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野外生存

      秋熙童一拍大腿,看着脸色才有所缓和的司马书,自己真是蠢到家了,为什么方才不打横将他抱起,又不是身体被咬断了。而且他一直没醒,不会也跟自己一直让他大头朝下有关吧。
      
      这么想着,秋熙童将司马书打横抱在怀里,让他左手搭在自己肩上,虽说这样一来,司马书头部肯定不会充血了,但可真不如肩扛来的轻巧。
      
      又走了许久,秋熙童抱着司马书转圈看着,不由得自说自话 ,“迷宫吧这是!”竟然又回到之前的地方了,地上一大滩发臭的粘液和丢在一边的玉米杆证实了他的这个想法。
      
      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秋熙童扯掉一些玉米杆,腾出些空间,铺在地上,将司马书放下,看他的面色有所缓和,呼吸平稳,可就是没有醒过来的意思,不由自主地想到了一件坏事。
      
      确认周围环境目前没有危险,秋熙童觉得自己应该先走一遭。
      
      沿着这条路,一路走过去,将沿途的玉米杆全部折断,也算是做个记号,不然若是回不到这个地方,再想找到司马书可就困难了。
      
      在手掌因为掰断无数玉米杆而伤痕累累之后,秋熙童又一次神奇的回到了原来的地方,而司马书仍然没有醒来。
      
      不会真的变成植物人了吧。
      
      刚刚秋熙童走的路上,玉米杆全都被他折断了,本以为能误打误撞杀出一条血路来,可没想到兜兜转转,却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那就只能用最笨的办法,一点点试。
      
      不知道走了多少遍,秋熙童只觉得手上的伤口越来越深,而他每次都能绕回原来的位置,这可能根本就不是什么玉米地,而是那龘龙的老巢。
      
      接着秋熙童就否定了自己这个荒谬的想法,其实也多了几分自欺欺人的色彩。
      
      轻柔的帮司马书拆开手臂上的布,秋熙童想着从身上再撕一块布下来。
      
      “你说你怎么还不醒啊。”秋熙童嘴里嘀咕着,若是两个人的话,肯定就能轻松好多。
      
      不拆不要紧,一拆吓一跳,司马书手臂断掉的位置,不仅有要愈合的迹象,而且竟然长出了几毫米的新骨头,即便是这几毫米,也非常的明显。
      
      因为当时包扎的时候,秋熙童看过,那里齐齐的断掉,足以见到龘龙的咬合力,这可着实惊到了他。
      
      皱着眉,秋熙童看着他的手臂,又看了看他稍有恢复的面色,“你到底是什么人?”
      
      正常情况下,正常人是绝对长不出的!
      
      不管他是什么人,尽管有些愤世嫉俗,但至少,从未对秋熙童起过歹意,反而有那么一点,好感。
      
      最后其他还是帮他包扎好,再怎么说,他现在也是伤员,虽然没什么医疗条件,但能力范围内,该做的事情还是会做。
      
      又将衣服扯下一块,把自己的手包好。这么一来,秋熙童的正常款上衣,已经变成了半身款。
      
      靠在司马书身边坐下,在龘龙肚子里走了一遭,又忙活了可能是一上午的时间,秋熙童有点累。
      
      天空忽明忽暗,总是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看着身旁难吃的玉米,秋熙童把口袋里放的几根掏了出来,丢到一边,摘了一个新鲜的,难吃就难吃吧,总比饿着肚子强。
      
      硬着头皮啃完了一根,秋熙童就觉得胃里翻江倒海,接着,他就拉肚子了。
      
      没有一张纸,只能用玉米叶来解决问题,对于秋熙童来讲也是史无前例的。
      
      怎么感觉比野外生存还野外生存。
      
      真是不能乱吃,最后秋熙童虚脱的跟司马书并排躺着,本来还在想身边的人和这“混沌”究竟怎么一回事,竟然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是因为感觉到身下的大地在颤抖,接着就听到大片大片玉米杆倒掉的声音。起身去看,就见龘龙蹲踞那里,空气中再一次弥漫着难以忍受的腥臭味。
      
      秋熙童意识到他错了,这才不是龘龙的老巢,而是他的厕所!还真会挑地方,没过多久,随着大地的又一次颤抖,龘龙又一次飞走了。
      
      可明明这玉米地他已经走过很多遍,为什么没看到其他的排泄物,却总是能回到这里,令人费解。
      
      身边的司马书竟然也不翼而飞,还没有到第二天,怎么就消失不见了!情急之下大喊了几声他的名字,万万没想到,竟然有了回应。
      
      醒了?这是秋熙童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伴随着内心的愉悦接踵而至的就是,突然醒来,难道真的说明他就是那个来过一次的人?
      
      “秋熙童,总算走回来了。”司马书惨白着脸笑着说。
      
      看着司马书的笑脸突然出现在面前,秋熙童觉得心脏停跳半拍,不由得稍稍哽咽了一下,虽然心中仍抱有怀疑,可还是情不自禁的挂着笑朝他走去,强装淡定,“你醒了。”
      
      看着他半截的上衣,司马书又看了看自己被包成艺术品一般的手臂,打趣道:“阁下是不是也经常受伤?不然怎能包得如此精美。”
      
      “少来。”秋熙童没好气地说。
      
      “这周围都是玉米地,也没有能吃的,这没熟的玉米吃了就拉肚子,看来只能饿着了。”司马书看着他错愕的表情,笑出了声,好像之前那个面色苍白的人,随着龘龙的离去一同消失不见,“你不会是吃了吧!”
      
      呆愣愣的点头又摇头,秋熙童不想被人看成傻子。
      
      “诶呦,你要我怎么说你好。”这家伙智商税怕是交的太多,司马书说道:“难怪我醒来看你脸色不太好。”“不是,我就不懂了,你究竟怎么坐到连长位置上的?”
      
      “不要质疑我的能力!”秋熙童厉声道。
      
      “好好好,我这刚醒,不跟你打嘴仗。”“我昏睡了多久?”司马书坐在他右边,才注意到他的手也包着布条,难怪衣服那么短了,别说,撕的还挺整齐,挺时尚的。
      
      “两天吧。”秋熙童还以为他醒不过来了。
      
      听他说话的时候,司马书抓起他的手,又撩了撩他的短衣,看似漫不经心地说:“你很有艺术细胞嘛。”
      
      “别打岔。”秋熙童把手从他掌心抽回,眉头微蹙,疼了一下。
      
      “疼吗?怎么弄的?”虽然不易察觉,可司马书还是捕捉到了他的神情。
      
      “你还疼吗?”秋熙童反问。
      
      “不疼了。”司马书笑着摇头,确实不疼了,没什么感觉,反而有点痒,想来是开始恢复了吧,不过心头一惊,不易可见的扫了一眼断臂,上面干净的很,明显是换过了,若是他看到了……
      
      “不疼就好。”秋熙童小声说着,更有点像是自言自语。
      
      警惕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司马书觉得,现在还没到让他知道的时候,若是可以,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
      
      “你……”秋熙童想问他手臂是怎么回事。
      
      “怎么我们一直在这里?”司马书觉得他想要问些什么,故意抢先一步,况且这也是他需要知道的。
      
      “不是,在小岛上的事情你还记得吗?”秋熙童果然被带跑了。
      
      “隐约吧。”司马书也惊讶着他们两个竟然没死,不,是秋熙童竟然没死。
      
      索性秋熙童就把来龙去脉简单的复述了一下。眼下不是之前怎么样,而是接下来要怎么做。
      
      “你是说,龘龙把我们当做粪便拉了出来!”司马书也被这事震惊到了。
      
      “我睁开眼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已经在天堂地狱了呢。”秋熙童点头确认道。
      
      “我说怎么刚刚看到龘龘落在这里,没多久又飞走了。”司马书还觉得奇怪呢。
      
      “可,你没有迷路?这好像是个迷宫,怎么走都会回到这里。”秋熙童甚是疑惑。
      
      “没有啊,我就沿着那倒掉的玉米杆走的。怎么走出去,怎么走回来。”司马书说道。
      
      “不应该呀……”秋熙童怎么走,都是绝对不可能原路返回的,只可能是绕着回到了原点,随后手搭上他的手肘,轻拉了一下,“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来过这里。”
      
      没想到他又会问这个问题,司马书毫不犹豫的开始胡诌,“你说,我老老实实地回答你问题,你却不应我,连你手怎么坏的我都不知道,好歹也是共患难了,连这点小事都不说,还怎么荣辱与共啊。”
      
      “我问你是不是来过!别想抵赖!”秋熙童语气严厉了几分。
      
      此时万分希望发生点什么,因为在他目不转睛的紧盯之下,司马书自觉是躲不过去了,可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司马书还是不想这么早告诉他,“没有。”只能撒谎了。
      
      其实司马书最不愿意撒谎,因为只要谎言开始建立,就要用后边无数的谎言去堆砌,而说到底,谎言终究是个豆腐渣工程,堆多了,总有倒塌的一天。
      
      “是吗?”秋熙童逮住他的眼睛,就不肯松,“你又在撒谎!”
      
      “我没有。”这么多年了,司马书早就过了眼神里能透露出胆怯和谎言的年纪了。
      
      “那你为……”秋熙童话没说完,又被打断。
      
      “我饿了……”司马书突然换了一招,用左手拉着他在肚脐上方的衣襟,轻晃着。
      
      哪会料到他这样不走寻常路,秋熙童愣住,“我没有吃的!我也饿!”有机会再问吧,他嘴硬的很,若不是铁证如山摆在他面前,估计肯定不会承认的。
      
      再说了,如果,那新长的骨头是错觉呢?
      
      摸了摸脖子上的手指,这已经成了司马书最常做的动作,其实也没什么特殊的意味,就是感觉能稍稍安心些,他一定是看到手臂上新长的骨头或是肉了,不然不会在自己刚醒来,就这般咄咄逼问。
      
      “从这里离开才能有吃的。”秋熙童直言。
      
      “那走呗。”司马书歪歪头。
      
      ·
      
      对于走出厨房就是墓地的这件事情,钱星多少还是心有余悸。况且,只一墙之隔,就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墙外阴暗恐怖,墙内明亮破旧。
      
      总之,这不是个好地方。
      
      犹豫之际,钱星的脚还是鬼使神差的迈了出去。但后悔也来不及了,当他想回到那虽旧但至少不阴森的饭店时,那饭店竟消失的无影无踪,前后不过几秒钟的时间。
      
      无奈,钱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走。
      
      对于突然降临的夜晚,钱星心中生疑,想到以往阅鬼片无数,也都是纸上谈兵,一旦付诸行动,就成了霜打的茄子,好在手里有武器。
      
      将斧子和匕首拿在左右,钱星谨慎地步步向前,这地方说是墓地,更像是一片乱坟岗,一个个坟包,从土地上耸起。
      
      有的好些,坟前还立一块木牌,有的干脆什么都没有,还有的坟堆像是被人挖过一样,土渣四散各处,更甚者,还有七零八落的白骨散落一旁。
      
      用力吞咽了一下,钱星试图将恐惧的心情咽到肚子里。
      
      “没事!钱星,你胆子最大!没关系的,区区坟墓算得了什么!小时候火都玩过!为了活着,冲!”钱星不断给自己打了气,还将斧子举过头顶。
      
      闭着眼睛冲了一段路,钱星听到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音后,缓缓把脚收了回来,不敢低头,不用想了,他一定是把骨头踩断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大哥大姐们,我也只是借过,绝对不是有意要打扰你们休息,也绝对不是有意要踩断你们的尸骨,我错了,饶了我吧,千万不要把我收走。”钱星一边念叨一边行了三个近一百八十度的巨大礼。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