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骷髅婆

      “陶卫扬因摄入过多蛋白质,导致体内循环紊乱,死亡。”
      
      ·
      
      司马书坐在椅子上盯着一夜未动过的鱼竿打哈欠,听着那怪音的播报,叹了口气。
      
      这样算起来,现在还剩三个了,好在不是秋熙童。
      
      这一晚没怎么睡好,又有不少人违规,这帮人就是蠢货坐飞机。都告诉规则了,一定要去犯,司马书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
      
      不过这都多久了,司马书这鱼竿也该有动静了吧,不然惩罚肯定逃不过去了。
      
      正想着,感觉鱼竿动了动,“说曹操曹操到。”司马书用右侧腋下夹住鱼竿一端,以一种很别扭的姿势摇着手柄,快速将鱼线收回。
      
      当看到鱼竿的另一端挂着一条半截沙丁鱼的时候,忍不住笑了,说别人蠢的人,自己才是蠢。看来想要钓到指定款,简直就是难上加难,怪不得那么多人宁愿被罚,也要作弊。
      
      可到了凌晨时分,司马书听播报,已经有不少人钓上来三种了,怎么他这一晚上都没动静,好不容易来了一条,还是个忒常见的家伙。
      
      费劲的又挂上一块鱼饵,把鱼线丢了下去。
      
      撑着脸颊,一脸的生无可恋,司马书盯着悬在外面的鱼竿,但愿这次可以有目标鱼类上钩。
      
      ·
      
      最后秋熙童还是没能从火山上滑下去,而是在火山口坐了一晚,几次打瞌睡差点就跌落下去,最后还是跳回了火山口里,躺在如死海一般的水面上,总算能安稳的睡觉了。
      
      若不是实在无法忍受后腰处的刺痛,秋熙童还不知道此时已经身在山下了。不过,他身上莫名其妙多出的累累伤痕,让他总觉得是半夜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从火山上滑了下来。
      
      望着眼前这座火山,秋熙童想起昨天想下来又不敢下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看来是时候有针对性的练一练了,争取早日克服恐高症。
      
      大概是这座火山的缘故,山下几乎寸草不生,可如果秋熙童印象没错的话,应该是座死火山吧,那至少也要百十年了,怎么可能还是寸草不生毫无生机的样子。
      
      走出很远,依然是这样,地上的火山灰厚厚一层,不详的预感钻进秋熙童的脑子:这座火山并不是昨天的那座,昨天的是死的,今天的是活的。
      
      而秋熙童走起路来的时候,地上的灰还会跟着飘起,若是一座百年的死火山,山下不会是这样,至少地面上的火山灰不会跟着飞起来。
      
      也就是说……
      
      想到这,秋熙童惊恐的回身去看,只见那山顶,隐约有火星喷溅出来,麻蛋!这是座活火山!还是会随时喷发的那种!
      
      经历了几天的高空,即便如今秋熙童脚踏实地的站在陆地上,他也无法淡定,如无头苍蝇一样疯跑起来。
      
      在枯萎荒凉的树林中快步穿梭了许久,就听到了陶卫扬的死讯,停住了脚步,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喘气,不停的给自己打气,“还有一天,只要坚持过今天,明天过后,爱怎样怎样,是死是活随它去,但是再也不想身处这种备受折磨的地方了。”当初训练都没这么艰苦。
      
      有些崩溃的坐在地上,秋熙童双手抱头。他从未感到如此的绝望,由内而外的,不是那种因受皮肉之苦产生的恐惧和愤怒,也不是因为他人的做法产生的烦躁,就是那种由内而外的自我崩溃。
      
      猛地抬起头,秋熙童朝着面前的一棵干枯的树,撞了上去……
      
      ·
      
      沈海丰是在一个布满鹅卵石的河边醒来的,坐起来的时候还被硌到了腰,身上的衣服也湿了大半。
      
      揉着生疼的腰沿着河边行走,沈海丰就看到一个披着深棕色崭新围巾的老妇人在河边洗衣服,虽然知道她可能不会理自己,但还是上前问道,“大姐,这,是哪里?”
      
      “残河。”老妇人沙哑的声音响起。
      
      “那这附近一定有村庄了!”沈海丰正欣喜她应了自己,就看到她用比树懒快不了多少的速度缓缓转向自己,而那崭新的围巾下,是一张塌陷干瘪的脸,嵌着两只空洞无神的大眼,近乎于骷髅。
      
      心中一惊,沈海丰忍住想要后退的脚步,欠身道:“那,不打扰您了。”随即又看到她那骨瘦如柴的双手,此地不宜久留。
      
      “别走。”骷髅婆发话了。
      
      沈海丰迈出去的脚还没落地就停在了半空中,听着她似笑非笑的声音继续说道:“来了我残河,就留在这里跟我洗衣服吧。”
      
      一脸错愕,接着沈海丰就看到她手里的衣服沾满鲜血,而这条河也变成了殷红的,空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不由得抬手捂鼻。
      
      “过来吧,小伙子,这些衣服洗完了,你就可以回家了。”骷髅婆说道。
      
      “真的?”沈海丰听到这个眼前一亮,也不觉得腥了,但还是没上前。
      
      “当然真的,我可没骗过人。”说完了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拎起那满是鲜血的一件外套,抖了抖,自言自语,“还是不够干净,血迹总是洗不掉。”
      
      “能洗掉都怪了,整条河都是红的。”沈海丰心道。
      
      “过来吧,小伙子,帮我洗洗。”骷髅婆招呼他。
      
      虽然心动,但沈海丰依然保持警惕,谁知道这不是利用他们想要活下来的心理铺的陷阱,更何况还有人跟白马互换灵魂一命呜呼的先例。
      
      “快点!这么多衣服,明天还有,要在天黑之前洗完,天黑之后,这条河是不能洗的。”骷髅婆催促道。
      
      两天都要在这洗吗?沈海丰有些不懂,总觉得这里面有蹊跷。“那我来洗吧。”犹豫着还是走了过去。
      
      骷髅婆从石头上站了起来,大概只有他腿那么高,上半身占了三分之二,比例极其不协调,再加上膨大的肚子,细小的四肢和凹陷的头颅,看上去,有点像一个葫芦,长脚的那种。“你坐到我的位置去,晚上我来检查。”
      
      “可,这水都是红色的,怎么可能洗掉?”沈海丰嫌弃的看着。
      
      骷髅婆突然发怒,“我一直都是这么洗!都能洗干净!怎么!有问题吗!别忘了!洗不干净的后果!”哑着的声音因为音调突然提高,变得非常诡异又好笑。
      
      “我洗,洗还不成。”真是服了。看着面前流动着的红色水流,手中的衣服还沾满鲜血,纵使心中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觉得恶心,可还是照做了。
      
      接到手之后,沈海丰再去看,那骷髅婆就消失不见。
      
      “这是造什么孽了。”沈海丰皱着眉,敲打着那些被鲜血染红的衣服,有的衣服上面的血迹明显就是很久了,都已经开始发黑。
      
      想起刚过听到播报的陶卫扬的死,昨天两个人还一起埋葬别人,今天他就不复存在了,彻底的消失了,还尸骨无存,沈海丰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而自己现在却在这里洗着肮脏的衣服。
      
      想到这,眼泪忍不住地流了下来,滑过脸颊,滴在了衣服上。
      
      沈海丰惊奇的发现,被泪水滴过的衣服,上面的血迹竟然开始逐渐褪去,变得格外干净。
      
      本来还想擦干眼泪,毕竟从记事起几乎没还没怎么哭过。如今来看,这几天积在心中的郁气可以借着这个机会释放一下。
      
      ·
      
      司马书紧盯着鱼竿,拍了拍脸颊,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总不能空手而归吧。
      
      好在上天还算是对他眷顾,估计过了一个小时的样子,就在司马书开始磕头打瞌睡的时候,鱼竿终于有动静了。
      
      立刻从睡梦中惊醒,司马书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夹住疯狂抖动的鱼竿,左手不停的摇着手轮,终于,看到了一条长相奇特的鱼,丢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就不动了。
      
      而后司马书赶紧跑去看,比对了影响和那声音的播报,是只鳗防鱼,身形短粗,夸张的没有一颗牙齿的大嘴直开到身体中央,除了鱼尾之外没有鱼鳍,也没有鱼鳃,不晓得是怎样的一个游泳方式,至于眼睛,长在了嘴巴下方接近腹部的位置,圆溜溜暗黄色的眼睛像是两个探照灯。
      
      只可惜,离开水就死了。
      
      因为钓上一个目标鱼类,司马书信心大增,接连又钓上了三只,不过仍只有两个品种,还一个是美海虾,其实跟普通的大青虾没什么区别,就是头部很小,腹部极长,且有一对是它身体三四倍的鞭状触角。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还有三样,其中那长着鹿角的鹿旗鲨应该是极为难钓,因为至今没听过有人钓起。
      
      从昨天一直到现在,司马书全靠一瓶水活着,如今看着鱼饵盒里的鲜肉都想啃上一口。
      
      “真无聊。”司马书把屋子的门拉开,海面风平浪静,不过海面上的小屋子和钓鱼的人倒是增多了。
      
      鱼竿也没动静,饥肠辘辘的司马书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
      
      想着若是秋熙童挺过今明两天,一定要把他再拉进来,可回去之后,自己就找不到他了,分开的太急,有没来得急问怎么找他,再说了,万一人家没那个意思,也不好办了,不过从这短短的几天相处下来,好像,他并不怎么抵触。
      
      反正现在没什么要紧事,鱼也不上钩,司马书胡思乱想了一通。
      
      消失几天,回去又要受到老师的盘问,尽管司马书平时有好好疏通关系,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算下来,这好像是他上的第□□次大学了,想着这次毕业,就不再读了。只是,平时呆着也没什么意思,至少在学校,还能让他觉得年轻一些,听他们聊些八卦,不然若不在学校上学,虽然容颜不老,也尽可能的紧跟时代潮流,但终究没有在学校感染的青春气息浓重。
      
      而司马书回去要开会的“万六福”珠宝店,蒸蒸日上如火如荼,但总觉得缺少点什么。
      
      不过那帮人也已经习惯了司马书动不动就消失不见找不见人,而且每次消失再见到或多或少都挂着伤。
      
      当司马书意识到自己的思维已经不受限制开始想些没用的东西时,鱼竿有了动静,开始剧烈的晃动。赶快冲过去抓住,谁料想,上来的还是一条鳗防鱼。
      
      “妈的,都死绝了吧!”司马书低声咒骂,看着几条躺在地板上的海物,不知道能不能吃。
      
      再一次甩出鱼竿后,司马书忍不住生啃了一只美海虾,鲜嫩多汁还很Q弹,一点都不腥。真想全部都吃了,但就剩两个了,万一到时候数量可以弥补不足,都已经塞了个牙缝,足够了。
      
      这次在鱼钩上挂了两块肉,司马书还特意挑了大块的,丢下去,但愿能钓上鹿旗鲨。可,钓到鹿旗鲨,也没有地方放,就这小窗户谁知道能不能进来,万一那鲨力大无穷将他拖进水中,岂不是要被四分五裂的蚕食掉。
      
      虽然司马书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没有把鱼竿拉回来。
      
      可能是两块的诱惑太大,没等多久,鱼竿就有了反应。司马书拉上一看,是一条他叫不上名字的鱼,足有半米长,可绝对不是他要的,只能再串两块。
      
      既然是多余的,那就可以吃了。司马书四处找着锋利的东西,在货架上找到一个突出的钉子,翘了下来,对着鱼身划了下去。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