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零八

        早晚一调频,还是嘛也听不清。
      以这个星球的日程计算,其实已经是第6天了,啊,我希望我能回来。>
      
      邵黎清空了最后的豆芽,纠结良久,还是煮了一两盐水黄豆当小零食,聊解嘴的寂寞。
      能源块的矿藏所在地当然有记录,可太远,还不会使用任何交通工具的她怀疑自己要一天以上才能打个来回,还得看路况。
      
      对着手机地图纠结良久,邵黎还是下到了地下城大厅,拾掇出那些看上去像交通工具的东西。
      反正都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没一个长轮的,当然出去也没什么正经路可以跑带轮的车。
      
      临出门,邵黎还是把那块大山东煎饼似的飞行器带上了,感觉比起叫什么器,它叫飞毯更合适。
      可是别说引擎,连启动开关都没有,逗谁玩儿呢?
      
      邵黎把它拎起来卷卷,塞进了背包里带着,至于背包,也是她临时用柔软的什么材料绑起来的。
      她也在随便一个隔间,用那材料垫着,勉强算作一张床,不至于睡得那么难受。
      说来她睡衣一直没换,顶多外面套一身或者半身防护服,说来,她仍不知生理期来了该怎么办。
      算算日子,也没几天了。
      
      这都是些什么事儿啊!
      邵黎撇撇嘴嫌弃着,看了看苗,地上的豆芽都发起来了,蔬菜的苗也长得挺快,如果她平安回来,就能移栽了。
      
      应该能回来吧。
      毕竟Ta一直以来也是这么过的。
      只是,Ta现下在哪里啊?
      
      邵黎唏嘘叹息着,走出了天幕,尝试着把飞行器展开铺在地上,鼓起勇气站上去。
      一动不动。
      行。
      
      她放弃了,倒是踩着飞行器,右脚一蹬,利索地一下子滑到天幕边缘,然后收了神通,开始徒步地远足。
      
      除了天幕下面那点土地与沙,这四周的环境都是风化剥离的石灰岩山。
      沟壑里是色彩缤纷的水,勾连成庞大的水系图卷,山石的缝隙藏有一些很纯的矿物,也生长出珊瑚般的生物。
      
      陌生的事物邵黎一律不靠近,照着生存程序地图的提示,翻山越岭。
      她偶尔也会发觉一些大大小小的零散足迹,有新的,有模糊的,大多落在水系的岸边上。
      
      虽然说好奇心害死猫,但她还是很想看看那种生物真正的模样,怎么走路,才能走出只有一个足印的新奇形态?
      只有一只脚在蹦哒么?
      那这也太能跳了一点趴。
      
      至晚,邵黎才从石灰岩的群山翻过去,过度成茫茫沙漠,防护服里不知冷热。她走累了,在一个湛蓝色的湖泊旁歇下来,看着水岸边上和砂石混在一起的蓝色晶体和白色粉末,一怔。
      硫酸铜,波尔多液,熟石灰,一连串的概念敲着她的脑袋。
      虽然她没有葡萄可种也不需要杀虫剂,但是石灰是有用的东西诶,她能用混凝土砌个池子储水了,取之不尽的石灰岩呢。
      
      游泳!养鱼!
      
      旋即她又感到了丧气。
      就她那个干活的速度,等石灰烧好混凝土拌好地挖好池子砌成,那得折腾到哪个猴年马月去?
      使用工具促进人类文明发展,她不会,她明明穿越到了未来,活得却像个原始人。
      
      而沙地再往深处走,就没什么水了,但见满天沙尘勾勒出狂风的痕迹,满目荒芜之下,邵黎也意识到了这颗星球有多么贫瘠。
      天幕之下不止是孤岛,还是一个挺丰饶的孤岛,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前人肥地,后人不会种树。
      
      个笨蛋!
      邵黎暗戳戳地吐槽一句,眼看天色已昏昏,拿起手机看了眼方位,发觉已经不远了。
      
      她翻过了最后一道沙丘,看到了黄沙覆盖着什么,掠走了一切光亮,沉黑一片,踩上去是坚实的。
      是“天幕”。
      
      PH15627上,不止一座孤岛。
      邵黎愣怔一下,看向手机。
      「你发现了一座能源块矿藏」
      
      这是矿藏?
      天幕上有个生生凿开的洞,一根绳子掉下去,她往下看了看,抓着绳子跳了进去。
      
      一松手,她跌进了黄沙里,没有气垫的支撑,让摔落颇为疼痛,还好这边的天幕并不是很高,而且有防护服垫着,邵黎轻嘶着,从地上爬起来,仰头看到了满覆黄沙,仿佛被阴云覆盖的天幕,感到了压抑。
      
      无数交联的管道掩埋沙土间,她抬头一望,一座方形的小屋子静默地矗在那里。
      
      她走过去,深厚的沙令她步履维艰,每一下迈步都很艰难,于是她走到管道上,并猜测这个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小屋子材质和原点大抵是一致的,邵黎推开门,看到了类似于一个类似于锅炉,也像什么反应器的东西。
      那些错综复杂的管道,最终都汇聚到了这里。
      「你发现了水源采集器」
      
      而那之下,坐着一具干枯的人。
      
      邵黎被吓了一跳,心脏怦怦不停,头皮都要炸了,许久,才沉下心去看那具遗体。
      其实挺像干尸,楼兰美人的那种,可能因为这颗星球没有分解者吧,她保存了骨骼上的皮肉,只是水分都蒸走了,一把头发是发白的,衣服空荡荡挂着,也很干很脆弱。
      依稀能辩识出那是个女人,但看不出她在这里坐了多少年。
      
      这里触发了语音,依然是电子声,Ta说:“她是我唯一的同类,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以为她是我的——”
      最后的词汇,Ta的语气格外轻且柔软:“妈妈。”
      是一个婴孩最容易发出的声音。
      
      邵黎一下心酸,格外地想念邵女士,却不敢深入地去想她现在在做什么,想什么,是否因丢了女儿而感到难过,亦或少了个人照顾,身上的负累究竟是松快些许?
      她走过去,对她恭恭敬敬鞠了一躬,然后绕过她仰头看水源采集器。
      
      这东西挺陈旧的,裹了厚厚的尘埃,不知年岁几许,没有运作。
      
      她绕过采集器,倒是发现了一个暗道,黝黑深沉,应该是通往地底。
      游走灯照亮着,她沿旋梯走了下去。
      
      一层是住人的地方,按功能分出卧室、盥洗室、起居室、工作间和仓储,没有厨房,仓储也只有仪器设备,但是比原点那种布置更有人情味。
      邵黎在工作间的桌子上,看到了一封刻在金属板上的信。
      
      『致后来者:
      很遗憾我无法坚持,也探求不到生存的方法,我不知道文明的模拟缺失了哪一环,交给你了。
      如果有。
      ——尘Time404』
      
      “尘”应该是她的名字,那么,Ta的名字会是什么呢?
      Ta又是怎么诞生的呢?
      
      她想把这封信带走,最后还是放弃,环视了一圈工作间里早就停止运行的仪器,不敢贸然查看,转身离开。
      倒是起居室的柜子里存放了很多衣服,看上去都是崭新的,邵黎估量了一下柔韧度,只拿了两身。
      总算是不用穿睡衣了。
      
      就是这个审美,感觉可以用没有审美来形容。
      实用主义占领一切。
      
      而这个时代的女人也没有解决生理期烦恼,该来的还是要来,所以邵黎也找到了类似于卫生巾的东西,倒是意外收获。
      
      下第二层的时候,邵黎下意识回头看了看。
      人类,真的只剩下这些遗珠了么?
      
      她忽然就很难过,叹息一声,接着往下走了。
      路径很深,一开始是金属撑着墙,再往下就是冷硬的岩石,且越来越窄,直到最底下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时候,邵黎看到了嵌在深黑石块中的纯白脉络。
      而脉络汇聚成墙壁上通透的矿石,游走灯的照耀下,它们仿佛在生长。
      
      物质探测仪解析出来的,是一串邵黎看不懂的文字。
      她按着手机的指导,用这里遗留的特定工具切割了十几单位的能源块下来,扔进背包。
      
      怪不得能源块储量不足,是因为每一次只能收割这么多。
      每十几天来回折腾一天一夜?
      邵黎觉得太浪费时间了点,并再次后悔没有好好学习物理,虽然,那些东西学透了高中物理也不一定会用吧。
      
      与遗骸为伴,让邵黎有点恐惧,虽然很疲惫,但她还是决定坐一会儿就连夜赶回去。
      
      爬上去看到那么庞大的水提取设备之后,邵黎有些疑惑。
      虽然石灰岩山的地带离这里有些距离,但引水过来也不是很艰难,总比这样要好很多。
      
      她揣着疑惑,走上了回家的路。
      家?
      好像又算不上一个家。
      
      这世界真的好大,她想妈妈了。
      
      *
      
      “我看你调试了这么久了,能联系上黎黎么?”邵早看着星微折腾那个旧收音机,困倦地打了个哈欠。
      
      “需要特定的频率才行,我调到了,她没有调到,我们就无法对接上。”星微叹息一声,放下了手头的活,拿起了邵黎的作业。
      他还要替她上学。
      
      “她知不知道那个频率?”邵早忧虑重重,“她不是以前就联系到过你么?”
      
      “是。”星微摊开了语文模拟卷,“但她用的是这边的频率,而不是那边的,两边有着时间维度的差异,总之……”
      他颇为艰难地说出了结论:“她要碰碰运气,调到一个以前从未调到过的频率才行。”
      
      “所以?”邵早站了起来,目光想杀人。
      星微对此一无所知,还在努力揣测着:“邵黎孤独而百无聊赖的时候,就会反复做一些无效的事打发时间,还是有很大可能的吧……这句话表达了什么感情思想?我又不是作者,我想不出来啊。”
      他对着大阅读题皱眉头。
      
      邵早知道杀了他也没用,这一夜已经让她世界观崩塌成渣,不知怎么对待眼前这个弄丢了自己女儿的不速之客才好。
      她只能盲目乐观地期待着。
      最后叹息一声,幽幽说道:“这种题啊,一般而言,作者也不知道。”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更补昨天,今晚九点或十二点应该还有一更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