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同是天涯沦落人,今朝不与你计较

      秋熙童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太阳格外的刺眼,谨慎地摸了摸身下,软绵绵的,缓缓转头看过去,一片白茫茫,这才放心的坐起身,还好不是在高处。
      
      昨天好像是爬到了后半夜,因为不敢下山,一直到了山顶,顶着呼啸的山风,冻得手脚麻木,机械的向上。后来实在受不了了,也实在是无路可爬了,到顶了。秋熙童躺在几乎伸手就能碰到云彩的位置,思考着如何下去的问题就睡着了。
      
      回忆结束,秋熙童四下查看的时候才注意到,还是经验不足,这不是不在高处,而是高的特么的连地面都看不到了!
      
      他在厚厚的云层上!
      
      难道是孙悟空吗!还可以腾云驾雾。
      
      不过秋熙童想多了,而且他还差远了呢。又不是在神话故事里,这里可是“混沌”。
      
      在身下的密集的云彩变成了一个空洞之后,秋熙童开始疯狂怀念司马书在身边的日子,虽然那个让他心生疑虑的独臂大侠总是不按套路出牌,还不时的会嘲讽逗弄他一番,但有他在,秋熙童就化身孩子一般,尽管可能会被看成傻子……
      
      被迫滑到了巨大空洞边缘,秋熙童双手死死抓着软绵绵的云朵,其实就跟抓空气一样,毫无效果。
      
      虽然知道做的是无用功,可出于本能,秋熙童还是不停的抓着屁股下面会跑得云朵,生怕一不留神从万米高空坠落。
      
      尽管如此,秋熙童依然觉得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往空洞中推去,而他丝毫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啊呀呀”的任由声音从嗓子中溜出来,暴露他的恐惧。
      
      就在秋熙童彻底要从那空洞中掉下去的时候,忽觉身后有一只无形的手拉住了他,使得他的屁股稍稍离开了云朵。秋熙童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满眼感激的望向身后揪着他的手时,却什么都没看到。
      
      还以为是幻觉时,就觉得衣服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使得他那本来就不长的半身衣都快被拎到了脖子上。秋熙童刚警觉起来,可面对空洞下的大地,那种恐高带来的窒息感又一次袭卷全身,他倒抽了一口气,想要往回缩一缩,可那只抓着他的手既不让他往前进,也不让他向后退。
      
      “你要干嘛!”秋熙童声音颤抖的低吼着。没人应。
      
      不过那手的力道越来越重,最后直将秋熙童从空洞边生生地拉了回来。
      
      那一刻,秋熙童觉得自己摔了一下。被云朵挡住了地面,不再那么害怕,立刻转头去找,周围出了一片白茫茫,什么都没有,太阳也越发的刺眼,望向离他不远的空洞,虽然实在感激最后一刻被拉了回来。
      
      可是,在这一望无际的反射着刺眼光芒的云朵之中,又能存活多久,秋熙童不知道。
      
      不过这机会实在难得,小时候看西游记,就特羡慕孙悟空腾云驾雾的本领,如今,秋熙童竟然身在云朵之上,尽管有些心惊胆战,可还有点小惊喜。
      
      试着站起来,但秋熙童不成想真的会稳如泰山,难道不该是一脚踩空么。但既然坐着没事,那站着自然也没有事。
      
      忽然有些开心,秋熙童不由得在云朵之上跑了起来,但是有些吃力,毕竟脚下软软的。比在陆地上跑步累多了,没几步就气喘吁吁。
      
      但现实比他想象的残酷多了,空洞是会流动的,被救第一次,第二次,不意味着会有第三次,就在秋熙童有些得意忘形的开始在云朵上费力的踢着正步,空洞已经悄无声息的移到了他的脚下,不等他反应,也不等有人救他,一脚踩空,从云端跌落。
      
      ·
      
      正随着房子飞,司马书忽然觉得身边掉落下什么东西,可下落速度太快没等他看清,房子也快速飞走了。
      
      就这么冷嗖嗖的在天上吹了不知多久的风,司马书终于感觉房子在缓缓下降,最后平稳的落在了,海面上。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司马书不明白这又是几个意思,出海打渔吗?正望着海面发呆,门打开了。
      
      “诶诶诶,夹着了喂!”司马书跟着门一起被拉了过去。
      
      门开了,但是没人,司马书甩了甩被夹红的手臂,走进屋子里。
      
      和刚才不同的是,屋子里的货架空空如也,渣都不剩。
      
      巡视了一圈,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除了一把粗大的鱼竿,和一大箱生肉饵料。
      
      还真要钓鱼不成,按照这鱼竿的状态看,不是鲨鱼也是海豚。
      
      “一年一度的钓鱼大赛开赛啦。”一个很欢快的声音在屋内突然响起。
      
      “幺蛾子。”司马书摇头,走进柜台,坐到可以转圈的椅子上转着听。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天夜幕降临,谁能将鳗防鱼、红斩龟、鹿旗鲨、美海虾、盘龙蟹全部钓起,谁将会获得额外加成,否则将会受到惩罚。奖罚内容根据所钓起的品种数量决定,每个人量身定做,固不广而告之。严禁使用大赛提供之外的任何用品,包括饵料,一经查实,严惩!比赛提供用具都是经多次试验,请放心使用。”
      
      音停,只见空中出现了这五种海洋生物的立体影像。“真丑。”司马书实在忍不住嘟囔了一句,可这些动物都没见过,不会是那种深深深海里的奇怪物种吧,那惩罚算是吃定了。
      
      看向窗外,司马书看到凭空出现了无数的船只和屋子,看样子都是参加比赛的。
      
      从空中出现的三维仿真实物和简介来看,除了那条鹿旗鲨比较大有五米多长之外,其他的身量还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扛起那根足有十厘米粗的鱼竿,丢到门边,司马书回去把鱼饵盒拎了出来,搬了把椅子,放在窗边,搭起鱼竿支架,又移来一个货架,作为鱼竿尾部的受力点。
      
      费力的单手把饵料挂上,司马书将鱼竿甩了出去,只觉得渔轮不停的转动,奔着深海去了。
      
      静候佳音。
      
      其实司马书不是坐不住,只是不太喜欢钓鱼这项运动,也不太能体会其中的乐趣。尽管总能看到有人在小溪小河边挂根鱼竿,人也不在,就那么钓。偶尔还会有人约他去鱼塘里钓鱼,他也懒得去。
      
      钓了没多久,司马书就听到海面传来了此起彼伏的惨叫。
      
      刚刚那个声音响起,“真是搞不懂你们呢,明知故犯。一号,五号,三百八十九号,二百六十七号等二十余人,因携带并使用自制饵料,已得到相应惩罚,并无法参加接下来的比赛,将会有其他人替补上场。”停顿片刻,“你们能在第一波就进入比赛,要珍惜,后面有很多人都等着你们犯规出错好进来比赛呢。”
      
      司马书觉得自己倒是谈不上犯规,不过,能钓满这五条,确实有难度,他没这个自信。
      
      于是等鱼的空闲,便开始琢磨会是什么样的惩罚。
      
      ·
      
      秋熙童幸运的“通”的掉在水中,但还是晕了过去。
      
      说是因为掉落的地方实在太高摔晕的,其实秋熙童是真真的吓晕过去。因为当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他漂在山顶的池水表面。
      
      而秋熙童第一反应是在死海,可他环顾了四周,原来是在一个死火山口中,这里的水,竟也有着和死海一样的特性,人在上面不会下沉。
      
      因为后背朝下,而秋熙童背上又有伤口,这水中盐分还极高,只觉得后背生疼,试图滑到水的边缘。
      
      但水面距离火山口足足三米多高,且光滑无比,没有任何支撑,就算秋熙童有徒手攀爬的能力,那爬出火山口呢,坐滑梯一样滑到下面去吗。
      
      虽然秋熙童非常的不情愿,也知道沿着火山滑下去是一件何等刺激又危险的事情。可眼下实在别无他法。
      
      不过等到他真的爬到了火山口边缘,高耸入云的火山口和地面形成的巨大落差,还是让他腿上一软,险些掉了下去。
      
      尝试了几次,秋熙童都没能把手从火山口上松开,他实在是没这个勇气。
      
      而秋熙童现在处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状态,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干脆狠心,眼睛紧闭,缓缓松开一根手指,想要放手一搏,但接着又死死的抓了回去。
      
      “这从山上滑下去可不是闹着玩的,谁知道这一路下去会遇到什么,万一有树杈,野兽、陷阱之类的,那不就死无葬身之地了,还不如躺在水面上享受生命最后的快乐时光。”秋熙童这样跟自己说。
      
      但是出于男人的尊严,这样的想法又让他觉得无地自容,当初因为恐高,与空军失之交臂,如今又因为这个,爬了一天的山,还从云端摔下来掉进这火山口的水中。
      
      仔细想想,若是没有这火山,司马书他们不是要听到自己的死讯了。
      
      所以秋熙童把本来转回火山口的身体,又转了出去。
      
      “懦夫!”秋熙童骂着,试图可以从内心深处激发出一些勇气来克服恐高。可他还是怂了,在差点松开最后一根手指的时候。
      
      这回真的要完了。
      
      ·
      
      天都要黑了,两个人才把坑挖得差不多,这才将钱星抬进坑中,又费劲的一点点用脚把土填回去,埋好。
      
      累都不算什么,关键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沈海丰都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要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现在好希望有人给他吃蔬菜沙拉。
      
      “车子能开吗?”同样躺在坟旁的陶卫扬问道。
      
      “不清楚,你去试试。”沈海丰说道。
      
      “你去吧,我累都累死,早上到现在没吃什么。”陶卫扬躺在地上不想起来。
      
      “行吧。”沈海丰起身,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行吗?”陶卫扬撑起身子看到他从车上走下来。
      
      “想多了,没钥匙。”沈海丰又躺回了原来的位置,“早知道,我多留几盒蔬菜沙拉了。”
      
      “你觉得,接下来,会轮到谁?”陶卫扬看着天空,幽幽的问出了这个敏感问题。
      
      “不知道,希望不要再有人了。”沈海丰的确这么想,原来他觉得钱很重要,可自从来了这里,才觉得,有钱没命都是特么的空谈,要是活着出去,先出去玩一圈浪个三年再说。
      
      “这么饿着,也不行啊,我去试试,能不能把火点起来。”陶卫扬从草坪上起来,钻进了车子。
      
      过了好一会,陶卫扬喊着,“上来上来,着了!”
      
      沈海丰大惊,几步窜上车,坐在副驾驶,“这么厉害?你懂这个?”
      
      “懂一点。”陶卫扬也不知道要去哪,只觉得应该先离开草坪。
      
      “卧槽,就这还叫懂一点?刚你怎么不早过来弄?”沈海丰看他问道。
      
      “我躺着有点不想动。”陶卫扬咧嘴一笑。
      
      “行吧,行吧,同是天涯沦落人,今朝不与你计较。”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