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龘龙异变,猎杀开始

      “秋熙童?”沈海丰只瞟了一眼稍显狼狈的人,接着就收回目光,紧盯这只水怪,“司马书呢?”
      
      “他受伤了。”秋熙童指着身后的人说。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司马书跟了上来。
      
      “不是叫你歇着吗!”秋熙童听到声音回头略带责备的说。
      
      “你受伤了?”司马书不理,但看到了周易手臂上的衣服被划开,难怪只说了句话,龘龘就被吸引过去。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水怪吗?还是昨天那小怪物?”周易双手举着那个烤鸡,试图抵挡住龘龘。
      
      “没那么多时间解释了,一会不管发生什么,绝对!不要让他咬到!”司马书语速极快,但也没想出什么好法子,以他们四人势单力薄,也没有合手的武器,根本不是龘龘的对手。
      
      看着瞳孔越来越细,眼睛越来越红的龘龘,司马书预感到它要发起进攻了,不过这段时间,他为什么会一直按耐不动,是在想些什么?
      
      只能试试看了,司马书靠近它,想着若是可以抚摸它,吐出修复师,或许还能有所转机。
      
      但司马书的手刚伸出去,就被秋熙童拉住,“你要引火上身?还嫌事情不够大?”
      
      “若是能让他吐出修复师,我们不就有救了吗?”司马书挣脱开他的手,就在龘龘张开血盆大口的一刹那,碰到了他的身体,缓缓地抚摸着,因为它身形太大,即便动一动,也依然可以摸到。
      
      果然,它真的吐出了光点,只是和司马书想象的不太一样,光点不再泛着透亮的金光,而是被一层薄薄的灰色亮光笼罩着,显得幽暗至极。
      
      “这,不对吧?”秋熙童迟疑了一下,嗓子有点干。
      
      “什么东西?”周易看它长着大嘴,就吐了几个雾蒙蒙的光点,伸手要去碰,被秋熙童拦住了。
      
      手上停顿分神的功夫,龘龘就快速转身,在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情况下,只听得“咔嚓”一声骨头断裂的脆响,直接咬断司马书还接触着它身体的手臂,生生吞了下去,正留下一个短袖的长度。
      
      虽然天色已晚,但血液四溅的一幕还是看的一清二楚,惊呆了在场所有人,都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眼前的巨兽就开始狂吼。
      
      就连被咬的司马书本人都惊的一时间没喊出声。真是打脸。
      
      直到几秒钟后,沈海丰声音颤抖的指着司马书的手臂,结巴地说:“手,手,手,你,你的手臂,没,被,被它吃了!”
      
      缓过神的秋熙童也看到他断掉的手臂,而剩下的那一截,还在止不住的留血,用力将身上的衣服扯开,跟旁边两人说:“你们盯着点这怪兽!”
      
      接着秋熙童快速将创口包好,打了个结,又扯下腰间的皮带用力勒紧,尽快止血,防止失血过多造成休克,以及其他病症的发生。
      
      迷彩绿的布条混着殷红的鲜血很快就被染成黑色。
      
      看了看断掉的右臂,司马书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到底,还,异变,了。”
      
      此刻司马书已经嘴唇发白,本来就白皙的脸庞,此刻更像是抹了粉的鬼,白的吓人。
      
      “我们该走了。”周易盯着正在变小,但身体变粗的怪兽小心提醒道。
      
      秋熙童不顾阻拦抱着他,“司马,你别说话了,别说了。”
      
      但司马书的嘴角依旧在努力的上扬,“你,有机,会救我们……”
      
      看着怀里晕过去的司马书,秋熙童不停地说:“会救你的,会救你的,会救你们的。”
      
      “秋熙童,我们真的该走了。”沈海丰知道他难过,但这是保命要紧啊。
      
      眼看着那怪兽虽然身量在缩小,可头顶的角由从前的圆润变得格外锋利,如两把有层次的多刃匕首般镶在头顶,不断吼叫中,能清楚地看到锋利的倒钩牙齿又排了三排,蓝绿色的皮肤变得暗红,均匀开裂的纹路里清晰可见的橙红色液体在不断流动,浑身上下开始不断有长而尖锐的硬刺冒出,吼声震天响。
      
      可也就晚了这么一步,他们刚逃进树林,就看到周围漂浮着无数细小的闪着五彩斑斓光芒的光点,每个光点不再像是花苞,而像是一颗颗锋利的牙齿,攻击性极强,几个人都被不同程度的划伤。
      
      而伤口的血腥味,刺激着龘龙,狂吼着奔向这边。
      
      “龘龙异变,猎杀开始。”女中音狡狤的声音划破天空,混合着龘龘的嘶吼,强烈的压迫感席卷而来。
      
      “尼玛啊!龘龙是什么东西?就刚那个吗!”周易边跑边问。
      
      而司马书丢掉了一只手臂,背也不是,抬也不是,只能由秋熙童扛起来跑,好在平时负重行军他都有跟,不然一百多斤的人扛在肩上,还要躲避后面怪兽的追杀,真是吃不消。
      
      “你还能坚持吗?”沈海丰看着旁边一点不落的秋熙童问道。
      
      “能。”秋熙童点头。
      
      龘龙虽然因异变身型缩小将近一倍,但依然很庞大,如此一来,即便密林给了他们躲避的条件,可它主动吐出的牙齿光点,依然时刻威胁着几个人。
      
      “想个主意吧,这么跑下去没边的,眼看着天都黑了。”沈海丰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回事。
      
      “注意点,不要再被光点划伤了。”秋熙童提醒着,他要是有办法,早就说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虽然龘龙没有跟的很紧,可不断激增的光点也足以击败他们,况且那龘龙好像在不断增大,四个人身上每多一道伤口,它就增大一些,好似幕后主使一般,现在和刚异变时相比,又大了一些。那些树木在它的横冲直撞下东倒西歪。
      
      几个人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就连被扛在肩上的司马书也伤痕累累。
      
      “停下歇歇吧,既然那什么龙,龘龙没跟得很紧,我们暂时可以只跟这光点作斗争了。”周易有点跑不动了,现在不仅要躲开浓密的树木、时有的荆棘和泥泞的土地,还要躲避随身而行的光点攻击。
      
      虽然秋熙童和沈海丰没有达到体力不支,但也好不到哪里,就同意了。
      
      三个健全人将司马书围在中间,尽可能的用身体帮他挡住一部分的光点攻击。可那光点大小不一,见缝就钻,挡的了大的挡不住小的,司马书身上的伤口仍不断激增。
      
      正常情况下,断臂已经属于三级伤残,本应立刻送去医院手术输血,可眼下没那个条件。但好在,司马书的手臂已经不再出血了,可人依旧处于昏迷状态,没有要清醒的意思。
      
      回头去看,秋熙童不由得替他担心,没了右臂,以后的生活要多么的艰难。
      
      正想着,龘龙也赶了过来,他们身上的伤口顿时猛增,完全挡不住光点的攻击。
      
      人类也真是脆弱,不肖敌人亲自动手,就能被击溃成一滩烂泥。
      
      虽然每道伤口都不深,但是数量堆上去,也足以致命。
      
      此时秋熙童觉得有些头晕,再去看一旁很是瘦弱的周易,只见他已经开始意识不清,有要晕倒的前兆了,“沈海丰,你怎么样?还能撑得住吗?”
      
      沈海丰缓缓点头。
      
      就在他们以为会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到就失血过多一命呜呼的时候,那些光点竟然停止攻击,也不在闪烁着五彩斑斓的光,像没了电一样,闪了几下,落在地面,就在再也不亮了。
      
      “它不攻击了?放弃攻击了?”周易因为不再受伤,想要晕厥的感觉稍有缓和,有气无力的地问。
      
      “我觉得不会。”秋熙童已经领教过刚刚万光齐发的威力了,此时停止攻击,绝对不是因为它放弃了,一定是在蓄力,也不顾自己是不是体力不支,再次扛起司马书。
      
      答应过司马书会保护他,秋熙童就一定要做到,他能做到的也就只有这么一件事了。
      
      “不是吧,老兄,你要干嘛?又要走?”周易看他又把人扛了起来,差点真的晕过去。
      
      “此地不宜久留,龘龙是不会放弃攻击的。”秋熙童说道。
      
      就在两个人犹豫着要不要转移阵地的时候,只听得周围的树齐根断裂的声音,那只龘龙是要把这里夷为平地,让他们插翅难逃。
      
      “太狡猾了。”沈海丰忍不住说:“我们去水边吧,那里有个竹筏,我们四个应该没问题。”
      
      “好。”秋熙童说。
      
      既然走投无路,不管是什么办法总要试一试。
      
      三个人的速度明显没有之前快,但是一根弦紧绷着一直支撑着他们,还算是顺利的借着龘龘毁坏密林的时候,来到了岸边。
      
      但现实就是总要给你重磅一击,那竹筏早就在龘龙的扫荡下粉身碎骨。
      
      “这下完了,我妈之前还让我多回家看看,又不找女朋友,总在外面浪什么浪,这下可好了,浪够了,也特么的回不去了。”看着满身的伤痕,周易彻底丧失了信心,开始准备迎接死亡了。
      
      “你那只烤鸡呢?”沈海丰试图分散大家的注意力,现在身后的树木所剩无几,他们也不想在往哪里跑了,没什么意义,这么宽的水面,对于那只龘龙来讲,渡过去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不过它也是个傻大个,不直接攻击人,却要去踏平树林。
      
      “对啊,我的烤鸡呢。”周易好不容易抓到的,还鸡骨架没吃呢,忘了丢哪还是葬送龙腹了,光顾着逃命,早就想不起来了。
      
      “那你问谁呢。”沈海丰撇嘴。
      
      看着平躺在地上的司马书,若不是能看到微弱的胸腔起伏,秋熙童真以为他命归西天了。
      
      就在岛上80%的树木全部倒下的时候,秋熙童做出一个决定,不管自己是生是死,一定要让司马书活下去,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如此强烈,也没时间追究了。
      
      就近取材,秋熙童找了根粗细刚刚好的木桩,上面还有新鲜的树叶,就被龘龙这么糟蹋了,真是可惜,费尽力气拖了过来。
      
      “你在干什么?你要造船吗?造船带我一个。”沈海丰问道。
      
      “我要把他送走。”秋熙童将木桩推到水边,又将司马书扛起,试图让他可以趴在,圆木桩上,可失去了一只手臂又处在昏迷状态的司马书,根本就呆不住。
      
      “我觉得你还不如直接带他游过去,那木桩给我俩。”沈海丰觉得他此刻的脑子真的是锈逗了。
      
      “好。”秋熙童迅速采纳了建议。
      
      周易也不管晕不晕水了,跟着沈海丰上了木桩。
      
      只是,这么一来二去,浪费了他们最宝贵的逃生时间。
      
      刚下水,就看到已经把小岛上的树林夷为平地的龘龙,以最快的速度奔向这边。
      
      还在吃力倒游拉着司马书的秋熙童,此时再上岸也来不及了。
      
      而刚下水的沈周二人,被龘龙逮个真着。
      
      龘龙抓住看起来虚弱的周易,只轻轻一甩,就从这边丢到了岛中央。
      
      沈海丰管不了那么多了,拼命的打腿在水里游动,想要远离它,可杀红眼的龘龙哪里肯给他这个机会,同样将他甩出好远。
      
      虽然在水里的秋熙童依旧拼命的在向对岸游去,但已经在等待审判的到来,看了眼处在昏迷之中的司马书,“对不起,没能保护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1.
    说起来你们都不信
    我今天走路的时候
    突然一只不明物体撞到了我膝盖的内侧
    吓得我当场惊叫
    最后破案了———是个麻雀
    我尼玛………
    它是怎么飞的呢?还在腿上沾了一小点泥
    吓死人
    是要交好运了么?哈哈哈哈
    2.
    我在网上买了一箱的红色火龙果,个头到不大,味道还不错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上厕所时(大小)都会变红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观察
    要善于观察
    2.断臂已经属于三级伤残,本应立刻送去医院手术输血,——来自网络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