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甜水配辣鱼,还是头一回。

      本着信任龘龘的原则,司马书暂时放松了警惕,哪想到这鱼还有诈。
      
      是真的炸。
      
      两人把鱼烤熟后,司马书等不及先尝了一口,这一口不要紧,本来就口渴的他,说是张嘴可以火烧密林都不为过,直接吐掉,“妈的,辣死了!”
      
      “有这么辣吗?”秋熙童还算能吃辣,虽达不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但也足以让周围人望而生畏。吃到嘴之后,秋熙童才理解什么叫做自以为是自不量力,真特么的辣。
      
      随后秋熙童冲到水边不顾那水干净咸淡,狂饮几口,抹了抹嘴边的水珠,“这水,甜的。”
      
      “是吗?”司马书抱着怀疑的态度,也翘着屁股把头伸进去喝了几口,还真是。
      
      甜水配辣鱼,还是头一回。
      
      “还吃吗?”秋熙童以后再也不要跟别人说自己能吃辣,好在没跟他大吹特吹。
      
      尽管很饿,但司马书被辣怕了,不敢也不想再尝试了,“我还是吃点野菜吧。”
      
      回到火堆边,把那几条鱼丢在一边,谁想到,“轰”的一声,几条鱼竟然炸开,把两人看得目瞪口呆,“这,鱼/雷吗?”
      
      “真鱼/雷。”司马书看着因为鱼的爆炸导致树木开始燃烧,有种不详的预感。
      
      这一炸,也炸醒了本来还在休息的龘龘,只觉得大地又在颤抖,它站了起来,快速的摆动长尾,滚滚浪花向岸上袭来。
      
      更为不妙的是,司马书眼看着他的双眼从幽幽的蓝色变得火红,嘴里还不断的吐出修复师,“不好。”
      
      而秋熙童的注意力都被那烧着的树木吸引,小岛上的树太过茂密,若是一棵燃烧,很容易殃及其他,“怎么了?”
      
      “龘龘眼睛的颜色变了。”司马书盯着它说。
      
      “刚刚不是……”秋熙童仔细回想,“怎么变红了!”
      
      “不好,不好,我们最好赶快离开这里。”司马书说是这样说,但他们是坐着龘龘来到的这里,难道跳进水里?而且说话的功夫眼看着身后的树林烧红了半边天,热浪滚滚袭来,面前又是突然惊醒在眼睛彻底变红之后开始狂暴的龘龘。
      
      所谓的前狼后虎,也不过如此。
      
      滚滚热浪加上大地颤动,两个人很快就招架不住,坐在了地上,而身体周围的修复师数量激增,将他们团团围住。
      
      司马书一时间也搞不清楚龘龘此刻究竟是敌是友。
      
      龘龘快速的转动着身体,即便体型庞大,但也抵挡不住他的灵活。
      
      修复师很快就将二人团团围住,不停的闪着金光。
      
      “它是在保护我们?”秋熙童觉得眼下的情形反馈给他的是这个意思。
      
      “可那辣鱼炸弹却是它给我们的。”司马书轻轻戳走挡在眼前的光点花苞,谁想,戳了一下,那花苞竟然裂开分成两个小的。
      
      “也许,它没有味觉,也不知道那是炸弹啊。”秋熙童解释着。
      
      “但他吐出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炸?”司马书还是不敢相信。
      
      “炸了的是用火烤过的吧?可能跟三文鱼似的,只适合生吃。”秋熙童再次分析。
      
      “静观其变吧。”司马书撇撇嘴。
      
      眼下他们被围在光点中,出也出不去。
      
      没过一会,火势被控制住,光点逐渐散去,聚拢到龘龘身旁,可他的双眼却没有恢复原状。
      
      “你看吧,真的在帮我们。”秋熙童笑道,虽然空气中弥漫着烧焦的味道,但至少火灭了,人活着。
      
      “我不……”司马书话音未落,便瞪大了眼睛,看到龘龘将头转向这边,而聚拢身侧的光点已经毫不犹豫地快速向他们飞来。
      
      不等两人反应,光点结实的撞在他们身上。
      
      两人承受不住被撞飞很远。
      
      司马书撞上一棵大树后跌坐在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而秋熙童还好,只是被撞飞在地,爬了起来,捂着老腰,一瘸一拐的走过去,看到地上一滩红,“你吐血了?!”
      
      抹了下嘴角,本来有点撞晕,司马书听他这么一说,一下子站起来,因为后背被撞的生疼,又滑了下去,绝望和失望从眼睛里流露出来,“这下完了。”
      
      而秋熙童这才想起女中音说的:“不能闻到鲜血,否则它会想要吃人肉,那就要异变了。”
      
      可为时已晚,龘龘已经开始躁动不安,因为地动的频率明显高于之前,方向直指他们。
      
      “我们快离开这里。”秋熙童将他搀起,勉强能走。
      
      “等等,你要去哪?”司马书轻咳,还好不再吐血了。
      
      “先离开这滩血。”既然它会被血吸引,那只有离开,它才不会跟着。
      
      “没用的,它比我们快多了。”两个刚受到重击的伤残人士,纵然没有断胳膊断腿,再快能快到哪里。
      
      而且,龘龘已经来到他们面前,只见它更加鲜红的眼睛,瞳孔不再是圆形,取而代之的细长瞳孔,这让它增加了几分阴险狡诈。
      
      两人知道,逃是逃不掉了,并排站在血迹不远处,司马书的衣服上还有斑斑血迹,而龘龘的血盆大口已经近在咫尺,此时什么异变都是小事,被结束生命才是大事。
      
      当初不是说不会再受皮肉之苦了么,不过也对,吐出来的血,算不得皮肉。
      
      “很高兴认识你。”司马书在最后一刻将秋熙童的手紧紧握在手心。
      
      “我也是。”秋熙童说道。
      
      ·
      
      钱星万万没想到门里门外竟是相差如此大的景象。
      
      外面是热闹的集市,老实说,这种集市他自从上了初中就没再见过了,确切讲,因为学习的缘故,他妈就不会再拉着他四处闲逛,而钱星也不愿意逛,更多的是沉迷于打游戏上网跟同学打篮球。
      
      不过既然这样安排了,那为何不逛上一逛,说不准还能混上几样吃的填饱肚子。
      
      ·
      
      “你看,那边是不是有光?”沈海丰撕下一块烫手的鸡肉说道,指着树林的尽头说道。
      
      “好像,是吧?”周易晃着身子看向那边,“这肉还挺好吃。”
      
      “要不要去看看?说不准其他人在那里。”沈海丰已经站起身。
      
      犹豫一下,周易把不大的烤鸡拿在手里,“那走呗。”顺便踩灭了快要燃尽的火堆。
      
      “快点快点,我感觉有动静。”沈海丰小跑起来。
      
      “哪来的动静啊,幻听吧你!”周易不得不也跟着跑了起来。
      
      火光越来越明显,沈海丰已经不自觉的开始飞奔,“那里着火了!”
      
      “快快快。”周易催促着。
      
      两人一前一后穿梭在树林,幸好离树林的尽头不远,钻出树林,周易看着他们面前的湖泊,原来火光是从对岸发出来的。忽然觉得手臂传来一阵刺痛,低头看去,被树枝刮破的衣服下,有道道血印,还负伤了真是。
      
      “那是?”沈海丰指着对岸龙一样的动物,在吐泡泡。
      
      “尼斯湖水怪?也忒大了点吧。”周易扯了个鸡腿下来,递给他,又扯一个叼在嘴里。
      
      “哪有功夫吃。”但沈海丰还是接过来咬了一口,“我们游过去吧。”
      
      “什么?”周易吃惊,连连摆手,差点把手里的鸡肉甩掉,“不行,不行,我不行的。”
      
      “你不会游泳?”沈海丰狼吞虎咽将鸡肉吞了下去,开始脱衣服。
      
      这湖泊看着不大,他们所在的地方应该是陆地,而那边是小岛,不过看样子小岛也蛮大的,因为那水怪少说也有十米多长。
      
      “我不会。”周易摇头,小时候本来要学游泳,但被教练一脚踹下水之后,就开始晕水了。
      
      “你别激动啊。”看着已经脱的就剩一条内裤,往湖边走去的沈海丰,周易上前拦住他,“你都不知道水有多深,万一里面有食人鱼什么的,你不就死了吗?”
      
      “管不了那么多了。”沈海丰走到湖边,脚伸下去探了探,“嘶~真凉!”
      
      “你,我,你能行吗?”周易有点害怕,沈海丰这么一走,能不能回来都两说,那岂不是就留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他也不想。
      
      “你要下来吗?水有点凉。”沈海丰目测这湖面也就十几米宽,说它是湖还不如说是池塘,大池塘,清澈见底,这可不大好,水太清容易给人错觉,他已经做好了淹死的思想准备,不过只要不出意外,应该不会。
      
      “可……”周易犹豫着走到水边。
      
      看向岸边,沈海丰看到不远处竟然有一个竹筏,大叫,“有了,有了,那里有个竹筏!我们去把它推过来!”
      
      终于下了水,竹筏竟然比沈海丰想象的要快很多,但折腾到了对岸,火已经熄灭,就看到水怪横冲直撞的钻进了树林,若不是及时躲开,差点被他的长尾扫到。
      
      但还是因为地动的厉害,沈海丰摔倒在地。
      
      “卧槽,这史前巨兽吧!”周易也顾不得刚刚是从水上来的,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手,说道。
      
      在刚刚上竹筏之前沈海丰把衣服拿上了,这会一边套一边说:“走走,过去看看,肯定有东西把它吸引了!”
      
      “你等我一下。”周易始终不肯把那烤鸡丢掉,还有鸡骨架没吃呢。
      
      “你不觉得,我们在哪里见过他吗?”沈海丰问道。
      
      “哪里?我可不记得有这么大只的我见过。”周易摇头。
      
      “你看,蓝绿色的,像不像……”沈海丰提醒着。
      
      “不是吧!那个小怪物?”周易惊呼,“这么大个?一天?”
      
      “别喊!”沈海丰过去捂他的嘴。
      
      被捂住嘴的周易疯狂点头后,压低声音,“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因为水怪实在太重,走路的时候,内脏都跟着抖三抖,两人不得不叉开腿,降低重心跟在后面,像两只鸭子似的,还要时刻保持警惕,防止被那长尾扫到。
      
      等到它突然停住,两人这才站稳,从侧面小跑着上前,好在它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前面,不然那对突出的大眼,早就发现身侧的两人。
      
      “大怪物怎么停了?他真的是昨天那一小只?亏我还觉得它挺可爱。”周易忍不住说道。
      
      “小心点。”沈海丰摇头表示不知。
      
      ·
      
      司马书紧闭双眼,没有等来身上传来的痛感,倒是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睁开双眼,此刻他的视线完全被龘龘挡住,但显然,它被这个声音暂时吸引过去。
      
      “你听到有人叫我名字了吗?”司马书话音刚落,又听到一声。
      
      “好像是沈海丰的声音?”秋熙童仔细辨别了一下。
      
      “他怎么来这里了,凑什么热闹啊!”司马书一阵烦躁。
      
      伤的不重的秋熙童,趁着龘龘的注意力被转移,搀扶着司马书悄悄走到一边,隐约看到那边的两个人,应该就是沈海丰他们,“又来两个送死的。”
      
      “你坐在这别动,我去看看。”秋熙童让他靠在树下,尽量远离战场。
      
      “别,危险。”司马书拉住他。
      
      “我不能见死不救。”秋熙童不能让他们再去送死了。
      
      扶着树干,司马书跟着站了起来,刚刚翻滚的五脏六腑应该归位了,现在就是后背的疼痛还在持续,他不能让秋熙童冒这个危险。
      
      而且,倘若龘龘真的异变,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谁都不知道。
      
      强撑着身体,司马书跟在他身后。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