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窥探梦境

      化石人现在跟秋熙童处于一种对峙的状态,秋熙童干什么,他们就干什么,好像挑衅一般。
      
      被逼无奈,秋熙童干脆席地而坐。
      
      但那些化石人也不动,就站着,灰压压的排在对面。
      
      没有眼睛的面部看起来十分诡异,给这本来就毫无生机的空城增添了一份浓重的恐怖色彩。
      
      接着秋熙童站起来,倒着往后走,他们就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跟他面对面。
      
      就这么一直跟到城门口,期间什么都没发生。可当秋熙童一脚刚迈出城门,就只觉得有无数只手在拼命的去拉他的脚。
      
      寡不敌众,秋熙童很快就被拖了回去,趴在地上,吃了一嘴的火山灰。
      
      感觉没有人再拉着他,秋熙童从地上爬起来,抖掉身上的灰尘,吐了几口嘴中的灰。
      
      回过头,他们又摆出一副敌不动我不动的姿态。
      
      而秋熙童趁他们不注意,再次飞快的往城门口跑去。
      
      但无一例外,每次他都会被城中的化石人硬生生的拖回去,而且一次比一次拖的距离远。
      
      ·
      
      司马书坐在山顶,直到太阳彻底脱离了海平面的束缚,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混沌”就打算这么轻易的草草收尾吗?
      
      当然不会,司马书半合双眼伸了个懒腰的功夫,周身就升起了一片白雾,犹疑之际,白雾褪去,周围放眼满是桃花,脚下是青青绿草,随着清风拂去,不时的有桃花飘落,浓厚的桃花香席卷而来,恍若世外桃源。
      
      “太美了吧!”司马书忍不住感叹。
      
      脚下踏着点点桃花,司马书往桃源深处走去。
      
      正走,面前邪风骤起,司马书抬手去挡,听到一清脆女声,只见面前出现一由桃花汇聚而成的浑身桃粉装扮的年轻女子,“来者何人?”
      
      这里竟然还有人看管,莫非是桃花妖,“在下路过,不知前方去往何处。”司马书的目光锁定在远方的光亮之处。
      
      “既然非本桃林之人,那……”桃花女纤手一挥,美好的桃林景象瞬时消失,桃花瓣瓣飘落在地,刚才一片美好的景象骤然消失,桃树枝头光秃秃的,就连脚下青草都一同枯萎。
      
      “这……”司马书愣住,任谁都愿意看到美好的场景,眼下景象实在突然。
      
      接着司马书眼前出现几筐如乒乓球般的小桃子,这是做什么,不是要自己都吃了吧。
      
      “现在有两种选择,选择一和选择二。”桃花女说道。
      
      “每个选项都是什么样的?”司马书问。
      
      “无可奉告,你只需选择即可。”桃花女再道。
      
      这不都说的是废话,司马书说:“那我选一。”
      
      “桃林有一千八百九十七株桃树,共有二十个品种,现在你面前的是mini蟠桃,也是我桃林特有品种。但它的生长有难度,所以你的任务是,将这十筐mini蟠桃分插在你面前的mini蟠桃树的每一个枝桠。”桃花女介绍完,还笑了笑。
      
      “……”司马书一脸懵逼的看着面前的茫茫桃树,这不是难为他么,有的枝芽还极高。
      
      “你有六小时的时间,请抓紧。”桃花女说完便一阵风似的飘走了。
      
      司马书有种被戏弄的感觉。
      
      ·
      
      最终沈海丰还是选择换了条手臂划开了口子,残河也恢复了昨日的清澈,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把衣服全部洗净。
      
      毕竟只要有一点生的希望,沈海丰都会去试。
      
      而手臂上的伤口也因为不断地用力几乎没停止过渗血。
      
      晚些时候,骷髅婆又过来检查,无意中看到他手臂上的伤口,立刻露出了滴血的尖牙。
      
      而沈海丰只顾着展示那堆衣服,根本没注意到骷髅婆的这个变化。
      
      直到骷髅婆扑到他身上紧抓着沈海丰的胳膊,小短腿压着他的身体,看起来不协调的身体竟然如此的力大无穷,沈海丰除了惊讶之余根本动弹不得。
      
      只见骷髅婆翘着干枯的手指妖里妖气的轻划在他的伤口处,因为伤口反复出血,所以只轻按了一下,就又有鲜血流出来。
      
      骷髅婆夸张的伸出舌头舔去手指上的鲜血,一个激灵,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一般,身体开始非正常的扭曲。
      
      而沈海丰觉得身上的力道轻了许多,开始拼命的挣扎,挣脱骷髅婆的束缚。
      
      快速退到一边,沈海丰满脸惊恐的看着。
      
      此时的骷髅婆正以一种奇怪扭曲的姿态生长着。
      
      说时迟那时快,沈海丰如疾风闪电似飞快地沿着河边穿行,沈他可不想等那骷髅婆彻底变化了再跑,鬼知道会变成什么。
      
      而且已经天黑,沈海丰更不想去吃那个猪泔水,昨天只闻了一口,就要吐了。
      
      ·
      
      司马书插着插着,无意中捏坏一个mini蟠桃,没想到却有一缕青烟冒出,吸入肺中,竟钻了进去。
      
      青烟之中,他化身一女子。
      
      周围的景象格外真实,看样子是在一个同学聚会,人很多,大家都带着宠物来。
      
      虽然司马书不解,但他所化女子的手上,也拎着外带箱,拎起来看去,是一只有些害怕的小兔。
      
      本想去看看都有什么人,但司马书此刻是不能控制自己的,就跟着女子来到一间屋子,推门而入,里面很多宠物箱,但基本都是猫。
      
      女子将箱子放在其中,心中还想:这么多猫,不要把她的小兔给弄死,但大家招呼她,也就没想那么多,反正门锁着,应该没事。悉心安慰了几句,就出去跟他们happy去了。
      
      隔了没多久,女子再一次进来,就看到几只猫都在逗弄她的宝贝兔子,过去将它们赶开,便又一次出去玩。
      
      画面一转,那只兔子不仅变小,且浑身雪白,但是毛质有些稀松,按理说,兔子没有声带,一般是不会叫的,可它竟然发出很可怜如猫一般的叫声,女子赶紧过去将它捧在手心,安抚了很久,兔子竟然露出了笑脸。
      
      女子又一次将它放回去,这次放在了笼子顶。
      
      司马书想不通,周围都是猫,她怎么这么安心把兔子放在这里。
      
      但司马书转念一想,不过是一场梦,梦的存在就是时而清晰时而混乱,有时还毫无逻辑有时又理智的可怕。
      
      果然,女子在此出去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回去这个屋子,司马书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女子不走,他也不能走,毕竟现在他们是同一个人。
      
      画面再转。
      
      女子便身处宠物堆里,只见那只瑟瑟发抖的兔子正被猫用爪子摆弄,很不高兴的出去找同学理论,而此时竟然还有同学把猫养进来。
      
      那女子更不高兴了,气愤道:“我这有兔子呢,你们弄这么多猫,把我兔子伤到了怎么办。”
      
      画面又转,女子又跟他们玩了起来,司马书搞不懂这是什么样的,女子到底爱不爱她的兔子啊。
      
      没多久,好像是聚会结束。
      
      女子走进屋子,只见那只原本黑白相间的成年国产侏儒兔后腿已经无法站立,而肚子上点点黑迹,像是被吓的屎尿不分。瞬间嚎啕大哭。
      
      女子也终于发飙了,哭着大骂这帮人都是怎么想的,要让他们猫跟兔子在一起,现在好了兔子不行了,他们都不肯负责。
      
      可转念一想这都是她自己的责任,若是不执意把兔子带过来,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随即痛苦和自责的泪水喷涌而出,模糊了双眼,心中那悲痛纠结的心情压的司马书喘不过气,女子有何感受,他就有何感受。
      
      悲痛欲绝的女子,将残兔捧在手里,一边哭一边摸,腾出一只手翻找着手机,要找到同学的大群大骂这帮狗娘养的。
      
      一边找一边哭,还念叨着要是不带它来就好了,不带它来就不会这样了。
      
      紧接着女子好像回到了家里,她爸也在,但那只兔子不知怎的,后腿竟然只剩了两根骨头。
      
      女子边哭边跟她爸求救,她爸还掰着看了几眼兔子的腿。
      
      女子就在一旁制止,“别掰了!”还接着问,“这样还能救活吗!不管,就算是残疾了也要救!泪眼婆娑的抚摸着那只顽强的小兔,“没事,就算残疾了我也要你。”
      
      正当女子要给它喂食,司马书一下子从青烟中冲了出来。
      
      司马书还想看看最后到底有没有救活,可大概,这梦就到此为止吧。
      
      毫无逻辑可言。
      
      出来之后,司马书被带入的那种又气又急,又哭又悔的情绪久久不能平息,甚至觉得气到脑袋疼。揉了揉太阳穴,很疼。那种痛彻心扉的悔恨和愧疚感同身受,大呼了几口气之后,那种感觉依然萦绕脑中。
      
      接连故意捏坏了几个,梦中的主角有男有女不分年纪,但都是如此,没有一个是快乐的。
      
      而司马书已经被这些噩梦折磨的心力憔悴,跪在地上起不来,捂着胸口,感觉满心的烦闷压抑无助自责悔恨伤痛。紧簇眉头,不停地大口呼气,试图去缓解心中的烦闷。
      
      这才发现筐中所盛并非是真的蟠桃,而是存着一个个不同的梦境,且全部都是噩梦。
      
      那他的任务就是将一个个噩梦挂在树上。
      
      ·
      
      正当沈海丰觉得跑出了河道,才看到面前其实是万丈瀑布。
      
      清澈的河水汇聚到这,倾泻而下,就是不知,当那残河的水是殷红一片的时候,这瀑布是否也被染红。
      
      左右两边都是树林,但左边更靠近骷髅婆的房子,所以沈海丰毅然决然的选择踏着在湍急的河流冲刷下光洁无瑕的大石过到对岸。
      
      ·
      
      被折磨得没了体力的秋熙童,最后干脆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这样反而安全,至少目前是这样的。
      
      半晌,秋熙童从地上坐起,直视那个站的比其他人狗猫稍前一点,看着像头目的人,讲起了大道理。
      
      本以为他们听不懂,秋熙童就全当自己是自言自语,可从那个石化人的肢体表现来看,他至少是可以听得到。
      
      就这么一直口干舌燥的讲到了天黑。
      
      而秋熙童惊奇的发现,他们开始恢复了人类的肤色,人类的样貌,那灰秃秃的化石外壳像是被体内吸收一般逐渐消失殆尽,而且一个个活灵活现,如真实存在的人一般。
      
      虽然个头略矮,但四肢粗壮。
      
      退后的发际线,突出的下颌唇部,四肢浓密的毛发,微弓的背部,让他们看起来有点像古猿人,就差发出猩猩似的吼叫了。
      
      接着,整座城就像活了一样,灯火通明,人烟缭绕。
      
      说话声,做饭声,劈柴声,动物的叫声接踵而至。
      
      虽然秋熙童有些看不懂,但也想要一探究竟,不过出于安全考虑,还是蹑手蹑脚的在跟他对视的人群四散回家后走出城门。
      
      实话说,走出很远之后,秋熙童也没搞懂白天这拉锯似的行为存在的意义。
      
      ·
      
      桃花女六个小时后如约而至,看到司马书周围萦绕的青烟,缓缓道来:“若你是桃林人,看到的便是美丽的桃花,闻到的是桃花的清香,还能有幸品得一杯桃花酒;但你并非桃林人,所以只能看得到噩梦林,嗅到的只有梦中的负面情绪。”
      
      正觉得通透,司马书就听她又开口,“可这是秘密,你窥探了六个人的梦境,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说完,司马书便觉得眼前一黑。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