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零九

      对于邵早来说,女儿失踪的这一天是焦虑而魔幻的,她见到了自称为未来人的人,握着她难以想象的技术。
      她也帮着他,完成了一份女儿的高中作业。
      
      “你不会给黎黎考成倒数第一吧?”深夜时分,邵早忧心忡忡。
      “您快去睡觉吧。”星微仍在看生物作业,眉毛都快要打结了,理化还好,这玩意儿对他来说是全然超出认识的东西。
      
      他记忆里的生物,实在太过稀少,而且是麻烦的代名词,至于人类历史上的生物,于他而言,只是地下城深处的一个种质库罢了。
      他不知道那该怎么用,有什么用,只是因为心头一点不安,容忍它存在着耗费对他而言无比珍贵的能源。
      
      邵早去睡了,星微又翻看了很久的生物书,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庞大的世界,对他睁开了一只眼。
      
      调频97.2MHz依然毫无动静,他叹息一声,说:“你生活在一个很烦恼,但也很棒的世界。”
      
      *
      
      回到原点,邵黎先洗漱过,倒头昏天黑地睡了一觉,起了就翻了地,把黄瓜、番茄和甜椒的幼苗种定植进土壤里。
      
      大豆苗和玉米苗也大多抽出了两片叶,绿油油嫩生生的,十分可爱。
      可惜不能吃了。
      没豆芽可吃的邵黎还遗憾了一下,但是很期待它们长大结出豆子!
      
      绿的毛豆就可以简单盐水一煮了,黄豆还要想想办法,弄出一套侍弄豆子的工具来,至于点豆腐的卤水,那就好找了。
      
      邵黎想的很快乐,也很远,忙碌让她身心俱疲,也让她逃避了内心的负面与无穷的自我质问,一个人而没有网、无可倾诉的时间也变得愉悦起来。
      
      她手动推着水球搬上缓坡滚下去,将湖水搬到天幕上,点击释放蓄水,然后给农田定向降了一场雨。
      雨幕落下的时候,让她轻易欣喜,看着小苗在雨水中绿意分明,嘴角不由得翘起。
      
      期待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片刻雨停。
      “忙完啦!”邵黎伸了个懒腰,望着深褐色土壤上的点点生机勃勃的绿意,长叹一口气,毫无形象地就地坐在了田垄上。
      
      原点的半径大概是十米,从原点延伸出来到沃土边缘是三十米,地块其实很大,有足足三亩半的可耕种面积,大豆和玉米占了不足半亩,黄瓜之类也就百来平。
      邵黎双手沾满尘土,拨弄了一下细弱的玉米苗,想起了种质库里还有一些种子,于是一并每种提了一部分出来。
      
      主粮的作物她当然没种过,但没见过猪跑,她也吃过猪肉,多少在农业频道看过一些田里的大场面。
      稻子她辩识不出具体品种,不过一般要用水田种,比较麻烦,她拿着种子,犹豫一下,还是决定种种试试,无非是先育苗,再扦插,总有办法。
      小麦同样不知道是哪一种,不过为了产量和品质,只保留一种的话,应该是冬小麦,而无论哪一种,都是直接播种。
      
      棉麻于邵黎而言,都是种一波玩玩的,她既不会弹棉花,也不会侍弄麻料,有种子,不走空,仅此而已。
      棉花和亚麻都是直接播种,她只取了很少的一部分,用来做实验。
      
      甘蔗和甜菜,一南一北,也就是现在有天幕这个调节温度的利器,可以把它们塞到一片土壤上。
      邵黎只知道要用蔗芽直接种甘蔗,种子她不知道怎么弄,她甚至都不知道甘蔗其实能够开花结实,于是看着那极小的颖果,各取很少一部分,一半直接播,一半浸在水里等发芽。
      甜菜于邵黎而言很陌生,看着那皱巴巴的种子,她同样一半扔土里,一半浸水中。
      
      苹果、橙子这两样水果,属于种了也一时半会儿吃不上的,比起一年生的庄稼和蔬菜,那还有的等,邵黎只见过树苗培植和嫁接,只各取几十粒随便用水一泡,期待可以但凡发出一棵芽。
      
      红薯和土豆这种吃地下块茎的,一般也都是种块种植,红薯也可以茎蔓扦插,发芽率高,种子中的话发芽率低、易变异还种植周期长,哪哪都不好。
      可是邵黎只有种子,也就随便安排两块田种了。
      
      希望能发芽吧,据说红薯叶和嫩茎还挺好吃的,可以接替豆芽的位置。
      
      这些都忙完过去,她的日记已经记到了Day8,而旧的能源块已经用完,全靠她补了库存,营养液在豆芽的补充下也消耗掉了一半。
      
      邵黎嘴里寡淡得很,极其渴望富含脂肪与碳水,人造香辛料丰富并盐度超标的垃圾食品。
      啊啊啊啊啊她想吃辣条!想吃蛋糕!想吃冰淇淋!想喝肥宅快乐水!甚至超过了想邵女士,因为邵女士看她吃垃圾食品是要皱眉头的。
      
      邵黎在铺了厚厚软质材料的地上打着滚,忽然下腹一热,就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想念垃圾食品了。
      
      去了趟卫生间,喝了两杯热水之后,邵黎苍白着一张脸蜷缩着,把单间温度上调到25摄氏度,抱起了手机。
      好了,她又想邵女士了。
      在这种日子,邵女士都会给她熬甜甜的热粥暖胃和安慰心情,炖肉汤炒猪血熘肝尖给她补铁。
      
      现在她什么都没有。
      就很难过,特别难过。
      
      邵黎看着手机里邵女士的照片,想为什么邵女士对她真的很好。
      可是因为仿佛被彻底忽略存在的校园环境,和时常莫名压抑到极点的情绪,她总是会在心里迁怒一直陪着她的人。
      她当然不会窝里横似的发泄,只是一直憋闷在心里,无法敞开心扉去对邵女士表达自己的想法。
      
      有的时候,她甚至想,如果她不存在就好了。
      于是她就心想事成,真的不存在于邵女士身边了。
      
      邵黎蓦然一怔。
      是了,她对Ta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还不止一次,所以,她是许愿成功,迎来了自己的仙女教母和南瓜车么?
      
      那到什么时候,魔法时间才会结束呢?
      
      邵黎漫无目的地翻着无法联网的手机,本地音乐她这阵子已经听烂了,连手机铃声都没有放过。高三忙碌,从前闲时用来消遣的晋江文学城也卸载掉了。
      储存最多的东西竟然是高考的复习资料,PDF的教材,Word存的语文背诵,英语单词短语,数学知识点物理公式化学方程式和大段大段的生物考点。
      
      她的学习方法就是死记硬背,题海战术,奈何脑子实在不够用,难题常常不会做,遇见一道新鲜一点的题型,就会被出题老师带进沟里。
      再不想用“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参差不齐就选B”这样的流行选择题答法,纠结到极点的时候还是会用的。
      
      竟比纠结不出凭感觉、凭印象选一个的正确率高上一筹。
      
      而且就算她努力,也没有那些看上去每天玩玩闹闹,或者有很多课外活动与特长的人成绩优秀,就很难过。
      他们也都不理她,就连待人最亲和的班长,都忘记过她的名字。
      
      邵黎回想着那些酸涩,看手机。
      许久没背了,她看着这些东西甚至觉得新鲜,新鲜过了就是熟悉的困倦感。
      她没再逼着自己继续清醒,上下眼皮一开始打架,就顺从地闭上眼睛睡了,并觉得很有成就感。
      
      醒来之后,邵黎觉得稍微舒服了一点点,但还是不想动弹,只捂着肚子出去像巡视领地那样看了看苗,嗅了嗅新鲜的植物气息,又视察了一下各类种子的发芽情况,就回去接着躺着了。
      
      就算在合适温湿度、酸碱度与充足光照之下,配合优选过的基因,植物发育迅速,距离吃上那些东西的时间也得按月计,而且她还得思考授粉的问题。
      所以,那个被她当种子盒用的营养液提取机怎么修理,也得提上日程了。
      
      真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邵黎叹息一声,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团,又检查过一次手机,把那个生存程序也翻了个底掉,地下与地上的地图都看过之后,点进了收音机。
      
      调频97.2MHz,收获寂寞。
      她觉得揪心,索性接着胡乱调,毕竟当初对接上Ta的电波,就是胡乱调出来的。
      
      屏幕中央一个数字,短线绕着它构成一个圈,小小的三角箭头沉在上方,随着大拇指的滑动,在圈上定向游走。
      数字零点一零点一地跳着,去往了108MHz往上,一个没有触及到过的甚高频波领域。
      
      邵黎起了好奇心,索性一直往上调,调到300MHz的极限,又感到了绝望。
      仿佛这原点之中,这星空之下,这茫茫寰宇的一隅,只剩下孤零零一个她。
      
      她忽然感到了窒息,什么东西深入她的胸腔,攥住了她悸动的心脏,呼吸逐渐急促加重,一片寂静之中清晰可闻。
      像平静无波的水面之上,落下一片羽,也荡起了无穷无尽的涟漪。
      
      Ta,是怎么碰到她的?
      是寂寞了多久?
      
      他们的相遇,是时间与空间叠合之中,一个多么渺茫的可能。
      是何等的幸运?
      
      那才是她真正的魔法时间,邵黎鼻头一酸,眼角都有一点湿润。
      她想,为什么幸运不能再来一次,愿望稀里糊涂地成真,魔法时间就回不来了呢?
      
      指尖拨动,调频突破了300MHz的最高点,回到了30MHz的最低点,依然会有电流声,也依然会有每一次期待的落空。
      
      邵黎忽然就不想再尝试了。
      期待什么?奢望什么?好彻底迎来绝望么?
      
      手机屏幕显示,调频32.4MHz。
      邵黎眨了眨眼,“滋啦”几声电流后,是一些奇怪的声响,钝钝的,拖沓得她难受,却不是寂静。
      邵黎连忙开了录音,企图捕捉到那一鳞半爪的痕迹,不至一逝去就没了踪影。
      
      然而那声音持续了下去。
      邵黎忽然就想起了她在茫茫的电波中遇到Ta的那一次,也是声音很奇怪,是紧迫得她头皮发炸的。
      她眨一眨眼,脑海中飞快计算了一道简单的乘法算术题。
      
      32.4乘3,等于97.2。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请假,忙三次,后天可能也请,更新隔壁,我尽量写吧,感谢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