齐的三张烙好的饼,一杯豆浆和一个茶叶蛋,司马书心头忽然用上一丝暖意。
      
      金黄色的饼皮印着点点斑纹,如猎豹皮毛一般敲到好处,咬上一口,酥脆的面香刺激着味蕾,夹杂着微辣的水豆腐丁,简直绝妙。
      
      “你也太厉害了吧!”司马书忍不住的夸赞,这手艺,“给你加钱,这厨艺,没的说了。”只三两口,一张碗大的厚饼便下了肚。
      
      “来来来,坐下。”司马书放下筷子,拉开左边的椅子说道。
      
      “您吃,我就不坐了。”秋熙童就规规矩矩地站在一边。
      
      “叫你坐你就坐,哪那么多废话。”司马书见他还跟雕像一样戳在原地,命令道:“快,你都知道我手不方便,过来!”
      
      不得已,秋熙童解开围裙,坐到他身边。
      
      说来也奇怪,一个不会做饭的人,竟然还有围裙。
      
      “一会,你去换套衣服,别太显眼,穿的正常一点,放松一点,发布会上若是有记者强行采访,或者有人试图近身之类的,你记得拦着点,但不到万不得已,可别动手啊。”司马书一边咬着饼一边说。
      
      “这个我知道。”秋熙童点头应着。
      
      “嗯。”司马书看着他,没再说话。
      
      司马书没有让他开那些妖艳的车,而是选择了一辆比较稳重大气的迈巴赫,但这却是他诸多款车里最不喜欢的一辆,总觉得很老气。
      
      新闻发布会开的还算是顺利,除了一些小家媒体试图通过这事蹭蹭热度提提知名度外,还没发生司马书想象中的有人恶意干扰,不过那些人竟然轻易放过这个可以制造混乱的机会,但想想也是,这么一闹,在广大媒体的放大下,不就等于把丑恶行径公之于众了。
      
      “这事总算是解决了。”李小冉长舒口气,至少媒体不再有负面新闻爆出,还有多家媒体指出万六福此次事件系有人陷害从中作梗,现在网友和群众属于一边倒的状态,柜台的售卖也瞬时恢复了往日的火热。
      
      半靠在办公室的皮椅上,司马书回想着昨天发布会,秋熙童还是很给力的,挡住好几波试图私自采访的记者,看着跟平时和他在一起的状态截然不同,雷厉风行,这才有点样子嘛。“媒体这关算是暂且过了,可留下的那些疑问和烂摊子,还是要我们自己收拾。”
      
      “是呗。”李小冉给他自己斟着茶,品了品。“那向媒体泄漏学校和此次事件的人,还要不要查了?”
      
      “当然查!而且此事要一查到底!”司马书身体前倾,双手交叉搭在桌面,“这事肯定是个持久战,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但,我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好在目前丰景典当行和辉耀大酒店没有传来什么噩耗。
      
      但司马书第二天一早还是趁着空闲的功夫跑了趟丰景典当行,这典当行其实是最隐蔽的存在,也是他隐藏的最好的,所以联系基本上是秘密进行的。
      
      除了司马书和典当行员工,没人知道。
      
      而且这边消息灵通且有特殊渠道,说不准可以挖些什么出来。
      
      “诶呦,司马啊,多久不见了。”王叔看到有车停在门口,又是一大早还没开门时,肯定就是司马书了。
      
      “王叔,最近可有什么消息或者什么事情发生?”这个看着和蔼可亲,但那透露着坚毅、狡狤以及可以看透人心的一双眼睛的人称王叔的王海文,是司马书开店之后的第七任店长,倘若他们不熟,司马书是绝对不会愿意和这种一眼望不到底,看了许多眼依然望不到底的人交往的,不过这也是他多年身处这个行业练就的本领。
      
      可想而知第一任就是司马书本人;第二、三、四任,说来也奇怪,都是莫名的就消失不见,司马书几次怀疑他们是进了“混沌”后再也没出来,而且就连他们的家人都不知他的去向;至于五、六任,还算太平,基本上都是实在干不动了,才退了下去。
      
      “我听说万六福,出事了?”王海文问道。
      
      因为典当行的特殊存在,就像是一双藏在暗处的厉眼一般,时刻紧盯着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事情,所以什么都知道。
      
      “我这次来就是想问你这事的,有没有什么情报?”司马书绕进柜台里,坐在椅子上问道。“你今天晚些营业。”
      
      “好嘞。”“这情报嘛,不是没有,但我认为不大可靠,而且出了这么大一档子事,还是不要靠这种小道消息为妙。”王叔不慌不忙地应道。
      
      “没事,说来听听。”司马书洗耳恭听。
      
      从典当行出来,已是上午十点,索性去趟辉耀,谭伟昂前前后后已经催过他很多次了,他是那边的总负责,其实就跟李小冉是一个职位,司马书不在的时候,他最大。但不同的是,四十三岁的谭伟昂要比李小冉大上十岁,但是没那么亲力亲为,所以大多数时候,还算是比较清闲。
      
      但是两人的关系却没有跟李小冉那么好,也就只停留在上下级的关系没再近。
      
      其实谭伟昂接手公司替他管理,也有十年了,可他这个人太过于圆滑,但也正因为如此,司马书一直没有换掉他,经营酒店,就需要这样的人。
      
      推开谭伟昂办公室门,司马书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您可算是来了。”
      
      “怎么?”司马书觉得像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拿出上好的碧螺春,谭伟昂泡上给司马书斟满,这才娓娓道来。
      
      “这段时间,总是有一波波奇怪的客人,其实我并没有注意到,还是大堂经理反应的。说他们每批一住就是五天,多一天不多少一天不少,最关键是,下颌到脖颈处都有相同的纹身:一口棺材,虽然很抽象,但是看多了,自然就认出来了,你说这年头,正常人哪会纹个那玩意,就换做是以前也不会啊。”
      
      喘了口气,谭伟昂继续道:“而且每次都是六个人入住三间标间,期间没见过他们出门,且不需要任何客房打扫,但离开之后房间极为整洁,就好像这批客人从没来过一样。重要的是,这批走了,隔上五天,还会有六个人有着同样的纹身,个头儿差不多,穿着一身墨绿色,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就好像是受过训练一样,或者从事某种秘密活动,而且每次退房,我们都会仔细检查,也没什么蹊跷。”
      
      说这些的时候,谭伟昂的眉头就没松开过。
      
      “是吗?”司马书心中一惊,但并未表现出来,呷了口茶,“这茶不错,回头给我拿点。”
      
      起身从柜子里拿了两盒碧螺春出来,谭伟昂又道:“我觉得这事,有必要跟你当面说一下,之前一直联系不上你,而且听说万六福出问题了,我也看了新闻发布会直播,这之间没什么关联吧?”
      
      毕竟谭伟昂身处服务行业,辉耀也时常会接待一些国内外宾客和宴席,从某种程度来讲,保持了一些敏感度,让他将两件事连在一起想。
      
      听他说完,司马书若有所思,放下手中的茶杯,安慰道:“别多想。”犹豫片刻,“身份证号码都有登记吧,回头你发我一份,我看看。”
      
      “行。”谭伟昂看着品茶的司马书,虽说嘴上说着无事,可他神色凝重,想来不完全猜对也十有八九。
      
      听完他汇报工作和公司的近况以及收支,司马书就离开了辉耀。
      
      这一连串的事情,绝对不是偶然。
      
      “秋熙童,你在哪?”司马书拨通了他的电话,今天因为要去典当行,就没让他跟来,至少目前还是不要他知道的好。
      
      如果说,三家发生的不同事情,都是在暗示着司马书尘封几十年的事情再次浮现,那么可能他的敌人已经变得更加强大,可他依然孤身一人。
      
      “我在,家。”秋熙童在医院,可他撒了个谎。
      
      “那你现在过来一趟,到公司。”司马书说道。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