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之境[无限]

作者:子兔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混沌”

    作者有话要说:
    说在前面:
    《混沌之境[无限]》
    于2020.7.6
    晋。江。文。学。城。首发
    如遇盗文,必究。
    子兔毛/文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希望小可爱们喜欢~~~~~~~
    好啦
    开新文拉~~
    预收文——《我做的梦都成真了[娱乐圈]》
    十八线艺人韩禹斌梦到自己成了娱乐圈的当红小生。
    第二天,他就被推上舞台万众瞩目。
    又梦到自己被羊群追不停。
    第二天一早赶通告,就被羊群追了九条街。
    渐渐地,韩禹斌开始害怕夜晚的到来——因为梦境变得越来越离谱:梦里那个受人瞩目的娱乐圈大佬姜炎竟然压他在床上汗涔涔地做运动!
    吓得他三天三夜没敢睡。
    终于熬不住,睡在了沙发上。
    结果第二天睁眼便对上了大佬的那双桃花眼。
    韩禹斌惊叫着抱紧了自己的小枕头,结结巴巴道:“你,你别过来啊!”
    姜炎微微一笑,伸手揽过他的腰:“恐怕不行。”
    看着对方越来越贴近的脸,韩禹斌拼了命把脖子往后面伸。
    谁能一巴掌扇醒我?跪谢!
      黄沙漫天,太阳在云后若隐若现,四周一片荒凉。
      
      “诶,醒醒,醒醒。”
      
      感觉有人在不停地轻推他,司马书缓缓睁开了眼睛,打了个哈欠,还没睡醒就进来了。
      
      只见天空一片灰暗,像要下暴雨的样子,眼前是个瞪着双大眼睛略显惊恐的女生,看样子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或者更小。
      
      稍有清醒,司马书开口问道:“你是?”
      
      话说参加了数不清次数的“混沌”,司马书还是第一次一睁眼就碰到女生。
      
      系统改革了么?那不知道会有什么人从睡梦中被拽过来了。
      
      “我,你是?”女生反问。
      
      “司马书。”说着司马书站起来拍拍身上沾的尘土,这周围一片荒芜,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我,我叫舒韩。”听了他的名字,女生声音颤抖着说。
      
      略微打量下这个光听声音就知道已经慌得不行的女生,司马书摇摇头,这样可不行。
      
      在这里,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活下去。
      
      被“混沌”选中的人,有一大批都不会活着走出这里,而活着走出去的人,会获得一笔十万元的奖励,但即便是这样,也有人无福消受。
      
      毕竟看惯了生死,司马书虽然表示同情,但也只简单的“嗯”了一声,便向东走去。
      
      “我能跟着你吗?”舒韩追了上去跟他保持一臂的距离。
      
      司马书回头看一眼这个还穿着水粉色轻薄睡衣的大眼睛女孩,“随你。”
      
      现在司马书要想办法找到水源,或者是任何看起来跟着地方格格不入的东西。
      
      在“混沌”之中,除了被拉进来之前身上随机的衣物,其他任何东西都不可以外带,毕竟带了也用不上。
      
      而舒韩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立刻踏着拖鞋小跑着跟了上去,在他身边一刻不停地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好吓人啊!”“我刚醒的时候还以为我是在做梦,这么真实。”“我是在做梦吗?”
      
      接着舒韩拧了一下胳膊,“啊!好疼。”“不是做梦。”“你要去哪?”“你对这里很熟么?”“为什么你穿得这么整齐?”“我能拉着你吗?”“我有点害怕。”说罢伸出手想要拽着司马书的手臂。
      
      感到手臂被拉住,司马书回过头,正对上她水汪汪的眼睛,楚楚可怜,但他不习惯别人拉着他,把手臂抽出来后说:“自己走。”
      
      “哦。”“不好意思啊。”“我一紧张,话就多,那,那我就跟在你后面,你就当我是空气。”“不过,你往哪里走啊?”“这,这么阴森的天气,不是要下暴雨吧?”“你看着贫瘠的土地,都干出裂纹了,不会是沙漠吧?”“这里到底是哪啊?”“为什么我们会来这里?”
      
      身旁跟着只叽叽喳喳的麻雀真是吵,司马书忽然一个急刹车。舒韩就撞到了他的背上,“你干嘛?”
      
      “你能不能不要说话?”司马书面无表情地说,他平时跟女生接触的不多,没想到遇到一个就是个话唠,也理解她是紧张,但跟紧就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可,可我紧张。”舒韩委屈道。
      
      “那你小点声,别打扰我。”司马书说完,她的声音果然小了许多。
      
      而后两人站在离出发地不远处的小山包上,司马书四下查看,身旁的舒韩还在跟蚊子似的小声囔囔着。
      
      但司马书目光所及,仍是一片干涸的土地,若是在这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前,找不到,就惨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舒韩把手举到司马书面前小声说。
      
      “什么?”司马书把视线越过她说道。
      
      “你在找什么?”舒韩问。
      
      “水或者其他东西。”司马书回答她。
      
      “那这里是什么地方?”舒韩继续问。
      
      “你的一个问题问完了。”司马书继续张望,现在这时候,应该还会有其他人来,只是他们都在哪里,什么时候被拉进来,就不好说了。
      
      通常司马书都是第一批进来,到底什么原理,他一直都没搞明白,也许是因为“混沌”是他开启的缘故吧。
      但进来的人应该不会立刻死亡,而且若是有人死亡,会提示。
      只是这“混沌”之中变化莫测,毫无规律可言,这荒芜的地方可能瞬息就变为绿洲,让人摸不着头脑。
      
      眼下这地面干涸成这样,断不会有地下水了,就只能祈求快点下雨。
      
      换了思路,司马书很快找到一个可以避雨的土坡下,虽然看上去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但没有别的地方可以躲避,只能暂时站在下面,等雨来。
      
      这次出场便没有提示,看来又是一场恶战。
      
      根据司马书以往的经验,开局遇荒漠,就是极其不好的开端。
      上一次遇到是什么时候,司马书记不清了,大概是几年前吧,本以为是改革了不会遇到,看来还是他想的太简单。
      
      下意识地摸了摸颈间垂着的极罕见手形玉坠,司马书看着一直在他面前徘徊踱步几次都欲言又止的舒韩,乎的听到一阵巨响,似是雷声。
      
      而舒韩像是被这一声震天响吓出了勇气,虽然略显惊慌但很是恼怒的站到他面前,手叉着腰,开始质问他,“你等在这里干嘛!为什么不走了?”
      
      “等雨。”司马书淡淡地说。
      
      哪想到舒韩突然大吼,“等哪门子雨,你这是坐以待毙!神经病。”语闭后停顿半刻,“你不走我走!”接着头也不回地离开。
      
      “你别乱走。”司马书说着要去拦她,但被她躲开了。摇摇头,没再去理会,反正一会她肯定会回来。
      
      主要是司马书脑中正不断闪现上次开局是荒野那次,他是怎么遍体鳞伤险胜的。
      
      纵然司马书有不死之身,也总能恢复如初,可伤口恢复的时间却丝毫不快,那次直到他下一次被拉进“混沌”都未褪去的痛和清晰可见的伤口,终是不想经历第二次。
      
      琢磨了一会,果然看到舒韩忙不迭地跑了回来,“我,我还是跟着你吧,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就变得特别愤怒,那边太吓人了,都是骷髅。”
      
      “嗯。”司马书也不介意,这地方确实会有扰人心智的本领。
      
      “我们不会是来到什么消失的古国了吧,不然怎么那么多头颅和尸骸,这也就在电视上能见到。”舒韩下意识地向司马书身边靠去。
      
      “你多想了。”司马书闪开一寸,用力踩了踩干裂开的地面,飘起一层裹着黄沙的烟附在黑皮靴表面,地是实心的。
      
      自从刚刚一声闷雷过后,天空便安静了下来,没有风没有水,毫无波澜。
      
      暴风雨前的宁静。
      
      两人在伸出的土坡下,等了许久也未见雨滴。
      
      不知道为什么,司马书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正琢磨的功夫,两侧突然竖起悬崖峭壁,司马书刚要离开,感到一阵地动山摇,眼看着头顶上的土坡就要坍塌。
      
      反应速度极快的司马书迅速将舒韩拉了过来,接着天空就传来一阵疾风暴雨轰鸣声,但并没感觉有雨。
      
      紧接着就听到舒韩在一旁尖叫,“快看,快看!”
      
      顺着舒韩的手指,司马书看到不远处黑压压的一片,暗叫不妙。
      
      这哪里是什么雷霆暴雨,分明是远处狂奔而来的牛群。
      
      而此时司马书才注意到,不知何时,他们所在的地方已变化成山谷,除去刚刚躲雨的地方伸出一些,根本就是陡峭的有些风化的山崖。
      
      随着震动不断靠近,两侧的崖壁已经开始掉落石块,而刚刚的土坡早已淹没在脚下干涸的黄土之中。
      
      眼下四周除了光秃秃随时可能掉落石块土块的陡崖外,没有任何一个地方能让他们暂时躲避这突如其来的牛群。
      
      而且一旁的舒韩早就不淡定的大喊大叫起来,司马书不由得眉头紧锁。
      
      目测牛群奔袭到这里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要是再找不到躲避的地方,就只能靠崖而立。
      
      虽说仍有几率会被卷进牛群踩踏致死,但至少要试试。踌躇之际,一块落石跌落,砸到司马书的右肩,钻心的疼痛直接涌入大脑。
      
      在看到石块掉落后,舒韩话已出口,可还是没来得及。
      
      与此同时,一个刺耳的怪音从空中传来,“李颀、李耳两人,因未躲过疯狂的牛群,惨死牛蹄之下,特此告知。”
      
      “这就开始了。”司马书低声说了句。
      
      “什么!”“真的有人死么?为什么这么快!怎么会这样?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我都还没准备好!为什么会有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我这辈子都没想过会有人被牛踩死!”舒韩惊慌失措,一下子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早忘了司马书已经受伤的事情,呆愣在峡谷中间。
    插入书签 



    混沌之境[无限]
    没有比长生不老更让人郁闷的事了



    和我黑的影帝HE了[娱乐圈]
    跨界恋爱有点甜



    我的手机男友
    被手机拿下的滋味,有点美妙??



    搞到了NPC大佬
    NPC的最深套路



    穿到古代去追星
    妈呀,我夫君是韦青!



    七秒兔子也深情
    你可知,我一直在寻你?



    百亿玩家之大冒险
    凉凉人生两重天,好事多磨命归天



    食人鹰[末世]
    如果这个世界,人类不再是主宰,有没有想过该是怎样的处境??



    小透明的追星之路
    追星你想要什么结果??



    撞了总裁的车之后
    你想要什么样的爱情?就这样的?



    可笑的孽爱
    足够虐,足够匪夷所思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