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荒星种田

作者:城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零六

      邵早将门拉开一个不大的角度,端着盘子单手,脸上的褶皱加深,眼睛、眉、嘴角,弧度都是柔和的。
      “邵黎”看着她叫做微笑的表情,也觉得情绪变得愉悦,笑一下,却尽量压着脚步走过去。
      
      亲子,是过于亲密的,他没有体验过的情绪。
      明知道伪装盒功能强大,能修饰他在别人眼底的形象,看起来不会有分毫破绽,但站在邵黎的妈妈面前,他还是感到慌张。
      
      用牙签吃着甜脆的梨子,“邵黎”抬起头看着邵早,注视着她眼角的细纹,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妈妈,我可以去住校么?”
      又补充:“可以更有效利用时间,学习比较紧张。”
      
      “我长大了,妈妈却老了,岁月在她脸上留下痕迹,我不敢注视她太久,会愧疚,也会难过。”
      寂寞的夜晚里,邵黎这样对他倾诉。
      他没有妈妈,他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情绪,他只是一直安静地听着,试图去体味出一星半点的,属于人类的感觉。
      
      他并不知道人类该是什么模样的。
      
      而真的站到这里,体验到了人与人之间的接触,他却很想逃避,目光不受控制地躲开。
      邵黎的不敢注视,大概与他现在这种感觉有相通之处吧。
      
      邵黎妈妈眼底的情绪那样复杂,他看不懂,下意识觉得心中窝着。
      也许是难过又愧疚,也许还有些别的什么。
      
      他想起了早上那一份温热的食物,嗅起来很舒服,内容物复杂,口感复杂又奇妙,他很生疏地咀嚼和吞咽,只觉得那是从未有过的美好。
      温温的粥下肚,是格外熨帖的,抚慰了他来到这个陌生世界的、要扮成另一个人的慌乱情绪。
      
      可惜那份热粥不属于他,眼前的“妈妈”也不属于他。
      真正的邵黎正在面对那半成品的程序,面对一堆滚来滚去总是骚扰他的邻居,和他从前无知,现在回想一下只觉得乏味无比的营养液。
      比起这个世界,那里简直糟糕透顶,他无法想象她要怎么在那上面生存。
      
      剩余的能源块只能用160h。
      若这个世界的后天凌晨前他依然联系不到邵黎,能源块耗尽而得不到及时补充,她会直面宇宙射线的伤害,就算穿上防护服,剩余的营养液也只能维持很短一段时间。
      
      他已经不知道心中是什么情绪了。
      
      尤其是看着眼前的成年女性,原本微微弯起的眼尾和唇角一点点拉平的时候,他的心颤得厉害。
      她在难过,甚至惊疑不定。
      
      “邵黎”看出来了不对,惊得微微睁大眼睛,往后退了一步。
      旋即他反应过来,自己的反应错了,可是已经来不及。
      
      “啪!”
      装了削皮切块的梨的盘子摔到地上,它很结实,没有碎,迸溅一地的是梨和梨汁。
      
      “你是谁?”邵黎妈妈微微瞪大一双眼。
      
      “邵黎”全然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暴露,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一脸愕然,脑中还是竭力想着该怎么掩饰自己,想了很久,决定放弃。
      他不知道除了坦白之外,他还可以说什么。
      
      “星微。”
      他说,抬手从领子上取了什么东西下来,扔在地上,那是一个漆黑的小盒子。
      在邵女士眼中,他肩膀变宽,身形拔高,是个挺高挑的少年,或者说青年,穿着格外拘束的校服,脸庞上带着孩子般的稚嫩纯真,眼眸黑白分明。
      “我叫星微,星空的星,微小的微。”
      
      他看着邵黎妈妈随手抄起门边的扫把,指着他,于是闭上眼,等着她的审判。
      
      “啊啊啊啊啊!你、你个!你把我的女儿弄哪里去了!”
      
      对哦,星微慢吞吞反应过来,睁开了眼,艰难面对眼前仿佛换了个模样成了战士的女人。
      她既愤怒、又震惊,也恐惧着,腿微微颤抖,但是绝不退后,只胡乱挥舞着扫把。
      
      他还得想办法把时间和空间间都在遥远距离之外的邵黎换回来,还给他。
      
      “妈妈,”他硬着头皮说,“刀放下,我慢、我这就告诉你是怎么一回事。”
      邵女士神色一瞬古怪:“你、你你你,你叫谁妈呢!?”
      
      好像气氛一下子从剑拔弩张变得诡异起来,星微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脸茫然。
      
      *
      
      邵黎还不知道自家妈妈多了个“孩子”。
      她第二次踏出天幕,心中的情绪是紧张的,她带了电棍,也带了那一支类似于枪的东西。
      其实还有一点点刺激。
      
      外星生命诶!外星真的有生命诶!
      那么多科学家多少年来争论不休,各有各的说法,可是,真的有外星人诶!
      
      就是邵黎并不很想直面去见证。
      生存程序提醒过的,PH生命对借宿者有敌意,她怕自己碰到它们,就被一爪子挠死了。
      也不对,不知道它们有没有爪子呢。
      
      遐想着,邵黎来到了一处天蓝色的湖泊旁,举起手中的物质探测仪,再确定了一次。
      是的,水中含有高浓度的钾盐,她没记错。
      色彩则来自于奇妙的微生物。
      
      她定了定神,取出一个透明的球,抛入水中,迅速膨大,片刻球涨大到半人高,浮于水面,色泽是和水一般蓝的了。
      
      仍是警惕着四周,邵黎推起了那颗球。
      原点遗留的技术是很先进,但也没有到超乎她想象的程度,水准忽而很高,高到她连皮毛都摸不到,忽而也很低,低得她无力吐槽这么低级是怎么离开地球的。虽然再低级也比她过往看到的要先进吧。
      
      比如,搬运水还是这么“原始”的方法,是用亲水的特殊聚合材料储水,然后滚回去。
      程序还特的提醒她,水球需分开放置,不可接触。
      
      ——或者是有更方便的东西但邵黎没有找到,总之,她玩了一波久违的“滚雪球”,仿佛童心未泯。
      
      推着球上缓坡,好艰难把水球推到石灰岩山的山顶之后,邵黎略松一口气,结果水球就轱辘轱辘顺着另一边山坡滚下去。
      从外面看漆黑一片的天幕无比光滑,它在上面滚的格外欢快,顷刻就到了天幕另一边,遇山石受阻,然后快活地在天幕上来回滚动起来。
      
      邵黎概念记得纯熟,脑中默默地滚动着牛顿第一定律:任何物体都要保持匀速直线运动或静止状态,直到外力迫使它改变运动状态为止。
      因此物理题上往往有一个前提,即某物体在理想的绝对光滑表面上运动,然后种种,求解种种。
      
      ——这天幕不是绝对光滑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邵黎想着那些题目的解答过程,觉得自己可能捉不到它了,或者空气阻力和碰撞损失能阻止它?
      她一阵头痛。
      
      忽然身后传来一点动静。
      随时警惕着的邵黎头皮都要炸了,抄起腰带上挂着的电棍和枪握紧,慢吞吞地扭过头。
      
      却什么也没看到。
      
      不对,湖泊旁留下了一点痕迹。
      邵黎握紧手头的东西,手心微微渗着汗,还是警惕四周,顺着缓坡走过去,看到了水边一个硕大的凹痕,就像她昨天看到的。
      
      风化的石灰岩上有个长椭圆的痕迹,长足有一米,宽中间最宽处有三十厘米,底部平滑,略微湿润,深度一厘米到一点五厘米不等。
      
      邵黎不敢触碰,用物质探测仪去试探了一下那点湿润的正在飞快缩小的残余。
      是腐蚀性的有机体。
      
      “它是什么?”邵黎问生存程序。
      「球毛虫的足迹」
      
      “球毛虫?”邵黎想象不到,又圆又有很多毛的虫子么?看这足迹,很大一只?可是为什么只有一只脚,它怎么移动?
      「…」
      
      看着再次死掉的程序,邵黎什么也不想说,仔细观察地上的足迹,发现一端的风化石灰岩格外碎一些,仿佛被碾压过。
      
      她刹那福至心灵,想起了水球滚下山坡的模样。
      但还是有点想象不能。
      
      忽然湖泊对岸又有动静,邵黎不再犹豫,飞快扭头,却只看到了灰色山顶一个一晃而过的白影,遥遥望着,并不是很大的样子。
      到底是什么模样啊!
      
      好奇心把邵黎吞没了,甚至淹没了恐惧,让她大着胆子绕过不大的湖泊,在天蓝色的水泽边,看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足印。
      
      要不要追上去看一看?
      邵黎抬起头,跃跃欲试地思考着,拿东西看起来不大,速度快,至于杀伤力,不知道怎么样。
      
      还是猛然想起自己发了芽的种子们,让她理智占了上风,谨慎地选择不要接触。
      她暂时放下好奇心,翻山回到天幕上。
      
      那个球还是停止了滚动,在一个位置静静地暂时定居,邵黎不敢在天幕上推动它,跑过去直接选择了下落。
      气垫稳稳地接住了她和水球。
      
      播撒在土壤里的大豆和玉米动静不大,只有零散的几粒冒了芽,被土壤和凝胶水悉心呵护的蔬菜种子发芽的倒是很多,仍需补充水分。
      
      邵黎仔细地检视过自己未来的口粮们,没有动冷藏室里的豆芽,而是喝了一袋营养液。
      冷藏室是一个调节成4摄氏度的小隔间,原点里的隔间都是这样可以随意调节温度的,平板保温很好,互不干涉。育苗的隔间就是保持在最适宜种子发芽的温度,而其它空间则是常温。
      
      喝着喝着,邵黎扭头看那个天蓝色的水球,忽然就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采访一下,光速掉马是什么体验。
    (偷笑
    星微:→_→我看你怎么写。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