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点石成金

      “真是有点意思,这次竟然活了三个人,那么恭喜你们。”
      
      怪音响起的同时,三个人聚在了一起,先是惊讶,随后会心一笑,互道恭喜。
      
      看着彼此都伤痕累累,最后这几天也着实受尽了百般刁难。
      
      “你的手臂怎么样了?”秋熙童关切地看着司马书那还是半截的手臂,感觉长了些,可有些记不清。
      
      “没事。”司马书笑着指了指他,“你脑袋上的包……”
      
      被问到的秋熙童竟有些不好意思的捂着头,“这个,说来话长。”其实一点也不长,就是觉得说出来丢人。
      
      “你手臂怎么了?”司马书转而看着四道伤口的沈海丰,没想到“混沌”竟然也把他给放了。
      
      “形势所迫。”沈海丰言简意赅,不想过多的回忆。
      
      “回去之后,怎么联系你?”司马书问秋熙童。
      
      “就……”
      
      只见天空再次划过道道彩色光带,伴随着“滴……”的长音,司马书知道来不及听他回答了,不由分说偷偷的咬破手指,挪到了秋熙童的旁边,轻轻拍了拍他的背,“你来我学校找我好了。”
      
      秋熙童并没发现端倪,只是默默记下了他的学校,找不找,再说吧。
      
      而沈海丰有很大的几率不会再来到这里,即便再回来,也不一定会跟他们一组。
      
      所以,他的这段记忆会消除,而早上醒来就会对这手臂上莫名出现的四道伤痕表示不解,同时也无法回答周围人对他消失了五天表示的疑问。
      
      七彩光带的速度越来越快,看的人眼晕……
      
      ·
      
      坐在那辆破烂不堪的五菱神车驾驶位,司马书看到断掉的手臂已经长出了三四厘米长的骨骼,想想20天之后也未必能长好,就有些头疼。
      
      对于最后的那个惩罚,司马书心有余悸,他反复接连不重样的做着噩梦,每当感觉应该醒来的时候,却只连着下一个梦。现在那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还残留心中。
      
      叹了口气,司马书把神车盖好。回到屋子里,换了身衣服,洗了个澡。这么多天不洗头,头发都要粘在一起了。
      
      神清气爽的坐在沙发上,司马书才想起已经好多天没正常吃东西了。叫了一堆外卖,坐在家里。
      
      那个外卖小哥认识他,足以见得司马书能宅在家就不出门的功力有多么的深厚。
      
      看到他突然变成独臂,外卖小哥还同他寒暄了几句。其实本来不应该被看到,不然以后长出来都不好解释。
      
      吃饭的功夫司马书翻看手机,基本上不是工作的事情就是学校的事情,李小冉已经把他的电话打爆。
      
      之前李小冉就提议要给他找个秘书,可他不太喜欢,也不想找,况且,他对这个事情并不热衷。
      
      这个李小冉是他的一个铁哥们,国外名校毕业,能力很强,只不过,岁月不饶人,头也有些秃了,还动不动就说司马书不务正业,要是公司被人抢了去他都不知道。
      
      但怎么可能呢,况且,司马书手艺在身,还怕这个吗,笑话。
      
      “怎么了?”司马书吃饱喝足半靠在沙发上把电话打了过去。
      
      “我的祖宗啊,你可算是接电话了。”李小冉道。
      
      听声音,他好像是在外面,匆匆忙忙的,司马书问他,“又怎么了?”
      
      他们之间的对话基本就是这种模式。
      
      “还问我怎么了,你没看微信没看邮件没看信息吗?”李小冉问道。
      
      “……”司马书刚回来,哪有功夫看他说得这么多东西。“没来得及。”
      
      “得,我晚些时候去趟你家,当面跟你细说。”李小冉说。
      
      “你就简单说一下好了。”司马书还没装上假手,若是被看到免不了一顿牢骚。
      
      “批号为ASNJ9330的这批金饰有问题,但是现在已经流向市场,公司正开启紧急预案准备召回。”李小冉的语气很是着急。
      
      “是吗!”司马书从沙发上坐起,神情严肃,有人做手脚了!
      
      要说司马书的金山不是闹着玩的,纯度极高,更不是市面上其他家金饰可以比的,而且五十年老店,品牌可靠,样式新颖别致,有着世界顶尖设计团队,当初一经问世,便引起民众的购金热潮,认可度极高。
      
      “嗯,我到时候详细跟你说吧。”李小冉还是觉得当面说比较好。
      
      “别,我不太方便。”司马书拒绝。
      
      “你消失这几天,又哪里受伤了?”李小冉一改刚刚焦急的语气柔声问道。
      
      “哎呀,别提了。明天早上九点,公司楼下的咖啡厅见。”司马书要赶快出门弄个手臂回来。
      
      “那行吧,我这头还要处理事情,好在事情还没发酵。”李小冉也不再自讨没趣地问。
      
      “快去吧。”司马书说道。
      
      李小冉三十大几,单身,司马书跟他两人一直处在很微妙的关系中,可又看起来只是朋友跟合作伙伴。
      
      不过司马书关于自己的来历和金山的来历,始终未曾告知他,一来是世间万物皆无定数,二来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危险。
      
      在网上订了一张后天飞莫喀什的机票,司马书打算先看看金山的状况再做决断。
      
      出门找了一家卖假肢的,司马书随便买了一个带着还算舒服的,不过尺寸不太合适,因为他要的急,而这个是店里的样品,所以不合适也理所当然。
      
      带着长短不一的假手,司马书坐进车里,好在不是手动挡,不然真心开不了车。
      
      一路驱车来到学校,司马书打算先去报个道,不然真的这学期要交代了,毕竟刚开学没多久,这样也不大好。
      
      这次又可以卖惨了,所以司马书轻松摆平了老师,回到空无一人的寝室。
      
      平时司马书几乎不会住在学校,只匆匆拿了几本书便离开了。
      
      假肢带的他难受,坐进车里就司马书就把它扔到了一旁。
      
      而司马书没有开豪车出来,而是把它买的一辆大众的二手甲壳虫开出来了,对他来说有些紧凑,不过,开着方便一些,好操控。不然万一出个什么事情……
      
      去超市扫荡了一番,司马书回到了家里。
      
      闲的无聊,司马书捏住一只玉花瓶,稍稍用力,三十秒后,手中的一股暖流涌现,不一会的功夫,玉花瓶就变成了金花瓶,甚是夺目。
      
      之所以有金山,是因为司马书有一双点石成金的双手。
      
      而这座金山,是司马书耗费了两年的时间才将整座寸草不生的蛮夷山变成了满是金子的金山,而莫喀什那一带也因为这座金山远近闻名。
      
      通常情况下,司马书只需要握住没有生命的物体超过三十秒,该物体即会开始变为黄金质地。
      
      若他及时收手,则是星星点缀;若是刚才那样一直发力,就会整个物体全部变成金子。
      
      当然,也有副作用,就是发力超过一小时、作用于大于一平方米的物体三分钟以上均会造成头发变白的情况。
      
      但停止发力后的一小时即可恢复。
      
      所以司马书一般不会抓着一个物体超过三十秒,也因此,他左右手都会写字,没有主手一说。
      
      他名下的“丰景典当行”某种程度也是他司马书黄金的地下交易场所。
      
      不过这个比“万六福”珠宝历史悠久,还总会淘到不少有历史的古玩,也能借助这个帮他打探消息,就一直没舍得关门,但也没扩大规模。
      
      至于近二十多年建立的五星级的“辉耀大酒店”,虽然经营的井井有条,收入极为可观,司马书一直不满意,想改一改经营模式。
      
      但几次股东大会都没有通过,虽说他有一票决定权,可懒得改,就这么一直开着了。
      
      不过只有“万六福”是明着开的。
      
      “还行。”司马书自言自语着把金花瓶放回了原处,但总觉得有些格格不入,明天还是把它拿回公司吧。
      
      随后司马书又觉得光秃秃的假肢有些难看,也给它来了点金。
      
      第二天一早,司马书把绿色甲壳虫停在停车场,一袭黑衣头戴鸭舌帽,在上班时间来到了办公大楼。
      
      戴着被他装饰过的假肢,手抱着金花瓶,跟着员工挤电梯。
      
      尽管司马书行事低调,可公司上上下下几百人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个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公司老板从未更换却依然容颜不老。
      
      好奇大过嫉妒。
      
      把花瓶放到办公室饰品摆台上,司马书就看到桌面堆着的一打文件夹。随手翻了几个,都是等着他处理的事情。
      
      还有不少是针对这批ASMHJ9330的问题介绍和处理方案,看来李小冉还没来得及从他办公桌收走。
      
      抱着一打文件夹,去了楼下咖啡厅。远远就望见坐在角落里的李小冉。
      
      “我说老司,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消失不见,问又无可奉告!”李小冉很是不满。
      
      司马书笑着摇头,把那叠文件夹放在桌面,拉开椅子坐进去。“我简单看了一下,应对方案做的还蛮快的,不过这次出现的纯度问题,严重影响了我们这一批次产品的市场投放。想过为什么吗?”
      
      “质检不合格?”李小冉试着说。
      
      “你喝什么?”司马书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问。
      
      “绿茶,最近应酬吃的有些油腻,刮刮肠子。我点过了,给你要了杯卡布奇诺,还没上。”李小冉把视线定格在他的右臂上,总觉得不太自然。
      
      “我今天想喝奶茶。”司马书起身去前台点了一杯,又坐回来。
      
      “你胳膊怎么了?”李小冉盯着问。
      
      低头看了一眼,司马书向下拉了拉袖子,自然地笑道,“没怎么,碰了一下,伤着筋了。”
      
      “是吗?”李小冉起身,“我看看,伤筋动骨一百天。”
      
      “诶,别,一个胳膊,谁都有,有什么好看的。”司马书往椅子里缩了缩,不自觉的把手藏在了衣服袖子里。
      
      而李小冉像是看犯人一样看着他。
      
      “你别用这眼神看着我,说正事。”司马书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
      
      此刻司马书坐在去莫喀什的飞机上,期间要转机。
      
      因为事发突然,司马书不得不重视起来,况且,从未有过这样的整批次产品含金量都不合标准,而且还流放到了市场,所以想看看是不是源头出现了问题。
      
      下了飞机,因为金山那边的工厂人员更换了一波又一波,几乎没有人认得他,想要潜入也不容易。
      
      就让李小冉帮他开了张假证明,让司马书以研发部经理的身份进行实地考察。
      
      层层审核下来,才来到目的地。
      
      一圈看下来,金山除了比之前矮窄许多,没有任何变化,司马书还尝试着再次驱动,但一旦彻底变为金子的,他的点石成金就不再发挥作用了。
      
      所以可以确定的是,金山没有被动手脚。
      
      可司马书也是抽样检查的,若真是全部检查少说也要一年时间。
      
      再者说,就连公司开采也是从外向内,能在这金山内部动手脚,几乎不可能。
      
      那就只能是在加工打造的时候出现这种情况了。
      
      本来不出这件事,导员都已经让他去上课,也答应的好好的,司马书不得不又请了几天的假,还被导员一通臭骂。
      
      这样看来,的确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打电话给李小冉,让他安排后天早上八点十分在会议室开会,所有部门管理者均要到齐,不得请假,尤其是质检、研发和设计。
      
      再让他们提供近一年内的设计检验等相关资料,再找人事要一份近一年到两年内的人员流动名单。
      
      是金山的问题还好说,如今不是就麻烦了,五十年都没出过这样的问题,一下子打个措手不及。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